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城“白钻王老五”为何沦为“高耐磨性优质备胎”?张博觉得荀飞盏大概是个处女座|独家专访

余亚莲 果酱 新青年剧乐部 2018-02-06

无父、无母、有房、有车、有地位……还是“琅琊高手榜”中的第三,今天部长要说的是,这位金陵城里少女们最想嫁的“白钻王老五”,是怎么沦为金陵城里最大的“备胎”的!


说的是谁?


他就是荀·大统领·高富帅·暗恋至死·差点要挂·飞盏。


荀飞盏虽说在剧里不是金陵城最耀眼的少年,但是金陵城里最耀眼的黄金单身汉啊:出身名门、无父无母、有房有车、武功高强、忠肝义胆、官职显赫,居然还痴情到无人能敌。


所以说,长林柿子是给蒙浅雪爱的,荀飞盏是留给观众来爱的。


部长深刻理解长林柿子为什么14岁就去求陛下赐婚了,人家是“老狐狸”,先下手为强,再晚个几年,小雪就被她开了窍的师兄荀飞盏追走了,就没有长林柿子啥事了。


对于这样一个“禁军统领林冲+御前护卫展昭+大将军岳飞”,“三合一”浓缩优点结合体的人设,演员张博自己怎么看?


“白钻王老五”沦为“高耐磨性备胎”


身为大梁禁军大统领的荀飞盏,手握五万禁军,办事靠谱,刚正不阿,身在反派,心系长林,是一个全身上下散发着成熟稳重魅力的单身男子,他无疑是整个金陵城中大家最想嫁的高富帅,有人评价说“除了恋爱没什么想和他谈的”。


而荀飞盏则被张博称为“禁欲系男神”,但是再怎么禁欲,当飞盏碰上跟师妹蒙浅雪有关的事,就会秒现“大型双标现场”,而且还双标得理不直气也壮。


荀大统领上一秒还在训斥萧平旌当街闹事、无理打人,下一秒听到平旌说,家里的女眷(蒙浅雪)被人嚼了舌根,荀飞盏立刻二话不说,让手下把人抓走,剩下平旌和元启二脸懵逼。


琅琊第一高手墨淄侯夜闯长林府,大统领见到平旌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大哥大嫂没事吧?”


连钢铁直男萧平旌都疑惑了,你这顺序问的不对啊?为啥不问我父王,问我大哥大嫂?其实问大哥都是顺带了,关键是大嫂啊!


荀飞盏师从蒙挚,也承袭了蒙大统领的“慢半拍”,虽然从小就和蒙浅雪青梅竹马,但是速度和眼力劲儿远远拼不过长林柿子,毕竟柿子十四岁的时候,就去请求陛下赐婚了,从此飞盏在大家面前见到蒙浅雪都要称一句“世子妃”。


后来,当飞盏知道萧平章打算以命易命救萧平旌后,朝蒙浅雪低吼一句“他不能不顾及你啊!”


为了师妹一生的幸福,他试图闯入长林府,保他情敌长林柿子的性命。


备胎做成这样,也是痴情到无敌了。


就算后来柿子下线,飞盏也没有逾越雷池半步,依然在默默守护蒙浅雪,只会把她埋藏在心底。


在张博的眼里,荀飞盏是一个观念传统的中国男人,蒙浅雪亦是传统女性。


飞盏对蒙浅雪的感情,大概是暗恋的最高境界,“希望他师妹过得好,即便我得不到你,但我保护你、关爱你,在我的世界里你是最好的,活在这个世界里被人爱、被人尊重、被人喜欢,过得舒服,我一定要看你活得好。”


30多遍的NG镜头


除了当“高耐磨型优质备胎”,一直有武侠情结的张博看到荀飞盏这个角色就很喜欢,他觉得荀飞盏是林冲、展昭和岳飞的结合体,有侠义之心且忠心耿耿,是个三观极正的角色,跟以往演的亦正亦邪的角色很不一样。


这是张博第一次演武将,演的还是一名武力超群的大统领,还刷到琅琊高手榜第三位,因此武打戏份对他而言挑战不小。


其中,有一场戏是夜秦人刺杀太子时,大统领飞身而出,刺死刺客,然后用披风挡住小太子的眼睛,挡住了血腥的一幕,这个情节让不少观众领略到了大统领的男友力max。


然而,耍帅的背后是三十多遍的NG镜头。


张博回忆说:“我的天哪,我的盔甲特别沉,我要腾空踩、飞起来,然后拔剑、刺,那个动作很难,我的披风也特别重,根本完成不了,那个很难……”


