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家泰: 含笑十步癫

宋家泰 宋家泰读书圈 2018-03-29

宋家泰读《资治通鉴》49

关于写这个系列文的缘起,点这里可见


573年12月2日,北周皇帝宇文邕组织了一次影响深远的辩论赛,宇文邕是裁判,观众是文武百官,辩手是儒生、和尚、道士,这次辩论的主题是儒释道谁更强更高级,经过综合打分,儒教第一,道教第二,佛教第三。


佛道两家没拿第一,后果很严重,574年5月17日,北周查禁佛道二教,所有的经书神像一律销毁,所有的和尚道士一律还俗,所有的庙宇道观一律拆除,这就是佛教 “三武之祸” 的第二祸。


棍棒底下无孝子


得罪了满天神佛的宇文邕,在577年灭掉了北齐。我们曾在《皇后开妓院》里说过,历史是充满偶然性的,虽然后世的历史学家分析北周能赢北齐,是它更好的解决了胡汉之间的矛盾,这是大势所趋,但在我看来,北周纯粹是运气好,如果北齐或北周换了个皇帝,孰胜孰败还真不好说,因为刚统一北方的一年多的宇文邕,在578年6月1日去世了,年36岁。如果他早死两年,情况可能又不一样。


宇文邕的病来势凶猛,他5月23日率大军讨伐突厥,兵分五路进军,宇文邕才出发4天就病了,托孤给宇文孝伯,6月1日宇文邕回到长安,当夜就去世。20岁的太子宇文赟登极。


赟这个字念yūn,由文、武、贝三字组成,含义是文武全才,而且有钱,但是皇帝最重要的“德”,宇文赟没有,还在当太子的时候,宇文赟就经常做些缺德事,老爸宇文邕施行棍棒教育,还威胁说要废掉宇文赟的太子位,宇文赟有些收敛,但是朝中很多重臣也觉得宇文赟不是当太子的料,比如大臣王轨跟贺若弼聊,说太子接不住这个班,贺若弼也深以为然,建议王轨跟皇帝宇文邕说一下。


某天开朝会,大家都在,王轨跟宇文邕说皇太子不仁不孝,恐怕不能胜任接班人,而且不光我个人这么认为,贺若弼也是这么想的云云。


宇文邕一向很重视贺若弼的意见,就问贺若弼,贺若弼说我从来没听到过太子有啥问题。


这让王轨很尴尬,散会之后王轨责备贺若弼,说我们之前不是聊过么?你也觉得太子有问题,你还让我跟领导说,怎么我说了之后,你又反对?


贺若弼说,讨论换接班人是多大的事?一不小心,站错了队,全族都会被屠杀,我以为你会私下里跟皇上说,没想到你当着这么多人说!


王轨默然久之,也很后悔,最后说我专心国家,没为自己打算,刚才我在大家面前这么发言,确实不合适。


宇文邕也知道太子不行,但也没想换,宇文赟是他儿子里面年龄最大的,其它更庸碌无能,虽然他的帝位是哥哥宇文毓给他的,但宇文邕不想再传给弟弟。


宇文赟刚刚上位,就开始乱来,老爸宇文邕的棺木还在灵堂里,宇文赟就把老爸后宫的美女挑挑拣拣,漂亮的都收归自用,宇文赟脸上一点悲伤之色都没有,他摸着自己身上被老爸打的疤痕,大骂 “死晚矣!” 你死的太晚了!


把老家伙都杀了


宇文赟上位要办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把叔叔宇文宪杀了。宇文宪是北周名将,军纪严明,用兵如神,将士对他十分崇拜,攻灭北齐,宇文宪是核心筹划人员,打仗时也是先锋,北齐最后一支野战主力高湝就是被他歼灭的,居功至伟。


宇文赟很忌惮这位叔叔,就跟托孤大臣宇文孝伯商量,说只要你干掉宇文宪,他的位置就给你坐,宇文孝伯苦劝,说先帝遗命不能滥杀骨肉,宇文宪是帝国栋梁,要是把他杀了,我不忠,您不孝。宇文赟很不爽,从此疏远宇文孝伯,另找了大将于智干这个脏活——于智先去宇文宪家请安,然后举报宇文宪想造反。


578年6月28日,宇文赟在皇宫单独召见宇文宪,宇文宪刚进殿,就被武士扑倒被捕,宇文宪说自己清白,宇文赟找来于智,于智一口咬定宇文宪想造反,宇文宪目光如炬,跟于智对质,有人劝宇文宪,说事已至此,何用多言!宇文宪说,死生有命,我不是为了活命,只因老母在堂,恐怕她受牵连。最后宇文宪掷笏于地,被绞死。


