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鸡心理学”席卷而来

2018-02-11 罗欢欢 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

2017年4月1日,辽宁沈阳,“死亡体验”心理课程前,心理咨询师点燃蜡烛。参与者要经历写遗言、写墓志铭、喝孟婆汤、死亡、亲友致悼词、仿声火化、唤醒、苏醒重生、交流体会等步骤,以达到“治疗”目的。在中国,心理咨询亟需统一的行业伦理规范。(东方IC/图)


全文共5141字,阅读大约需要10分钟。


  • 文利向听众展示十多年来的成果——一张人体部位表以及“癌症心理康复疗法”。他自称,只需根据描述的身体部位,他便能快速、准确解读出与当前病痛相关联的过去往事,找到病因。


  • 家排疗法的创始人伯特·海灵格近三年每年都被请到中国授课。2018年3月,他在广州开办三天工作坊,总共有850个席位。最贵的席位收费高达15800元,最后排的也卖到了6800元。


  • 徐凯文发现,过去15年的心理咨询行业,大量非科班出生的“赤脚医生”占据了从业人员的大多数。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记者 罗欢欢 

南方周末实习生 席莉莉 杨迪雅 黄丹炜


头代表长辈和领导,腿象征晚辈、下级;头疼时要想想是否和领导有什么矛盾,腿有问题,则应该是下级出了什么事情。眼睛、耳朵、咽喉、双肩、腰部、手,乃至膝关节,都隐藏着种种“奥秘”。


2018年1月19日,北京东直门宇飞大厦,一场名为“读懂我们身体的语言”的沙龙上,文利向听众展示自己十多年来的成果——一张人体部位表,以及对应的名为“癌症心理康复疗法”的某种“神奇”治疗术。


他自称,只需根据你描述的身体部位,他便能“快速”“准确”地解读出与当前病痛相关联的过去往事,找到疾病原因。


过去他也曾用这套理论开办过减肥工作坊,7年前,他摇身一变,改为主打癌症康复的“癌症康复工作坊”负责人,三天的课程收费两千多。


民宅改建的小客厅内,灯光昏暗,逼仄空间,但丝毫没有影响挤成一团的听众。


“很少能请到这样的大咖。”客厅的主人、自称心理咨询师的张英红如此介绍文利,这位顶着“中国癌症心理康复研究会会长”头衔的人。虽然这个机构,在中国民政部的登记系统里并不存在。


1

追随者

追随者源源不断。在沙龙现场,一位癌症患者专程从天津赶到,她自称已追随“文利老师”一年半了。


虽然在宣传资料里声称“本课程不属于疾病治疗范围”,但文利自己在现场宣称,正是8年前,为拯救自己的母亲,他广泛搜集案例研究,才自创出这套疗法,并成功治愈母亲的宫颈癌。


这样的神奇案例,在当天的演讲里比比皆是。比如某位直肠癌晚期病人便血,医院都不愿意接,和他聊了一会后就找到了病因——多年前的一次赌博输掉了老人家攒了半辈子的私房钱,“直肠对应财,便血就是有破财的事情”,结果他给调了一下后,第二天家人给他打电话,“已经不便血了”。


文利宣称,他正“全心致力于癌症康复训练的事业,积极传播从心理角度来抗癌、防癌、康复的全新理念”。


对于陷入恐惧中的癌症患者来说,这无疑是一根看上去不错的救命稻草。


现场有女学员提问说腿疼了四五年了,一直找不到原因,文利马上给她指出了“症结”——“路分为两种,一是实指,真正的路。二是虚指,婚姻之路,爱情之路”,他看着女学员的眼睛,不断提醒,“你想想,四五年前,事业还是婚姻,是不是走得比较困难,费劲吃力?”


女学员摸着自己的膝盖想了一会,突然恍然大悟,不住点头。


“来晚了。”沙龙一结束,学员们就把文利围在了中间,一位癌症患者激动不已,“诚挚地邀请文利老师到天津来”。


而一位妻子则激动地拍着丈夫的肩膀,“我老公如果要学这个,我坚决支持”。


在豆瓣网的北京同城活动中,类似的沙龙每周都在举行。所有沙龙都打着免费的招牌,当然,想要参加之后的“工作坊”,就要付出一点点金钱的代价。


市面上,一次为期三天的工作坊一般在3000元左右,而针对“心理咨询师”的导师工作坊则要7000元,如果老师稍有名气,价格还能翻上几番。


2017年10月18日,江苏公安边防总队边防医院邀请心理咨询专家深入一线提供心理压力缓解服务。(东方IC/图)


2

家排疗法

九年前参加了“家排大师”郑立峰的工作坊后,退休的潘跃箭就觉得自己瞬间“打通了经络”,此后一直专注家排。


她说之前和母亲有些心结,结果被“郑大师”一句话点醒,回家之后马上就和母亲拥抱在了一起,“内心充盈了,整个人的性格都变了”。


她宣称自己累计跟随国内外的家排导师学习近八百个小时,在2013年开始自立门户创办工作室对外营业。


作为时下最热门的灵性治愈手段,这种全称为“家庭系统排列”的心理疗法,在中国城市颇为流行。其创始人德国人伯特·海灵格近乎偏执地相信,“人们在潜意识中通过一种形变共鸣场与家族先人的命运相连,只要将这种联系找出来,心理治疗就会产生效果”。


