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2025年的东盟经济共同体

王勤 中国-东盟研究院 2018-02-10

《中国—东盟研究》系由中国—东盟区域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主办、广西大学中国—东盟研究院承办,国内外知名专家组成编辑委员会,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的学术出版物。为将其创办成为具有鲜明特色、兼具权威观点,在国内外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学术出版物,现面向国内外从事相关领域研究的学者们征稿。


来稿要求作者严格遵守学术规范,引用的文献、观点和主要事实要注明来源。独著或第一作者原则上须具有副高及以上职称或具有博士学位。来稿一般不超过15000字为宜。来稿一经录用,我们将视情给予稿酬。


【摘要】2015年底,东盟正式宣布建成东盟共同体,这标志着东盟经济跨入共同体时代。2015年11月,东盟出台了《2025年东盟经济共同体蓝图》,为未来十年东盟经济共同体建设制定了远景规划,并提出了东盟经济共同体十年建设的五大支柱。东盟经济共同体的未来发展,将对东盟在世界经济和区域合作中的地位与作用产生重要的影响。随着东盟经济共同体的建设和“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东盟经济共同体与“一带一路”倡议可逐步实现战略对接,并将取得优势互补和合作共赢的经济效应。


【关键词】东盟 经济共同体 区域一体化 “一带一路”


【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研究项目“东南亚地区发展格局及其‘一带一路’的战略选择”(16JJD790030)、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发展报告项目“东南亚地区发展报告”(11JBGP029)阶段性成果之一。


【作者】王勤,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


2015年12月31日,东盟轮值主席国马来西亚外长阿尼法宣布,东盟共同体当天正式成立,东盟共同体包括政治—安全共同体、经济共同体和社会—文化共同体,这是东盟历史上又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标志着东盟经济跨入了共同体时代。东盟经济共同体的如期建成和未来发展,将对东盟在世界经济和区域一体化中的地位与作用产生重要的影响。


一 东盟经济共同体如期建成


东盟的区域经济一体化,经历了从特惠贸易安排(Preferential Trading Arrangements,PTA)到自由贸易区(Free Trade Area,FTA),再向经济共同体迈进的发展历程。自1978年起,东盟特惠贸易安排实施了15年的时间。1993年东盟自由贸易区的进程正式启动,2010年1月1日,东盟自由贸易区正式建成。2003年10月,各国同意建立东盟经济共同体,2007年1月东盟将实现经济共同体的时间从2020年提前至2015年。2007年11月,在第13次东盟首脑会议上,东盟通过了《东盟经济共同体蓝图宣言》,由此东盟经济共同体进程正式启动。


东盟经济共同体是新的国际经济形势和地缘政治格局下的产物,同时又是由该区域政治制度、发展水平和多元文化的区情所决定的。当前,全球性区域经济一体化方兴未艾,美、欧、日等大国和地区竞相发展自由贸易区,在区域乃至全球范围内合纵连横,打造利益共同体,争夺区域主导地位,正加速改变着当今世界经济和地缘政治的格局。亚洲金融危机以后,东盟加快了区域一体化的步伐,积极调整区域化发展战略,寻求区域化形式的升级版,继续扮演区域化的主导角色;由于中国经济崛起和美国重返亚太,东盟成为域外大国势力角逐和博弈的地区,东盟必须有效应对区域大国势力均衡关系重组的挑战,构建新的区域合作稳定机制,以确保大国博弈不致损害东盟区域的和平稳定。


2007年,东盟通过了《2015年东盟经济共同体蓝图》(ASEAN Economic Community Blueprint 2015),确定了东盟经济共同体的发展目标、时间表和具体措施。该蓝图提出了东盟经济共同体建设的四大支柱、17个领域和176项优先行动,这四大支柱是单一市场和生产基地(Single market and production base)、具有竞争力的经济区域(Competitive economic region)、区域经济均衡发展(Equitable economic development)和融入全球经济体系(Integration into the global economy)。自2007年东盟经济共同体进程正式启动后,截止到2015年10月,东盟经济共同体建设的相关项目完成率为92.7%。其中,东盟经济共同体四大支柱的完成率分别为92.4%、90.5%、100%和100%。单一市场和生产基地,是东盟经济共同体建设的重中之重,也是实现区域内商品、服务、资本和技能劳动力相对自由流动的关键。近年来,东盟积极实施关税和非关税减让措施,促进贸易便利化,扩大服务贸易的开放,放宽投资部门的限制,并加快专业人才资质互相认可,由此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贸易和投资效应逐步显现。目前,东盟区内平均已有95.99%的货物取消了关税,其中东盟六国(文莱、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和泰国)为99.2%,其他四国(柬埔寨、老挝、缅甸和越南)为90.86%。过去十年间,东盟内部贸易成本下降约15%。由此,东盟区内贸易的规模迅速扩大,且快于东盟总体贸易和区外贸易的增长。2014年,东盟区内贸易占总贸易额的比重为24.1%。此外,东盟逐步取消服务贸易的限制,促进了区内服务贸易的自由化。自1996年起,东盟区域服务贸易自由化的谈判已进行了9轮,取得了一系列成果。目前,东盟至少有80个服务部门行业向外资开放,放宽了对外资股权的限制。同时,在原有《东盟投资框架协议》的基础上,2008年12月东盟成员国签署了《东盟全面投资协议》,2014年签署了《东盟全面投资协定的修正议定书》,逐步放宽或取消了投资限制,主要涉及制造业、农业、渔业、林业、采矿业和服务业等领域。据统计,2000—2014年,东盟吸收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总额从209.55亿美元增至1328.67亿美元,增长5.3倍;吸收的区外FDI总额从201.02亿美元增至1118.04亿美元,增长4.6倍;吸收的区内FDI总额从8.53亿美元增至243.77亿美元,增长27.5倍。与此同期,东盟吸收的区内FDI占总额的比重从4.1%升至17.9%。