接下来宇文赟把宇文宪的好友、部下一网打尽,没人相信他们造反,这些人被称为 “伴死” 。王轨这时在徐州当总司令,知道大祸临头,但是也没有投降南陈或者造反,为了报答先帝的知遇之恩,王轨就在那里等着。


果然有一天,宇文赟无意中问心腹郑译,说我脚上被我爸打的伤疤,是谁说的坏话。郑译说:王轨——王轨曾建议换太子的旧事也被翻出,宇文赟大怒,派人诛杀王轨。过了没多久,托孤大臣宇文孝伯也被逼自杀。


《资治通鉴》读到这里,你就会知道那些朴素的道理后面有多血腥:一朝天子一朝臣,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功劳越大,死得越快 ······


不许你姓高


宇文赟的奇葩之处,不在于他有多残暴,我们在《疯王的呐喊》里写过石虎,《他做的对么》里聊过符生,《狗血连环案》里说过刘子业、刘昱,《奇葩萧宝卷》里介绍过萧宝卷,《为啥不吃鱼》讲过高洋、高纬,宇文赟在杀人这个领域,并不是顶级大魔头,他的特别之处,在于摆谱。


比如宇文赟认为“朕”已经out了,他自称 “天”,不许任何人被称为天、高、上、大,比如姓高的一律改为姓姜,高祖一律改称长祖,宇文赟要求要见他的文武百官,都要在前三天吃素,一天前沐浴,当然宇文赟打起人来也很毒辣,常常仗责官员和侍从,至少120棍起跳,哪怕是受宠的皇后、嫔妃也照打不误。宇文赟还有一个很独特的爱好,就是把鸡和瓦片挂在车上,他最爱听鸡的哀鸣和瓦片的撞击声。


宇文赟的正妻是杨丽华,杨坚的女儿。除了杨丽华,宇文赟还有四个皇后,五个皇后并列,杨丽华性格比较好,也不嫉妒,其它几个皇后和嫔妃对杨丽华还是很敬爱的。可宇文赟越来越昏暴,喜怒无常,有一次他对杨丽华大发雷霆,杨丽华态度安详,没带怕的,这让宇文赟更懊恼,想赐死杨丽华,逼她自杀,杨丽华的妈妈独孤氏亲到皇宫请罪,叩头流血,杨丽华这才免死。


宇文赟想杀杨丽华,我估计他是忌惮杨坚,他盛怒时曾经跟杨丽华说,我一定把你们杨家都杀光!宇文赟召见杨坚,跟手下说,只要杨坚的脸色有变,就把他杀了。杨坚晋见,神色自若,宇文赟这才没杀他。


宇文赟没杀杨坚的另外原因,我觉得可能是因为他的左右心腹觉得杨坚相貌堂堂,为人处世很靠谱,都愿意跟他结交——比如宇文赟的心腹郑译、刘昉跟杨坚关系都不错,大家也不想把路都走绝,没有落井下石,都在暗中帮杨坚。


580年5月11日,宇文赟身体突然不适,召见心腹刘昉、颜之仪,打算嘱咐后事,可两人到达时,宇文赟已经说不出话来,刘昉见接班人宇文阐年纪太小,才8岁,就跟郑译等人商量,把杨坚请来当辅政大臣,杨坚坚决推辞,刘昉也不客气,说这职位你到底干不干?想干,就来,不想干,我就干了。


杨坚这才答应,进宫伺候皇帝医药,当晚宇文赟去世。


当时天下三分,南朝的陈家,北齐的高家,北周的宇文家,三家撕到最后,却是杨坚统一天下,我们这篇文章,这才进入正题,杨坚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把杨坚的篡位步骤分为十步,这个套路很经典,只要掌握这十个步骤,能含笑踏上权力巅峰,掌握让自己后代都被毒死的命运:


第一步,掌握兵权


杨坚请刘昉、郑译以宇文赟的名义下诏书,封杨坚为 “总知中外兵马事”,也就是武装部队总司令。大臣颜之仪不同意,认为应该是皇族担任这个职位,比如宇文招。刘昉很强硬,力挺杨坚,颜之仪不肯签字,刘昉就代他签字,这份诏书,让杨坚控制了长安的兵权


第二步,控制对手


杨坚要求五位亲王进京,这样就不会有人在外地作乱,颜之仪仍反对,被杨坚贬出长安。亲王进京后,杨坚才发布宇文赟的死讯。接下来杨坚任大丞相,假黄钺,执掌生杀大权——在此之前,无论是刘昉还是郑译,都没有想让杨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是以杨坚的声誉作为号召,大家共同执政,可是杨坚的谋士李德林,说杨坚如果不当大丞相,就没有办法稳定民心。李德林单方面宣布杨坚为大丞相。


第三步,占住位置


想当大丞相,也得坐在那个具体的位子上才行,杨坚结纳了一个叫卢贲的禁军高级军官,让他当贴身保镖。杨坚准备去大丞相府就职,让卢贲先召集禁军,再召集文武百官,杨坚跟大家说想求升官发财的跟我来!


