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路:谈谈沈某这件事

王路 王路在隐身 2018-04-07

1、


佛教认为,造了业,必然要受报,跑不了的。只有果报受尽,业才算消完。就像欠钱,可以暂时不还,或者少还,但利息是一直在计算着的。二十年前发生的事情,虽然当时也调查了,处理了,但显然惩处力度不够。如果足够,今天在重新提起时就不会引起那么大的愤慨。如果足够,他后来就不可能一步步晋升,又评上长江学者。表面上看,好像先前造恶对他的前途影响不大,现在看,他是没有轻易逃掉的。


2、


这件事的巨大反响,也跟沈某的身份有关。如果他是个不知名学校的合同工,恐怕不会得到这么多关注,引发这么大愤慨。人们的巨大愤慨,不仅因为性侵,还因为名校教授头衔的加持。那种头衔,先前给他带来很多好处和便利。走到哪里,亮出头衔,就令人尊敬,就可以得到很多资源。现在曝出问题,曾经带来种种好处的头衔,一样起到了相反的加持。这一点儿都不冤,就像用杠杆炒币。崇高的外衣会带来好处,但人们更难容忍品行低下的人披着崇高的外衣。如果他披着破烂的外衣,大家的愤慨会少一些。很多人没有远见和洞察力,倾向用外在的光环和头衔去想象一个人。而外在无论怎样光鲜,都不能作为内心的证据。


3、


有时候,人们觉得二十年前的高校比现在更纯洁, 更干净。事实未必如此。今天很多人喜欢民国范儿,难道民国的大学不存在这些吗?好在,今天有更便利的技术,曝光的成本更低。放到过去,这种事情就算曝出来,影响也十分有限。假如这件事是十年前曝出来,沈某受到的压力肯定要比现在小。他延续了之前的公关思路,只是时代变了。也许还有很多这样的事情,没有得到曝光。但在这种氛围下,至少能令作恶者有所忌惮。


4、


羽戈兄朋友圈发了张图,说“沈某的文字真烂”。我读了一下,还真是烂。沈某特别喜欢用引号。引号什么作用呢?不用的话,你会觉得有些词不恰当,加上引号,不恰当的词就好像稳一点儿了,甚至有了言外之意。引号就像裤衩,穿一个,有修辞的效果,欲盖弥彰、引人注目。但要是裤衩套裤衩,套上八九个,那就不是修辞了,就表示裤子不够穿,只能用裤衩顶。不过,术业有专攻,对老师要求品德是应该的,对语言学者要求文笔,也许苛求了。


5、


曝光文章里提到沈某有妻有女,沈某自己的书上也提到过。对她们来讲,好像是飞来横祸。毕竟,罪恶不是她们造下的。但是带来的痛苦,她们也要忍受。我还看了受害者父母的视频,老两口都八十多岁了,二十年前的悲剧带来的痛苦仍然要慢慢消化。即便是要求沈某道歉,也保持着克制和礼貌。看得令人心疼。可见这种事情,对他人造成的伤害有多么大。有人喜欢说,“只要不影响别人,我爱怎么搞怎么搞。” 这是不可能的。众生是有联系的。一人造恶,会给很多人带来伤害和痛苦。有时候,没有能力不是坏事情。如果你发心不正,在能力不大的情况下,对别人造成的伤害也会相对小一些。如果你拥有权力和资源,作恶的罪业会更大。


6、


最后要说,巨大的愤慨表示,“为人师表”这个词还没有完全丧失意义。我们对“老师”这种职业,还是保留了一些期待的。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王路在隐身 微信二维码

王路在隐身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