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如何搭上中国经济快速前进的列车

2018-02-10 郑新立 中国东盟研究院 中国东盟研究院

《中国—东盟研究》系由中国—东盟区域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主办、广西大学中国—东盟研究院承办,国内外知名专家组成编辑委员会,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的学术出版物。为将其创办成为具有鲜明特色、兼具权威观点,在国内外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学术出版物,现面向国内外从事相关领域研究的学者们征稿。


来稿要求作者严格遵守学术规范,引用的文献、观点和主要事实要注明来源。独著或第一作者原则上须具有副高及以上职称或具有博士学位。来稿一般不超过15000字为宜。来稿一经录用,我们将视情给予稿酬。


首先祝贺中国—东盟大学智库联盟学术研讨会的召开。借此机会,我演讲的题目是: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如何搭上中国经济快速前进的列车。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时,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几年来,“一带一路”倡议已经引起了沿线国家的强烈反响,并且开始在一些重要项目上取得了重要进展。根据我的理解,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主要是基于以下三点考虑:一是中国的发展必须构建在一个和谐稳定的周边环境上。通过“一带一路”实现交通上的互联互通,政策上的沟通,人心上的交流,就可以创造一个周边和谐的发展环境。二是有利于消化中国过剩的产能和资本。中国经过39年的改革发展,现在有200多种工业产品,产量都是世界第一。特别是重要的工业品,包括原材料、能源和工业产品,占全球产能的比例都在40%—50%左右。如今,这些产品都处在全面产能过剩状态,通过“一带一路”倡议,这些过剩产能可以发挥作用,找到新的需求空间。另外,中国的外汇储备已经达到3万多亿美元,这些储备需要找到一个投资回报较好,并且较安全的投资出口。现在中国从美国购买了1万多亿的国债,中国的外汇储备有近50%都用在购买美国国债上,但每年的回报率只有3%。有美国的议员在国会上发表言论称,将就中国购买美国国债再度增收利息税。我觉得,如果把1万多亿用来购买美国国债的外汇储备投到东盟国家,投资的回报会远远高于购买美国国债的收益。三是中国为推进经济全球化做出贡献。经济全球化本来是美国提出来的,现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要去全球化的言论,提出一系列措施,确保“美国第一”。全球化是资源在全球得到合理的配置,能够使发达国家过剩的产能资本以及技术和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力、自然资源和他们的工业化城市化需求结合起来,产生一个互利双赢的效果。这是一件大好事,现在美国提出要退出全球化,只有中国来高举全球化的旗帜,实施“一带一路”倡议的构想,这可以说是推进经济全球化的一个重大的战略举措。“一带一路”倡议的范围很广,东西南北都有10来个方向,铁路公路需要修建,比较来比较去,我个人的观点认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重点还要放在东盟国家,特别是放在中南半岛这些国家。


东盟国家在与中国的贸易往来方面有六个优势是别的地区所不具备的的。第一,中国和东盟国家陆地接壤,海上陆地的运输集运较近。第二,东盟国家华人华侨人口较多,在东盟国家生活的华人华侨实际是一个桥梁,减少了语言障碍。第三,东盟国家大多数的居民都信奉佛教,佛教的教义是以慈悲为怀,不杀生,所以信奉佛教的人性格都比较温和,到那投资有很好的环境,这与中国的传统文化是相通的。第四,中国和东盟10国的绝大多数国家在产业结构上已经处于分工状态,中国的工业品价廉物美,正是东盟国家所需要的。东盟国家的劳动力、资源等等也是中国发展所需要的,所以互补性很强,这种垂直分工将来会逐渐在相互的合作中共同得到提升。第五,中国和东南亚国家在地理上受时差的影响较小,中国的居民到东南亚国家出差不用倒时差,东南亚国家的朋友到中国来也不用倒时差。第六,中国与东盟10国已经建立了自由贸易关系,双边的合作和投资、贸易都得到迅速发展,已经有了一个良好的基础。有了这六大优势,我个人认为中国在实施“一带一路”倡议的过程中,应当把重点放在东南亚国家,放在东盟10国。东盟10国也应当回应“一带一路”倡议的呼唤,共同努力把这件事情做好。