那时候杨坚核心领导优势尚未确立,文武百官意见不一致,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跟着杨坚去大丞相府,卢贲带着士兵赶到,杀气腾腾,大家只好跟着去,到了大丞相府,门口的卫士拒绝他们入内——因为他们没有任何官方任命文件——卢贲嗔目叱之,卫士只好让路,杨坚进入大丞相府,让卢贲负责全面的安全保卫工作,让郑译当丞相府长史,让刘昉当司马,本来大家平起平坐,甚至郑译、刘昉实际权力还比杨坚高一些,这下变下属了。两人从此很怨恨李德林。


第四步,换掉大佬


北周当时镇守邺城的是尉迟迥,相当他在管以前北齐的地盘。杨坚让尉迟迥来长安参加先皇葬礼,让韦孝宽接替他的职位。尉迟迥是铁杆保皇派,杨坚这么做,就是翻牌比大小了——杨坚信心并不足,曾经问过北周负责研究天象的太史中大夫庾季才,说我当这个辅政大臣,你觉得行不行,符不符合天道?


庾季才很直接,说天道谁说的清楚?就算我说你不行,你能辞官不做退隐山林?杨坚默然久之,说 “诚如君言。” 杨坚的夫人独孤氏也劝杨坚 “大事已然,骑虎之势,必不得下,勉之!” 既然骑在猛虎背上,那就坚定信心,全力以赴!


第五步,敢于亮剑


尉迟迥不愿意去长安参加葬礼,准备兴兵讨伐杨坚。接任者韦孝宽正好走到朝歌(河南淇县),尉迟迥派人去接韦孝宽,韦孝宽很警惕,觉得情况有些不对,于是声称有病,走得越来越慢,尉迟迥派韦孝宽的侄子韦艺去迎接,韦艺是尉迟迥的一伙儿的,本来想忽悠一下叔叔,让他快点走,可姜还是老的辣,韦孝宽一眼就看出有猫腻,把韦艺抓了,威胁要杀他,韦艺只好把尉迟迥的计划全盘托出,韦孝宽带着韦艺逃回关中,每到一个驿站,就把所有的马赶走,并让驿站负责人备好酒菜。尉迟迥果然派数百骑兵来追,但是每到一个驿站,都有盛大酒席,也没有可以换的马,大家吃吃喝喝,走走歇歇,没有追上韦孝宽。


我们在《大佬的末日》曾经提过韦孝宽,他坚守玉璧,让高欢智力俱困,无计可施。也是他散布谣言,邺城散发小广告,导致斛律光被杀(见《啥叫黄龙汤》)。


第六步,要有盟友


杨坚任命韦孝宽为元帅,带着梁士彦、元谐、宇文忻、崔弘度、杨素、李询等大将,穿过豫西走廊,一起讨伐尉迟迥,这些都是当朝名将,杨坚相当于把自己压箱底的兵力都拿出来了。


但是支持尉迟迥的人更多,有十四州响应,相当于太行山以东的区域都参加了反抗军,连四川都反了,只有镇守山西的李穆支持杨坚,李穆的立场非常重要,如果他支持尉迟迥,杨坚就会两面受敌,肯定完蛋,我们曾经在《皇后开妓院》里说过“河东”的重要性。


第七步,得有死士


被召入长安的几位亲王,宇文招是领袖,他密谋干掉杨坚,7月26日邀请杨坚来自己家做客,虽然大家心里都知道彼此的立场,但杨坚也不想撕破脸,或者示弱不敢去,就自己带着酒菜去赴宴——这是北周版的鸿门宴——宇文招在帷帐和后院都安排了甲士,参与宴会的人也都暗藏兵器,杨坚只带着两员大将,一个杨弘,一个是元胄,都是勇将。


酒至半酣,宇文招用佩刀插起一个水果,递给杨坚,准备趁势刺杀,元胄一看不妙,闯进来说丞相府有紧急情况,请丞相回去,宇文招大怒,说我跟丞相说话,你插什么嘴!赶紧退下!元胄根本不听,手握刀柄,嗔目愤气,站在杨坚身旁。


