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没有那么重要

Roy Li 虚拟机 2018-02-07

2015年我在东升凯莱酒店和周爱民老师一起吃饭,彼时他还没加入,Ruf也f还没推出,是行业争议最大的时候,看好和看衰的人都很多。饭桌上他抛出了一个问题:你希望Ruff的卡位是在协议,还是runtime,还是工具集?


我的回答是runtime,我说如果这个runtime能覆盖上亿的设备,我能做的事就很多了。这个回答比较折中,因为协议的故事太大,抢市场很难,hold不住。工具集最好做但商业价值不够。我依据的事实是那些做开发引擎的赚不到多少钱,做浏览器的却盆满钵满。


后来我才发现事情并没有按照我的推演走,我的认知带有很强烈的主观色彩。我在意runtime这个入口,也有很多投资人和布局者在意,但用户对运行环境并没有感知。反而是良好的工具集令我们的产品大卖,在市场上口碑相传,曾经并不看好我们的上下游企业也纷纷过来合作。 当我们不断把开发门槛降低,工具集推出去的同时,runtime自然就在我这了。


创业的大环境令创业者经常受投资人的影响,去做过度的前瞻设计,推收入模型,做财务预测,刘强东就曾经不得不做一个预计自己什么时候能年收入到1500万美金的计划书。 这些都容易让创业者脱离那个最纯粹的目标,注意这是目标而非初心和情怀,这个目标可能就是一个最简单的量化指标,比如说做一款拥有过万用户的开发工具集。


以太坊就并没有过多描述自己的商业战略,也没有预测一个eth能到什么价格。它只是提供了一个图灵完备的编程环境,允许人快速部署自己的智能合约,这套工具集拥有了大量的开发者,公链的市占率自然就起来了,币价也毫无意外地迅速攀升。


我犯了一个很常见的错误,就是把结果当成了路径。无论是打造一个产品,还是布局一个方向,我们都很容易明确我们想要的结果,而路径往往是不清晰的,比如我要减肥,我要移民美国,我要100万日活用户,这些都是结果,但路径呢? 


有的人投资媒体,看的是用户数、增长和变现能力, 然而这些是当下的结果,未来是不可知的,现在的估值也不和未来的折现对应。 只有仔细研究内容和用户定位,才能预测出后劲有多强。  同样我所在的物联网行业,大家在关注多少设备被接入,多少场景使用了某某云,某某模组,这些也都是结果,这些产品的生命周期和未来的竞争力都不是这些数据所能反映的。


在价值评估上,数据说话不一定是对的。毕竟当年我在诺基亚的时候,市场上70%的智能手机都是诺基亚的。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虚拟机 微信二维码

虚拟机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