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中国与东盟的共同愿景与 行动

郑新立 中国-东盟研究院 2018-02-10

《中国—东盟研究》系由中国—东盟区域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主办、广西大学中国—东盟研究院承办,国内外知名专家组成编辑委员会,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的学术出版物。为将其创办成为具有鲜明特色、兼具权威观点,在国内外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学术出版物,现面向国内外从事相关领域研究的学者们征稿。


来稿要求作者严格遵守学术规范,引用的文献、观点和主要事实要注明来源。独著或第一作者原则上须具有副高及以上职称或具有博士学位。来稿一般不超过15000字为宜。来稿一经录用,我们将视情给予稿酬。


2013年10月,习近平主席访问印度尼西亚,在印尼国会讲演时发出了中国与东盟国家加强海上合作,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这一倡议与他同年9月访问哈萨克斯坦时发出的中国与中亚国家密切合作,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紧密联系,相辅相成,共同构成了“一带一路”这一完整的“世纪倡议”。白驹过隙,时光荏苒,截止今日,“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已经将近四年。


2017年5月,“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成功举行。习近平主席在讲话中将古老的丝路精神,精辟地概括成十六个字:“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他全面回顾了中国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四年来取得的重大进展,指出,这四年是政策沟通不断深化、设施联通不断加强、贸易畅通不断提升、资金融通不断扩大、民心相通不断促进的四年。


我们注意到,东盟国家对习近平发出的“一带一路”倡议,特别是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一开始就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和热情。因此,东盟地区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还有许多企业大佬和专家学者,都出席了这次北京“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并在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框架下。与中方签署了许多新的合作文件。这充分说明,“一带一路”不仅是中国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深度参与经济全球化,大踏步走向国际舞台中心的动员令,同时也是中国与包括东盟国家以及世界各国共同发展、联动发展的宣言书。中国与包括东盟在内的周边各国乃至全世界共襄“一带一路”盛举,将为当今人类社会共同进步和繁荣发展,谱写出光彩夺目的历史新篇章。


东盟是当今世界区域一体化发展程度较高、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影响较大的国家集群。上世纪60年代东盟初创时,国际社会,特别是西方国家,并没有真正看好它的巨大发展潜力和广阔的合作前景。东盟所在的东南亚地区,历史上曾经是帝国主义、殖民主义掠夺奴役、剥削压迫的重灾区。进入近现代以来,由于历史遗留问题和现实利益冲突相互交织,东盟所在地区的局势并不平静。各种形式的战乱和冲突,此起彼伏。东南亚地区因而素有“亚洲火药桶”之称。


中国与东盟各国或山水相连,或隔海相望。这种唇齿相依的地缘环境和休戚与共的历史命运,使中华民族与东盟各国人民早就互通有无,情同手足,形成了千丝万缕的密切联系和无法割裂的血亲情谊。历史上那些脍炙人口、千古传颂的“海上丝绸之路”故事,有许多就发生在这一地区。上世纪40年代末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与东南亚地区各国的关系错综复杂,路数各异,经历了国际风云变幻、地缘战略冲突的涤荡,同时也经受了各国几十年间内部局势变迁的严峻考验。但中国人民与东南亚各国人民的友好情谊,如薪火相传,愈久弥坚。


1991年,全球范围内的东西方冷战宣告结束。已经在改革开放道路上前行10余年的中国,超越意识形态分歧和社会制度差异,超越历史留下的种种积怨,与东盟建立了对话关系。中国人民与东盟各国人民的传统友谊与务实合作,从此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1996年7月,中国成为东盟的全面对话伙伴关系国。次年12月,双方确立了面向21世纪的睦邻合作伙伴关系。

中国之所以越来越重视同东盟的关系,一方面是因为,这时的东盟,已经不是上世纪60年代初创时期仅由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5国组成的“小圈子”,而是包括越南、文莱、老挝、缅甸、柬埔寨在内,共有10个成员国,人口超过5亿,面积达440多万平方公里的重要区域组织。它的发展潜能,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


