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曾流浪过的一个地方

牧鸯 坐久落花多 2018-02-05


声音资源加载中...


文|牧鸯 摄影|牧鸯

主播|伽蓝


腊八前后,我在南京乡下住了些许日子,还探望了一位忘年交老友。那些日子,天天下雪,雪花漫天飞舞,如精灵起舞。雪落并不无声,毕毕剥剥。雪后,世界变成一座洁净透明的玻璃房,听不到外来的声音,静谧,与世隔绝。


郊外人迹罕至,我常独自漫步,赏雪景。路上鲜有脚印,唯独我的脚印深深浅浅,留于此,着墨如画。林间偶有鸟儿飞过,一下雪,它们的生活变得艰难。


以前在乡下生活,一到下雪天,我从米缸里抓一小布袋米,去田野的雪地上撒米,希望鸟儿们不用在风雪中展翅飞翔,寻找食物,终粮尽而亡。迎着风雪觅食,生活多少艰难。


我站在路边寻找鸟儿们,不知道它们会不会找到我撒在雪地上的米粮,突然接到大白的电话,我欢快地对他讲:我在南京的郊区,住在一个村庄里,雪下了很大,纷纷落下,我的头发和衣服上都是雪。我给鸟儿们准备了食物,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找到这里来。


大白沉吟良久,我问:你不喜欢听这些啊?


以后,你怎么办了,那边声音就哽咽了,我不安地问:你家出事了?


没有。我只是想和你多说几句话,缓一缓我心中的思念。


不对劲,你一定有事,不要瞒我。


小牧……我的世界里所有的甜,都想和你分享,有很多事想和你一起做,想和你一起在海边散步,看日出和日落,你总也不来。我该怎么办呢?


大白的话还没讲完,由于温度过低,手机自动关机了。我将手机贴在胸前,望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世界,不自觉朝老友家走去。独自在风雪中前行,天地之间只剩下我了。


以后,我该怎么办呢?


我回想大白说的这句话,有一种预感,大白要去过他的生活了。这些年,他独自养着一个孩子和一条狗,面朝大海,并没有等来春暖花开。这样的生活,终于要结束了。



傍晚时到达老友家,站在大门前,望着这所院子出神。与一年前不一样了,院子重新进行了设计、整改,别有一番雅致。院门墙根码着一堆柴垛,大门檐下挂着一盏复古油灯,忽明忽暗,在雪中格外温柔。我推门进去,老友站在院子的廊下迎接我,身旁蹲坐着一条哈士奇,吐着舌头,萌翻了。


我望着院子里怒放的红茶花,不知什么品种,红花映雪,迷人之致。大白也爱种茶花,他有茶梅和花鹤令这样的品种,高雅得很。他常揶揄我,大街绿化带都比你家的花草好看,这是他最有人情味的一面,比他说那些蘸蘸醺醺的、温柔似水的话要可爱多了。


2015年他喜得一条哈士奇,见我喜欢,欲送于我,奈何我一颗漂泊之心,动荡不安,暂寄他家,替我照料,每次视频接见,二哈冲我汪汪汪大叫,智商感人,常常惹我哭笑不得。如今,那条二哈是不是还那样傻?


想起这些,簌簌落泪。老友见此情况,凑过来,问我:小妹头,我这件羽绒服怎么样?


我吸了吸鼻子,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挤兑他:款式很时髦,就是不像你的风格。


这是我儿子的羽绒服,送给我了。他昨天回来过,怎么样,我儿子够义气吧。他不但够义气,还很帅,如我,如我。


这位老友的性子有些像老顽童,只要好玩,他的什么东西,都任你拿去。他见我还站在廊下发呆,嚷嚷着让我进屋去喝茶。我坐在窗户边,窗外飘雪,雪花穿过我的身体,在山林挂了一整天。我坐下来,将手机开机,一段段微信消息弹出来,都是大白的。其中一条是: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我望着这条信息良久,回复他:


如果你那边也下雪了,你听听雪花飘落在屋顶上的声音。


他回道:六年前你在九华山过礼佛年,九华山大雪,守岁的那夜,你突然发了一条短信过来:你有没有听过雪花飘落在屋顶上的声音?这是你第一次发短信给我我曾说过要守你百岁无忧,现在,请允许我一腔孤勇地放弃你。


