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医随感|人文就是多讲几句走心的话

吴锡平 李晓丹 医师报 2018-03-10

“人文就是多讲几句走心的话 南方医科大学第二临床医学院·吴锡平 李晓丹,[539].医师报,2018-3-8(10)”


我是一名内科医生,和同道们一样,希望在临床的不断磨练中成长为一名知识渊博、医术精湛、思维缜密的好医生。对于医学人文,我一直觉得是比较空泛而抽象的概念,似乎飘在空中,不接地气。良好的沟通能力,最多是医疗过程中的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的关键因素,毕竟,诊断和治愈病人的专业技术才是最重要的。但是一件在临床中真实经历过的事情,改变了我的看法。

一天,恰逢我值班,忙了一个上午,一转眼已经是吃午饭的时间了,我正准备叫外卖时,接到门诊输液大厅的电话,告知我科一个呼吸道感染的患者,在输注头孢的过程中出现过敏,门诊医生已下班,请值班医生尽快过去处理。我迅速赶去门诊,一路上,我不断地思考着患者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这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每次会诊之前,简要了解患者病情后,我都会预先设想出多种不同的境况,以便到达现场后能迅速甄别、快速处理。“假如患者出现严重的过敏,比如过敏性休克,或者喉头水肿,我应该立即给予皮下注射肾上腺素,并护送到急诊科抢救室,甚至要做好请耳鼻喉科气管切开的准备;假如患者一般状况良好,没有明显的呼吸困难,我首先需要评估生命体征是否正常,然后给予抗过敏治疗……”。一路上,我盘点着药物过敏的种种情况及处理原则,总体上胸有成竹,但心里还是会有一丝不安,毕竟,没看到患者,不知道具体情况是怎样的,也不知道患者的情绪。

我一路小跑着气喘吁吁地跑到了门诊输液大厅,虽然已经是中午吃饭时间了,但还是有不少患者在坐着吊瓶,一时间看不出来是哪个患者出来问题。

“我是呼吸科的值班医生。”我大声地对护士说,“是不是呼吸科有个病人出现过敏反应,什么情况?”

“是的,病人呼吸道感染,门诊医生开了头孢孟多静滴,皮试阴性,但输上液体几分钟,病人就出现全身皮疹……”

“生命体征怎么样?”

“血压、心率都是正常的,已关闭输液、更换盐水及输液器,现在皮疹也没有继续增多了。”听到这连珠炮般的汇报,我稍稍松了口气,听起来患者一般情况还可以,过敏并不严重。

这是护士带着我走到患者面前,只见一个60多岁的女性患者,精神稍差,面容较疲惫,没有说话,身旁蹲着一个30岁出头的男性家属,表情既紧张又带着些怒气。我急忙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并说明来意,询问到患者现在除皮肤瘙痒以外,无头晕、心悸、胸闷、呼吸困难等不适。又马上给患者进行了重点查体,发现生命体征平稳,患者双手及头颈部有散在风团,心肺听诊无异常。护士提出皮疹较几分钟前已有所好转,患者本人也点头认同。我赶紧回顾门诊病历,接诊医生记录很详细,在开药前询问并记录了患者此前没有药物过敏史,开出抗生素后按照医疗程序进行了皮试,结果为阴性,均记录在病历上。

完整掌握了患者的病情,我定了定神,开始向患者解释,“我现在已经了解了您的情况,您是在输头孢孟多的时候出现了药物过敏,现在看,不是很严重,我需要给您开点抗过敏的药物。为了安全起见,建议您继续在这里留观到皮疹基本消退后再回家”。我一边跟患者交待,一边在门诊病历上记录过敏后的处理过程,要知道,在医疗纠纷举证倒置的今天,详细及时的门诊记录就是保护自己的一把武器。

“就这么简单吗?”那个一直不说话的男性家属,突然大声地说,“那么,过敏药的费用谁出呢?我妈因为咳嗽在你们医院看病,医生开了头孢,刚输上就出现过敏了,马上停药了,那头孢就可能没有发挥任何治疗作用哦,作用没有,副作用倒是出来了,你看这个头孢费用是不是可以退,还有,抗过敏的药钱是不是也不应该我们出?”看得出来,他很生气,眉头紧锁,声音也很大。

“……”听了家属的要求,我顿时语塞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时,我想起以前在医学人文执业技能培训时教授提到的“同理心”原则—这是医患沟通的一个核心要素,即要“感同身受”地站在患者的角度思考问题,尽量理解患者的想法和做法,然后再与患者进行有效沟通。