另一方面,东盟积极开展多方位外交,在本地区和国际上产生了很大影响。自1978年始,东盟每年都与美、日、澳、新、加、欧共体以及韩、俄、印等对话伙伴关系国举行会议,就重大国际问题交换意见。1994年7月,东盟倡导成立东盟地区论坛,与相关各国就亚太政治和安全问题交换意见。同年10月,东盟倡议召开亚欧会议,促成东亚和欧盟的政治对话与经济合作。1997年,东盟与中日韩共同启动东亚合作,东盟与中日韩(10+3)、东亚峰会等机制相继诞生。1999年9月,在东盟倡议下,东亚—拉美合作论坛宣告成立。


进入新世纪以来,在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区域一体化、国际力量对比趋于均衡、世界发展重心加速向亚太地区转移的大背景下,中国与东盟的关系得到快速发展。2002年,中国与东盟签署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2003年,双方签署《中国与东盟面向和平与繁荣的战略伙伴关系联合宣言》,中国成为东盟第一个域外战略伙伴,同时也成为第一个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的域外国家。此后,中国与东盟各领域务实合作全面推进,经贸关系发展取得骄人成果。到 2009年时,中国已成为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双方贸易额达1782亿美元之多。


正是在此基础上,2010年中国与东盟谈判成功,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自由贸易区。这个覆盖11个国家,共有19亿人口,GDP总量达6万亿美元的巨大经济体的出现,对亚太地区乃至整个世界的经济、政治和安全关系,都产生了良好的示范效应。


东盟是当今世界明确表示要以建设多领域共同体为目标,并且已经制定出详细路线图的区域组织。2004年11月,东盟通过了《东盟安全共同体行动纲领》和《东盟社会文化共同体行动纲领》。根据2007年11月通过并于2008年12月生效的《东盟宪章》,东盟共同体将由经济共同体、安全共同体和社会文化共同体组成。东盟建立共同体的目的,是为了共同应对未来挑战。2009年2月,东盟首脑会议通过《东盟共同体2009-2015年路线图宣言》及相关文件,并就2015年建成东盟共同体提出了战略构想、具体目标和行动计划。


东盟同时又是世界上形成互联互通意愿较早的区域性国家集团。2010年10月,东盟通过《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2013年4月出台2015年建成东盟共同体的措施和步骤,并且提出了2015年后实现真正“以人为本”的东盟的长远目标。本着先易后难原则,东盟决定2015年首先实现经济共同体目标。


  东盟建设区域共同体的构想,特别是发展互联互通的政策目标,与中国近年来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以及中国政府通过“睦邻、富邻、安邻”政策,实现包容发展和联动发展,最后走向共同安全和繁荣的主张,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东盟国家为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实现互联互通而形成的共同意愿和规划,与习近平主席发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存在巨大的对接可能与合作空间。


正因为如此,2013年10月习近平访问东南亚时,与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领导人达成共识,决定将中国与印尼、中国与马来西亚的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当时,中国同该两国分别签署了新的经贸合作五年规划,对接了发展战略,确定了新的合作目标和重点领域。与此同时,中方明确表示,要扩大对整个东盟的开放,提高中国-东盟自贸区水平,争取到2020年时,使中国与东盟的贸易额增加到1万亿美元的规模。

  

此次访问期间,习近平主席还全面阐述了中国新时期发展与东盟关系的基本政策和战略目标。他特别指出,中国同东盟在发展进程中有共同追求,在维护地区繁荣稳定上有共同利益,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有共同语言,中国将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方针,将坚持讲信修睦、合作共赢,同东盟国家商谈缔结睦邻友好合作条约,携手建设更为紧密的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这“三个共同”,令人信服地厘清了中国与东盟之间相互关系的基本特点和主要趋向,非常明确地传递了中国愿与东盟各国风雨同舟、休戚与共、并肩前行的新思维新理念,为中国—东盟关系的新发展注入了新动力。  


