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德斌专栏丨西方创新地理研究的知识图谱

杜德斌 等 三思派 2018-03-13

杜德斌,华东师范大学城市与区域科学学院院长、教授,上海市软科学研究基地上海市美国创新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三思派特约专家

日前,三思派刊发了杜德斌教授“西方创新地理研究的思潮演变”一文(点击链接跳转:杜德斌专栏丨西方创新地理研究的思潮演变),详细阐述了人文地理学者对创新问题的关注。本文选择WOS(Web of Science)作为文献搜索引擎,选取在创新主题下刊发文章最多的500本期刊中的14本被社会科学引文索引SSCI收录的地理学期刊作为文献来源,以1982-2015年共2048篇英语创新主题文献记录作为数据源,利用显示知识发展进程与结构关系的可视化工具CiteSpace对数据进行关键词共现分析和文献共被引分析,绘制了西方创新地理研究的知识图谱,实现了本领域热点主题、知识基础和演进轨迹的可视化。

在众多思潮的影响下,西方创新地理研究呈现多样化发展,但当前对其知识结构和发展脉络的研究多依赖于经验基础上的主观判断。秉承学科的发展有其客观规律和分布的观点,本文引入知识图谱的概念,基于文献计量学、科学计量学和信息可视化技术,期待通过客观计量和主观判断相结合的手段,辨识西方创新地理研究领域的热点主题、知识基础、演进轨迹,为其学科知识结构梳理提供另一种可能的选项。


地理学家对创新的研究兴趣增长显著

在时间变化方面,运用CiteSpace的统计功能对1982-2015年的文章和关键词信息进行统计。

可以发现,自1982年以来,创新主题年度刊发文章数量大幅提升,由1篇(1982年)增长至192篇(2015年);历年的新兴关键词数量也随之大量涌现,由17个(1990年)增长至493个(2015年),提高了29倍。同时,这一现象符合指数式增长规律,这表明地理学家对创新的研究兴趣增长显著。


呈现西欧、北美两极主导的空间格局

西方创新地理研究具有显著的空间分异,高度聚集于某些区域(如西欧、北美)、国家(如英国、德国、荷兰、意大利、美国等),呈现出西欧和北美两极主导的空间格局。

这种空间格局下的西欧和北美是两个核心地区,研究者集中,彼此间合作紧密,与其他地区联系广泛;其他区域而言,研究者分散,内部合作较为松散,属于边缘地区。


研究主题不断变化,拥有一个较为明显的演进主体

通过分析图谱及阅读文献可以发现,西方创新地理研究主题不断变化,研究方向较为分散,但拥有一个较为明显的演进主体。

早期的研究视角聚焦在后福特主义时期对知识的空间组织的理解,地理学家对特定地域中的技术创新过程和创新环境、区域创新系统、学习型区域的强调使得Storper、Morgan等的研究在共被引网络中格外重要。

近期的热点则在于对全球在地化(Glocalization)格局背景下技术学习与创新的发生机制的研究,从地理邻近性、蜂鸣(Buzz)和通道(Pipeline)、雅各布外部经济等多角度对空间集聚的探讨使Boschma、Storper、Bathelt以及Frenken等相关研究的价值较为凸显。这一系列的过渡发生在2000年前后。

综合考虑以上因素,本文认为全球城市(GlobalCity)、全球蜂鸣(GlobalBuzz)、空间化模式(SpatializationPattern)、产业(Industries)、生命周期(Life-cycle)、剑桥地区(CambridgeRegion)(或剑桥现象)、知识(Knowledge)、产业发展(IndustrialDevelopment)、区域创新战略(RegionalInnovation Strategies)等9个主题是创新地理研究发展历程中的热点主题,Boschma、Bathelt、Frenken等学者的32篇高被引文献为热点主题乃至整个创新地理研究领域的经典文献。


经济地理学导向明显,受新区域主义、转向潮流、演化经济地理学影响显著

从时间维度上反映创新地理研究的演进,可以发现:

在知识结构上,创新地理研究兴起于1990年前后,呈连续发展态势,节点间联系紧密,未出现分支和断层。

在演化过程上,创新地理研究具有鲜明的经济地理学烙印,其发展脉络清晰,新区域主义、转向思潮以及方兴未艾的演化经济地理学是其重要的理论导向。

在演进机制上,伴随着20世纪90年代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和以创新为核心的知识经济的兴起,70年代以来的一系列区域经济问题并未得到解决,这促使地理学家从不同视角重新审视空间和地方,并更多地聚焦在以产业区为代表的产业空间研究上。而学习创新在产业区理论框架中处于核心地位,创新地理研究随之兴起。

