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往莫斯科

2018-02-12 牧鸯 牧鸯 牧鸯

莫斯科的雪

音乐资源加载中...

文 | 牧鸯  摄影 | 牧鸯

从香港飞往莫斯科,只是转机,在莫斯科机场停留三个小时,最终目的地是东欧——塞尔维亚。到达香港机场,办理托运时,还想与同行的香港组小伙伴坐在一起。坐在一起的好处,百无聊赖时,还能互相吹牛,讲讲前世今生。奈何没有提前值机,座位已经被人选得七零八落,我和小伙伴们的座位分布在飞机上的各个角落,都是别人挑选剩下的。


如此,对于坐在哪里,没抱希望。上了飞机,我对照座位号码30J,一路找过去,是右边靠窗的三个座位中的一个,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还好不是居中那排四人长座位。我的座位是在三个座位的正中间。将背包放入行李架,坐下来,没多久,两个眉清目秀的外国Boy朝我这边走来,停在我的座位旁。


“Excuse me#@%&*……”


他们笑着和我讲了一堆也不知道是哪国的英语,我只听懂了Excuse me,其他一句也没听懂,但我明白他们的意图。他们是同伴,一个座位靠窗,一个座位靠走廊,中间隔着我,他们想要坐在一起挨着,方便吹牛打屁侃大山,所以想和我换一下座位。


我该怎么办?


看着两个眉清目秀的Boy,多么希望他们一个坐我右边,一个坐我左边,左拥右抱的感觉,想想也挺带感的。飞机上10多个小时,坐累了,看看帅哥,用美颜洗眼养精神,也蛮不错的。


我不想换座位!


拿出纸笔,在纸上写下:“I don't know


他们以为我听不见,还是以为我没听懂,就又讲了一遍,音量也提高了些,我还是指着纸上那句I don't know,摇摇头。后排座位的香港大哥见此情景,也热心的帮忙翻译,讲着蹩脚的普通话:他们是想和你换座位!


我知道!但是我不想换!我内心这么想着。


一抬头,他们两个用祈求的眼神注视着我,我这人心软,最怕无辜的眼神,瞬间缴械投降,只好不情愿地站起来,往里面一个位置坐下去,头靠着窗。他们对我感激涕零,后排的热心香港游客又对我讲:如果你觉得进出不方便,就选择外面那个位置。


我心想,这位大哥有些热心过头。只不过面子上,还是朝他笑着点了点头,表示感谢,我谢谢他的好意。我靠着窗看天际的云,其实,我内心的小九九,大哥你不懂。


飞机起飞后,两位Boy立马拿出手机自拍合影,左三连拍,右三连拍,这还不算完,再拿出电脑,打开视频镜头,再连续拍了数张,才算罢了。还以为只有女孩子对于自拍有着无穷无尽的狂热,自拍一分钟修图一小时,原来他们也喜欢自拍。没过多久,他们两个头靠头讲着悄悄话,完全无视我的存在。话又说回来,我们也不熟啊。


我侧耳倾听,想偷听他们讲什么,一句也听不懂,英语单词的匮乏程度犹如荒芜的沙漠寸草不生,哪怕有一小片绿洲也只会“Excuse me”“how  much ”“thank you”“sorry”等等,日常不能再日常的,最终放弃。



只好看天边的云,望着天际变幻莫测的云,幻想西游记前传,自己成了花果山的美猴王。当了弼马温,以为能上管天,下管地,天上地下我都管,谁也不怕。最终不过是一个扫马厩的,只能认栽,受了骗,扛起大旗闹翻天。一番大闹天宫,被压在五指山下,逃不出去……


突然,挨着我坐的Boy碰了碰我手臂,问我想喝什么?