此访之后,中国与东盟的关系,在亚太地区国际关系总体进程中的地位更加突出,中国—东盟关系的发展前景更为世界所瞩目。中国与东盟的睦邻友好、务实合作与战略伙伴关系,展示出更有生机、更富活力、更加广阔的发展前景。


习近平主席高度重视中国与周边世界各国的关系。几年来,他作为“一带一路”的倡议者,已经访问了多个东盟国家。尽管2014年以来,中国与东盟个别国家在南海地区发生了矛盾和冲突,有关各方围绕部分岛礁的领土主权之争和海洋权益之争一度非常激烈,但中国始终坚定不移地与东盟发展睦邻友好合作关系,始终坚定不移地努力打造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就在这一年,中国与东盟共同宣布了“钻石十年”的开局之年,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建设正式启动,中国参与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力推互联互通。双方贸易和投资持续增长,贸易增速远远高于中国对外贸易增长的平均速度。


2015年以来,中国与东盟的关系亮点纷呈。一方面,中国与东盟国家开展一系列双边合作项目,推进中国与相关国家友好关系持续发展;另一方面,东盟内部经济一体化程度继续加深。2015年的“中国—东盟海洋合作年”,为双边务实合作注入了新动力。此外,中国提出了维护南海和平稳定的系列倡议,主要内容包括:南海地区国家承诺全面有效完整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加快”南海行为准则“磋商,积极探讨海上风险管控预防性措施:域外国家承诺不采取导致地区局势紧张和复杂化的行动;各国承诺依据国际法行使和维护在南海享有的航行和飞越自由。这些非常具有建设性的政策主张和外交行动,得到了东盟国家的积极响应,在国际社会中也获得了良好声誉。


这期间,中国与东盟在共建“海上丝绸之路”框架下开展的项目合作,成就斐然。中国与印尼签署合建雅加达至万隆的高铁协议;中老铁路老挝段开始动工,开启中国铁路网连通东南亚境外铁路首个项目;中泰铁路合作项目在泰国大城府启动,双方开始合建泰国首条标准轨复线铁路。中国-东盟安全执法合作取得重大进展,双方决定共同建立“安全促发展”中国—东盟执法安全合作部长级对话机制,以共同应对安全挑战。“老挝一号”通信卫星在中国西昌发射升空,填补中国向东盟国家出口卫星的空白。


这期间,习近平对越南、新加坡和柬埔寨的访问影响很大。这些访问不仅加强并深化了中越、中新、中柬关系,同时也大大密切和深化了中国与整个东盟的关系,具有非常重要的指导意义。访问中,习近平主席针对中国与东盟关系中出现的新情况和新问题,反复强调和平发展是中华文化的内在基因,讲信修睦是中国周边外交的基本内涵。习近平主席特别强调:“中华民族走向全面复兴是大势所趋,但国强必霸并非历史的定律”。他表示,“中国将坚定地发展同东盟的友好关系,坚定地支持东盟的发展壮大,坚定地支持东盟的一体化建设,坚定地支持东盟在东亚区域合作中发挥主导作用。”这番掷地有声的政策宣示,使东盟国家深切感到,中国推进“一带一路”势在必得,中国坚持和平崛起志不可摧,中国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旗帜,与东盟国家共建命运共同体,也将初心不改。


这一年,习近平对柬埔寨的访问影响巨大。中柬关系既重要又复杂,两国人民的传统根深蒂固,同时也经受过各自国内形势变化和地缘政治风云多变的冲击。按照习近平就任中国国家主席后的出访惯例,他首先在当地主流媒体发表题为《做肝胆相照的好邻居、好朋友》的文章,烘托访问气氛。访问期间,柬方除明确表态支持并参加“一带一路”外,还希望借助“一带一路”建设,在柬埔寨建立起稳定而可靠的电力供应系统,将西哈努克港打造成综合性的经济示范港。中柬双方总共签署了31份合作文件,合作范围涉及产能、投资、水利、海洋、新闻等诸多领域。


