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旅途中的陌生人,都是一颗小星球

Bamboo 旅人說 2018-03-12


每一个旅途中的陌生人

都是一颗小星球

文 | Bamboo      图 | 网络


Bamboo是一个很可爱的作者,行走的段子手。

她去坎昆,看萌萌的墓地,理解了生离死别都是为了下一次重逢;她去迪士尼,在小孩的乐园大人的诗里撒欢玩乐,日出日落,不用担心梦境会醒来……

她热爱生活但又厌倦漂泊,我们问这个段子手,她为什么还在路上?

喏,这就是她的答卷了。

——旅人酱·猩猩

音乐资源加载中...

为什么要旅行?

嗯,我想想啊……

答案就是,

 

……

 

我不知道哎,那不如先讲两个故事吧。

 

 

我是在曼谷遇到她的。

 

那个时候我已经在泰国溜达了一个星期,每天都穿着短袖和大花短裤,外加人字拖,整个人晒得黝黑黝黑的,一进商场,导购小姐都直接跟我讲泰语——看来我已经与当地人无异了。

 

我很得意,以为自己已经算是一个合格的旅行者了:无拘无束,不修边幅,积极融入当地生活,连防晒霜都不擦,酷到不行。


pic by John Lambert Pearson


在又轧了一天马路后,我的脚上磨出来了两个大泡,钻心的疼,再酷的旅行者也不得不向皮肉之苦低头,于是我一瘸一拐地进了个路边的药店,想着买点儿药膏。结果没想到,店员一句英文不会说,我怎么跟他解释,他都不明白我要什么,我被逼得已经说出”bubble on my feet”这样的句子了,他还是微笑着摇摇头,然后继续微笑。

 

我正准备脱鞋给他看的时候,一个皮肤黝黑,身材娇小的女孩走了进来,她穿一条米色的连衣裙,梳着小脏辫,本来只是站在旁边安静等待,看到我之后,她突然满脸惊喜地问:“你是中国人吗?”

 

我点点头,她说“我可以帮你!”

 

我心里立即涌上一股热流,关键时刻还是同胞好啊,血浓于水啊!结果她一开口我心就凉了,我还以为她会讲两句泰语,结果她还是说英文,而且她的英文比我更烂,连一句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只能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往外蹦。

 

买药膏终于失败了,她转过头来有点不好意思地问我:“我那有金霉素,我拿给你吧!”

 

我就这样跟她回了她的酒店。


pic by Nan-Cheng Tsai


她找药膏的时候,我问她来多久了。她说一个月了,她刚从柬埔寨过来,她在那里待了两个月。我说“你始终一个人吗?”她说“是啊!”然后她的话匣子就打开了,跟我讲她其实前几天刚遇到坏人,本来都打算回国了,但是现在心情平复下来了,所以决定继续旅行。


“为什么啊?”


她信佛,刚到泰国的时候,住在一个寺庙里,在那里认识了一个意大利老先生,老先生虽然是金发碧眼的西方人,但是过着苦行僧的生活。她很崇拜老先生,两个人聊了很多佛经,然后老先生说要带她去一个隐蔽的寺庙,她信了,结果在路上的时候,老先生突然说:“你的脚真美丽,我多么想亲吻它。”然后说的话就越来越奇怪,她吓哭了,大叫着要回去。结果老色鬼被惹怒了,就把她放到了一个穷乡僻壤,开车走了。她蹲在路边哭,不知道要怎么办。这个时候一个泰国老奶奶出现了,很温柔地安慰她,还带她回了家,那天似乎是当地一个节日,老奶奶家里很热闹,客人们唱歌跳舞,还有满桌丰盛的食物,她低着头狼吞虎咽,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然后她的一个泰国朋友来老奶奶家接走了她。

 

她还告诉我,她已经申请到了欧洲的研究生,但是还没想好什么时候入学。“世界太大了,真想再多看看。“


pic by  aotaro


我听得目瞪口呆,心里涌上很多问题想问她,怎么被骗了一次还敢相信陌生人呢?后来呢,有再见过那个老奶奶么?但终于还是没有开口,想着自己不过天天是在各个旅行景点穿梭,已经自知其实完全无法与她对话。

 

我离开的时候,她送我到巷子口,虽然对她的故事着迷,但我们都没有开口要对方的联系方式,她很郑重地跟我说一句:“我们有缘再见。“

 

我慢慢走回酒店,还在想象她曾看到的风景。那次旅行其实并不十分愉快,我每天都靠着新奇的风景来缓解压抑苦闷的心情。而她,就像是这次黯淡旅途中突然出现的小小礼物,活泼、新鲜、自由,我想我们其实已不需要再见了,因为我注定忘不了她。

 


还有一个女生,我与她的相遇更加短暂,但她给我的影响更大。

 