原来是空乘人员推送饮料了。我假装听不懂的样子,拿起笔在纸上画了一个橘子,再画一个杯子,他立马秒懂,是Orange。他替我向空乘人员翻译了,他声音轻轻柔柔的,让人信赖。


吃飞机餐的时候,他自主承担了为我翻译的重任。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很好的翻译官。他递餐单过来,问我想吃什么,可供选择的不多,反正飞机餐也食之无味。咖喱鸡饭和意大利细煸面,我宁愿吃面。我选择了面,他点点头。转头就向空乘人员翻译。


我坐在最里边,有时候空乘人员忘记问我喝什么,他会主动帮我要一杯橙汁。他吃东西速度极快,一分钟不到,一盘子的食物一扫而光,再将餐盘里的餐盒摆放得非常整齐,洁净,安静等待空乘人员来收餐盘。


我沉浸在被照顾的喜悦中,不由得想起,办理登机手续时,小鹿说她前面排着一个超级帅哥,我和WING听后,两眼放光,问:搭讪了没?小鹿摇头,只是偷偷欣赏。


我听后,转过头问Roy如果遇见帅哥,怎么搭讪?


约吗?”Roy说。


我摇头,太直接了,我是婉约派。


那就是晚上约。大白搭话。


这是什么梗?


一看就没有听过郭德纲的相声。大白补充。


Roy还在嘀咕:婉约派是晚上约,所谓晚约,婉约;那我们豪放派就是白天约,所谓白约?


想到这,情不自禁笑起来。而我想说,有时候,搭讪并不需要言语。这时,挨着我坐的Boy,转头看我,我望着他,他拿过我的笔,在纸上画了一个笑脸。我大概明白他的意思,于是又笑了笑。他和他的同伴也笑起来。


我不知道如何与空乘人员沟通时,他会帮我沟通。虽然我们俩也没办法用语言交流,只能通过眼神,手势,和画抽抽象图传递有限的信息,但好像很懂彼此想表达的意思。


与他们交流,全靠着信念。交流一阵之后,我的单词库存量不够了,单词的匮乏赶得上三年大饥荒。我还发现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其实也不是现在才发现,自我与外国人真正接触的那一天起,就明白了:在荒芜的词汇量下还不敢开口表达,这是不能进步的致命问题。不开口讲,是阻碍沟通的最大障碍。所以,索性从一开始就扮演一个哑巴,在飞机上十多个小时,一句话也不讲,只靠眼神交流,或者画图交流。


这种方式全靠信念支撑,虽然基本上交流没多大问题,还是后悔没下一个离线翻译,只有在线翻译,上了飞机,没有wifi,没有信号,没有流量,没办法靠着翻译软件交流。要不是遇见这么温柔又有耐心的人,那得多无趣和枯燥。


我也终于体悟到,面对自己不擅长的事物,适当的示弱,会得到相应的帮助或保护。人类有一种天生的保护欲。日常生活里,娇柔的姑娘就会得到更多关注,学会示弱也是一种交际。我直到现在才真正体悟到这一道理的真谛。以前,我真的活得太像一根钢筋,不懂也要假装很强悍,形成一种封闭的自我保护机制。太要强,将真正想帮助我的人全部赶走,最后只剩孤家寡人一个。


能够坦然面对自己的优缺点和强弱项,并正视它,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该麻烦人的时候还是要麻烦,人际关系不就是靠着我麻烦你,你麻烦我而产生的吗。如果连这一层关系都没有了,那才真的虚无。


当一个人不再麻烦另外一个人,当他不再需要你的时候,意味着这段关系的结束。


虽然与邻座Boy只靠眼神与画图交流,蹩脚的交流方式,也蛮有意思的。我依赖着这个信念,了解到对方的名字,以及他和他同伴的关系。他叫皮特,和同伴是情人关系。敏感如我,从他们坐下来那一刻开始,就察觉出来了。


他问我名字,我说Mu,他以为是Moon,立马说:“Good


我很想告诉他,在中国的文学作品里、诗词里,Moon象征的是朦胧,诗意,美好。


例如,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但不知如何表达,没办法用英文告诉他,很着急。他大概明白那种意境吧,不然怎么可能第一反应是赞美,也或许是礼貌的称赞,但那份真诚,能传递到心窝里。虽然语言不通,但美好的意境是相通的。在外国的文学作品里也一样。例如,泰戈尔的《沉船》、雪莱的《下弦月》等,都有对月亮的描写。



