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家泰:苍天饶过谁

宋家泰 宋家泰读书圈 2018-03-22

宋家泰读《资治通鉴》47

关于写这个系列文的缘起,点这里可见


550年,西魏丞相宇文泰创立了“府兵制”,这是中国历史上非常重要兵役制度,创立之后延续了200年,深刻影响了中国。这篇文章的开始,我们简单聊聊这个非常有创意的兵役制度。


全农皆兵改为全兵皆农


在府兵制之前,中国的兵役制度,是全民皆兵,只要是成年男性,四肢健全,拿得动长矛,不管年龄大小,都有当兵的义务,我们在《疯王的呐喊》中曾经介绍过,340年后赵天王石虎全国总动员,准备讨伐东晋,下令后赵帝国老百姓“三五发兵”,就是每家如有3个壮丁抽调2人,如有5个壮丁抽调3人,这是古代中国征兵比例的极限——其实这已经过了崩溃线,因为这意味着没人种地和生产了。


那时候男老百姓人人都要练武,人人都要上阵杀敌,服兵役的时候,说让你几月几日几点几分到什么地方集合,必须到位,必须准时,否则掉脑袋,陈胜吴广就是因为下大雨路上堵车耽误了时间,上班肯定迟到了,索性造反了。


但这种兵役制度不专业——专业化是文明发展的必然要求——想要人人练武,就会样样稀松,兵贵精不贵多,宇文泰创立府兵制,不再是全农皆兵,而是全兵皆农,一字之差,其实大变样了。


具体怎么搞呢?就是选一些人当“府兵”,从此之后,府兵这家人的所有租税差役,统统免除,不用交公粮了,不用交布匹了,也不用去修堤坝了,自己的地自己种,自己种的粮自己吃,但农闲的时候府兵需要接受军事训练,打仗的时候这些府兵要上去打,平时府兵要轮番去首都或者边关宿卫执勤,装备自己带,粮食自己扛,战马自己养。


按照今人的眼光,这很先进,很符合人性,国有企业永远也搞不好是因为公有资产没人珍惜,这把刀如果是自己用,你绝不会让它钝,这盔甲如果是自己穿,你绝不会让它锈,这战马如果自己骑,你绝不会让它饿,粮食如果是自己汗滴禾下土种出来的,你绝不会吃一碗剩一碗的浪费。


八根柱子的由来


宇文泰的老长官尔朱荣曾经当过柱国大将军(尔朱荣事迹见《谁的演技高》),顾名思义,柱国就是撑起国家的大柱子,这职位原来比丞相还高,是专门为尔朱荣设立的,别人不能当,后来这官位发生了通货膨胀,凡是有大功实力强的,都能当柱国大将军了。


为了配合府兵制,西魏设立了八个柱国大将军:宇文泰,元欣,李虎,李弼,赵贵,于谨,独孤信,侯莫陈崇。八柱国中,宇文泰是核心,无限期连任,分管一切工作;元欣是皇家元老,挂个名代表一下,其实啥权也没有。剩下的六个柱国,每人手下有两个大将军,一共有十二个大将军,每个大将军手下有两个开府,共二十四开府——全西魏有一百个府,分属这二十四开府。


我前文说这个制度很有创意,是因为宇文泰这招让鲜卑人和汉人都很满意。在鲜卑人看来,这六位柱国大将军,每个人管四个开府,相当于鲜卑以前的部落首领,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其实府兵也主要是鲜卑人在当。在汉人看来,这也很符合传统,因为《周礼》规定,“王六军,大国三军,次国二军,小国一军。” 天子有六军,这不就是六大柱国么。


这些柱国和大将军,就是有名的“关陇集团”,这其中,李虎是李渊的祖父,李弼是李密的祖父,独孤信是杨坚的岳父以及李渊的外祖父,十二大将军之一的杨忠,是杨坚的父亲。


西魏靠着“府兵制”,在综合国力弱东魏很多的情况下,居然没有被干掉,而且渐渐掌握了战略主动权,宇文泰还趁着南梁的侯景之乱,占了益州,攻下江陵(见《奖金怎么发》)。


北周是如何建立的


宇文泰的大老婆是冯翊公主,生了宇文觉,小老婆姚夫人,生了宇文毓(这字念yù)。按照嫡长子继承制,该宇文觉接班,但是宇文觉年纪很小,宇文毓倒是成年了,还娶了独孤信的女儿,可宇文毓是庶子。