伴随着东盟经济共同体建设的推进,东盟区域的国际竞争力逐步提升,后进国家跨入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根据东盟共同体进展的监测体系,测量东盟区域竞争力的指标包括国际竞争力指标、科技投入指标和科技产出指标,国际竞争力指标以国际竞争力评价机构的世界各国竞争力排名来评估,科技投入指标以理工类大学毕业生数、研究与开发(R&D;)支出和每百万人口中拥有研发人员数来衡量,科技产出指标主要以制成品的技术密集度来测定。从权威性国际竞争力评价机构每年公布的国际竞争力的世界排名看,世界经济论坛(The World Economic Forum,WEF)公布的2001年和2015年全球竞争力排名分别为:柬埔寨从第107名升至第90名,印尼从第57名升至第37名,马来西亚从第37名升至第18名,菲律宾从第53名升至第47名,新加坡从第10名升至第2名,泰国从第35名升至第32名,越南从第64名升至第56名。另外,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人均国民收入),2014年新加坡(5.6万美元)和文莱(4.1万美元)已属于高收入国家,马来西亚(1.08万美元)、泰国(5436.1美元)属于上中等收入国家,印尼(3900.5美元)、菲律宾(2816美元)、越南(2054.8美元)、老挝(1727.7美元)、缅甸(1277.7美元)、柬埔寨(1104.5美元)属于下中等收入国家。可见,后进的东盟四国均已脱离低收入国家行列,进入下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


不过,东盟各成员国的发展水平、政治制度、社会形态和法律体系均不相同,决定了东盟经济共同体是一个有限的共同市场。东盟经济共同体主要依据具体的区情和国情,制定和规划其共同市场的发展蓝图,实施共同市场发展的步骤和措施。从目前东盟经济共同体实行的共同市场相关规划和实际运作看,一些成员国的关税减让中仍存在例外清单的产品,敏感产品取消关税滞后,非关税壁垒削减受阻,对外统一关税尚未形成;各国的服务贸易部门仍有选择和有限地开放,服务提供方式自由化仍保留限制措施,市场准入和国民待遇方面自由化也有局限;尽管各国放宽了对外商投资部门的限制,但一些国家敏感部门仍有诸多约束,金融服务业开放相对较慢,区内资本市场尚未完善;东盟区内劳动力的自由流动仅限于专业人员和技能工人,专业人才资质的互相认证进展缓慢。


二 2025年东盟经济共同体的战略目标与措施


从2014年开始,东盟着手为东盟经济共同体建成后的十年制定和规划发展蓝图。2015年11月,第27届东盟首脑会议通过了《东盟迈向2025年吉隆坡宣言:携手前行》《东盟共同体2025年愿景》,并出台了《2025年东盟经济共同体蓝图》。东盟经济共同体蓝图提出了东盟经济共同体建设的五大支柱,即高度一体化和凝聚力的经济(A Highly Integrated and Cohesive Economy),竞争、创新和活力的东盟(A Competitive,Innovative and Dynamic ASEAN),促进互联互通和部门合作(Enhanced Connectivity and Sectoral Cooperation),有弹性、包容和以人为本的东盟(AResilient,Inclusive,People Oriented and People Centred ASEAN),全球性的东盟(A Global ASEAN)。


(一)高度一体化和凝聚力的经济


建立高度一体化和凝聚力的经济,是东盟经济共同体建设的重要目标和任务。《2025年东盟经济共同体蓝图》提出,具有高度一体化和凝聚力的经济就是要促进区域内商品、服务、投资、资本和技能劳动力的自由流动,构建东盟区域的贸易和生产网络,为企业和消费者建立一个单一市场,并提出一系列相应的政策和措施。


1.商品贸易


继续实施《东盟货物贸易协定》(ASEAN Tradein Goods Agreement,ATIGA),并对相关规则与措施进行评估和细化,进一步削减剩余的关税壁垒,促进区内货物的自由流动。积极推进《10+1自由贸易协定》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的谈判;简化和实施原产地原则(Rules of Origin,ROO),展开优先部门产品特定原则(Product Specific Rule,PSR)的谈判,使商品贸易更加简便、亲商和便利化,为区内中小企业提供服务;减少非关税措施,增强非关税措施的透明度,实行符合国际标准的法规和相互承认的安排;进一步加快和深化贸易便利化,使各成员国的贸易便利化程度接近全球最佳水平;所有成员国实施“单一窗口”制,并扩大“单一窗口” 的范围,进一步简化海关监管程序,推行授权运营商(Authorized Economic Operator,AEO)计划和自我认证计划,加强公私部门合作和协作。


