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哭了,孙女和爷爷自拍合影7年,这是人生最好的告别

  一条 2018-02-13

每天一条独家原创视频

这个漂亮女孩叫石勐尧,

旁边的是她的爷爷。

干净的画面里,两人的状态都非常美好。

但是2017年正月初九,爷爷已经离开人世。

但在过去的7年里,

石勐尧一直在与爷爷自拍,

从爷爷衰老、去世到下葬,

用200多张合影,

记录了他生命最后7年的温馨细节。

我们也与勐尧一起,从沈阳回到了小城抚顺,

在她爷爷以前住着的家——

照片里经常出现的那个房间,

听她讲了和爷爷的自拍故事。


勐尧和爷爷的故事,

是一条曾在2017年12月初推送的,

爷爷和孙女之间那样真挚美好的感情,

着实感动了全网。

很多人想到了自己的亲人,

和我们分享了他们的亲情故事……


勐尧说,每一条留言她都看了,大家回复的这些故事,也让她感到温暖。

马上又到新春,离爷爷去世快一年了,勐尧也逐渐从悲恸中走出来,过好每一天的日子。不过总有些感情,值得我们一再重温。

让我们一起来重温勐尧和爷爷的故事吧。


自述   石勐尧   编辑   陈子文


我出生在沈阳旁边的小城抚顺,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小时候是跟爷爷奶奶长大的。所以对感情特别依赖,更想珍惜。11岁时,奶奶去世,爷爷坚持一个人生活。

12岁时,我考到沈阳军区的前进文工团,成了一名舞蹈演员。到了部队后,其实回家的机会很少。


受妈妈的影响,我17岁就开始摄影。

之所以想拍我跟爷爷的故事,是因为2010年,那次我出差两个多月,然后回到家看到爷爷,我那一次深刻地觉得他老了,行动特别缓慢,耳朵也听不大清楚。


我记得我要走的时候,到门口看见他坐在床上,阳光洒在他身上,整个人是发光的,我觉得他非常非常美。我真的特别想留下来,但是我又不得不走。我就说:爷爷,我们来拍张照片吧。

那张照片冲洗出来放大在屏幕上时,我哭了很久,那些想对他说却又不能说出来的话,都在照片里了。我就想,我一定要把这个故事拍下去。


我的爷爷叫石连启,是一名中学的校长,非常平凡,但我觉得他很伟大。小时候上学,他总是牵着我的手,领着我一个街道一个街道地去走。


所有的照片都是自拍完成,大部分都是用三角架,再就是手持,因为我本身跳舞,常年在舞台上也有镜头感。拍摄场景几乎都是在老家的房子和家附近的院子。

爷爷非常注重自己的仪表,我回家,总是看见他穿着牛仔裤,白衬衫,穿着一件小马甲坐在那儿,特别可爱。有一次我就说,爷爷那我们两个穿一样的衣服去拍照吧。


他当时那个情绪,是因为来了两个邻居,跟他打招呼说:“老石头儿,跟你孙女照相呢?”他就:“哎,是啊。”我正好在调焦距,我说爷爷你别动,赶紧跑过去。

我看他那样特别可爱的肢体语言,我当时配一个踢腿的动作,特别俏皮。这张照片也是爷爷最喜欢的一张。


拍照片其实已经变成,我和我爷爷长时间以来的一种默契和习惯了,让我们平淡的生活有了仪式感。


我回来跟他说爷爷大家都夸你,非常帅气,他自己也很高兴。他还会告诉我,说拍黑白的照片穿颜色深一点会好看。


我对爷爷的手有非常大的依赖感,小时候他拉着我上学,给我洗脸。那张照片,他的手就像大树的根,扎在我的心里。


有一天我回家,就觉得爷爷眼神里面特别空洞,没什么生命力,又挺无助的。忽然间,我就觉得我们两个可能换了一个位置,小时候是他照顾我、保护我,现在应该是我去保护他了。


那个时候是夏天我回家,他总说他脚疼,我一看就是人老了,有一些指甲翻到肉里面去了。后来只要是我一回家,就会帮他洗一洗脚,修剪指甲。因为这些都是小时候他为我做过的。


然后洗澡这个事儿,其实爷爷是一个特别不喜欢麻烦别人的老人,不给儿女添负担,但他自己一个人洗澡,地又很滑,我不放心,其实会悄悄地看一看。

有一次看他很瘦地坐在那,够不到背,我很心疼,就进去给他搓背,他那个感觉我就想记录下来。就有了这张照片。


其实老人衰老的速度跟孩子成长的速度是一样快的,只不过现在我们都不太会去关心老人衰老的迹象。 


2015年之后,其实爷爷的身体一点点地不好,常要去医院,那之后再跟他拍照片,就是觉得每一次都很珍贵,特别想留住他。


我当时坐在屋里面,然后他当时在外面看电视,门只是稍微开的一个小缝,但是我当时看着他的时候就觉得他特别特别小,很无辜地坐在那,像个小孩一样。

当时就有一种不舍得,我觉得他怎么变成这样了呢,他在我记忆里面是很安全很高大的感觉。


有一幅作品,是我回家时他正在睡午觉。那时候也是家里的阳光特别好,照在他的身上,我也像小时候一样躺到他身旁。

他轻轻地拉着我的手,看着远方。那次特别神奇,我一边拍,一边流眼泪,可能是一种预感吧,拍完那张照片之后他就住院了,就再也没回家。


爷爷是今年正月初五住的院,初九的时候就走了。去世的前一天晚上,他在重症监护室里,当时戴呼吸器不能说话,他一直不睡,看着我,他那个眼神里面充满着不放心,就像有好多好多话要跟我说。

然后我看他就哭了,我也哭了。那一刻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按动了病床边相机的快门。


那张照片就是把他送回家了,跟他的爸爸妈妈、我奶奶葬在了一起。在东北,老人合葬时,是要把遗像烧毁的。

我觉得可能就是最后一次吧,当你最亲的人离开你的时候,你不觉得那是遗像,只觉得那是在这个世界上,他能留下的最后的东西。这是我们最后一张合影。


我觉得人都有生老病死,都会有那一天,我原来没经历过,不知道是这么难受。他走了之后我就觉得整个人都空了。回忆起来,他对我们做得太多,而我对他做得还是太少了。


也许我以后也会随着时间的变化,可能会成家,可能会有孩子……因为人的记忆都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把最重要的东西淡忘了。

我不想忘记他,不想我未来的孩子可能不知道,曾经有一位老人,在我的生命中留过这么重要的痕迹。


这些照片,把我和爷爷最珍贵的时间留下来了。

爷爷对我的爱,和我对他的爱,都放到了里面。



一条还有这些亲情故事想请你重温。

年末了,让这些真挚的情感,

包围你,温暖你……

▼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故事














▼ 点这儿,来一条生活馆逛逛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一条 微信二维码

一条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