宇文泰纠结了一下,最后选了宇文觉当世子。556年宇文泰去世,年50岁。宇文泰托孤给自己的侄子宇文护,让他辅佐15岁的宇文觉。主少国疑,宇文护觉得那些柱国和大将军们对他不是很服气,决定把宇文觉扶上皇位以安人心,12月30日西魏皇帝拓跋廓下诏逊位,把皇位禅让给了宇文觉,西魏结束,北周建立。拓跋廓当然没活多久。东魏则在550年的时候就已经完蛋了(见《为啥不吃鱼》),两地的拓跋皇族都被杀得干净。


魏帝国自386年建立,立国171年。现在中国大地上三国鼎立,北齐,北周,南陈——再说一遍,人家的旗帜上只会写齐周陈,南北只是我们为了和以前的朝代相区分加上去的。


帝国岳父的下场


557年,六柱国之一的赵贵,觉得宇文护独揽大权,很不服气,想联合另一位柱国独孤信,诛杀宇文护,独孤信竭力劝阻,但独孤信也没有向宇文护举报赵贵。政变计划泄露后,赵贵被诛杀,独孤信被迫自杀,现在有历史学家说 “关陇集团” 如何厉害,隋唐的皇帝如何不敢得罪关陇集团,你看最牛的柱国说杀也就杀了,尤其是独孤信,堪称帝国岳父,三个女儿三朝皇后,大女儿嫁给了宇文毓,后来成了北周的皇后。七女儿嫁给了杨坚,后来成了隋朝的皇后。四女儿生了李渊,后来被追封为唐朝的皇后。


经常看我们这个系列文的读者可能猜到下面会发生什么了。没错,北周天王宇文觉对堂兄宇文护非常反感,认为宇文护独断专行,不相信宇文护将来会把权力交给自己,一些北周不得志的官员团结在宇文觉身边,密谋干掉宇文护,我们就不细讲了,这都是反复发生的囚徒困境套路了。


宇文觉的具体办法是找一些武士在宫里练习擒拿搏击,想趁机拿下宇文护,看过《鹿鼎记》的朋友对这一幕不会陌生,问题是小玄子有小桂子帮忙,这才拿下鳌拜,宇文觉运气不好,密谋泄露,宇文护逼宇文觉退位,一个多月后,16岁的宇文觉被杀。


又一个皇帝挂了


557年,宇文毓当上了北周天王,这一年他24岁。558年,宇文毓的独孤王后去世,柏杨认为是宇文护谋杀了她,因为独孤王后的老爸独孤信死于宇文护之手,独孤王后这个炸弹必须从宇文毓身边拆除,如果拍成宫斗剧,多少惊心动魄。


宇文毓明敏有识量,励精图治,在天王位置上干得有声有色,这让宇文护很忌惮,觉得这个家伙也不好相处,560年,宇文护让御厨厨师长李安把毒药放在糖饼中,进呈给宇文毓吃,那时的毒药毒性可能没那么猛烈,27岁的宇文毓熬了两天才去世,死前口授遗诏五百余言,让18岁的弟弟宇文邕(这字念yōng)继承帝位。


宇文邕性情深沉,有远识,宇文毓说这个弟弟 “夫人不言,言必有中。”这个人平常不说话,但只要说话,就一定中肯——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政治斗争中幸存下来。


