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路:聊聊安逸

2018-03-30 王路 王路在隐身 王路在隐身

晚上没事,我一般在学校吃食堂。食堂有很多窗口,师傅和勤杂工都是外地人。他们自己说话用方言,但跟孩子说话,就像跟大学生说话那样,换成普通话了。


有些家庭,一家几口都来北京了。丈夫和妻子在学校食堂打工,孩子就在附近上学。坐在我旁边写作业的,是个小女孩。从她抄的试卷上来看,大约是小学三年级,学一些圆柱体体积之类的。她成绩还不错,6乘以6再乘以6,她马上知道是216,我还算了半天。放到小时候,我也会算;放到现在,我首先想到的是666。


她爸从窗口下的门洞钻出来,拿了一瓶黄桃罐头。立刻有两个小男孩跑过来。她爸用筷子叉了一块,送到一个男孩嘴里。女孩撂下笔,张大了嘴,也要吃。她爸给另一个男孩夹了两块,放进小碗,倒了点汁儿,这才看见女孩张着嘴。她爸说,作业还没写完呢,先写作业。女孩撅着嘴缩回了头,继续写作业。


她爸很高兴,对小男孩说,今天英语考了满分,多奖励你吃一个。男孩吃完,把汁喝得一干二净,然后去写作业。


姐姐写完作业,要出来时,我还没来得及让道儿,她就缩身从桌子底下钻出去了。等她从她爸那儿端回一只黄桃时,弟弟老远瞪着大眼睛。她爸说对男孩:你吃了两个,你姐姐刚才只吃一个,再吃一个不应该吗?男孩说,她的水比我多!女孩笑。


男孩跑过来,姐姐把碗里的汁给他喝。他喝了几口,装出要抢姐姐的黄桃吃的样子。姐姐笑。当然,他并没有真抢,又回去写作业了。我看看手机,已经八点了。


女孩吃得很开心。虽然只有一块。我想,自己只有在很小的时候,才为一口罐头这么开心过。那时候父母还在上班,单位还没倒闭,一家三口租房子住。面积还没有我现在租的大。


有一年,我已经上了高中,假期被亲戚请去辅导他儿子作业。那个亲戚家里比较困难,丈夫在街上干体力活。因为给他家孩子讲了一上午题,中午非要留我吃饭,炖了一只鸡,我碗里满满全是鸡肉。腻得不得了,好不容易吃完,又给我添上一大勺。


我是比较懒散的人,也喜欢安逸的生活。而之所以不敢太放逸,就是因为,有时会见到这些,想到这些。佛家讲,一切有情众生平等。这种平等,是理上的平等。有朝一日,大家都要成佛。看见别人的辛苦,这么小的小朋友,在这么乱的地方,晚上八点还要写作业。而自己拥有很好的条件,如果不知道珍惜,不能利用自己的因缘,为众生做些什么,那是有罪过的。


生起这种心的时候,会很舒服。还有一种情况下也会舒服:在高档酒店的顶层餐厅吃自助的时候。但这两种舒服,截然不同。后一种舒服里,常常包含了优越感,是觉得自己有条件享受很多人无法享受的待遇而舒服。这种舒服是比较糟糕的,是三恶趣的资粮。而前一种舒服,则是好的,它包含了惭愧心,策励自己精进。这种精进不是为了赚更多钱,成就更大名声,而是为了让别人的辛苦少一点,让自己的罪过少一点。


有人喜欢讲:老子赚的钱,老子爱怎么花怎么花。这是有问题的。不是说,不可以有这种想法。而是,有了这种想法,就会种下坏的种子。种子将来长大,会令自己受苦。这种想法,增益了自己和众生的触恼。归根结底,自己并不比任何人优越。误以为优越,必然带来以后的痛苦。


我从报道上看到,有个初中没毕业的青年,最初打工,每个月挣一两千块。去年下半年,玩区块链,一个月挣五百万。他把老家的房子也翻修了,给爸妈买了冰箱、电视、空调、洗衣机,还请从前的工友吃大餐。后来爆仓了,身无分文,连手机费都交不起了。这时候,他也没办法再回到工地了。曾经享受过日进万金的生活,一千多块钱的工资没法接受了。


不过我想,他做对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就是给家里买家电,修房子,请从前的工友吃饭。假如他没有做这些,后来爆仓后,就比以前还要糟糕。但做过这些,虽然钱没有了,至少给父母的电视、冰箱还在,请过人家吃大餐,人家还记得他的情。也许他租不起房子的时候,还能去人家那儿蹭地板睡。


佛家讲,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如果以生死为期限看,钱是带不走的。我们就跟那个小伙子一样,开头没有什么是自己的,最终也没有什么是自己的,但中间一度有因缘有条件的时候,是足以造下一些善业的。过于安逸的生活之所以不好,就是因为把这样的机会白白浪费掉了,对众生没有任何帮助,实在太可惜。

修改于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王路在隐身 微信二维码

王路在隐身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