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好礼,真情成风”——春节礼品见证中国改革开放进程

齐锐 南方周末 2018-02-07


春节归家的行囊,总是装着最好的礼物。


“礼尚往来,往而不来,非礼也。”中国自古以来重礼,正如《礼记·曲礼上》所论断。礼的本意虽为敬神,却逐渐超越经济学商品交换的范畴,进而演变成为一种普遍社会行为规范


恰逢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东阿阿胶联合腾讯新闻发布《新年货社会调查白皮书》,调查分析春节消费特点和潜在趋势,共同倡导理性消费。








每逢佳节倍思亲,探亲还要选好礼,不论平民百姓还是达官显贵都会为准备礼品而颇费心思。


2018年的春运路上,人们风雪兼程,行囊中装满精心挑选的礼物:在广东深圳一家电子工厂工作的小吴正跟铁路工作人员协调,要把一架按摩椅带上开往河南新乡的列车;在山东青岛机场,47岁的冯程元为远在云南楚雄的的母亲准备了一件毛领大衣、一部国产手机和一盒东阿阿胶……


送礼就要送健康,几乎成为春节礼单亘古不变的信条。


“慈母年高,当以心平气和为上。少食勤餐,果蔬时伴。”在一封家书中,宋朝著名理学家朱熹还奉劝其母,“阿胶丹参之物,时以佐之”才能“延庚续寿”。


宋朝理学家朱熹


在现代科学主义诞生的前夜,朱熹对于阿胶养生的认识自然是来自经验主义。


据《朱子文文集》记载,朱熹在山东巡游时曾遇见不少高寿老人,他们面色红润、声音洪亮、步伐稳健。询问得知,此乃阿胶所赐。


正逢朱母体弱多病之时,朱熹赶紧修书一封并差人为母送回大量阿胶。


虽为皇家贡品,阿胶也是明清上层社会中颇为流行的保健品。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正月二十五日,曾国藩在著名的家书中写道,“父母大人金福万安……阿胶两斤,高丽参半斤”。


阿胶虽好,其价甚高。明清时代,1市斤阿胶价格大概3两 2 钱白银,相当于富裕之家半年的进项。按照购买力平价粗略估计,可折算当前人民币4000至6000元。


在古代中国,寻常百姓只能望“胶”却步。


礼品,见证中华民族走过的漫长岁月。据东阿阿胶与腾讯新闻联合发布的《新年货社会调查白皮书》显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买上一斤红糖或点心,包上印有“字的油面红纸,再用棉绳捆起来便是走亲串友的“上品”。


改革开放之后的20年间,礼品也无非一双鞋子、一件衣服、一条烟、两瓶酒,至于随身听等电子产品更属贵重礼品。其间,保健品悄然走进礼品单开始萌芽。









如今,沿着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建设“健康中国”的路线图,阿胶也已彻底脱下“贡品”的历史面纱,迅速成为“礼中上品”大规模走进寻常百姓之家。


“春夏养阳,秋冬养阴”,国人历来重视中医药养生。自古以来,人参、鹿茸与阿胶号称“滋补三宝”,在春节礼品榜单中总是必不可少。


中医养品,阿胶为上。


“在日常使用中,因为阿胶性平,食用起来安全性最高。迄今为止,单服阿胶,尚未见到不良反应的报告。”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大疾病研究专家组成员高学敏认为,阿胶的在滋补强壮制剂中的应用更为广泛。


东阿阿胶素有“千年补血圣药”的美誉。明代医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赞之为“上品”,指出阿胶能够“入肺、肝、肾经”,具有补血、止血、滋阴润燥等功效。


现代临床医学也已证实,阿胶也是润肺止咳的良药,还有滋阴安神的功效,能够改善睡眠,健脑益智,延缓衰老。

 







“吃猪蹄子跟吃驴皮有什么差别?”正是中医药现代化进程中面临的窘境。


“中药现代化亟待药理学研究的支撑,才能让群众从‘糊里糊涂吃的好’变成‘清清楚楚吃的好’。”中国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多次呼吁说。


多年来,为让阿胶神奇的功效从历史经验走进现代科学的殿堂,东阿阿胶近年来先后委托东京药科大学、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等多家知名科研机构,采用最新科研手段对阿胶进行药理机制的探索。


东阿阿胶所处的滋补保健养生市场是大浪淘沙。2017年11月,一项名为《中国保健品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规划分析报告》透露,当下中国保健品行业的市场规模已经超过千亿元,并保持着15%的复合增长率。


高速增长的背后则是乱象丛生,不少品牌的生命周期不过三五载,往往因为不实的疗效、虚夸的宣传而消逝。


敲击着键盘,注视着仪表……笔者受邀参观东阿阿胶生产车间时看到,几名化皮炼胶工人正坐在计算机旁,加温、加水等一系列操作均由计算机控制完成。


一盏阿胶常左右,扶元固本享太平。步入新时代,东阿阿胶正引领滋补养生浪潮,只为普通消费者能够“放心、开心、养心”,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本文为推广信息)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南方周末 微信二维码

南方周末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