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路:善知识,跳一跳

王路 王路在隐身 2018-03-25

1、


我们常说,“亲近善知识”。但细究下去,什么是“善知识”,也是很复杂的。


一个人,品行很好,学养也很好,就是善知识吗?不一定。他是不是善知识,不仅取决于他,还取决于你。甚至完全取决于你。


如果你是个嫉妒心很强的人。跟一个品行很好的人在一起:他怎么各方面都比我优秀啊,气死我了!——嫉妒、嗔恨心生起来,他就是你的恶知识。


一个人很糟糕,嘴里没有实话,到处坑蒙拐骗,你跟他接触,心中生起怜悯:这个人好悲惨,他真苦呀!——他就是你的善知识。


无著菩萨曾碰见一条快死的老母狗,身上长满脓疮,他可怜它,俯身把它身上的脓血吸出来,这时发现,那只老母狗原来是弥勒菩萨。


当对一个人生起深深厌恶的时候,想想这只脓疮溃烂的老母狗,就知道,有时候外相上很糟糕、很恶心的众生,也可能是菩萨,是很大的善知识。是自己内心的染污,把善知识看成了老母狗。


很多人觉得,跟某人在一起,感到快乐,那人就是我的善知识。这是不对的。有人谈恋爱很快乐,突然某天,从手机里发现对方出轨的证据,再见到他,心里难受死了。如果他是你的善知识,你怎么会难受得要死呢?


2、


从道理上来讲,别人是不是善知识,取决于自己面对别人时,是生起清净的心,还是染污的心。但是,照这个道理,是不容易操作的。当你想接近一个人的时候,你会骗自己说,他让我生起清净的心;不想接近一个人的时候,你也会骗自己说,他让我生起染污的心。


实际上,很可能经常批评你,把你斥责得面红耳赤的人,对你更有帮助。所以,实践中,我们不能不依照一些条件来抉择,比如:是否具备悲心,持戒清净等。


佛教讲“空宗”、“有宗”。像这种,以是否有悲心、是否持戒清净为标准,就是“有宗”。以是否令自己生起清净心为标准,就是“空宗”。


不过,空宗和有宗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


比如,你见了个又漂亮又会打扮的人,心想:她比我长得漂亮,包包也比我的好看,好郁闷!——她就成了你的恶知识。随即,你察觉到自己的嫉妒,惭愧起来:唉,我不能随喜,却嫉妒人家,真是太糟糕了!——当你的惭愧心所一生起,她马上变成了善知识。


一念之间,她可以既是善知识,又是恶知识。可见,不仅外境是无常的,连内心都是无常的。究竟什么是“善知识”?善知识既不是外境决定的,也不是内心决定的,只是因缘和合的假有。并没有真实的“善知识”。


和这种见解相比,前面的都是“有宗”,这才是“空宗”。


3、


印顺法师有个见解,从相对的意义上去看待空宗、有宗:外道相对佛法,外道是有宗,佛法是空宗;佛法里,小乘相对大乘,小乘是有宗,大乘是空宗;大乘里,唯识相对中观,唯识是有宗,中观是空宗。


中国佛教,通常说,有大乘八宗。有人喜欢去分:这是有宗,那是空宗。这是不太容易的。为什么呢?因为无论哪一宗派,都讲“空有不二”。只是,有些侧重“缘起”,那就接近“有宗”;有些侧重“性空”,那就接近“空宗”。所谓“侧重”,只有在彼此对待中,才体现出来。


三论宗,说它是空宗,一般没人有意见,因为它比别的宗派都侧重“性空”。天台宗,虽然也强调“性空”,但你说它是“空宗”,有人就不同意,说它是“性宗”,大家就同意了。


有人问:是不是应该不堕空宗,也不堕有宗?我说,那怎么可能?空宗有宗,都是不堕空有的;可以说不堕空有,但不能说不堕空宗有宗;就像可以说不要苦,但不能说不要苦谛。说“空宗”、“有宗”,有人会觉得堕入空有二边,所以后来换了标准,说“性宗”、“相宗”。性宗和空宗,是相近但不同的。


在天台宗的判教里,别教、圆教是性宗;通教是相宗。在华严宗的判教里,终教、顿教、圆教,是性宗;大乘始教,是相宗。


禅宗,最早用《楞伽经》印心,侧重“有”;六祖后多用《金刚经》印心,侧重“空”。密宗讲“深观广行”,广行侧重“有”,深观侧重“空”。


4、


对空宗有宗,我个人愿意这样理解:在做好事的时候,要记得空宗,但凡有一点不空,那就不够究竟;做坏事的时候,要记得有宗,要深信因果,知道地狱真实不虚。


如果反过来,就很成问题。做了好事,以有宗为究竟,那就有所凭恃,以为自己积累了功德。这就像吃饭,吃了一碗饭,挺好;吃三碗,就撑着了;吃十碗,撑死了。过去做的善,不能彻底消化,就没办法装下更多的善。以有宗为究竟,行善到一定程度,就很难“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进一步,就“撑死”了。


