知名三甲医院专家组团辞职!医生收入格局大洗牌!批量离开体制还有多远

2018-01-31 淅水 三甲传真 三甲传真

近日,医疗界流转着一条消息:我国知名三甲医院——北京安贞医院的3名骨干专家一起辞职,加盟一家知名上市医疗企业,成为旗下心外科医生集团的合伙人。这3名组团辞职的专家分别是:安贞医院小儿心脏外科行政副主任、主任医师张晶,安贞医院心外科主任医师高峰,安贞医院心外科副主任医师陈雷。


对此有媒体称:社会办医的快速发展,市场的机会和吸引力将快速提升,包括大医生、主治医在内的医生批量离开体制将成为大概率事件。对于这样的观点,三甲传真有不同的看法。在医生这个特殊群体中,贫富两极分化的现象已是公开的秘密。体制内外、不同级别医院之间、同一家医院内部,这种差异无处不在。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随着以药补医、以耗材补医的合法化,再加之畸形的职称评价体系(因为医生的职称直接与待遇挂钩),这样的差距越来越大。决定医生流向的根本因素是价值,或者换句话说医生的流向是以价值为导向的。而医生的价值即收入格局,将从三个方面被颠覆洗牌。


第一个方面:从国家政策层面看,医生的收入格局将被颠覆。


公立医院以药补医已经全面取消,取消耗材补医马上就要推开,按病种打包付费已在路上,职称改革先后在多省落地……未来的医生收入将越来越阳光化、透明化。这样的改革节奏与医务人员薪酬改革相伴随。2018年必定会成为公立医院的薪酬改革年。但是有两点,医生必须要认清。一个是薪酬改革的重点获益人群是基层医生,他们是医生队伍中收入最低的人群,国家无论从强基层的角度,还是从推进分级诊疗的角度,都会下大力气改善这部分医生。另一个是薪酬改革后,医生的收入增长不会特别高。这是由公立医院的性质决定的,放眼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的公立医院能给医生极高的薪酬。


第二个方面:从互联网发展趋势看,医生的收入格局将被颠覆。


互联网作为这轮产业革命的核心,正在一个一个地改造每个行业。医疗、教育的互联网化虽然比衣食住行慢,但是毕竟也到了这个时点了,医生工作方式和收入结构正在被互联网改变。


客观地讲,因为长期在体制内工作,很多医生都误认为病人是冲着自己去的。但一旦走出体制,特别是到了民营医院,才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没有多少病人跟着自己走。这是大多走出体制医生的共同感受。虽然也有医生能经过长期口碑积累,最终形成自己的个人品牌,但是毕竟人数太少、时间太长,并且和行政化紧密相关,科室主任获得的机会和收益远远大于普通医生,大多数医生的感觉是永无出头之日。


但是互联网时代人们获取信息的通道变了,就医习惯随之改变。“90后”的一代已经成长起来了,他(她)们的父母、孩子看病是“90后”说了算。“90后”被称为亲密接触网络的一代,他(她)们喜欢网上购物,网上点餐,老人孩子生病时,他(她)们会上网查找医生的专长,查找医生的口碑,看网民对这个医生的评价。在这种时代变迁的大背景下,口碑好的、善于利用网络的医生,就迅速崛起了。网联网医疗让医生价值变现成为可能,不仅将对所有医生的收入格局带来极大冲击,而且还是医生能否真正拥有多点执业能力的一个重要评判标准。


另一个方面,从医生角度,新技术的普及让技术壁垒越来越低,已经不能单靠技术保持优势。同等技术水平时,谁能直接对接患者需求,谁就有能力拥有更多的终身用户,主导自己的未来。


第三个方面:从国外医疗行业发展历程看,自由执业早晚会来临,医生的收入格局将被颠覆。


这是呈现在所有医生面前的一个新的增加收入的途径。也许有人说,自由执业一时半会儿在中国还实现不了。但是多点执业已经推开,离自由执业只剩下一步之遥。从当前的医生多点执业看,其实最大的阻力并不是公立医院把持不放,而是绝大多数医生没有自己的品牌,没有自己的“终身用户”,丧失了自由执业的能力,就算走出医院消费的还是原有医院的品牌。在中国这个特殊的具有鲜明特色的医疗环境下,没有个人品牌的医生,就是遇到再好的政策也是走不出去的。但随着主动拥抱互联网、更多的“终身用户”医生的崛起,这一困局将被彻底打破,越来越多的医生会受益于多点执业,最终推动行业进入到自由执业时代。


以上三个方面。三甲传真特别想告诉每一位医生的是,公立医院的阳光收入+互联网医疗的阳光收入+自由执业的阳光收入,将成为所有医生的主要收入结构,这在全世界的发达国家都是通行做法。


而这样的收入格局我们更应该看到:从公立医院一家独大到互联网医疗崛起,再到医生自由执业民营医疗真正迎来春天,这是中国医疗行业发展必经的三个阶段。而互联网医疗注定会在这样的发展历程中扮演重要的“连接器”的角色,撇开互联网医疗直接从公立医院的垄断跳到医生自由执业,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现实的。未来的民营医疗真正从本质上得到改变并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中国的医生拥有了个人品牌。


原因很简单,现在的民营医疗都是资本说了算,而资本的本质是逐利的甚至是带血的。最近河北廊坊一位创业医生和资本合开医院,被资本掏空医院资金,被蒙面人打断腿,最终跳楼自杀。医生之死又何尝不是医生与资本之间较量后的壮烈牺牲呢?什么时候医生真正拥有了自己的品牌,才能在资本面前真正拥有自己的话语权,彻底扭转医生为资本服务的困境,借助资本主导民营医疗走向,而不是被资本逼着走、牵着走。


医疗行业的基础现状如此,认清了这一点就认清了未来的政策走向和行业发展趋势,未来一定是公立医院、互联网医疗、民营医疗共存互补的格局,而互联网医疗也一定会获得国家更多的政策支持,引起更多医生的重视并拥抱互联网,因为这是所有医生快速重塑个人品牌的唯一途径。


最后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关注三甲传真,将定期为所有医生解析推荐多种互联网医疗模式。合作请添加联系人微信:bjyyyywq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三甲传真 微信二维码

三甲传真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