东盟国家怎么样吸引和承接来自中国的投资?第一,根据我的研究和经验就是东盟国家要打造一个良好的投资环境。东盟国家要想搭上中国这个快速前进的列车,第一个要做到的就是创造一个良好的投资环境,吸引中国的资金、中国的企业到东盟国家去投资。这里面最重要的对中国企业来说,他们最担心的就是投资的政治风险。东盟国家在政党轮替的时候,新上来的政党把前面签的合同都不算了,像开玩笑一样,这样谁还敢去投资?因为政党轮替是正常的,但是实行一个投资项目,像搞水电站,可能从规划、投资到施工,建设周期要十几年,政党轮替两三次,来回变,这个项目没人干了。怎么规避这些政治风险?我觉得还是需要我们各国的智库,为各国出主意。比如把国与国之间定的这些投资协议视同法律,政党轮替国与他国的协议不要随便改变,要改变需要立法同意。比如中国在缅甸投资的密松水电站,已经投进去60个亿,已经发电了,电站周边地区的水电资源相当匮乏,老百姓还在点煤油灯,利用那里丰富的水源发展水电,老百姓可以用上电了,发展工业了,还可以卖电,有收入,政府还可以收税,这本应该是一件大好事。最后因为美国前任国务卿希拉里的游说,说水电站不符合环保规定,缅甸政府就勒令停工,其实密松水电站的环保评估早就通过了。用“莫须有”的理由把这个项目叫停,哪能这样干,用自身的政治规律压倒了经济规律,这样政治风险会导致没有人敢去缅甸投资了,所以东盟国家如果希望中国的企业为当地的发展而扩大投资,首先要给出一个怎么规避外来投资政治风险的方案。今天在座国家的大学和智库应该首先研究这一方面的问题。


第二是近期要把改善能源基础设施作为投资的重点,这是中国的经验。在中国改革开放前20年间,我们把大量的资金用在能源、水电、高速公路和高速网络上,现在中国已经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高铁网、高速公路网和信息通讯网。通过这些基础设施的建设,中国得以更好地吸引外资,同时也使得中国制造的产品能更加方便地运输到世界各地。目前看来,东盟国家的很多基础设施还比较落后,我前些年曾经接受柬埔寨人民党领袖的邀请,到柬埔寨给人民党做过一次演讲,后来受老挝共产党政治局邀请,给他们讲过课,利用这两次讲课的机会,沿着湄公河做了一些考察。我发现湄公河两岸有着非常丰富的光、热、水和土壤资源,这些优异的自然条件让中国西南地区非常羡慕。可惜这些地方基础设施不行,如果基础设施搞好了,把湄公河航运打通了,把航道上的安全问题解决了,这将是多么大的市场。另外,泛亚铁路中线很快修过去,将来大宗物资就可以从中南半岛直接运到云南,运到广西,运到中国西南。中国的产品也可以直接运到中南半岛,通过水运和铁路把大宗物资能够进行往来运输,发展大宗物资的贸易。包括能源、矿产、农产品等,中国与中南半岛这些国家互补性很强。近期,这些国家要把基础设施和能源作为投资的重点,改善投资环境。