具体来看,伴随着20世纪80年代新区域主义思潮的显现,意大利学派对产业区的研究在欧美地理学界引起了较大反响。美国学者Sabel以及加利福尼亚学派的Scott、Storper、Walker等关注意大利、德国、法国等地的发展经验,提倡弹性专业化与新产业空间;GREMI小组的Aydalot、Camagni等倡导创新环境的概念;Porter倡导产业集群研究,并逐渐形成了价值链理论;Cooke、Morgan、Asheim等倡导区域创新系统和学习型区域的概念。尽管这些学者在解释产业区运行机制时视角各异,但都将产业的集聚性和学习创新的重要性视为核心。

新区域主义为随后的新经济地理学的形成与发展提供了理论基础,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制度转向、文化转向和关系转向的视角更加多元,在创新地理研究发展上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Amin等从4个关键组成要素定义了制度厚度;Saxenian从企业和地区文化角度关注硅谷和128公路高技术产业区的企业成败;Florida深入研究了创意阶层对城市发展的影响,提出了以技术、人才和宽容度为核心的“3T”理论;Gertler在针对创意城市的分析中提出以创造力、竞争力和凝聚力为核心的“3C”理论;Dicken等强调以关系视角出发关注空间和地方对产业的塑造而非割裂;Maskell、Malmberg、Bathelt等强调交互式学习在集聚中的重要作用。

转向潮流为演化经济地理学的诞生提供了铺垫。1999年,Boschma等正式建立起演化经济地理学的理论和实证,从创新的角度研究区域经济差异。Boschma详细讨论了地理邻近对创新产生的正负效应;Frenken等关注雅各布外部经济对产品创新和新公司的创立的重要性;Martin等对路径依赖这一演化经济学的核心概念进行了详细探讨。作为经济地理学领域的新近动态,演化经济地理学为多数经济地理学家所接纳,这也引起了该时期创新地理研究成果的迅猛增加。

 

小结

通过分析发现:

 西方创新地理研究近30年来发文量和新兴关键词数量增长显著,研究者分布形成西欧、北美两大核心地区,近期研究指向热点关键词技术、溢出、集聚、研发、企业家精神;

 拥有较为明显的演进主体,研究内容宽广,主题尚不集中,全球城市、全球蜂鸣、空间化模式、产业、生命周期、剑桥地区(或剑桥现象)、知识、产业发展、区域创新战略是建立在32篇高被引文献之上的9个热点主题;

 经济地理学导向明显,尤其受新区域主义、转向潮流、演化经济地理学的发展影响显著,具有较为清晰的发展脉络。

当前,中国政府提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把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作为国家重大战略,对于创新的重视达到空前高度。中国地理学界应充分了解西方创新地理的研究前沿和发展趋势,借鉴相关理论范式,参考有价值的案例研究,最终服务于国内经济、社会创新发展与决策规划。


本文摘编自2018年第2期《地理学报》“西方创新地理研究的知识图谱可视化分析”一文,原文作者:颜子明,杜德斌,刘承良,桂钦昌,杨文龙。文章观点不代表主办机构立场。

扩展阅读

杜德斌:西方创新地理研究的思潮演变

杜德斌:把一带一路打造成科技创新之路

杜德斌:“双轮驱动”加速提升科创“四力”

杜德斌:中国创新发展的空间分异及演化特征

杜德斌:一带一路:开启全球治理新模式

杜德斌:依托科创中心建设持续激发发展动力

杜德斌:强化内生,培育引擎——上海建设全球科创中心的战略路径

杜德斌:硅谷是如何炼成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的(下)

杜德斌:硅谷是如何炼成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的(上)

杜德斌:创新资源“双城记”:上海郊区化 VS 北京中心化

杜德斌:共话科技创新中心建设⑥丨科技成果转化应从“最初一公里”抓起

杜德斌:创新,不是少数知识精英的专利

杜德斌:全面客观认识我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问题


◆ ◆ 

编辑邮箱:sciencepie@126.com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