《金刚经》说,“灭度一切众生已,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这句话最关键的一个字,经常被忘掉:“已”。如果记成“灭度一切众生,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那就成了大邪见。为什么?因为你还根本没有灭度,还根本没有做好事。而菩萨是,已经灭度了一切众生,已经做完一切的好事,然后,把它空掉。这样,虽然他吃了十碗饭,再给他一百碗饭,他也吃得下去。


但是,想做坏事的时候,就不能想空宗了。要想有宗,要知道因果真实不虚,三恶趣苦,这样,就不敢做坏事了。如果在犹豫要不要做坏事时,想到空宗:不要执著嘛,反正无量无边的罪业都是空的嘛,什么罪业不通忏悔?五逆十恶还能成佛呢!——那就完蛋了。


假如一个人以前做了坏事,现在意识到,这就是好事。在这一刻,他的善心所,惭、愧,都生起来了。根据刚才说的,做好事时,想到空宗,那么,无论先前造作多大的罪业,都能忏悔清净,这就是“无生忏”,也是五逆十恶皆可往生的道理,但前提是,一定要真正回心转意。


相反,一个人过去做了好事,当他认为“我做过什么好事,我有哪些成就”时,他此刻是在“做坏事”,在这一刻,他生起的是“骄、慢”的染污心。做坏事时,要以有宗为标尺。因果真实不虚,这种染污心,必定把他带到三恶道。


5、


为什么要这样看呢?因为空宗、有宗虽然都谈真俗二谛,但侧重点不同。“空宗”侧重从真谛层面谈,侧重讲超越善恶、超越轮回、本来如是的境界;“有宗”侧重从俗谛层面谈,侧重讲善恶、轮回、因果的原理。


一个人当下正做坏事,那当然是堕在轮回当中,你用空宗去解释,就好比用相对论去解释微观世界的物理现象,是不契合的。一个人做好事,要跳出轮回,就会发现,好事分很多层次,有“有漏善”,“无漏善”,在轮回当中,区别不明显;但要跳出轮回,区别就十分重要了,如果没有“空性见”,跳出轮回是不可能的。所以,做好事,就必须明白“空宗”的道理。


有宗和空宗,一个强调善恶,一个强调对善恶的超越。也可以拿天主教和新教做个类比。天主教认为,行善则进天堂,造恶则下地狱。新教认为,如果天堂地狱可以凭借人的善恶来选择,岂不是藐视上帝?信上帝才是根本的,信则上天堂,不信则下地狱。


6、


有宗和空宗,并没有根本上的分歧,所谈的,都是“缘起性空”之理。缘起即性空,性空故缘起,这是没有差别的,所以说“唯有一佛乘”。但从表面上看,侧重谈缘起,与侧重谈性空,听起来差别太大了。


“缘起”的道理:“苦应知,集应断,灭应证,道应修”。


“性空”的道理:“阴入皆如,无苦可舍;无明尘劳即是菩提,无集可断;边邪皆中正,无道可修;生死即涅槃,无灭可证。”


“性空”的道理太高深了,在行藏的取舍上,不能不假手于“有”。像天台宗,以及六祖慧能以后的禅宗,都是侧重“性空”的,所以中唐以后,慢慢有“禅净合流”;宋朝以后,慢慢有“教宗天台,行归净土”。相比之下,法相宗、华严宗的弟子,对净土兴趣就没这么大。


我想,这大概因为,侧重“有”的宗派,自有它修行的入手处。法相宗有“五重唯识观”,遣虚存实、舍滥留纯、摄末归本……;华严宗有“法界三观”,真空观、理事无碍观、周遍含容观;各有各的下手处。


7、


但是,天台宗和禅宗呢?


先说禅宗。禅宗最早和别的宗派一样,也是讲禅定的。但到了六祖慧能以后,就不怎么在乎禅定了。搬柴运水都是禅定,那还坐禅干什么?南岳怀让对马祖道一说,“磨砖不能做镜,坐禅岂能成佛?” 这种思想越来越流行,禅宗弟子也就不像从前那么在乎打坐入定了。


禅宗的下手处,变得越来越难,也越来越五花八门,什么德山棒、临济喝、云门饼、赵州茶,种种衍生工具都出来了。很快流行,很快失效。斗机锋,参公案,竖手指,几乎变成了“口头禅”和行为艺术。到北宋末年,大慧宗杲痛斥其弊,直接把老师的《碧岩录》烧了。但修行毕竟需要个入手处,那么,“禅净合流”势在必行。


天台宗的出现时间比禅宗早。在智者大师的时代,还是非常强调止观的。到后来为什么“行归净土”?这是很复杂的问题。简要地说,第一,念佛本来是一种禅定修习方法,后来与禅定分离了。第二,天台和净土的思想,都是侧重发挥“性空”深义的。


