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路:自杀如何避免?

王路 王路在隐身 2018-02-03

很多自杀者在自杀前会发一条朋友圈,或者微博,或者有意无意让人看到,比如跳河的人在大桥上徘徊,跳楼的人在楼顶犹豫。


这表示他们并不是100%想自杀。实际上,没有任何人100%想自杀。100%意味着,想法决定到不可动摇,连转念的余地都没有。为什么没有这种人?因为任何人在达到这种程度之前,早已完成自杀了。


我们姑且用百分比来表示自杀意愿。我们普通人,比方说,是0.001%,这代表那些“从来没有想过自杀”的人。这个几率翻1000倍是1%,也就意味着,当你的人生中有一千次冒出自杀的念头时,你自杀的可能性是1%,一万次的话,是10%,自杀倾向就很严重了。


我们看到一个人自杀,但不知道他的自杀倾向多严重,是10%,还是60%?如果是10%,就意味着这次自杀很偶然,有很大可能避免。他也许在自杀前会发朋友圈,发微博,请朋友吃饭,做一些不寻常的事情——这些事情对自杀是隐晦的暗示,说明他还矛盾,还不确定,他也许渴望别人读懂暗示,来阻止他。但如果暗示太隐晦,别人读不懂,没有任何回馈的话,他容易误解成“没有人关心我”,“没有人真的在乎我”,在这种错觉下,自杀倾向会急剧加强,比如,由10%上升到20%、30%,乃至60%。等到60%的时候,他再考虑自杀,可能不会再发任何朋友圈,不会再对外界有任何暗示了。我们看到的每一个自杀的人,可能在那之前早已有过多次自杀未遂了。


人心是无常的。哪怕一个人在某个时刻特别想自杀,自杀倾向高达60%,也只是意味着,在那一刻,他想自杀超过了想活着。但这个念头并不足以使自杀完成,他还需要采取行动,在行动的过程中,他的自杀倾向可能会降下来,比如下降到30%,等准备好自杀的条件时,他很可能暂时不想自杀了。


从这个角度看,每一次自杀,都是可能避免的。但另一方面,自杀的避免并不容易。他即便挺过了这一次,只要引起自杀想法的压力根源没有解除,等相应的因缘具备,他的自杀倾向又会重新飙升,甚至飙升到70%,哪怕再挺过去,隔不了多久,自杀倾向又会飙上去,这就很难阻止了。


在佛教看来,我们做出一件行为,关键在“思心所”。思心所包含三个过程:审虑、决定、动发。审虑,就是考虑一件事情,要不要做;决定,就是定下来要做;动发,就是去实施。


任何想自杀的人,如果要完成自杀,都要经过审虑、决定、动发三个过程。而“思心所”,是刹那灭的,因为每一个念头都是刹那灭的,思心所也会随着念头刹那生灭。


哪怕在某个时刻,我们特别想做某件事情,也不要觉得那是真实的想法。那是假的,是一时的,是靠不住的。


但是,有个很重要的东西,叫“等流果”。等流果的意思是,下一刹那生起的思心所,和上一刹那灭去的思心所,在性质上是相同的。如果没有等流果,任何一个想自杀的人,刹那之间,都会放弃自杀的念头,自杀的念头刚生就灭去了,根本不可能自杀成功。当然,如果没有等流果,好的事情也不可能成办,任何好的念头生起,也刹那就作废了。


在短期,对于避免自杀,等流果很重要。等流果可以理解成,这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你这么做了,下一次碰到类似情况,你还会这么做。


从等流果看,一个人没事最好不要去想关于自杀的事情,也不要去读别人自杀的故事,更不要去了解自杀的具体方法。当你对这些毫无了解的时候,自杀离你很远,一旦了解,自杀就离你近了。哪怕你是在自己根本不想自杀的时候,出于好奇心了解的,但它的等流是,在未来什么时候,你突然状态不好的时候,因为你了解自杀,就会考虑自杀,而在实施的过程中,因为先前了解过,你对自杀是熟悉的,是没有太多障碍的。所以,哪怕你在根本不想自杀的时候,出于好奇而了解怎样自杀,实际上也是在为自杀做准备。


我们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包含了“等流”和“异熟”的成分。和从前的情况类似的,是等流;和从前的情况不同的,是异熟。比如,一个人第一次跟朋友去夜总会,这里面既有“等流”,也有“异熟”。因为他从前没有去过夜总会,从这个方面来说,是异熟果;但他从前有过被朋友带去吃饭、撸串的经历,从这个方面来说,是等流果。