宇文招只好打圆场,说我没有恶意,你别胡思乱想呀。然后宇文招假装不胜酒力,做出呕吐的样子,想到后面休息,元胄担心他出去叫人,又把宇文护扶回来,如此再三。宇文护一看没法出去,就说自己口渴,让元胄去厨房给自己拿杯喝的,元胄根本不理。


正好另一个赴宴的亲王来到,杨坚出去迎接,元胄跟杨坚耳语,说情况不对劲,我们赶紧走,杨坚比较自信,说他们手里没有兵权,怕什么。元胄说,兵权本来就是宇文家的,要是他们先下手为强,大事去矣!我不怕死,怕的是死得毫无价值!


杨坚将信将疑的回到座位,元胄这时听到房后有铠甲的摩擦声,决定不能再等,他向杨坚说相府实在有急事,您怎么还在这里喝啊,元胄直接拖着杨坚离开。宇文招追出去,元胄用身体堵住门,直到杨坚走出大门,元胄才离开大门追上杨坚。


宇文护后悔没有及时发动,手指都掐出了血。三日后,杨坚报复,把宇文招等亲王还有他们的儿子,全部诛杀。


第八步,得有监军


8月,韦孝宽和尉迟迥在河南武陟的沁水两岸对峙,正好下雨,沁水暴涨,两军都不能前进,韦孝宽的秘书长李询向杨坚打小报告,说梁士彦、宇文忻、崔弘度三人接受尉迟迥的金银,军心不稳。


这个噩耗让杨坚十分担忧,跟郑译、刘昉、李德林等人商量对策,说想换掉这三个人,李德林反对,说你之前跟梁士彦、宇文忻、崔弘度都是平起平坐的同事,谁都不服谁,现在他们能听你指挥,去了前线,其实是你用皇帝的名义发令,他们才去。你不信这三个人,想换掉他们仨,那你怎么知道后去的人就一定忠诚呢?而且接受尉迟迥贿赂这件事,你也不知到底是真是假,如果把他们抓起来,韦孝宽怎么想?其它将领怎么想?这只能造成更大的恐慌,临阵换将,您忘了长平之战赵国是怎么输的了?我觉得您现在应该派一个心腹去前线,此人需要明于智略,而且诸将也比较信服者,让这个人看着大家,这样即使有阴谋,也不敢发动。


如果把李德林这段话里的人名遮住,大家分不清楚是现代还是古代。李德林这招,其实就是监军制。


杨坚顿悟。那派谁去呢?杨坚想让郑译去,郑译说自己娘亲已老,不肯去。杨坚想让刘昉去,刘昉说自己从没当过武将,不肯去。杨坚大不高兴,这时一个叫高颎(这字念jiǒng)站了出来,说他愿意去,杨坚大喜,高颎连家都没回,立即出发上前线。


自此,杨坚的军事行动,只和李德林商量,李德林是个行政天才,大战之际每天有数百份军事文件,李德林来不及书面处理,他就口头吩咐,有好几个秘书分别听写,内容互不相同,都不用涂改,写完就是一篇通畅的文章。


第九步,得有奇招


8月15日高颎到了前线,在沁水上搭建浮桥,尉迟军从上游往下放火船,准备烧毁浮桥,高颎则在水中兴筑土堆阻挡火船,尉迟军稍稍后退,准备等韦孝宽渡河到一半的时候再攻击,可时机没有把握好,韦孝宽指挥全军迅速过河,高颎是个好政委,下令焚烧浮桥,背水一战,这下大家也没有地方逃了,只好奋勇杀敌,反抗军大败。


韦孝宽乘胜追击,8月17日抵达邺城,尉迟迥有还有13万大军,在城南列阵,最精锐的一支军队,都头裹绿巾身穿锦缎,号称“黄龙兵”,尉迟迥的弟弟也带着5万大军从青州赶来支援,尉迟迥是北周名将,素习军旅,虽然年纪大了,但仍披甲亲临前线,反抗军士气大振,两军大战,北周宽军情况不利,开始后退。


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北周军大将宇文忻想了一招,开始朝台下的观众射箭——当时的娱乐项目可能比较少,邺城居民出来看打仗的有数万人之多——箭如雨下,观众大惊,四处逃散时的惊呼,声如雷霆。宇文忻让大家一起喊 “贼败矣!” 政府军士气复振,趁乱发动反攻,尉迟迥大败,逃回邺城,韦孝宽立刻攻城,李询等人先登,尉迟迥自杀,他的子侄和兄弟在逃亡途中被擒获。