2017年时逢东盟成立50周年,这也是中国—东盟关系承前启后的关键之年。受国际上多种因素影响,这两年中国—东盟之间的贸易额下降,距离双方所期望的2020年达到1万亿美元的奋斗目标,还有很大差距。目前已经建成和正在推进的合作项目,虽然取得令人鼓舞的阶段性成果,但总体上说,还只是“一带一路”建设的初期收获,只是打造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万里长征第一步。要实现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双方还要加大努力,深入细致、持之以恒地做好多方面工作。


今年5月“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举行时,习近平主席庄严宣布,中国欲将“一带一路”打造成“和平之路、繁荣之路、开放之路、创新之路、文明之路”。中方的崇高意愿,赢得了包括东盟各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高度赞赏和认同。为了更好更快并且在更大范围内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习近平又宣布了一系列支持“一带一路”的新举措,其中包括大幅度增加对“一带一路”的资金投入,大幅度增加对不发达国家的民生支持,国际社会为之惊叹,东盟国家更是深受鼓舞!


中国和东盟各国应当乘“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成功举办之东风,加速推进各方在“一带一路”建设,首先是“海上丝绸之路”、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建设中的务实合作进程。在政治和安全方面,中国—东盟应尽快签署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为构建设长期稳定的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提供坚实的法律保障;同时尽早实现中国—东盟防长非正式会晤机制化,推进执法安全合作部长级对话机制朝着更加务实的方向发展,构建起中国—东盟安全合作的新平台。在经济贸易领域,应更加全面地落实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谈判的相关成果,提高贸易投资便利化和自由化的水平,使中国—东盟的经贸关系跨上新台阶。总而言之,中国—东盟在打造政治安全、经济可持续发展以及社会人文三大合作支柱方面,就努力构建新机制,探索新路径,取得新成果,积累新经验。中国与东盟不但要在国际社会面前展示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的新格局,还要令人信服地树立起打造区域型命运共同体的好榜样!


再过几天,第十四届中国—东盟博览会即将隆重开幕。据我所知,第五届中国—东盟技术转移与创新大会、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对接会也将随即举行。更令人高兴的是,中国—东盟博览会此前建立的贵宾国机制,将升级为特邀合作伙伴机制。中国在中亚地区山水相依的重要邻国与合作伙伴、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哈萨克斯坦,将在中国—东盟朋友圈扩大过程中发挥引领作用。中国—东盟国家的友好合作关系,与中国—中亚国家的友好合作关系,呈现出彼此连结、互为补充、共创未来的崭新前景。


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的中国—东盟大学智库联盟论坛,可以说是中国—东盟博览会系列活动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研讨中国—东盟关系,探索中国—东盟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愿景与行动,形成新的思想,阐发新的见解,提出新的建议,说明我们正在从社会层面,为民心相通不断推进做出新的努力,正在为国家和政府层面政策沟通不断深化,提供新的智慧,进而直接或间接为设施联通不断加强、贸易畅通不断提升、资金融通不断扩大,做出我们新的贡献。


我们相信,无论国际风云和地区形势未来如何变幻,无论共建新的“海上丝绸之路”有多少困难和风险,只要中国—东盟持之以恒,相向以动,初心不改,矢志不渝,我们完全有能力在我们共同生活的东亚东南亚地区,打造出名副其实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成“一带一路”合作中的先行先试区和利益融合区,打造成具有不同社会制度、不同历史底蕴、不同发展水平、不同治国理念的国家建立发展共同体、安全共同体、责任共同体,最终走向命运共同体的示范区和样板区。


(于洪君,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爱好和平与裁军协会副会长。本文是作者在“中国—东盟大学智库联盟论坛·2017”上的主旨演讲。)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中国-东盟研究院 微信二维码

中国-东盟研究院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