2.服务贸易


进一步扩大和深化服务贸易自由化,是实现东盟经济共同体的重要环节,其目的是促使东盟融入全球商品与服务的供应链,提升成员国的服务贸易竞争力。在《东盟服务贸易框架协议》(ASEAN Framework Agreementon Services,AFAS)下,继续展开区域服务贸易自由化的谈判,扩大服务贸易自由化的覆盖面,减少市场准入的限制,实行国民待遇,最终达成《东盟服务贸易协议》(ASEAN Tradein Service Agreement,ATISA),并将其作为区域服务贸易一体化的法律文件。为此,应评估现有服务贸易自由化的成效与问题,促进外资在服务贸易领域的投资,探索深化服务贸易自由化的路径,制定提升服务贸易竞争力的国内法规,加强服务部门人力资源的技术合作。


3.投资环境


东盟经济共同体蓝图提出,在现有《东盟全面投资协议》(ASEAN Comprehensive Investment Agreement,ACIA)的框架下,建立开放、自由和透明的投资体制,减少和取消制造业,农业、渔业、林业和采矿业及其附属产业的限制,完善投资保障制度,增强投资法律、法规和政策的透明度,包括建立有效消除投资限制和障碍的程序,确定减少东盟全面投资协议投资清单的机制,加强投资协调委员会(Coordinating Committeeon Investment,CCI)同行评审机制,推行东盟全面投资协议,使东盟成为投资的目的地。


4.金融一体化、包容性和稳定性


区域金融的包容性和稳定性,是东盟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重要目标。到2025年,东盟区域金融发展的三个战略目标是金融一体化、金融包容性和金融稳定性,涵盖资本账户自由化、支付系统和能力建设、结算系统和能力建设三大领域。

蓝图提出,为促进东盟区域金融一体化,必须加快东盟区域本土银行、保险市场和证券市场的一体化进程,建立安全、高效的金融市场设施,完善金融自由化的监管条件。通过“东盟银行业一体化框架”(ASEAN Banking Integration Framework,ABIF),扩大市场准入和提高操作的灵活性,建立合格的东盟银行(Qualified ASEAN Banks,QABs);通过东盟保险业一体化框架(ASEAN Insurance Integration Framework,AIIF),加快区域保险市场的融合,提供多样化和深层次的承保能力,完善保险业监管制度;根据东盟资本市场基础设施(ASEAN Capital Market Infrastructure,ACMI)蓝图,进一步深化东盟区域资本市场的连接,为区域投资者的清算、结算和托管提供便利条件,允许投资者和发行人有效利用区域资本市场;推进主权债券和公司债券市场的发展,以分担银行系统的风险,为储户提供更多的投资机会。同时,促进区域金融的包容性发展,为更广泛的社区提供金融产品和服务,包括微型和中小型企业、地区间的数字鸿沟、人口结构的变化引发的老龄化社会等。此外,通过识别金融系统风险和完善金融监管制度,加强现有的宏观经济和金融监管,确保区域金融的稳定性。


在资本账户自由化、支付与结算系统和能力建设三大领域,蓝图提出,一是推进东盟成员国资本账户的自由化,鼓励成员国间的资本流动,为区域跨境投资和信贷提供便利。东盟资本账户的自由化必须遵循资本账户有序开放,充分考虑成员国的准备条件;具有足够的保障措施,应对资本账户开放可能引发的宏观经济波动和系统性风险;为确保资本账户开放对所有成员国利益共享,东盟将继续密切关注各国资本账户自由化的进展。二是建立安全、高效、有竞争力的支付与结算系统,促进区域跨境贸易结算、汇兑、零售支付系统和资本市场的发展。三是能力建设,通过学习项目、知识经验交流、金融一体化和相关领域的最佳实践,缩小区域金融发展的差距。


5.技能劳动力和商务人士的流动


在东盟经济共同体内,允许劳动力的有限度流动,主要是技能劳动力的自由流动。该蓝图提出,东盟区域技能劳动力的自由流动,是在专业人才资质互相认可(Mutual Recognition Arrangements,MRA)框架下进行的,现有会计、建筑师、牙医、医生、工程师、护士、勘测技术人员和旅游等8个专业人才资质得到成员国的互相认可。在东盟专业资质参考框架(ASEAN Qualifications Reference Framework,AQRF)下,各成员国自愿参与,支持终身学习,提高专业资质认可,促进区域自然人的流动,这些安排旨在为跨境的自然人和商务人士从事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和投资提供便利。其主要措施包括扩大和深化东盟自然人的流动,改进现有的专业人才资质互相认可安排,探讨增加新的专业人才资质互相认可的可行性,以利于专业人员和技能劳动力的区域流动。


