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品赏鉴 | 吴兴阳羡人铭文砖——纵横争折  瘦硬劲整

赵启斌 中国书画报 2018-03-13

吴兴阳羡人铭文砖

西晋永宁二年,高18厘米、宽5厘米,南京博物院藏

《吴兴阳羡人铭文砖》拓片(放大)

纵横争折  瘦硬劲整

□赵启斌

  《吴兴阳羡人铭文砖》1964年6月出土于南京中华门外板桥石闸湖西晋墓室之中,该砖立于西晋永宁二年(297年),铭文为“吴兴阳羡人”。

  吉文类铭文砖早期多用于宫殿建筑和墓葬建筑之中,最早出土于秦、汉建筑遗址中,西汉时期的吉文类铭文砖主要集中在大型宫殿遗址中,墓葬出土并不多见,如陕西西安建章宫遗址出土的《延年益寿与天相侍日月同光铭文砖》,陕西韩城芝川扶荔宫遗址出土的《夏阳扶荔宫令壁与天地无极铭文砖》以及《夏》《阳宫》残字砖等,都是在大型宫殿建筑遗址上出土的吉文类铭文砖。而以墓主人姓氏、官职、地名等内容书写的表祈福之意的姓氏铭文砖主要流行在六朝时期的南方地区,与两汉时期的吉文类铭文砖显然有一定的差异。如南京出土的三国《陈少珍万世铭文砖》、东晋《泰元九年三月任兴铭文砖》,宜兴出土的西晋《江宁周令关内侯铭文砖》,广东肇庆市坪石岗出土的《苍梧广信侯也铭文砖》等,都是这一类型的姓氏铭文砖。同时有些吉文砖并不是单独出现,而是在纪年砖中随纪年在砖文中一同出现,或与具有墓志性质的铭文同时出现。《吴兴阳羡人铭文砖》即是这一时期出土的不同于两汉时期的具有祈福和归属意义的古人类姓氏铭文砖,有着六朝时期特定的民间信仰内容和区域性文化价值成分。

  《吴兴阳羡人铭文砖》基本上以隶书写就,书法结体齐整有序,章法安排疏朗有致,给人以劲整浑朴之感。尤其是方笔的运用,线条凝厚劲拔,更增加了肃穆方整的书法审美风格。其方笔的用笔特点与东晋《张镇墓志》《王兴之墓志》方笔隶书有相一致的地方。《吴兴阳羡人铭文砖》楷书笔法的运用也非常明显,在横、竖、撇、捺的处理上,楷书的笔意都非常强,用笔熟练自然,有些用笔特征与后来初唐的一些楷书笔法及审美特色,在这里都能找到内在的承续渊源。从此铭文砖可以看出,六朝时期秀美、典雅、飘逸的书法风格十分突出,此乃时代风气所致,其中透露出字体、审美风格演化的痕迹。《吴兴阳羡人铭文砖》在整体风格上给人以纵横争折、瘦硬劲整的审美感受,笔力劲挺、清润、秀拔,有着典型的六朝审美特色和精神风貌。

来源:《中国书画报》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