按照这套疗法的原理,家排可以用人或物件来扮演事主的家人,代表们要放空自己,感受来自所扮演人物的连接,呈现出扮演角色的感受,从而帮助家排师寻找到事主内心创伤的根源。


打断热闹的聊天,拉上窗帘挡住阳光……北京丰台,下午两点,一场神秘的家庭排列即将开场。现场来了10位女性,有满头白发的老妪,也有仍在读书的心理学学生。


家排首先要选出一些人作为代表,扮演事主家庭中各种角色。潘跃箭示意事主周倩玉挑选三个人代表她、她的姐姐,以及她的恐惧。


在为此次活动支付了2800元后,周倩玉走到台前,大方讲述起自己的经历,“我对我姐姐老是特别恐惧。家里对姐姐比较偏心,总是用很难听的话讽刺我,给我造成了很大的阴影。现在脑子里总觉得我比她差,没人喜欢我”。


她特别提示,“我们是双胞胎,她就大我一分钟。本来我是姐姐的,生产的时候卡住了,只能剖腹把她先拉出来”。


这个25岁的小女孩满脸笑意,丝毫没有痛苦的痕迹。她宣称之前花了好几万去寻求心理治疗,但“聊天根本解决不了我的问题”,一定得靠灵性的东西。


整个过程中,潘跃箭只是面带笑容在场上走来走去,不断观察场上人的表现,并不断询问周倩玉扮演者王林的感受。“很难受,不想动”,王林已经有了反应,她自称和周倩玉发生了某种连接,能感受到她的某种灵性。


潘跃箭又加入了新的角色,大学生李茜出演了“周倩玉家族中的恐惧”,一头白发的刘彩云则出演“给她生命的母亲”。


刘彩云一走过来,“周倩玉”就冷静了下来,她说“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她宣布全场进行一次穿越,“所有人回到她出生的那一刻”,让“给她生命的母亲”、“爸爸”和“妈妈”一起拥抱着“周倩玉”高喊,“爸爸妈妈爱你,爸爸妈妈爱你,你是爸爸妈妈的好女儿”。


神奇的是,刚才情绪崩溃的“周倩玉”停止了哭泣。真正的周倩玉被请上舞台,“温暖不温暖?”一旁的潘跃箭问道,周倩玉紧紧拥抱住父母的扮演者,“嗯,温暖”。


演出圆满结束,潘跃箭宣布治疗结束,她已经治愈了周倩玉。事后的交流中,潘箭跃很骄傲,“我从大街上随便拉个人就能够来当代表,但是有些家排师就未必敢了”。


吊诡的是,有人提出能否问事主周倩玉一个问题时,潘跃箭粗暴地打断了提问,“不可以,任何交流都不可以”,并要求她迅速离开,“你们的提问会影响她的治疗效果”。


3

“海灵格没有科学依据”

家排疗法的创始人伯特·海灵格近三年每年都会被请到中国授课,2018年3月,他在广州开办有三天的工作坊,总共有850个席位。最贵的席位收费高达15800,最后排的,也要卖到6800。即使按照最便宜的席位计算,这三天的培训费用都在570万以上。


但作为德国海德堡大学的心理学博士,南京大学教授何安娜对海灵格以及家排在中国的风靡十分不能理解,“德国大多数高校心理学教授都不会相信海灵格”。


她曾看过记录海灵格给人治疗的纪录片,整个过程,非常强势,不允许别人怀疑,也容不得别人问“是吗”“对吗”这样的问题,“在我看来,家排这种方法,不是帮助人,而是说在虐待人,有人甚至因为这个治疗而自杀了”。


何安娜强调,“海灵格没有科学依据,它不是根据心理学来的,甚至不符合心理学上的基本伦理规则,更像是一种打着心理学旗号的宗教,或者说神学”。


事实上,海灵格本身就是牧师出身,44岁的时候才开始研究心理学,在此之前他并没有任何心理学的教育背景。


但在德国,心理咨询师的门槛并不低。要成为一个心理咨询师,必须要花五到六年的时间学习相关专业知识,再加上一年的实习,才可能拿到从业资格证,成为行业里的新手。


让何安娜惊讶的是,中国有些人仅仅听了几个心理咨询工作坊的课,没有一个系统的专业知识背景,就敢出来帮别人解决问题,而且还能挣不少钱。现在,“一些外国人也很热衷打着心理治疗的旗号跑来中国赚钱”。


在德国,家排并没有太多的生存空间。中国心理学会临床心理学注册工作委员会秘书长徐凯文介绍,新发展出来的治疗理论和技术,德国有一个科学委员会对其进行评估,验证它的科学性,并推出面向公众的科学指南,“家排、NLP、九型人格,无论是在国外还是在中国都没有被主流心理学界认可”。


正规的心理咨询都有严格的保密协议,如果要进行团体体验,咨询师首先征得事主的同意,并且要筛选参与的人,对他们进行保密教育,一旦个人隐私被泄露,咨询师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这条基本伦理在家排师的世界中并不存在,任何人都可以扮演代表,没有任何筛选条件。家排师们甚至会将求助者的案例公之于众,号称治愈了他们。


在心理咨询师王雪岩看来,这是非常偏离职业伦理和专业规范的,“没有哪个接受过正规训练的心理咨询师敢说治好了谁,人是很复杂的,症状的改善并不是他们所说的那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