6.参与全球价值链


蓝图指出,东盟要建立高度一体化和凝聚力的经济,必须促进各国参与全球价值链(Global Value Chains,GVCs),在参与这一过程中实现规模经济和产业集聚效应,以及推动区域创新体系的形成。全球价值链与区域价值链并不是相互排斥的,区域价值链的形成与发展是东盟参与全球价值链,构建高度一体化和凝聚力经济的关键。东盟新成员国参与区域价值链可为融入全球价值链创造条件,而先进成员国可以从引导区域价值链迈向全球价值链。东盟必须通过消除市场准入限制和歧视性措施,提供更好贸易便利化和监管规范化,促进成员国参与全球价值链,其措施包括创立区域品牌、联合营销、贸易便利化、与国际标准接轨、标准化的能力建设、信息共享、互联互通、减少关税与非关税壁垒的成本,以及国内规制的改革等。


(二)竞争、创新和活力的东盟


东盟经济共同体蓝图提出,提升区域竞争力和生产力包括竞争政策、知识产权保护、参与全球价值链、区域规制框架和实施等,其主要措施有:(1)有效的竞争政策。各成员国必须制定与实施基于国际法规和东盟准则的国内竞争法,建立有效的竞争机制,加强竞争政策相关配套的机制建设,通过竞争政策的区域合作安排和调整,逐步达到东盟及其对话伙伴、各种自由贸易协定对象国竞争政策的趋同。(2)消费者保护。必须制定和完善消费者保护法,加强消费者保护法的执法和管控,健全消费者保护的纠纷解决机制,促进金融、电子商务、航空、能源和电信等行业产品与服务的消费者保护措施。(3)知识产权保护。必须加强区域的专利、商标和工业设计的保护,加入国际性专利合作条约,完善知识产权的保护平台和基础设施,健全区域保护知识产权的执法网络。(4)效率驱动型增长、创新、研究与开发(R&D;)和技术商业化。建立学界、研究机构和私营部门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创建技术转让和商业化的有效途径,鼓励创业,促进企业孵化器项目商业化,培育区域技术转让、适应和创新的政策环境,鼓励和扶持科技园、合作企业、政府与大学的研究实验室、研发中心等。(5)税务合作。东盟将进一步完善避免双重课税协定,调整税收结构,加强税收的监管监测等。(6)良好的治理。加强综合治理,提高公共部门的透明度和私营部门的积极性,鼓励私营部门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参与治理,改进区域产业部门层面政府政策与企业行为之间的透明度和协同效应。(7)有效的管理。东盟经济共同体的建设,是一个共同管理和制度建设的过程。面对全球竞争和区域发展的形势,东盟需要确保区域管理机制的健全、高效和透明,管理结构和流程具有前瞻性。(8)经济可持续发展。保护环境和自然资源促使经济可持续发展,是区域发展战略的组成部分。东盟将积极推动绿色发展,促进清洁能源使用,推广可再生能源和低碳技术,确保食品安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保护森林资源。(9)全球大趋势和贸易相关的问题。东盟必须应对全球发展的趋势,保持良好的劳资关系,促进社会对话,协调政府、企业和雇员之间的关系。


(三)促进互联互通和部门合作


根据“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 (Master Planon ASEAN Connectivity,MPAC),实现区域经济的互联互通,该规划涉及交通、电信和能源等基础设施领域。同时,推进区域产业部门的整合和合作,促使区域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提升东盟的总体竞争力。其主要措施是:(1)交通运输。东盟区域交通运输合作的重点领域,是陆路运输、航空运输、海上运输和交通运输便利化。加快区域公路、铁路等陆路交通基础设施的建设和互联互通,开发东盟陆路运输贸易走廊;通过区域天空安全和提升管理效率,实现东盟单一航空市场(ASEAN Single Aviation Market,ASAM);继续加强东盟海上互联互通,促进区域海上运输合作,建设海上物流走廊,形成东盟单一航运市场(ASEAN Single Shipping Market,ASSM);在东盟有关交通运输便利化的框架协定下,建立起区域内一体化、高效、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物流和多模式交通运输系统。(2)信息和通信技术。东盟必须进一步缩小区域数字鸿沟,确保所有社区和企业可以受益于信息通信技术的应用。进一步利用和探索信息通信技术在经济转型的作用,提高区域互联网的宽带普及率,推广智能城市和大数据分析,加快成员国尤其是农村信息通信技术基础设施的建设。(3)电子商务。东盟应加快电子商务的区域合作,在e-东盟的框架下,促进电子商务的跨境交易,制定相关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4)能源。根据“2016—2025年东盟能源合作行动计划”(ASEAN Planof Action for Energy Cooperation,APAEC),到2018年,东盟电网(ASEAN Power Grid,APG)至少在一个次区域启动多边电力贸易;加快东盟跨境天然气管道(Trans-ASEAN Gas Pipeline,TAGP)的建设,推广煤炭清洁技术,提高利用核能源和民用核能的能力;到2020年和2025年,东盟的能源强度将分别降至2005年的20%和30%。(5)食品、农业和林业。东盟应扩大农作物、畜牧和渔业生产,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增加农业的科技投入,促进农产品贸易的便利化,增强应对气候变化和自然灾害等冲击的能力,加强森林可持续发展,完善粮食安全和食品安全的管理,发展清真食品,将东盟建成一个有机食品的生产基地。(6)旅游。东盟应增强区域旅游目的地的竞争力,实现可持续和包容性的东盟旅游模式。积极推销东盟作为一个单一旅游目的地,促进东盟旅游产品多元化,吸引旅游投资,优化旅游人力资本,实施旅游设施和服务的标准化,促进旅游便利化,各成员国的公私部门和当地社区应参与区域旅游价值链,优先保护自然和文化遗产等。(7)医疗保健。东盟将继续开放私人医疗市场,鼓励公私合营合作伙伴关系(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PPP)投资医疗事业,统一区域医疗产品与服务的标准,推动健康旅游和e-医疗服务,完善区域健康保险系统,促进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的区域流动,加强区域医疗监管体系等。(8)矿产资源。在“2016—2025年东盟矿产资源合作行动计划” (ASEAN Minerals Cooperation Action Plan,AMCAP)下,促进矿产资源的可持续发展,提升矿产部门的竞争力,制定矿产资源规划,建立东盟矿产资源数据库,鼓励私营部门和公私部门参与矿产合作项目等。(9)科学技术。在“2016—2025年东盟科学、技术和创新行动计划” (ASEAN Plan of Actionon Science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APASTI)下,利用现有科技网络技术中心的优越条件,共享研究设施与人力资源,促进区域合作的科技研究与开发、技术转让和商业化,提高科学家和研究人员在公共部门与私营部门间的流动性,建立企业参与科技和创新活动的支持系统。