其它反抗军也被逐一打垮,整个内战只持续了68天。韦孝宽也走完了他的人生路,589年11月病逝,年72岁。


第十步,处理功臣


杨坚刚掌权的时候,对刘昉和郑译十分优厚,把他俩也当心腹,言听计从,刘郑二人权倾朝野,可这两人仗着自己的功劳,骄傲放纵,天天想着受贿,疏于工作,自从两人不愿意上前线,杨坚开始疏远这二位,高颎从前线回来后,杨坚对他的宠遇日隆。当时还有若干叛军未镇压,杨坚愁的茶饭不思,也睡不着,而刘昉却毫不关心,只知道游玩喝酒,相府的事不怎么管,于是杨坚让高颎接替了刘昉的工作。


杨坚不好意思撤郑译的职,就吩咐相府的官属不向郑译汇报工作,郑译不知道,仍到办公室办公,发现没人理他,这才惶惧,向杨坚叩头,请求辞职,杨坚念及旧情,仍以恩礼慰勉之。


隋的来历


为了感谢杨坚镇压保皇党为北周皇室立下的大功,580年12月,杨坚被擢升为相国,晋封为随王。赞拜不名,赐九锡。杨坚照例谦虚了一下,581年2月,杨坚接受北周皇帝宇文阐的禅位诏书,北周灭。隋朝建立——杨坚是随王,但他认为随这个字,有个辶,杨坚认为这意味着随时移动,去掉了辶,就绝不动摇了,这就是隋朝的来历。


最后再说三件事


第一件事,杨坚想把宇文家全部杀光,高颎等人不以为然,但不敢反对,只有李德林一再反对,杨坚大怒,说你是个书生,没资格讨论这件事!于是宇文泰的孙子们、宇文觉宇文毓宇文邕宇文赟的儿子们,统统被处死。禅位给杨坚的宇文阐,也被暗中干掉,年9岁。无论是高家,还是宇文家,统统完蛋了,皇帝真是个高危职业。


第二件事,当初刘昉、郑译假传圣旨,让杨坚辅政,皇后杨丽华并未参与谋划,她觉得宇文阐年纪小,唯恐政权落入宇文家的其它人手里,听说老爸来管事,十分高兴,但是后来杨丽华看到老爸另有野心,意颇不平,形于言色,禅位之后,更是愤懑不平,杨坚心里也有愧,封杨丽华为乐平公主,想让她改嫁,杨丽华坚决不肯,杨坚只好作罢。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让我想起来不肯给侄子王莽传国御玺的王政君(见《花样作死派》)。


第三件事,《资治通鉴》像本小说,草蛇灰线,伏脉于千里之外。上柱国窦毅的女儿窦氏,妈妈是宇文家的公主,这个只有几岁的小女孩听到杨坚受禅的消息,摸着胸口叹息,说 “恨我不为男子,救舅氏之患!” 她恨自己不是男的,没办法救舅舅一家。窦毅夫妇赶紧掩其口,说别胡说,这会让我们灭族的,但是窦毅对这个女儿大为惊奇。这个女孩长大了后,嫁给了李渊,生了几个儿女,其中一个叫李世民。




这是之前的48篇文章


48、皇后开妓院   47、苍天饶过谁

46、啥叫黄龙汤   45、再活五十年

44、为啥不吃鱼   43、奖金怎么发

42、宇宙大将军   41、坏人是谁呢

40、泥菩萨与蛇   39、大佬的末日

38、为啥用贪官   37、他们在说谎

36、谁的演技高   35、半边天垮了

34、皇帝吸尘器   33、狗血连环案

32、杀个皇帝玩   31、神奇预测术

30、气吞万里如   29、乐队亡国记

28、别瞧不起人   27、万万没想到

26、他做的对么   25、人潮人海中

24、疯王的呐喊   23、谁是忠臣呢

22、苔藓的逆袭   21、他们傻不傻

20、高平陵事变   19、事情的真相

18、牛逼的要死   17、战略有啥用

16、曹操的秘密    15、成功为了啥

14、到底投奔谁    13、代有猛人出

12、不在圈子里    11、渔阳凶杀案

10、花样作死派      9、最丧大英雄

8、换成你咋办      7、命运的名义

6、众神的草原      5、地下造反军

4、17岁的冬季      3、叛徒的下场

2、自杀的战神      1、饿死的大王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宋家泰读书圈 微信二维码

宋家泰读书圈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