“是啊,换位思考一下,假如我是患者,因病就医,药物刚用上就过敏了,不但治疗效果没有,人有了新的不适,还要再出抗过敏的药费,我也觉得很倒霉、很冤啊”,我心想,“但是,反过来看,医生和医院也没有错啊,一切都是按照医疗规范程序进行的,那到底谁该出头孢和抗过敏药物的费用呢?”我陷入了思。

再次想到医学人文执业技能培训时的一些具体方法,以及科室前辈们的做法,我灵机一动,非常诚恳地说:“出了这样的事情,可以想象你们的心情,肯定会很不开心,觉得冤枉,我非常能够理解。其实,我们也很不开心,本来想好好治病,尽量环节您的痛苦,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现在我们大家都把不开心的情绪放一放,尽量心平气和地理性分析一下。阿姨,您是咳嗽、咳黄痰来看病的,医生根据各项检查结果综合诊断出您有炎症,需要进行抗感染治疗,您有抗生素的应用指征,所以医生开了头孢类抗菌素,医生的诊断和治疗原则是没有问题的,用药前确认了您以前没有过敏史,也按医疗规范的要求做了皮试,所以医生是没有过错的,您觉得是这样吗?”

患者和患者的儿子听了这段话,都点点头,我继续说:“再来看医院,我们医院没有销售假药和过期药物,用药过程也是严格按照治疗规定做的,所以医院也没有错,对吗?”,他们又点点头。

“您来医院看病,所有治疗程序都按照医生的吩咐做,用我们的行话叫‘依从性’很好,是个很配合的患者,所以当然也没有错。”听到这里,他们的脸色明显缓和,频频点头。看到这一幕,我的心又放松了一些,继续说:“那究竟是谁错了呢?谁都没有错,但是为什么会出现这个这个大家都不开心的结果呢?可能这就不是一个谁对谁错的问题。我举个例子,一些人喝了超市买的牛奶,出现腹泻了,假如超市的牛奶本身没有问题,他们是不会向超市索赔的,对吗?为什么,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是个人的体质问题,用医疗术语就是“乳糖不耐受症”,他们喝了牛奶就容易过敏,不耐受,所以就拉肚子了。今天我们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并不是医生、医院和药物本身有问题,而是您的身体对头孢产生了过敏反应。看似倒霉,但退一步说,今天的药物虽然没有对您产生治疗作用,还让您出了皮疹,但也让我们发现了一个潜藏的问题--您对头孢过敏,以后头孢类抗生素和青霉素都不能使用,这就避免了以后发生更严重的过敏问题,甚至出现过敏性休克等危急生命的严重情况。今天您多花了100多元,但可能会在未来救您一命!”

我边讲边注意观察患者和家属的表情,发现他们的脸越来越平和,也频频点头,看起来对我这番解释是满意的。我心里的大石头彻底放下了。

“那我给您开抗过敏的药吧?,很快风团就会消退的,您不用担心。”

“好的,您开药吧,我马上就去缴费”,病人的儿子说。

我用红笔在门诊病历过敏一栏上,非常工整地写上“头孢孟多”,并再次叮嘱患者以后看病需要提醒医生,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并叮嘱护士半小时后观察皮疹的情况,复测血压,有情况及时联系我。临走时,患者家属主动跟我握手,眉头不再紧锁,那一声真诚的“谢谢”让我非常开心和感动。我想,假如我不做解释,只是生硬地要求患者必须缴费,也许,结果就完全不同了。

在这次的临床事件中,除了快速准确地诊断和治疗,我做的更多的是沟通和解释。普通过敏的处理,从医疗技术的角度看,对我,对很多医生来说都是小case,但是从医学人文的角度,如何在诊疗过程中换位思考,打消患者的疑虑、了解患者的想法及安抚患者的情绪,建立“感同身受”的同理心,是我们更应重视强化的执业技能。

 有人形容科学与人文是医学的两翼。我更喜欢这样的比喻,“科学是医学的躯干,而人文是医学的灵魂。”渊博的知识、精湛的医术、缜密的思维是合格医生的标准,而高尚的职

业操守和良好的沟通能力,更是优秀医生不可或缺的条件。构建和谐医患关系、真正践行“以病人为中心”医疗服务原则,在科学的土壤中绽放出灿烂的人文之花,这是每一个医疗工作者的心愿,亦是医学事业薪火相传,医家大爱生生不息的源泉。




《医师报》3月8日10版




往期回顾

 荐读|北京三甲医生:我辞职了!

▶ 涨姿势|十八项医疗核心制度(漫画版),绝对方便记忆!

贺新年|医生们的2018年愿望, 道不尽的医者情怀

 贺新年|拥抱时代  致敬医者

 新春特辑|吴世政:创新成就梦想  高原医学叩开国际之门

 【视频】医师报:为梦插翅 化茧成蝶



编辑、排版:《医师报》 程诗涵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