(四)有弹性、包容和以人为本的东盟


建设具有弹性、包容和以人为本的东盟,是对2015年蓝图提出的“区域经济的均衡发展” 目标的扩展和深化,其主要战略措施是: (1)增强微型、中小企业的作用。中小微企业(Micro,Small and Medium Enterprises,MSME)是东盟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必须制定微型、中小企业的发展计划,通过改善融资渠道、技术和创新、市场、人力资源开发的政策制度环境,构建产业集群,参与全球供应链,运用电子商务,提升这些企业的竞争力。(2)加强私人部门的作用。通过现有的东盟工商咨询委员会(ASEAN Business Advisory Council,ASEAN—BAC),建立政府部门、行业团体和私营企业的有效协商机制与渠道,制定私人部门参与区域合作的指南,鼓励私人部门参与贸易便利化、服务、投资、互联互通、食品和中小微企业。(3)公私合作伙伴关系(PPP)。从国家和区域层面评估公私合作伙伴关系的法律框架,创造有利于PPP项目操作的法律环境,运用东盟基础设施基金(ASEAN Infrastructure Fund,AIF)吸引私人部门参与减贫、包容性增长、环境可持续发展的PPP项目融资。(4)缩小发展差距。在东盟一体化的倡议(Initiative for ASEAN Integration,IAI)的框架下,促进柬埔寨、老挝、缅甸和越南的能力建设,缩小发展差距,推动文莱、印尼、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的东部增长区、印尼、马来西亚、泰国的增长三角、大湄公河的次区域经济合作。(5)激励利益相关者参与区域一体化。增强东盟区域一体化公众意识,提高区域经济整合计划的透明度,鼓励利益相关者参与区域经济整合计划,推动企业社会责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CSR)活动等。


(五)全球性的东盟


东盟通过与中国、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和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并进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东盟—香港自由贸易协定(ASEAN—Hong Kong Investment Agreement,AHKFTA)等的谈判,进一步加快东盟融入世界经济体系,提升东盟的国际地位,其主要措施包括以区域共同立场和全球经济视野,实施具有战略性和一致性的对外经济关系;进一步完善东盟现有的自由贸易协定,使之成为现代、全面和高标准的自由贸易协定,以适应东盟区域生产网络的需要;促进与非自由贸易对话伙伴的经济关系,扩大双边贸易和投资项目;推动东盟与区域和全球的整合,促进与新兴经济体或区域集团的经济合作;继续支持多边贸易体制,积极参与全球性和区域性机构的活动。


三 东盟经济共同体对世界经济和区域合作格局的影响


东盟经济共同体的建成,标志着亚太地区第一个次区域经济共同体应运而生。随着东盟经济的迅速崛起,区域一体化进程加速发展,东盟将成为世界和区域经济重要的增长极,在全球价值链和区域生产网络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作为一个区域共同市场,东盟经济共同体在亚太经济一体化进程中的地位与作用提升,并将对世界经济和区域合作格局变化产生重要的影响。


(一)东盟在世界和区域经济的地位将进一步提升


20世纪80年代中期至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之前,东盟国家经济呈现出持续快速增长的态势。亚洲金融危机中断了东盟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进程,此后东盟经济出现了急剧波动。2002年以后,东盟国家经济逐渐复苏,摆脱了金融危机的困境。近年来,尽管受到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但东盟总体经济仍保持较快的增长速度,东盟已成为世界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之一,也是亚太区域经济重要的增长极。


