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丨人生如梦,我投入的确是真情

汪曾祺 慢书房 2018-03-13

『阅读本是寻常事,繁华静处遇知音』

汪曾祺說過:“在寫作之余有三樣愛好:寫寫字、畫畫畫、做做菜,免得像一部寫作機器從早寫到晚。”他覺得,畫畫比起文字,更抒情,更快樂,他的畫跟他的書法,都體現了文人性情,一切憑興趣,淡然而閑適。


如果你來訪我,我不在,請和我門外的花坐一會兒。它們很溫暖,我注視他們很多很多日子了,它們開得不茂盛,想起來什麽說什麽,沒有話說時,盡管長著碧葉。你說我在做夢嗎?人生如夢,我投入的卻是真情。



在黑白裏溫柔地愛彩色,在彩色裏朝聖黑白。浮雲一別後,流水十年間。曾經知已再無悔,已共春風何必哀。虔誠地呼喚風。那一刻,人與天有種神秘又真誠的交流。光才是現實世界,而樹木不過是用來反映和折射光線的間隔物。



我所追求的不是深刻,而是和諧;我寫的是美,是健康的人性。我喜歡疏朗清淡的風格,不喜歡繁複濃重的風格。我非常重視語言,也許我把語言的重要性推到了極致,我認為語言不只是形式,本身便是內容;我們有過各種創傷,但是我們應該快活。



若我在臨水照影裏,想起你,若我在柳枝新綠前想起你,若我在一切無從說,說不好的美麗裏想起你,我在那一切陶醉裏,已非自醉,你可曾感受到,遙遠的舉杯致意。逝去的從容逝去,重溫的依然重溫,在滄桑的枝葉間,折取一朵明媚,簪進歲月肌裏,許它疼痛又甜蜜,許它流去又流回,改頭換面千千萬,我認取你一如初見。



那一年,花開得不是最好,可是還好,我遇到你;那一年,花開得好極了,好像專是為了你;那一年,花開得很遲,還好,有你。



人到了超經驗的景色之前,往往找不到合適的語言,就只好狗一樣地亂叫。



都到歲數了,心裏不是沒有。只是像一片薄薄的雲,飄過來,飄過去,下不成雨。



無事此靜坐,一日當兩日。



我所謂的"清香",即食時如坐在河邊聞到新漲的春水的氣味。好想嘗嘗。


阅 读 推 荐

《我们都是世间小儿女》

作者:汪曾祺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年10月1日


本书集结了汪曾祺经典的散文作品。从叙事抒情再到人生感悟。简单的话语中自然流露出汪曾祺淡泊的人生态度。在他的笔下,每种草木都各有性情,各不相同。凡小事、民俗、花鸟虫鱼灯都变得生动有趣。内容从容平淡,给人一种不可言说的温暖。


—FIN—


文丨汪曾祺

排版丨慢师傅

编辑丨David Lincoln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慢书房 微信二维码

慢书房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