“盔甲有四十多斤,加上斗篷,五六十斤有了,我每次脱盔甲,肩膀压得都是淤青的。”


也就是说,五六十斤的盔甲和演员的体重加起来,一起被威压吊起来,整个飞过去,刺中那个刺客,还要连贯,还要好看。


张博说:“我的脑子都要裂了,我忽然觉得那个东西我完成不了,就是不可能完成,其实演员很想把每个动作拍得帅一些、好看一些,但是拍第三十遍的时候我已经不行了。各方面的配合,机器啊,胶卷啊,威亚还要有人拽啊,每个环节都要配合准确,才能完成那个镜头,特别难。所以拍了三十多遍,就一个镜头。”


最终出现在画面上的短短几秒钟镜头,拍了一整个上午。


尽管剧组已经很保护演员了,但有一些动作真的很难。


例如,抓那段桐舟的那段戏,其实是很危险的,人要飞起来,剑要从人的脸上划过。


张博说:“我不是武行出身,后来划的这一剑是一个武行帮我完成的,但是还是出事了,我还挺愧疚的。当时是代替我的武行和代替段桐舟的武行在打,他们专业人员在做这个动作,但还是有人受伤了,对面打的那个人后来都缝针了,很危险。”


“虽然剧组一直在说一定要注意安全,一定要注意安全,很保护演员,但是我们还是经常会受伤,大伤小伤不断,昊然也是,手也砍破了,说实话我觉得武打这个东西挺难的,所以我还挺佩服晓明哥的,他当年拍戏(拍电影《白发魔女传之明月天国》)的时候威亚断了,从七米高掉下来,腿摔骨折了,他还跟我传授很多吊威亚的经验,因为我确实在打戏上没经验。”


完美错过所有重大危机


除了“耐磨备胎”和“琅琊高手”,荀大统领还有一个外号是Miss King——完美错过各种重大事件:


他错过了东海之战;错过了堂妹荀安如嫁给萧元启;错过了荀首辅遇刺;错过了萧元启造反……还错过了自己最喜欢的人。


所有危机事件发生的时候,荀飞盏都十分完美的——不!在!场!


也有观众说,荀飞盏继承了蒙挚的“呆萌”,此处演员张博神回复:“如果我不错过,那就全剧终了,剧情发展不下去了啊。”


想想又好像真的是这么个理……


荀飞盏若在场,荀首辅就死不了了啊。


不过张博认为荀飞盏和蒙挚不一样,“他有自己的想法,也有审时度势的能力,他身在荀家,但心里忠贞不渝地站在长林王府那边,所以说荀飞盏他不是政治家,不是政客,就是这么一个有侠义之心、忠心报国的人,他在生活中很单纯、很简单。”


在朝堂之上,荀飞盏与荀首辅政见不一,到后来,飞盏看到了皇后和荀首辅给长林王府制造的阴谋之后,毅然决定放下大统领的职位,出外游历山水。


他说:“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看看”!劳资辞职不干了。


张博认为,飞盏离开勾心斗角的朝堂,这一笔描写很难得,“他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当他面对大是大非的时候,当他不能左右一件事的时候,他可以选择辞职,这个东西在很多戏里面是没有看过的,其他戏里的角色可能还干着这个不情愿的事,飞盏却选择自己离开,我觉得很男人。”


离开之后的荀飞盏“刷榜”去了,一提到跟人切磋,整个人的眼睛都亮了,眉飞色舞地和萧平旌讨论武功路数,最终把自己刷到了琅琊高手榜的第三位。


荀大统领与濮阳上师“相爱相杀”


在戏里,荀大统领和濮阳缨水火不容,大统领每次看濮阳缨,眼里都带着审视和怀疑。


而在戏外,张博和郭京飞的关系好到让“师妹”佟丽娅官方认证——“你们才是真爱!”


想象一下这样一个真实发生的画面,两个北京大老爷们,拿着手机从凌晨一点视频到五点,中途手机没电,充上电之后继续畅聊,一个在象山,一个在横店,一个喝了一瓶红酒,一个喝了七瓶啤酒,俩人还互称对方为“大宝贝儿”……这画面太美,我们不敢看!


那他们究竟在聊什么呢?