宇文护的发言稿


自556年宇文泰逝世开始,至572年,宇文护掌握北周大权已经十六年,这期间北齐高家换了好几任皇帝,南朝陈家也换了好几任皇帝,两朝的政坛都人头滚滚(见《啥叫黄龙汤》),只有北周帝国还比较稳定,宇文护始终坚持和发展北周特色混合主义,虽然宇文护对北周向东发展的道路很自信、对北周坚持民族混合的理论很自信、对北周创立的府兵制度很自信、对北周复古的周礼文化很自信,但宇文护对自己的安全很不自信,私宅四周警卫森严,保镖林立,比皇宫的安全保卫标准都高,宇文护的儿子、弟弟、亲信都大权在握,资治通鉴上说他们“皆贪残恣横,士民患之”,但当权人士谁不是这样呢?也没啥特别的。


天王宇文邕韬光养晦,对宇文护的所做作为,从不干涉,人不测其浅深,没人知道宇文邕是咋想的,其实宇文邕一直在暗中策划干掉宇文护,他一直在等一个机会。


宇文邕的妈妈是叱奴皇太后,他有个同母亲弟弟宇文直,一个妈生的,两个人应该关系比较好才对,但宇文直跟宇文护关系更好,宇文直被封为大司空,很受重用,567年宇文直率大军跟南陈会战,在沌口(这字念zhuàn)大败,几乎全军覆灭,这是北周少见的大败仗,宇文护撤了他的职,宇文直从此深恨宇文护——大部分人都是这样,你对他100种好,最后1件事做得不如他意,从此决裂。


宇文直劝亲哥宇文邕干掉宇文护,宇文直觉得如果宇文护完蛋,“大冢宰” 这个位置就是他的了。宇文邕自此有了一个小小的班底,他们策划了一个行动。


572年3月14日,宇文护从外地出差回来,去皇宫拜见宇文邕,聊完公事,宇文护就跟着宇文邕去拜见叱奴皇太后,大家都是一家人嘛,宇文邕跟宇文护说我妈年纪大了,现在越来越喜欢喝酒,我劝了她很多次,她不听我的,老哥你帮我劝劝她老人家?


宇文邕甚至连发言稿都帮宇文护写好了,他从怀里拿出来递给宇文护,这篇文章的名字叫《酒诰》,说你见了太后,念一念就行,她肯定听你的。


宇文护晋见叱奴皇太后,拿出了《酒诰》开始念,这个场面真是温馨,晚辈一起劝说家中的长辈,您身体健康最重要,少喝点吧。


宇文护正在念的时候,宇文邕用手中的玉手板狠狠的砸向宇文护的后脑勺,宇文护跌倒在地,毕竟是玉手板,不是铁的,宇文护没死,趴在地上挣扎,按照原定计划,宦官何泉负责补刀,但何泉惊惶恐惧,拿着御刀砍下,竟然没有砍中宇文护,藏在内室的宇文直实在看不下去了,从屋子里窜出来,手起刀落将宇文护的人头砍下。


接下来,行动很顺利,宇文护的四个儿子,五个弟弟,六七个大将军级别的亲信,还有那个给先帝宇文毓吃毒饼的李安,都被逮捕,直接在金銮殿中诛杀。


宇文邕在自己30岁的时候,终于真正掌握了北周的权力,双喜临门的是,北齐皇帝高纬杀了自己的大将斛律光(见《啥叫黄龙汤》),接下来宇文邕的主要工作,就是准备讨伐北齐。


这时候北齐皇帝高纬在干嘛呢?


他在忙着宫斗


我们在《啥叫黄龙汤》里说过,高纬的亲妈胡太后跟托孤大臣和士开有一腿,她其实和很多人都有一腿,其中还有一个和尚叫昙献,很多和尚都戏称昙献为“太上皇”,高纬听到风声,不相信,有一天他去朝见胡太后,在殿里看到两个很漂亮的小尼姑,高纬色心大动,他把那两个尼姑叫过来上床,发现竟然是男人,于是胡太后跟隔壁老昙的事被曝光,高纬把这些和尚全杀了,把胡太后送到北宫软禁,胡太后有时候派人给儿子送点食物,高纬都不敢吃。


