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家泰:谁知胜负事

宋家泰 宋家泰读书圈 2018-04-12

宋家泰读《资治通鉴》50

关于写这个系列文的缘起,点这里可见


557年10月,陈霸先称帝,国号为陈,这是南朝的最后一个朝代,关于陈霸先的奋斗史,见《奖金怎么发》,陈霸先上位后,内忧外患——内有南梁的潜在势力反对,外有北齐的压迫,南陈的地盘并不大。


儿子被扣在国外没回来


559年,陈霸先去世,年57岁。陈霸先从6月12日发病,到21日去世,病来如山倒,没有来得及指定接班人。陈霸先的皇后章要儿,当然希望亲儿子陈昌能回来继位,但陈昌在国外,他当年被南梁皇帝萧绎征召到江陵当官,其实就是人质啦。554年江陵被西魏大军攻破,萧绎烧了自己的十四万卷藏书,这是中国文化史上最大的浩劫之一(见《奖金怎么发》)。萧绎被杀后,西魏除了把全城的金银珍宝抢走,还把数万平民男女,都当成奴婢,赏赐给全军将士当战利品,带着他们去了长安,其中就有陈昌。


南陈的重臣们都支持陈霸先的侄子陈茜继位,陈茜这一年38岁,是陈霸先公司的主要高管,大家都是老员工,以侯安都为首的重臣们觉得,陈昌远在西魏,还不知道人家放不放人,眼下陈帝国正在打仗,推一个已经被证明有领导才能的人上位,可能更靠谱,更重要的是,支持陈茜,肯定能够获得他更大的感激,而嫡长子陈昌只会觉得理所当然。


侯安都按剑上殿,请皇后章要儿交出皇帝玉玺,侯安都亲自把陈茜推到陈霸先灵柩前嫡长子的位置。因为这事有点不合规矩,文武百官还有些人犹豫,侯安都说今天谁要是不支持,都要被斩!章要儿这才下令,命陈茜继位。这是南陈第二个皇帝。


560年2月,南陈击败王琳及其盟友北齐军,王琳这哥们是南朝名将,一直是萧家的铁杆保皇派,兵败后带了十几个人逃往北齐。573年南陈大军攻击寿春,当时北齐朝政被陆令萱等人搞的一塌糊涂,名将斛律光、高长恭都被自己人肃反掉了,军政士气低落,王琳镇守寿春,南陈大军围攻,激战后王琳被俘,因为王琳深得军心,南陈主帅吴明彻担心夜长梦多,就把王琳杀了。这段历史,请见《苍天饶过谁》


击败了王琳和北齐,陈茜算坐稳了位置,这时候海外的游子,陈昌回来了——陈霸先曾不断向北周请求,希望放自己儿子回来,北周要是趁陈霸先活着的时候就把陈昌放回来,南陈和北周就能形成全天候的战略合作伙伴了,可陈霸先已经死了半年多了,北周才把陈昌放回来了,真是拎不清,陈昌更拎不清,他还给堂兄陈茜写信,《资治通鉴》原文是 “致书于上,辞甚不逊。” 我估计那信可能没按照写给皇帝的格式写,陈昌觉得,这皇位本来就是我的,现在我回来了,你看着办吧!


陈茜还能怎么办?他召见侯安都,说太子回来了,我打算退休,让他给我封一个藩国养老就行了。侯安都说,自古岂有被代天子!臣愚,不敢奉诏!侯安都自告奋勇,说他去接陈昌。3月25日,陈昌南渡长江,走到江心被杀,尸体被扔进了长江,侯安都回来汇报,说太子失足掉江里淹死了。


要不是我你能当上领导?


侯安都再立大功,被晋封为清远公。侯安都真是为南陈朝廷出力,有次平叛,侯安都坐在轿子里指挥作战,被流箭射中,血都流到脚上了,侯安都面不改色,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直到破城。经过努力,南陈总算把长江以南又统一了。


但是侯安都是个很嘚瑟的人,经常聚集手下的谋士武将,办千人以上的大party,又是骑马射箭又是吟诗作赋,手下小弟多了,难免有些不法分子,被政府通缉的时候,都投奔侯大哥。侯安都跟陈茜在一起的时候,一些礼仪也可能不是太恭敬,陈茜是个性情严整的人,不免心中有些不开心,但是侯安都一点都没有发现。


有一次他们在皇家园林聚会,侯安都可能喝得有点多,跟陈茜说 “何如作临川王时?” 当皇帝跟当一个临川王,感觉有啥不一样?侯安都的意思很明显,要不是我,你当得上这个皇帝么?陈茜没理他,侯安都又问了好几次,陈茜只好说,我当皇帝虽然是天命,但是也靠你尽心尽力。可能侯安都很满意感觉太好,宴会结束,侯安都向陈茜借了全套桌椅板凳锅碗瓢盆,还有这次吃饭的领导专用包间,准备请自己的老婆孩子也吃一顿,完美的copy一次。