据统计,1996年东盟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为7254.7亿美元,1998年降至4726.2亿美元,2004年为7964.8亿美元超过金融危机前的水平,2006年东盟的GDP突破1万亿美元,2008年达到1.5万亿美元,2011年超过2万亿美元。同时,东盟的人均GDP也随之逐步上升,2006年突破2000美元,2010年超过3000美元,2014年为4136美元。2014年,东盟拥有443.56万平方公里国土,6.22亿人口,2.57万亿美元GDP,进出口贸易为2.53万亿美元,是世界上人口第三大的国家和地区(仅次于中国、印度),是世界第七大经济体(仅次于美国、中国、日本、德国、英国和法国),是世界上第四大进出口贸易地区(仅次于美国、中国和德国),也是世界上吸收外国直接投资(FDI)的主要地区之一(见表1)。同时,东盟是亚太区域人口第二大的国家和地区,是亚太区域第四大经济体,是亚太区域第三大进出口贸易地区,也是亚太区域吸收外国直接投资最多的地区。未来十年东盟经济共同体的建设,将进一步提升东盟在世界经济的地位与作用。据东盟的预测,到2020年,东盟的国内生产总值将达4.7万亿美元;到2030年,东盟将成为全球第四大经济体。


(二)东盟将在全球价值链和区域生产网络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当今世界,伴随着国际产业分工格局的变化,以产品内分工为基础的全球价值链和区域生产网络迅速形成与发展。目前,全球价值链和生产网络主要由欧盟、北美和东亚三大区域生产网络构成,东盟国家是东亚区域生产网络的重要节点。当前,东盟仍处于全球价值链和区域生产网络的中后端,各国的中间产品贸易比重趋于上升,中间产品贸易占贸易总额的比重超过60%,零部件和半成品是最主要的进口商品,进口中间品加工再出口的生产模式依然延续。在全球价值链和区域生产网络中,东盟已成为全球和区域重要的制造业生产和出口基地,它是世界上最大的集成电路和电子元件、第二大办公自动化设备和通信器材,以及化工、汽车、医药、纺织、成衣等重要出口地区。据统计,2014年,东盟国家占世界工业制成品出口的比重为5%、办公设备与通信器材为16.1%、集成电路和电子元件为29.1%、化工产品为4.2%、汽车为1.9%、纺织品为4.4%、成衣为8.7% (见表2)。

资料来源:根据ASEAN Economic Community Chartbook,WTO International Trade Statistics,UNCTAD World Investment Report有关统计数据编制。



注:仅包括列入世界前15位工业制成品的东盟国家。


资料来源:根据WTO International Trade Statistics有关年份编制。


东盟经济共同体蓝图提出,东盟参与全球价值链和区域价值链是构建区域高度一体化和凝聚力经济的关键,并将实施相应的政策措施。全球金融危机之后,随着各国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全球价值链和区域生产网络正处于调整和重塑中。美国极力推动制造业回流,日元持续贬值使得日本制造业回流迹象初显,中国促进制造业的技术升级,东盟国家加快经济转型和结构调整。目前,东盟国家在东亚地区全球供应链中大多还处于跨国公司海外供应商的地位,各国开始借助东亚地区供应链调整和重组的时机,加大基础设施投资,消除货物和服务流通障碍,推进贸易投资便利化,实现基础设施和机制互联互通,强化与东亚地区供应链的对接,调整在区域供应链中的位置,依托区域供应链推动产业集群的形成。同时,一些后起国家利用比较成本优势,吸引跨国公司在当地投资设厂,承接部分劳动密集型产业和工序的转移,成为跨国公司的区域零部件供应商和组装厂。因此,随着新一轮全球和区域价值链的重组,东盟将会继续在全球价值链和东亚生产网络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三)东盟率先实施区域基础设施建设将有助于推动亚太地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


2010年10月,东盟推出了《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率先提出区域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规划,它包括交通运输、通信网络、能源安全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完善,其主要项目涉及东盟公路网、泛亚铁路、内陆河道运输网、航海、航空运输网络、综合运输走廊,以及通信和能源基础设施的建设,并拓展基础设施投融资的合作,推广公私合作伙伴关系(PPP)模式。近年来,东盟加快区域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根据区域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规划,东盟在基础设施建设的总投入高达600亿美元。目前,区域交通运输基础设施15个项目中的公路、铁路和海运项目已全面铺开。根据东盟的规划,2015年前将东盟公路网延伸至中国和印度,将原定的新加坡—昆明铁路建设计划(SKRL)延伸至印尼的泗水,区内港口设施建设逐步展开,东盟8个跨国天然气管道联网项目已经动工,并完成了区内局部的电力联网运行。在2025年东盟经济共同体蓝图中,东盟仍十分重视区域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并将其作为未来十年东盟经济共同体建设的五大支柱之一。