我猜想他们是俄罗斯人,首先我们搭乘的是俄航;此外,座位前方的屏幕电视,能自动选择听音乐,看电影,玩游戏,我看他在选语种的时候,选的是俄罗斯语言。大概确定。


皮特以为我不会操作,他凑过来帮我,很有耐心地教我。在选语种的时候,他在日本和英国两个中停留,他问,Japanese  or  Chinese?这个我听懂了,他不确定我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我画了一面国旗,表达中国,他点头,表示懂了。但是屏幕视频上的语种里没有中国的选项,只好选了英语。


对于俄罗斯,除了对贝加尔湖印象深刻,唯一了解透彻的只有文学作品了。当年上外国文学课,老师让我们自己组队,选成员,选一部国外的作品,做课题,每组轮流上台讲解,我选的是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


很想问皮特有没有看过这部作品?


最终没问出口,因为不知道如何表达。我想,下飞机第一件事,就是下离线翻译软件,下次带一个翻译蛋,这样沟通起来会畅快很多。


等等,为什么第一件事不是学习英语?


我倒也想,可对语言真没多大天赋,学习起来要命。宁愿多花时间写作或摄影,也不愿意学习语言。我知道这将阻碍我与他人对话,没办法独自去一个国家。我常常拿A替代B,拿学习英语的时间去做擅长的事,典型的不想挑战和突破,只挑信手拈来的事情做,逃避有难度的事。


面对致命难题,总容易昏昏入睡。很快,我渐渐睡去,我好像还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变成了齐天大圣孙悟空。梦见有人问我:大圣,此去欲何?


踏南天,碎凌霄。


若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


以前看到这句,真是悲壮。在睡梦中,感到一阵颠簸,渐渐醒来,看着屏幕电视上的航空飞行图,离莫斯科只有一个小时的航程了,飞机将要降落莫斯科。我也彻底清醒过来,这时,飞机穿越一道云层,一道光穿入机窗,我看了一下俄罗斯时间,是510,夕阳刚刚好要降落,那道金色的光晃花了我的眼。


飞机降落后,我还将和同伴继续搭乘下一程飞机,去多瑙河畔的塞尔维亚,是南斯拉夫解体之前的成员国,也是我喜欢的天才般导演埃米尔·库斯图里卡的家乡。他的《地下》、《流浪者之歌》是我影片榜单上永远的经典。


飞机上的播音员一遍遍重复着飞机即将下降,我收回目光,看见皮特的同伴正在为皮特披毛毯,还喂食物给皮特吃,两人感情亲密无间。我冲他们笑笑,继续望着机窗外的云和大地上的白雪发呆。


下了这趟飞机,我们或许不会再相逢。但这十多个小时,值得珍藏。


要降落了,终于要去流浪者之歌了。


作者简介牧鸯,从此窜入山林,学酿酒种菜做手工致力于分享山中日常的美好没事溜达,行踪不定。新书《爱你这回事,时间都记得》正在热销。

个人微信公众号牧鸯

新浪微博:@牧鸯MuYang。



新书正在热销中,长按右下角二维码购买,

或京东,当当输入书名购买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坐久落花多 热门文章:

《见字如面》:未尽之意    阅读/点赞 : 2627/65

去桃花源    阅读/点赞 : 1686/63

我有时候会想到你,你应该是在北方    阅读/点赞 : 1218/48

一别遥遥无期    阅读/点赞 : 928/47

良伴此生不换    阅读/点赞 : 897/48

银碗盛雪,始知岁月不薄情    阅读/点赞 : 875/56

只为吻你才低头    阅读/点赞 : 734/47

我一路向前,英勇无畏    阅读/点赞 : 692/48

坐久落花多 微信二维码

坐久落花多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