一个自杀的人,每一次自杀,都会熏习等流种子,哪怕这一次自杀不成功,因为等流果,在下一次碰到类似因缘的时候,他就更容易考虑自杀。真正自杀成功,并不是某一次实施的,而是先前做足了准备。在第一次自杀的时候,到某个环节,卡住了,比如想投河,但是不知道在哪儿投,等研究好哪里投之后,因为心的无常,自杀倾向降下来了,从60%降到10%,暂时就不自杀了。


等到下一次,境遇来临,自杀的倾向又飙升上去,到了70%,这一次,因为等流果,就不存在去哪里投水的问题,这个困难就过去了。而等他来到投水的地方,恰好周围有人,这是异熟果,之前没有的。这就表示他还有活着的缘。但这个缘不是命中注定的,也有自己抉择的成分。他只好等人家走,等半天,人家走了,因为心的无常,他自杀的倾向又降下来了,从70%降到了20%,暂时不自杀了。


但再下一次,境遇来临,自杀的倾向又飙升,飙到了80%,因为上次周围有人,他这次专门找个特殊的时间,比如凌晨。屡次这样下去,自杀成功的可能性就越来越大。在他自杀之后,人们以为他是这一次自杀的,实际上,真正的自杀,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进行了。最后一刻,只是进度完成。要避免自杀,是不能只关注进度完成的时候,而要从最初就避免。


坏的等流果很可怕。不好的事情,最好一次也不要做。做了第一次,再做第二次就会容易些,再做第三次就更加容易,到最后,你都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去做。


因为心的无常,在做出自杀举动的一瞬间,并不意味着自杀者想自杀,只意味着,自杀的念头在此前某个瞬间占了上风。在那之后,自杀者只是在完成一件事情。“自杀”从一件抽象的概念,变成了具体的动作,比如,站在18层楼顶边缘,往前稍稍迈一步;把安眠药从喉咙里咽下,再灌一杯水。当一个自杀者去实施这些的时候,自杀本身的意义已经模糊了,他考虑的只是,“我决定了,我要做完”。一个人在实施自杀行为的时候,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


就是我们普通人,很多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两个人争起来,急红了脸,张三说:“不就是钱的问题吗!”李四说:“根本不是钱的问题!——是这个东西太贵了!”李四在说“根本不是钱的问题”的时候,并不意味着不是钱的问题,只意味着,他在这一瞬间,必须反驳张三不可,无论张三说什么,他都要否定。这是由那一瞬间的情绪决定的。


当一个跳楼者被很多人围观,劝他不要轻生的时候,在那一瞬间,“要不要自杀”的问题往往退居其次,首当其冲的是,他是该服从人群的要求,还是实施自己的计划。计划跳楼的人,把跳楼作为事先制定的目标,如果不能顺利实施,会给自己一种失败的印象,会感到羞辱。在救援者和跳楼者的对峙中,往往自杀的意义已经退后。在那一瞬间,跳楼者的颠倒见非常严重,觉得纵身跳下是勇敢,退回则蒙羞。事实上,真正的勇敢是退回来,因为羞辱本身是不存在的,是自己施加的妄想,承认先前的愚妄,才是勇敢。


一个人自杀前发朋友圈,可能多多少少对别人如何反应有所期待,当别人没有察觉他的自杀倾向,或者反应太淡漠,达不到他的预期,自杀的念头就会强化。


自己有所需要,但外界没有因缘给他,得不到,产生痛苦,自杀的念头被不断提起,思心所一次又一次地审虑、决定、动发;审虑、决定、动发;自杀的意愿变得越来越强烈。这就是等流果的作用。如果暂时止息下索取的念头,去主动施予、关心别人,持续下去,自杀倾向会渐渐降下来。


对长期来讲,等流果也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异熟果。异熟果,就是说,不要种下不好的因。在种下因的时候,有时只是种很小的因,却会结出很大的果。哪怕出于细微的不清净心,在众缘聚合的条件下爆发出来,结成的巨大痛苦很可能超过一个人能忍受的限度。想要排除这种风险,最好提前把所有不清净的因摒弃。什么叫不清净的因?渴望得到很难得到的东西,就是不清净的因;拒绝接受不得不接受的东西,也是不清净的因。不明白自己的状态,不知道做出的每个决定带来的后果,也是不清净的因。


限于智慧,我们做不到排除一切不好的因。因为过去不善的等流,现在仍然会做出种种不善。有些看起来似乎无足轻重,实际上也是不善,也会带来不好的果,比如放逸、懈怠。


当一个人陷入巨大困境,开始频繁考虑自杀的时候,他会觉得,如果回到以前,无论如何不会让这种局面发生。但事情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变糟糕的,怎样变糟糕的,却往往不知道。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王路在隐身 微信二维码

王路在隐身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