在止观实践中,有一种叫“五停心”的观法,其中之一是“界分别观”,可以对治“我慢”。早在鸠摩罗什和昙摩蜜多所译的禅定修习方法中,就已经用“念佛”代替了“界分别”。但那个时候的“念佛”,目的仍然是求禅定,通过禅定求往生。天台智者大师教授禅定波罗蜜,五停心中也是“念佛”而非“界分别”。但那个“念佛”并不是称念诸佛名号。智者大师圆寂后不久,净土教善导大师横空出世,用称名念佛代替了此前流行的种种念佛,念佛目的仍然是往生,但已经不必需要禅定。天台宗本来就“念佛”,只是一开始,“念佛”的地位不突出,也并非持名;到了后来,“念佛”地位突出了,而且受净土教影响变成了“持名念佛”。


8、


很多人喜欢把净土看作“有宗”。因为净土宗讲极乐世界真实不虚。极乐世界,“有七宝池、八功德水,充满其中”,讲得有鼻子有眼,那还不是有宗?


但这个问题值得深思。后来的天台学者,一致把净土的依正庄严、念佛法门归入圆教。偏重“有”的思想,在天台宗判教体系下属于通教,在华严宗判教体系下属于大乘始教,谈“有”而归入圆教,是很难想象的。


仔细考察净土思想,就会发现,净土宗表面上侧重发挥“有”,实际上侧重发挥“空”。净土思想也是在转变的。早期,“五逆十恶、诽谤正法”,通常被认为不能往生。到善导大师时,他解释说,这只是为了避免众生造罪,实际上,“谤法阐提”,只要回心,皆能往生。一声佛号可以灭却八十亿劫生死重罪,可见善恶并无纤毫自性,这难道不是“空宗”特色吗?像法相宗这样讲“有”的,是不能承认阐提成佛的。


天台宗后来“行归净土”,也因为两宗在“性空”的思想上,是高度契合的。净土宗表面谈有,实际为了谈空。极乐世界是有的,六字名号是有的,目的是为了把“生死”空掉。


弥陀名号,不能不“执持”。执持一点,放下其余,就像《解深密经》说的“以楔出楔”。只是法相宗动不动就换楔子,先用小楔子换大楔子,再用更小的楔子换小楔子,而净土宗自始至终就一个楔子。这太方便了。所以这个楔子,天台宗、禅宗都借去用。


很多人喜欢说,“什么都不要执著”,这是不可能的。为了去除对一件事的执著,需要把心放在另一件事上。这就是为什么天台宗、禅宗都和净土有着甚深渊源。因为修行需要一个入手处,着力点。


9、


最后,我想举个“跳一跳”的例子。


有人问,玩“跳一跳”游戏,怎样才能得到高分?人家告诉他,把分数盖住。


当你分数很高的时候,情绪会受影响,分数的变化很容易影响发挥。如果没有分数显示,那就是“空宗”。你哪怕已经跳了一万下,心态上,还跟跳第一下一样。八地菩萨,度众生“无有疲厌”,那就是体证到“性空”,得到了般若。


问题是,假如真的没有分数显示,这游戏你还玩不玩?没有人会玩。傻了吧唧地跳啊,跳啊,跳啊,跳了一万下,连个分数也没有,排行榜上也没有自己的名字。别人都觉得,这个人好傻。自己也这么觉得。


有了分数就不一样,一会儿,超越一个人;一会儿,又超越一个人,很快,进入排行榜前列,高兴得不得了。只是一个数字,就会激励我们好好跳,乐此不疲。可见,“有宗”的作用是巨大的。深信业果,思惟轮回,在这个基础上,才能策励大家努力向上。


但跳到分数很高的时候,如果心里还在意分数,就会成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负担,必须把负担卸下,才能任运前行。这就是“空宗”的作用。


“跳一跳”游戏,是可以退出的。想不玩就不玩了。但是,生活你怎么退出?在生活中,如果你看不见悬挂在头顶上的分数,世俗公认的、历史追认的名誉、成就、财富;肉体上的快乐,精神上的欢愉;没有了这些,努力还有什么意义?如果没有分数显示,谁还愿意认认真真把跳一跳玩到几千上万分呢?可是又不能退出,那就很苦了。


因此知道,空宗有宗,都是有作用的。我们在轮回的游戏里跳来跳去,只是为了一个“概念”,可离了这个概念,又没有认真跳下去的动力。如果勘破这概念的真相,轮回就成了游戏,生死就成了涅槃;概念已经勘破,却依然能够认真地玩下去,那就是大慈大悲,“无住涅盘”。那才是圆教的果。


空宗不是彻底的空,有宗也不是实在的有。都是因时、被机而变化。要紧的是,知道自己的根机。实际理地不著一尘,万行门中不舍一法。理上“不执著”,事上必须“有所执著”。净土教一切都不执著,还要留个六字名号执著,执著六字名号,就超越了生死,死就不再是死,而是“往生”,一切恐惧,为作大安。


作为薄地凡夫,是不能不“知苦、断集”的,如果侈谈八地菩萨所证境界,“边邪皆中正,无道可修;生死即涅磐,无灭可证”,却依然沉沦在生死苦海中痛苦挣扎,那就很可怜了。


王路:比喻空宗有宗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王路在隐身 微信二维码

王路在隐身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