胡太后为了挽回和儿子的感情,想给儿子介绍个新女朋友,她把娘家侄女接到宫中同住,故意让高纬看到,这侄女果然是儿子的菜,高纬把她封为昭仪。


高纬把岳父斛律光杀害后,贬谪了斛律皇后,皇后的位置空出来了,胡太后想让自己侄女当皇后,就低声下气的求陆令萱,真是风水轮流转,当年高纬的保姆陆令萱,身为奴仆,靠着聪明灵巧善体人意,深得胡太后宠爱(见《啥叫黄龙汤》),现在胡太后反而要送厚礼给陆令萱,还要跟陆保姆结拜姐妹,一般的宫斗编剧根本编不出来这么狗血的剧情。


陆令萱其实想让自己的干女儿穆黄花上位,她甚至让自己儿子骆提婆改姓穆,叫穆提婆,统一兄妹姓氏,但高纬宠幸胡昭仪,陆令萱只好奏报高纬,封胡昭仪当皇后,高纬为了一碗水端平,封胡昭仪为左皇后,穆黄花为右皇后


陆令萱对这种安排并不满意,有天她在胡太后面前翻白眼,故作鄙夷,说什么东西!亲侄女咋能说这种话!胡太后问到底啥事,陆令萱不说,胡太后坚持问,陆令萱说你侄女跟别人说你不守妇道,没办法当北齐妇女界领袖——虽然爱出墙,但是红杏也怕别人说闲话,胡太后大怒,把胡皇后叫来,当场把她头发剃光,罢黜后令其返家。


当了皇后的穆黄花,其实是有亲妈的,叫穆轻霄,是个婢女,脸上曾被主人刺青,穆黄花认陆令萱当干妈后,把穆提婆当亲哥,不理亲妈穆轻霄,穆轻霄觉得女儿是嫌自己丑,就把脸上的刺青除掉,要求晋见穆皇后,陆令萱把穆轻霄关了起来,不让她见女儿。


但是穆黄花也没有专宠后宫多久,她之前是斛律皇后的婢女,皇帝高纬坚持吃窝边草这一传统,喜欢上了穆黄花的婢女冯小怜,高纬封冯小怜当了淑妃,级别仅次于穆皇后,高纬和冯小怜大撒狗粮,坐则同席,出则并马,誓同生死。


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以上故事情节,都不是虚构,皆来自正史。


坏人也是分层次的


北齐大臣祖珽和陆令萱原来是政治联盟关系,祖珽说陆令萱是自女娲以来的女豪杰女英雄,可以当皇太后,陆令萱则说祖珽是北齐的大国宝大国师,可以执掌朝政,这两人联手干掉了北齐大将军斛律光后,祖珽当上了CEO。


虽然祖珽人品很渣,但还是很有工作能力的,坏人也分层次,祖珽雄心勃勃,想把臃肿的政府机构做一下精简,他甚至想利用这个机会罢黜一些腐败分子,这就跟权倾朝野的陆令萱母子发生冲突,祖珽还算个政治家,可陆令萱和穆提婆只知道卖官鬻狱,聚敛无厌,杀生与夺,唯意所欲,北齐大小官员对穆提婆十分畏惧,北齐朝政的腐败堕落跟陆令萱母子大有关系,祖珽想治理整顿,势必和陆令萱发生冲突,于是反对祖珽的声浪越来越高。


皇帝高纬问陆令萱意见,陆令萱的戏真是好,她面色沉重,不说话,高纬一连问了三次,陆令萱从坐榻上下来,向高纬叩头,说我之前听和士开讲祖珽博学多才,这才向您保荐祖珽,现在发现我看错人了,这个家伙居然是个大奸臣,我看人不准,老婢应死。


高纬下令亲信韩长鸾调查祖珽,韩长鸾素来痛恨祖珽,很快就“查出”祖珽假传圣旨收受贿赂等十几项罪行,但祖珽也防着这一天,他早就让皇帝高纬立下重誓绝不杀他,因此高纬免了祖珽一死,把他逐出中央,去山东琅邪当刺史,祖珽赖在办公室里不肯走,韩长鸾命人强行把祖珽拖了出去。