那是在青城山,是我十三岁那年,也是我多年以后又一次和家人回四川。青城山郁郁葱葱,鸟语花香。而我却跟我爸大吵一架,理由已经忘记了,但是我当时气得要命,一个人提着一袋零食在前面闷头走。我爸也懒得理我,在后面优哉游哉的,于是我就更气,走得就更快。


结果这个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小女孩,我们当时是走在一条环山的道路上,路旁边就是悬崖,小道不算宽敞,我被吓了一跳。她七八岁的样子,很瘦小,扎着两个羊角辫,脸蛋红扑扑的,穿一身很旧的衣服,衣领上的蕾丝花边都已经破掉了。


她手里提着两只草编的蚂蚱,挡在我前面,小心翼翼地问:“姐姐,买只蚂蚱好不好?“

“不要!“

“姐姐,买一只嘛,很好玩的。“

“我说了不要!“我本来就在气头上,对她就更没好气了。

结果她还不死心,继续跟着我。

“姐姐,我还会编别的,玫瑰花好不好?“

“我说你烦不烦?“我彻底被激怒了。看着她脏兮兮的脸蛋和衣服,我对她的死缠烂打不仅愤怒,还带着一点厌恶。


她说话声音更小了,然后更加小心翼翼地说:“那姐姐,你的吃的可以给我一点吗?“

我简直要骂脏话了!想说你有没有搞错?你这么缠着我已经够烦的了,还敢跟我要吃的?

“不行!“我转身就要走。

她不作声,还是默默走在我身旁。

“我告诉你,你再敢跟着我,你信不信我揍你!“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她终于害怕了,默默地走开了。

 

她提着自己的蚂蚱,转身又回到了我们最初相遇的地方。我继续趾高气昂地往前冲,我爸拉住了我。

 

“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

“我怎么了?“

“山里的孩子很可怜的,你最起码说话要客气点儿吧。“

“我怎么不客气了。“


我爸一边走一边说,“我不是一定要叫你买她的东西,或者给她吃的,但是你要知道,如果她有选择的话,她也想像你一样,无忧无虑的,不用出来站在山路上。“


我当时刚跟我爸吵完架,当然不想听他讲这些,但是听到我爸说“如果她有选择的话“,心里还是揪了一下。

 

我继续嘴硬,说她胡搅蛮缠很讨厌,一边回头看,看她小小的背影站在青葱的山间小路上。


pic by shizhao


后来,我见过很多小小年纪就要出来养家糊口的孩子,他们稚气未脱,却要在成人的世界里打拼。其实他们中的很多人也过早就开始沾染了成年人的习气,圆滑、世故,还有像青城山的那个小女孩一样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但我会经常想起爸爸对我说的话——“如果她有选择的话。“


多年以后,我读到了《伟大的盖茨比》,那本书的第一句话就是

“无论何时,当你想批评某个人的时候,你要记得,不是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有和你一样的条件。”

(“Whenever you feel like criticizing any one,” he told me, “just remember that all the people in this world haven’t had the advantages that you’ve had.”)

 

后来我每当觉得自己“还是个好人吧“的时候,我就会想起青城山的那个小女孩。


pic by Eddy Mllfort

 


好了,我的故事讲完了。

 

“为什么要旅行?”我还是没办法给出一个清晰明确的答案。但我只知道如果不旅行的话,我会错过很多,错过很多人,错过很多事。我会开始以为,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过的都是一样的生活,大家都在面对一样的烦恼。大家都跟我一样,不喜欢吃香菜,怕冷,喜欢海鲜和水果,不必为生活烦恼,总想着大不了就回家。

 

旅行,就是阿甘妈妈的那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是什么。即便是看起来再平淡无奇的相遇,都会让人在数年之后反复想起,才惊觉原来自己的某一部分早就被那些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改变。那些陌生人,就是亚马逊丛林中的一只只蝴蝶,他们扇动了一下翅膀,就足以让一次旅程令人难忘。

 

所以,我想去个陌生的地方,看到跟我完全不一样的人,让我的骄傲和习以为常死去一部分,在这大千世界变得更加柔软和从容。对我来说,这就是旅行的意义。



Bamboo

现居美国的而非希腊的雅典,读过文学,广告,电影。热爱自由,厌倦漂泊。有生之年,希望能成为一个会讲故事的,葱油拌面做得很好的人。


记得关注Bamboo公众号:惘然情书(wangranqingshu)


欢迎打赏哟!

欢迎转发,若想转载请后台联系


· · ·

点击回顾精彩的旅行故事们

在坎昆,有一片萌萌哒墓地

在迪士尼疯狂的时间表里,快乐永不停歇

· · ·

投稿邮箱:travelwonderland@sina.cn

修改于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