我回道:原来过去这么久了,恍如昨日。


仓央嘉措那首《那么静》涌出来:


比诵经声  还静

我骑上我的白鹿

白鹿踏着尚未落地的雪花

轻如幻影

本来是去远山拾梦

却惊醒了

梦中的你


这些年,我习惯依赖大白,习惯他的保护,一时要抽身而去,失落之感像鬼魅一样缠绕于身。习惯可能只是一种迷信。另外一方面,我又高兴,他终于不再那么苦,生活里有另外一个人出现,有一丝丝甜,这甜,他能够和别人分享了。



你哭吧,不要伤心了。


老友突如其来一句,这或许是我听过最温柔的话之一,却难过得要命。只能满脸堆笑解释:


喔,刚听到一位好友结婚的消息,喜极而泣。


你这样的话拿去骗骗别人,可还有人信?在我面前不用强装的。


老友见我不语,又道:牧丫头,你高兴地样子,是眉飞色舞,手舞足蹈,笑起来双眼眯成一弯弦月,开心的样子藏不住的,难过的样子也藏不住的。你看看你现在,心不在焉,注意力不够集中,失魂落魄,没有半点开心的迹象。


你去挂个牌,专门给人看相算了。


我儿子98年的,真帅,介绍给你怎么样?


哈哈哈哈……你的脑回路,我跟不上了,话题岔到天上去了。


听着老友这么舍得和open他真是一个活脱脱的老顽童。我笑得很癫狂,奉献了魔性笑声。我便将他一军,半认真半开玩笑问:真的?


他似乎看出我的心思,正色道:今天我们将媒书一签,你若来我家,必定当成一块宝。


你儿子还没同意呢,你瞎担保什么,难不成还绑着你儿子和我入洞房?别闹了。


我俩同时笑起来,老友眼角的纹路像一池湖水的水纹,荡漾开来,那是经历过世事沧桑的时间印记。


我又望着窗外的雪,我不知道怎么描述那样的一个世界,努力向一片虚空呐喊。人际关系的更迭,渐渐疏远,甚至不再联系,都是正常不过的事。只要时间足够久,都会疏远的。面对生命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的失落感,不如坦然接受。我很早以前就知道无常,和生命的虚无,再也没有比这更好,更纯粹的事了。


莫名又想到大白,笑了笑自己。我们都会遇到那个人吧,陪你走一段路,暗香浮动开始了模糊的恋情,事后想来又停止于尚未开始的爱。有情不必终老,暗香浮动恰好。某一天,抽身离去,各自安静生活数年,再见依然心跳加快,仿徨失措,又惊喜又逃避。可现实是,总表现得很平静,只是安静地望着你,任你远去。我知道,我们只能陪彼此走一段路,到此结束了。


你始终也只是我曾流浪过的一个地方。


那夜过去,雪终于不再落下,快雪时晴,湖心冰封,山中鸟雀不飞。我在屋檐下缩着脖颈,盘算来年的春风。我将再次上路,轻舟已过万重山。


作者简介牧鸯,从此窜入山林,学酿酒种菜做手工致力于分享山中日常的美好没事溜达,行踪不定。新书《爱你这回事,时间都记得》正在热销。

个人微信公众号牧鸯

新浪微博:@牧鸯MuYang。



新书正在热销中,长按右下角二维码购买,

或京东,当当输入书名购买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坐久落花多 热门文章:

《见字如面》:未尽之意    阅读/点赞 : 2627/65

去桃花源    阅读/点赞 : 1686/63

我有时候会想到你,你应该是在北方    阅读/点赞 : 1218/48

一别遥遥无期    阅读/点赞 : 928/47

良伴此生不换    阅读/点赞 : 897/48

银碗盛雪,始知岁月不薄情    阅读/点赞 : 875/56

只为吻你才低头    阅读/点赞 : 734/47

我一路向前,英勇无畏    阅读/点赞 : 692/48

坐久落花多 微信二维码

坐久落花多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