话题是从郭京飞给角色设计的妖艳美瞳开始的,张博觉得美瞳在剧情里面要有个合理解释,不然大家看的时候会很跳戏,于是聊啊聊,合理化的过渡想到了,因为濮阳缨小时候亲手杀了自己的亲弟弟,所以当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瞳色就变了……然后两个人就聊嗨了,不知不觉聊了四个小时……


凌晨的四个小时……


四个小时……


郭京飞的媳妇听说了这事之后很震惊,因为她从来没跟自己老公视频超过一个小时,而这对基友一聊就是聊到快天亮。


张博还说,郭京飞经常找他视频,但是呢,他都经常挂掉了,因为“懒得理郭京飞”,哈哈哈哈。


部长的采访是这样的:

部长:你跟郭京飞是好基友吗?

张博:对,是的。那个死鬼,很娘的。

部长:你们互相称呼对方为大宝贝儿,是谁先叫起来的?

张博:大宝贝儿,其实最开始叫的是拓跋宇,就是赵达,他叫我,然后郭京飞也开始这样叫,我们就互叫,大飞老师,大博老师都太可爱了。我跟他(郭京飞)吧,我是至刚至阳,他是至阴至柔。


部长:他肯定不会承认他自己是至阴至柔。

张博:他就是至阴至柔,就那德行。然后呢,我们俩是最佳损友。我们有时候跟淳哥(孙淳)在一块吃饭,淳哥就说根本就不用听相声了,就听我们俩逗乐就行了。


张博和郭京飞是最佳损友,那和TF老Boys呢?


在去年张博生日会的朋友祝福VCR里,除了“大宝贝儿”郭京飞,还惊现团体的另外两名成员,送上了怼气十足的真挚祝福。


雷佳音说:“希望张博的粉丝以后不要再关注张博,来喜欢我就好啦,因为我也是8月29生日。”


李光洁说:“作为从小看他的戏长大的年轻演员,在这祝他生日快乐。”


是的,张博跟TF老boys是好朋友,张博直接称呼他们为“那几个哔哔哔哔……”(此处部长手动消音)。


佟丽娅希望他们四个活宝能凑在一起演一部好玩的戏,想象一下他们四个在戏里互飙演技,戏外插科打诨,好像还挺精彩的。


在剧组中,谁的酒量最好呢?


张博说:“昊然绝对太那啥了……其实我们酒量都差不多,我是比较喜欢收工之后喝两杯,我爱喝酒,以前我是调酒师,我爱喝点红酒,晚上喝了睡得好,丫丫也挺能喝,郭京飞绝对喝不过我,我能喝死他。”

部长:“如果去问他,他可能不是这个答案。”

张博:“我跟你说,我绝对喝死他。”

部长:“刘昊然酒量怎么样?”

张博:“可以,昊然也行。”


不在乎流量,只在乎作品


如果以张博的幽默特质,上综艺节目或许能够迅速收割一大批粉丝,但是他没有选择这么做,“我吧,就是一个职业演员,不太愿意过多曝光自己,我就觉得每个人都有自个儿的生活方式,我不太愿意要那个光环。”


张博还称自己是“闲散人员”,有摄像机对着的时候就是一名演员,其他时间宁愿陪陪家人,旅旅游什么的,这大概就是他的生活方式。


当有些演员很有名气,却拿不出有质量的代表作时,张博已经默默积攒了好几部品质剧了,在豆瓣里的评分都不低。


新《三国》里的孙权,《苍穹之昴》里的光绪帝,《王大花的革命生涯》里的夏家河,《大秦帝国之崛起》里的嬴稷……这些都是让观众印象深刻的角色。


而且张博演戏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不延续自己的戏路,“我拍了几个古装戏之后,好多古装戏都来找我,我就不接了,我就拍打仗了,然后好多谍战剧来找我,我就不接了,我又拍别的了。”


当部长问到挑剧本有什么独门秘诀时,张博说一个是自己的直觉,另一个是自己对这部戏的感觉,要先get到这部戏的点,才知道观众能get到什么。


火与不火,流量与不流量,都不在张博考虑的范畴之内,他在意的一直都是作品的质量。


“别人说我火不火怎么着的,其实这个东西是双选的,我没有选择那条路,那条路也没有选择我。”张博对自己演员的身份有着清醒的认知,也一直踏实地在演戏。


张博觉得荀飞盏大概是个处女座,因为飞盏事事都要追求完美,而他本人也是处女座。


微信编辑:郭东华


tvbbclub

新 青 年 剧 乐 部

让我们一起追好看的剧

年轻、有趣、有态度

电视综艺资讯平台

微信公众号ID : tvbbclub

         企鹅号:新青年剧乐部

         头条号:新青年剧乐部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