兰陵王


除了斛律光,北齐军中还有一位名将,叫高长恭,是高澄第四子——高澄就是开会时被自己仆役杀了的那位(见《为啥不吃鱼》)。高长恭作为皇帝高纬的堂兄,被封为兰陵王,他相貌英俊,作战英勇,564年曾经率500骑兵杀入北周重围,解了洛阳之围,高长恭与斛律光一起并肩作战,狂胜北周大军,威名大盛,北齐将士还为高长恭创造了一首歌,叫《兰陵王入阵曲》,这歌曲据说现在都没失传。


这让皇帝高纬又妒又惧,高长恭也知道自己遭忌,他只好通过搜刮民财自污,有点像当年的秦国大将王翦——王翦出征楚国前,向秦王嬴政 “请美田宅园池甚众”,表示自己除了钱,啥也不想要。高长恭的亲信尉相劝他,说朝廷若忌惮你,就算你自污也没什么卵用,搜刮民财正好是搞掉你的罪名,这只能让厄运来得更快。


高长恭流下泪来,向尉相请教到底咋办,尉相说你声威太重,最好是称病退休,不要再掌握军权了,高长恭觉得尉相说得对,但还没来得及辞职,南陈派大军攻伐北齐,高长恭生怕再让他去当统帅为国家再立功勋,长叹 “我去年面肿,今何不发!” 我去年生病脸都肿了,今年怎么还不发病啊!


高长恭从此之后,盼着生病,有病也不去治,但高纬还是不放心,573年派使节把这位兰陵王毒死了。


又一个英雄完了


侯景之乱后,南朝政权失去了寿阳,被北齐攻占,这片江淮之间的区域战略位置十分重要,纵观中国历史,从三国演义一直到国共内战,守江先守淮,南方政权只要拥有淮河流域,就不会亡国,而北方政权拿不下这片区域,统一根本无从谈起。


南陈趁着北齐乌烟瘴气,573年出动大军准备收复寿阳,北齐名将斛律光、高长恭都被自己人肃反掉了,朝政也被陆令萱等人搞的一塌糊涂,军政士气低落,江淮各城很快就被南陈一扫而光,很多城池没怎么打就投降了,最激烈的战斗发生在寿阳,南陈军队引肥水灌城,城中守军在王琳的带领下坚守——王琳曾经是南梁皇帝萧绎的大将,陈霸先篡位后王琳被击败,投降了北齐。


北齐派了几十万援兵去救寿阳,离城30里扎下大营,不敢再进逼,这边南陈军队心里也很害怕,坚城未拔,大援在近,唯恐腹背受敌,南陈统帅吴明彻说兵贵神速,敌人结营不进,自挫其锋,肯定不敢跟我们打,10月13日,南陈发动总攻,吴明彻顶盔掼甲亲自上阵,将寿阳攻克,生擒王琳等人,北齐数十万援军见寿阳陷落,落荒而逃。


这里介绍一下王琳,这位南北朝末期的名将,史书上说他体貌闲雅,喜怒不形于色,记忆力极强,他能记住属下官员数千人的姓名(这能力有点像杨愔,见《为啥不吃鱼》),王琳统军,刑罚不滥,轻财爱士,深得军心,无论在南朝还是北朝,大家都很尊重他的忠义,对于一个从南朝跳槽到北朝的人而言,这真是难得。


南陈统帅吴明彻准备把王琳等人押送到建康献俘,他手下有很多王琳的旧部,看到王琳被浮,都歔欷不已,不能仰视,这些老部下都跑到吴明彻那里求情,希望能饶王琳不死,还给了王琳很多盘缠,吴明彻见王琳在自己军中威望这么高,生怕有变,派使节追出寿阳东二十里,将王琳斩首。消息传出,哭者声如雷。田夫野老,不管见没见过王琳,听到他被杀,莫不流涕。


寿阳这么重要的战略要地丢失,王琳这么重要的将领被杀,让北齐皇帝高纬甚为忧虑,但是穆提婆、韩长鸾等人该玩游戏继续玩游戏,他们说淮河流域本来就是南朝的地盘,人家拿回去就拿回去好了,别说淮河以南,就算黄河以南都丢了,我们也还可以做一个像龟兹国一样的小国嘛! “更可怜人生如寄,唯当行乐,何用愁为!” 真是笑看人生繁华,何不游戏人间,管它虚度多少岁月。