2013年,在印尼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亚太互联互通被纳入主要议题,会议通过了《APEC互联互通框架》和《APEC基础设施开发与投资多年计划》两个成果文件。2014年10月,APEC财长会议通过了《APEC区域开发成功的基础设施PPP项目实施路线图》,该路线图针对PPP的特征,政府需要提供的环境,如何制定基础设施投资规划,如何选择项目、规范的采购程序,如何分配风险等多方面内容,提供了建设建议和规范。2014年11月,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北京会议通过了《亚太经合组织互联互通蓝图(2015—2025)》,该蓝图提出建设、维护和更新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包括能源、信息通信技术及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寻求提高亚太经合组织运输网络的质量和可持续性,进一步普及宽带网络,促进可持续能源安全,加强能源基础设施的韧性。2014年10月,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成立,它是一个政府间的区域多边开发机构,重点支持基础设施建设,它将为亚太区域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提供资金融通的便利条件。可见,东盟率先实施区域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将为亚太地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提供可资借鉴的国际经验。


(四)以东盟为主导的区域化格局将对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产生重要的影响


在新一轮的亚太区域化浪潮中,东盟国家根据自身的经济政治利益,积极调整区域经济一体化战略,努力探索区域合作的模式。东盟倡导多边卷入、实现大国均衡的区域化战略,注重东盟自身一体化的重要性,强调东亚区域化的主导权,并将其作为各类区域一体化形式的核心。2015年底,东盟正式宣布如期建成东盟共同体,东盟经济共同体的建成标志着亚太地区首个次区域经济共同体的诞生,由此以东盟为主导的次区域经济一体化形式将提升其在区域经济整合的地位和作用。原先以美国为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TPP)和以东盟为核心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RCEP),被认为是亚太地区最主要的区域经济一体化形式。从东盟视角看,RCEP和TPP不会互相排斥,它将有助于推动亚太区域贸易自由化的进程,并将成为迈向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的平行路径。东盟成员国的文莱、马来西亚、新加坡和越南相继加入TPP,而作为TPP非成员国,印度尼西亚政府表示希望可以在两年内加入TPP,美国极力欢迎菲律宾加入TPP,也力邀泰国加入TPP。但是,由于美国新政府宣布退出TPP,原有的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格局出现新的变数,以东盟为核心的的地位与作用将会可能提升,各成员国将加快与区外国家签订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印尼宣布,由于美国已退出TPP,印尼将终止加入TPP谈判的计划,将更多关注全面且互惠的双边贸易和投资合作。马来西亚国际贸易与工业部长穆斯塔法·穆罕默德(Mustapa Mohamed)表示,美国退出TPP后,马来西亚将考虑与TPP各成员国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


四 东盟经济共同体与“一带一路”的战略对接


东盟是中国最重要的周边地区之一,也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建设的重点地区。从东盟经济共同体蓝图规划看,它与“一带一路”倡议有许多契合点。伴随着东盟经济共同体的建设和“一带一路” 倡议的实施,东盟经济共同体与“一带一路”倡议可逐步实现战略对接,并将取得优势互补和合作共赢的经济效应。


(一)东盟经济共同体与“一带一路”的战略规划


从东盟经济共同体蓝图规划看,2025年东盟经济共同体的目标是,构建商品、服务、投资、资本和技能工人自由流动的经济区,即建立高度一体化和凝聚力的经济、竞争、创新和活力的东盟、促进互联互通和部门合作、有弹性、包容和以人为本的东盟、全球性的东盟。 在未来十年的建设中,构建区域内商品、服务、投资、资本和技能劳动力自由流动的单一市场仍是其首要任务。东盟强调必须积极参与全球价值链和区域价值链,以实现区域规模经济和产业集聚效应;积极推动绿色发展、效率驱动型增长,实现互联互通,重视经济的包容发展和可持续发展;东盟关注的重点部门包括交通运输、信息和通信技术、电子商务、能源、食品、农业和林业、旅游、医疗保健、矿产资源和科学技术。“一带一路” 倡议与东盟经济共同体蓝图有许多相似之处。“一带一路” 倡议是沿线各国开放合作的宏大经济愿景,需各国携手努力,朝着互利互惠、共同安全的目标相向而行。努力实现区域基础设施更加完善,安全高效的陆海空通道网络基本形成,互联互通达到新水平;投资贸易便利化水平进一步提升,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基本形成,经济联系更加紧密。“一带一路” 合作重点涉及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一带一路” 的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的重点部门行业,与东盟优先推进的区域十大产业合作部门有较大的相关性。


(二)东盟经济共同体与“一带一路”的合作重点


早在2010年10月,东盟就率先推出了《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并将其作为实现东盟经济共同体的重要战略步骤。东盟的互联互通,包括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机制的互联互通和民间的互联互通三大支柱。其中,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主要包括交通和运输基础设施的建设与完善,信息通讯技术和网络的建设与发展,以及能源安全问题的解决;机制互联互通指通过各种国际性或区域性协定,以促进商品、投资和服务跨国界流动的自由化和便利化;民间互联互通包含教育和文化的互动与合作、旅游业的发展,以及东盟意识的培养。根据东盟互联互通的规划,其主要项目包括东盟公路网和泛亚铁路的建设、航空和海上运输设施的建设、东盟宽带走廊、东盟电网、东盟跨境天然气管道(TAGP)、单一窗口,投资限制和障碍的消除、东盟运输便利化、东盟内部签证的放宽、旅游设施与服务的标准化和便利化、区域教育和医疗卫生交流等。


