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卿十三年不变,你却已经老了

2018-02-10 十点读书 十点读书


  

文 | 小妹

来源:小妹伴读(ID:xmbandu)


在1月14日的《挑战不可能》里,董卿完成了一个记忆力挑战,对象是十几年来自己主持春晚的照片。


题板拿上台的一瞬间,她看起来十分动容。



每张照片背后,都是董卿在春晚无法忘却的故事与记忆。



忽而发现,时间过得太快。

 

从2005年开始至今,董卿已经连续主持了13年春晚。

 

有网友说,在上一代人眼里,赵忠祥和倪萍就是“心中偶像”和“梦中情人”,一到过年,老人家就要唠叨倪赵二人联袂主持的日子仿佛还在昨天。



没成想一转眼,我们也到了一提春晚,就想念叨董卿的日子。



2005年,穿着红旗袍的董卿第一次在春晚和观众见面。



那时她还不是“一姐”,顶多算得上“拼命三娘”。


主持春晚前,董卿在“青歌赛”主持的表现得到了领导的认可。将近40场的连续直播,每晚三个小时的节目结束后,十点半节目组要开大会总结问题,大会开完有小会,小会开完还得和评委对台本,弄清素质考核的题目。


每天回到家已经一两点,董卿还要自己熟悉一遍流程确保没有疑问,四点多睡下。下午一点,她会出现在节目现场,主动和参赛的选手聊,了解他们的个人特色。


董卿说,工作很累,她也有过委屈,但从没想过放弃。


她始终把倪萍的一句话记在心上:“就像是一名战士,如果你的将领永远让你在最重要的前线站着,你的责任有多重,你自己知道。”



 2007年,有两个“三分钟”让人揪心。


一是已成教科书般佳话的“金色三分钟”。


董卿主持《欢乐中国行》元旦晚会时接到导播指令,临近零点敲钟时有两分半的空档需要填满。她刚刚起了话头准备自由发挥,导播突然更正:“不是两分半!是一分半!”董卿随即准备说出结束语。


可这时导播又再次更正:“不是一分半!是两分半!”董卿临危不乱,用几个排比和对观众的感谢,合理安排时间,没有人看出其中的破绽。



而另一个,是2007年央视春晚临近敲钟时的“黑色三分钟”。在春晚收视率最高、全国人民屏息凝神的时刻,主持人们卡壳、抢话,乱成一团。


张泽群背错了春联,朱军抢话李咏,女主持集体慢半拍。


事后,朱军在自传里回忆道:“我们六个主持人集体失眠。”因为临时的节目调整,有主持人即兴发挥,意外发生后,朱军一心怕错过倒计时,所以才出现了众人集体如此慌张的景象。


朱军说,“也是从那一年以后,导演下了明确指令:上去无论发生任何情况,一切交给朱军一个人。那时候开始,我真正体悟到何谓‘老同志,真正明白了作为春晚‘资深主持所必须的担当。舞台越大,荣耀越大,你所担负的责任也越大。”



2009年,“老同志”的责任都大了起来,非议也空前高涨。


董卿与刘谦合作表演了魔术“戒指进鸡蛋”。网友们纷纷指认刘谦魔术穿帮,董卿也被扣上了“托儿”的帽子。



舆论中心的二人,都在公共场合有意无意地避开“托儿”这个词。

 

多年后二人再次同台,回忆起当年的合作,董卿说,2012年表演用手穿过镜子的魔术时,刘谦的手从头颤抖到尾。


2016年,一期《我要上春晚》中,评委席上的几个人拆穿参赛选手表演魔术的“真相”,美其名曰“职业精神”,董卿为此发飙:



“我为什么愿意当托?就是因为要把节目最好的一面呈献给观众,说我是什么都可以。你管它真的假的,我知道它是假的,我也愿意相信它是真的,只要你看着高兴。”


职业精神,让多少年的年三十,有董卿大气得体的主持风作春晚的名片。无所谓“一姐”头衔,她站在舞台上,于观众而言,是种携手一路走来的感觉。



董卿从主持最开始的大型音乐节目,到逐渐领衔春晚主持,岁月好像没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


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董卿给自己顺风顺水的工作和生活来了个“急刹车”——去美国游学。她自己这样形容,“即便没有头破血流,也是鼻青脸肿,只有我自己知道。”



一时无法适应没有节目填满生活的日子,董卿常常一个人在书房发呆。而与此同时,学业与生活的压力也让她疲于应对。


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她说:“真正的困难是,你要经受得住所有落差,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学习如何变得强大。”



2015年,“刹车中”的董卿没有缺席春晚,也是在这一年,想变得强大的她,当了妈妈。



她说自己被母亲的一句话给推了一把。


董卿妈妈说:“我们早晚是要离开这个世界的呀,我希望还能有个人,像我们那样爱你,有一种不可分割的关系。”


”突然很难过,觉得不能只想着自己,也该为母亲做点什么。”董卿说。



当了母亲的董卿,更努力地把自己变得更好。她说自己深深记住了朋友的叮嘱,“你希望孩子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就先自己去做那样的人”


所以2016年到2017年,董卿又让外界对她有了新的认识。《中国诗词大会》里,她依旧优雅,同时也多了几分感性。


她被参赛父女的故事感动,随即送上俄罗斯诗人叶赛宁的《我记得》:


当时的我是何等的温柔

我把花瓣洒在你的发间

当你离开,我的心不会变凉

想起你

就如同读到最心爱的文字

那般欢畅




之后董卿为了孕育自己的第二个“孩子”,把自己“逼成”了制作人——文化类节目《朗读者》随即火爆网络。


节目模式、制作公司、播出平台、人员安排全由她负责。不喜欢求人的董卿,常常把自己推到绝望的边缘。可新的一天开始了,工作还是要继续推进。



煎熬过后,迎来的是口碑、收视率双丰收的精品。


所以在节目里,有96岁的翻译界泰斗许渊冲为徐志摩的故事热泪盈眶,有世界小姐张梓琳深情希望女儿“每天都能睡到自然醒”,有耶鲁村官秦玥飞献诗《泥泞》给广袤大地。


更有董卿与倪萍的一次深情相拥,她说那时的感觉,是一种惺惺相惜。



“可能倪萍老师在我身上能看到她的过去,而我在她身上,看到了某种未来——老去。”


常年站在舞台上的人,都畏惧衰老。可明明去年的董卿,还引领了一股时尚风潮。


2017年春晚开场不久,董卿上了热搜,关键词是“口红”。



主持功力外,“带货”体质未尝不是观众的另一种认可。


十几年过去,她的声音愈发温柔而有力,台风一如往常地稳健。自律、精彩,一年一见的春晚,铭刻时间的痕迹,也让人惊奇,这痕迹在她身上留下的,好像只有深刻,没有沧桑。



董卿的经典语录中,有这样一段:



不敢想象,会在什么时候,董卿要把背影留给观众。


但到了那时,可能董卿还是像现在一样风采依然,而很多人都执拗着不愿相信,看着不变的她主持了这么多年春晚,自己却已变得不再年轻。


-作者-

小妹,微信公众号:小妹伴读(ID:xmbandu)。十点读书经授权发布本文,转载请联系作者。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高颜值保温杯】

喜欢就点个赞呗~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十点读书 微信二维码

十点读书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