高纬左右的嬖臣,觉得这个见解真是太伟大太光荣太正确了,高纬也高兴起来,继续酣饮鼓舞,下令沿着黄河构筑防线——他真打算放弃河南了,要知道,从淮河到黄河,现在高速上开开还要好几百公里呢。


把汉族名臣一勺烩了


北齐一直有汉人和鲜卑人的民族矛盾,高欢虽然是汉人,但一直以鲜卑人自居,高欢治军严明,规定军队不能拿汉人老百姓一针一线。他跟鲜卑人说,汉人都是我们的奴隶,男人给我们种地,女人为我们织布,我们就不要欺负他们了,


转过头来,高欢跟汉人说,鲜卑人虽然拿了我们的粮食和布匹,但他们没有白吃白喝啊,他们上阵打仗,为了保护老百姓,他们连命都不要了,你们就不要恨他们了。


但是高欢以后的北齐皇帝,就没有这种雄才大略了,基本实行一边倒的鲜卑化策略,民族矛盾尖锐,反映在朝堂上,就是汉族官员被打压,太皇太后娄昭君曾大骂 “岂可使我母子受汉老妪斟酌!” ,大臣杨愔被杀就是典型的案例(见《再活五十年》)。


高纬有个老师名叫张雕,曾教导过高纬研读儒家经典,高纬对这位老先生很尊敬,让张雕当侍中,这是以前祖珽的位置,还让张雕分管财政,张雕是汉人士大夫,寒门出身,被高纬这么重用,很是感激,为报答知遇之恩,张雕以澄清天下为己任,意气甚高,看到错误就指出,看到浪费就制止,看到腐败就举报,这让穆提婆、韩长鸾等人很不快。


除了张雕,北齐朝廷里另外一个汉官领袖是崔季舒,此人在高澄时代就是重臣,兰京等奴仆在柏堂杀高澄的时候,这哥们躲在厕所里幸免于难。寿阳大战期间,皇帝高纬想去大本营晋阳,平时他在邺城晋阳两边跑跑没什么,但这时是敏感时期,寿阳被围,你不御驾亲征也就算了,南面打仗你往北走,崔季舒担心这会让老百姓担心皇帝逃跑了,严重影响军民士气,就跟张雕等汉人官员,联名上疏劝阻。


高纬的最信任的韩长鸾,是最看不惯汉人知识分子的,汉族官员跟韩长鸾汇报工作,都不敢抬头看他,动不动就被呵斥,韩长鸾经常骂 “汉狗大不可耐,唯须杀之!” 韩长鸾很讨厌祖珽,祖珽曾经厚待崔季舒等汉族官员,于是韩长鸾跟皇帝高纬说,这些汉族官员联名上疏,劝阻陛下去晋阳,看上去是为国为民,其实他们是想造反,应该杀了他们。高纬同意。


10月9日,高纬在含章殿召见崔季舒、张雕、封孝琰等全体签名的官员,就在大殿下令将他们全部斩首,这些高官的家属,男人们到北方边境充军,妇女们被发配去做奴工,男孩们则被阉了做太监。我估计张雕到死也没想到,一向叫他张博士、对他尊敬有加的高纬,居然翻脸比他翻书还快。10月11日,高纬前往晋阳,2天后寿阳就陷落了。


恐怖电影都不敢这么拍


高家人都很残暴,高纬有个哥哥叫高绰,在定州当刺史,有次高绰出行,看到一个妇女抱着孩子,高绰下令把孩子夺过来喂狗,妇女号哭,高绰大怒,用孩子的血涂到这位妈妈身上,纵狗上去撕吃了她。高绰大言不惭,说我这招是学高洋伯伯(见《为啥不吃鱼》)。高纬听到高绰的罪行,就让人把他锁拿进京,到了邺城却释放了高绰。