“一带一路” 的合作重点是,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政策沟通在于加强政府间合作,构建多层次政府沟通机制,促进政治互信,实现经济发展战略的交流对接;设施联通在于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优先发展交通基础设施,推进国际骨干通道建设,实现国际运输便利化,加强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合作,提高国际通信互联互通水平;贸易畅通在于消除贸易和投资壁垒,促进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构建良好的营商环境,共同商建自由贸易区,拓宽贸易领域,优化贸易结构,拓展相互投资领域,推动国际产能合作,优化产业链分工布局;资金融通在于深化金融合作,推进亚洲货币稳定体系、投融资体系和信用体系建设,充分发挥丝路基金和各国主权基金作用,引导商业性股权投资基金和社会资金共同参与“一带一路”重点项目建设;民心相通在于广泛开展教育、科技、文化、旅游、医疗、体育等合作与交流,扩大民间和民众交往,为深化双多边合作奠定坚实的民意基础。因此,东盟互联互通涵盖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机制互联互通和民间互联互通,与“一带一路”的五大合作重点有着诸多的相似或相近之处。


(三)东盟经济共同体与“一带一路”的产能合作


东盟经济共同体蓝图指出,东盟要建立高度一体化和凝聚力的经济,必须促进各国参与全球价值链,在这一过程中实现规模经济和产业集聚效应,以及推动区域创新体系的形成。全球价值链与区域价值链并不是相互排斥的,区域价值链的形成与发展是东盟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关键。东盟新成员国参与区域价值链可为融入全球价值链创造条件,而先进成员国可以从引导区域价值链迈向全球价值链。此外,东盟要推进区域产业部门的整合和合作,主要涉及交通运输、信息通信技术、电子商务、能源、食品、农业和林业、旅游、医疗保健、矿产资源和科学技术领域。


“一带一路”的产业合作,涉及传统产业、新兴产业部门合作,包括农业、矿产资源、海洋产业、信息技术、生物、新能源、新材料领域产能合作。同时,优化产业链分工布局,推动上下游产业链和关联产业协同发展,鼓励建立研发、生产和营销体系,提升区域产业配套能力和综合竞争力。加快境外经贸合作区、跨境经济合作区等各类产业园区建设,促进产业集群发展。当前,中国积极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将钢铁、有色、建材、铁路、电力、化工、轻纺、汽车、通信、工程机械、航空航天、船舶和海洋工程等作为重点行业。可见,东盟经济共同体规划的区域产业合作与“一带一路”的重点产能合作领域有许多相近或重叠,双方均高度重视参与全球和区域价值链,这为双方产业发展和产能合作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四)东盟经济共同体与“一带一路”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


2010年10月,作为实施东盟共同体的重要战略步骤,东盟推出了《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率先提出区域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规划,它包括交通运输、通信网络、能源安全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完善,其主要项目涉及东盟公路网、泛亚铁路、内陆河道运输网、航海、航空运输网络、综合运输走廊,以及通信和能源基础设施的建设,并拓展基础设施投融资的合作,推广PPP模式。根据区域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规划,东盟在基础设施建设的总投入高达600亿美元。目前,区域交通运输基础设施15个项目中的公路、铁路和海运项目已全面铺开。

与之相应,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也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先领域。早在2010年,中国政府就提出,愿与东盟共同努力,推进中国与东盟互联互通建设建成,并成立了中国—东盟互联互通合作委员会。2013年,APEC领导人印尼会议通过了《APEC互联互通框架》和《APEC基础设施开发与投资多年计划》。2014年,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北京会议通过了《亚太经合组织互联互通蓝图(2015—2025)》。 同年,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成立,它将为亚太区域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提供资金融通的便利条件。目前,多数东盟国家的基础设施相对滞后,海陆空交通设施、电力供应、配套产业明显不足,而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具有资金、技术和人才的优势,这为中国—东盟区域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提供了现实的条件。


ASEAN Economic Community towards the Year 2025

Wang Qin


Abstract: At the end of 2015, the 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 (ASEAN) officially announced the founding of the ASEAN Community, which marks that the ASEAN economy has entered the era of community. In November 2015, ASEAN launched the ASEAN Economic Community Blueprint 2025, putting forward five pillars for the 10-year construction project of the ASEAN Economic Community (AEC). The AEC’s future development will have important influence on the role of ASEAN in the world economy and regional integration. With the construction of ASEAN Economic Community and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these two development strategies will gradually form synergy, and achieve economic effect of complementary advantages and win-win cooperation. 


Key words: ASEAN;Economic Community;regional integration;the Belt and Road


Author: Wang Qin, Ph.D. in Economics, Professor and Director of Center for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of Xiamen University (A key research base of National Humanity & Social Science of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of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中国-东盟研究院 微信二维码

中国-东盟研究院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