第三是要立足于当地的资源,发展具有特色的制造业。东南亚这些国家都有自己独特的资源优势,利用这些资源的优势,发展资源的深加工,培育自己的自主产业,我想这些是发展经济和吸引外资所必须要研究的,要有所作为的。如果能够形成大宗物资货运出口,就可以满足中国市场的需要。2016年中国进口总额已经达到了10.5万亿人民币,折合美元1.6万亿美元,今后5年如果持续增长的话,估计5年后中国市场的进口量可以达到10万亿万亿美元。这么大的市场,我们欢迎东南亚国家进入这个市场,但是东南亚国家要拿出中国市场所需要的产品,包括能源。中国政府近年来越来越关注环保问题,比如雾霾的治理,我们现在要实行以气代油代煤,尽量减少煤炭的使用量,减少石油的使用。东盟拥有丰富的天然气,东盟国家把其蕴藏的丰富天然气资源开发出来,通过管道可以直接输送到中国,运输距离近,成本低。现在中国的天然气主要是通过中东,下一步还要跟加拿大开展天然气的贸易,但是这需要依赖海运,且距离比较远。所以说如果东盟国家的天然气资源能够被很好的开发并且通过管道运输到中国,这就大大减少了中国能源进口的距离成本,而中国国内需求是很大的。另外一方面是铝,中国的藏量比较少,现在我们在澳大利亚、在非洲都拿到了铝的矿产资源。如果东盟能把铝的矿藏资源开发出来,运到中国市场,因为距离近,就最有竞争力。又比如说铁矿,中国现在钢铁的生产能力已经超过世界的50%,有7亿多吨的产能。我到柬埔寨考察的时候,柬埔寨的朋友告诉我,他们柬埔寨一年钢材的需求量是200万吨,但是柬埔寨1吨钢也不能生产,都是靠进口。而柬埔寨就在离金边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富铁矿,矿的品位是63%。如果可以就地把中国过剩的产能转移过去,在海边上建一个钢厂,利用柬埔寨的铁矿资源生产出来钢筋,满足柬埔寨的需要,还可以销售到东南亚国家,像这样的项目肯定投资回报非常好。类似这样制造业的项目还有很多,找到这样的项目,找到这样的产品来生产交易,中国和东盟之间的贸易可以大幅度的增长。


第四是要扩大人员往来和文化交流,创造一个良好的经济合作条件。近年来,中国去往东盟国家旅游的游客在逐年增多,东盟国家在签证方面可以向现有的例子学习,做出提升,为外国游客带来更多便利。比如,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2014年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发表演讲时表示,中美两国同意新的签证安排,学生签证有效期将由目前的1年延长到5年,商务和旅游签证将延长到10年。中国和东盟国家双方还没有10年的签证。再比如,欧盟国家的申根协定,持有申根签证的游客可以在欧盟国家自由旅行。有了美国和欧盟的例子,中国跟东盟已经建立了自由贸易区,双方也应该通过论证研究,颁发一种长期签证,落地签证,同时也像申根协定一样方便的签证。


第五是要充分利用国际金融机构来进行融资。中国倡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下简称“亚投行”),目标就是要为亚洲的基础设施投资提供融资服务。部分东盟国家基础设施现在还比较落后,这些国家需要找出最需要投资的基础设施项目,由本国政府向亚投行申请贷款。除亚投行之外,东盟国家还可以从亚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申请到来自于他们的支持。另外还可以申请丝路基金的投资。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香港中国商会主席陈经纬2014年在珠海出席第六届潮商大会上致辞时,号召海内外潮商,抓住机遇,积极参与,在国家建设“一带一路”中发挥更大作用,为国家的发展战略和家乡的建设贡献应有的力量,陈经纬主席最近准备发起成立一个东盟国家潮汕商人的“一带一路”建设基金。东盟国家有很多潮商,且大部分都财力雄厚,他们通过集资成立基金,专门支持东南亚国家做投资,像这样的基金银行多的是,把项目论证好,确实是好项目就可以获得国际金融机构的支持,获得中国有关基金公司的投资。


最后是要充分发挥双方大学和智库的作用。首先,要扩大中国和东盟国家双方留学生的交流规模。东盟国家年轻人愿意到中国来留学,中国给予政策支持,给他们提供奖助学金。同时,鼓励中国学生到东盟国家留学,培养成在语言上能够相互交流,投资环境上能够互相熟悉的综合型人才,为中国和东盟的合作提供人才支持。另外,大学的智库要发挥作用,学者们站在一个科学客观的角度去研究、认识双方的问题,把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的好事情、好项目,通过大学和智库的学者们的论证,通过媒体进行传播,给各国政府官员以及企业提供坚实的理论依据,帮助他们更好地扩大中国与东盟的经济合作。


(郑新立,中国国际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原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本文是作者在“中国—东盟大学智库联盟论坛·2017”上的主旨演讲)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