高纬问高绰,你在定州的时候,什么最开心?高绰说,挖一个土坑,把蝎子放里面,再把一只猴子扔里面,看它挣扎号叫最开心。高纬立即命人去捉蝎子,捉了一夜,捕到了两三升蝎子,放到一个大盆里,把一个人裸体放在盆里,那人翻转悲号,高纬和高绰在边上看得哈哈大笑,高纬跟高绰说,这么好玩的事,怎么不早奏报给我!高纬居然拜高绰为大将军,从早到晚在一起。


恶人还需恶人磨,高绰受宠引发了韩长鸾的忌恨,命人诬告高绰谋反,上奏 “此犯国法,不可赦!” 高纬不忍公开处决高绰,就让手下跟高绰徒手搏斗,把高绰扼死。


之所以把这么残忍的事情,写入这篇文章,我是想用一些具体案例,让大家知道,没有制度制约的领导人,遵循 “墨菲定律”:事情如果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人有病,天知否?


我觉得高纬跟他二伯高洋一样,都有很严重的心理疾病,高洋是狂野外向型的变态,高纬则是躁郁内向型的变态——他很自卑,说话结巴,言语不清,性情懦弱,最怕有人注视他,因此高纬不喜欢接见官员,即使是三公、尚书令这种高官见他,都不准仰头看他,只能做一个简单汇报,就惊慌退出。


高纬把绝大部分精力,都花在享受上了,后宫的嫔妃宦官,皆宝衣玉食,一件裙子的花费,值一万匹布,嫔妃们比拼时尚,在设计的新颖和巧妙上展开激烈竞争,早上做好的衣服,晚上就认为已经过时了。


邺城的宫苑修的也极为壮丽,但是高纬经常审美疲劳,所有的建筑经常拆了建,建了拆,有力的拉动了北齐的GDP,为了抢工期,百工土木,无时休息,晚上燃起火炬照常施工,冬季天冷,就用开水搅拌泥土继续干,高纬的房地产开发热情让我吃惊,作为一个房地产从业人员,我知道即使是现在,北方冬季的建筑施工也是有停工期的。


高纬喜欢谈琵琶,曾经写过一首曲子叫《无愁》,让左右侍从上百人大合唱,民间叫他“无愁天子”。除了组合唱团,高纬还喜欢cosplay,他在皇家园林里建了一个影视基地,高纬身穿破衣烂衫,在里面要饭,引以为乐——不是所有穿补丁摞补丁的衣服的人都是为了节俭,也许是为了表演,也许有特殊的心理疾病。


高纬在这个影视基地里还建了城墙,让人身穿黑衣,模仿北周军队攻城,高纬则带着宦官进行抵抗——在已知道没什么风险的前提下,沉浸在抗击外敌的情绪中不可自拔,高纬真是后世键盘侠的始祖。


但苍天饶过谁,北周大军真的是快来了,预知高纬后事如何,下期见。





这是已经写好的47篇文章


47、苍天饶过谁

46、啥叫黄龙汤   45、再活五十年

44、为啥不吃鱼   43、奖金怎么发

42、宇宙大将军   41、坏人是谁呢

40、泥菩萨与蛇   39、大佬的末日

38、为啥用贪官   37、他们在说谎

36、谁的演技高   35、半边天垮了

34、皇帝吸尘器   33、狗血连环案

32、杀个皇帝玩   31、神奇预测术

30、气吞万里如   29、乐队亡国记

28、别瞧不起人   27、万万没想到

26、他做的对么   25、人潮人海中

24、疯王的呐喊   23、谁是忠臣呢

22、苔藓的逆袭   21、他们傻不傻

20、高平陵事变   19、事情的真相

18、牛逼的要死   17、战略有啥用

16、曹操的秘密    15、成功为了啥

14、到底投奔谁    13、代有猛人出

12、不在圈子里    11、渔阳凶杀案

10、花样作死派      9、最丧大英雄

8、换成你咋办      7、命运的名义

6、众神的草原      5、地下造反军

4、17岁的冬季      3、叛徒的下场

2、自杀的战神      1、饿死的大王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宋家泰读书圈 微信二维码

宋家泰读书圈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