这些东西都是御用之物,侯安都此举,已经有点逾制,但是陈茜也不好意思拒绝,侯安都位置太高,也没有人在中间打圆场,陈茜只好把全套家伙事都借给了侯安都,但心里很不痛快。第二天宴会开始,侯安都坐在御座上,其他人坐在臣属的位置上敬酒,正好这时皇宫火灾,也许是救灾心切,侯安都带着将士救火的时候,是全副武装冲进去的,这让陈茜再也无法忍受,准备干掉侯安都。


现在有个词很火,叫 “修昔底德陷阱”,说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其实这就是囚徒困境的放大版,侯安都未必想篡位,但是他的一举一动,就像个要篡位的权臣,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陈茜要保住自己的位置,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管侯安都会不会造反,难言之隐一洗了之。


560年6月,陈茜准备停当,请侯安都吃饭,就在这次宴会上逮捕了侯安都,次日命其自杀。但陈茜还算相对厚道,赦免了侯安都的妻儿,侯安都的部属们被没收马匹、武器后也被释放,相比高纬杀斛律光,洪秀全杀杨秀清,这简直就是一个微创手术了。


为啥诸葛亮难得?


陈茜虽然是陈霸先的侄子,但他出身艰难,知民间疾苦,对事情观察细微,很节俭,爱惜民力,对老百姓也比较好,算是大分裂时代最好的皇帝了。陈茜有一个24小时办公的习惯,只要有紧急奏折,哪怕晚上也要打开寝宫小门,把奏章递进来批阅,这比听到平阳陷落,还要继续跟冯小怜打猎的高纬强太多了。


为了时刻保持惊醒,陈茜要求宫中巡逻的卫士交接班的时候,一定要把木牌投在殿外的石阶之上,铿然有声,说 “吾虽眠,亦令惊觉。” 睡觉也要睁只眼睛。


566年4月,陈茜病重,因为太子陈伯宗个性软弱,陈茜担心儿子坐不了这个位置,就把亲弟弟陈顼(这字念xū)叫来,说要不这个位置给你坐好了,陈顼伏在地上痛哭,坚决辞让。这场面很像刘备白帝城托孤。


陈茜又找了孔奂等重臣,说我打算把皇位传给弟弟,你们要听他的,孔奂等人也哭着回答,说陛下身体肯定会好的,太子虽然年轻,每天也都在进步,将来陈顼肯定也能当好周公的角色,好好辅佐太子的云云,陈茜终于放心了,4月27日去世,年45岁。太子陈伯宗继位,这是南陈第三个皇帝。


诸葛亮为啥被后世敬仰?因为出一个诸葛亮太难了,天时地利人和都得有,不仅自己的品行高洁,还得手腕高强,皇帝身边也不能有打小报告想当下一届丞相的人。


陈顼跟侄子陈伯宗的关系=高演跟侄子高殷的关系,小皇帝陈伯宗的辅政大臣刘师知=小皇帝高殷的辅政大臣杨愔,套路跟《再活五十年》一样,围绕着小皇帝的大臣,觉得皇叔权力太大,刘师知等人想让陈皇叔离开中枢,去地方上工作,陈顼得到旨意,准备出宫。


手下跟陈顼说,您只要一离开权位,下场就跟曹爽一样,想当一个富家翁而不可得——《高平陵事变》这段历史故事太经典太吓人了,陈顼立刻明白了,展开反击,把刘师知等人全部杀掉,陈顼这次政变,也是干净利索的微创手术,只杀了几个权贵,没有引发大规模内战。但这种权力的游戏,一旦开始,就没有回头路了。


568年11月,陈顼发动政变,以太皇太后章要儿的名义下诏,罢黜陈伯宗,陈顼登极。这是南陈第四个皇帝。


听人劝,吃饱饭


573年,陈顼派大将吴明彻乘北齐大乱之机北伐,攻占了吕梁和寿阳,重新恢复了淮泗之地,把战线又往北方推进了不少(见《苍天饶过谁》),崽卖爷田心不疼,高纬继续酣饮鼓舞,下令沿着黄河构筑防线,别说淮河以南,他连黄河以南都准备放弃了,好在南陈忙着消化新占领的地盘,北齐的战线勉强稳定住了。


577年,北周灭北齐,陈顼觉得这是个趁火打劫的好机会,派大将吴明彻继续北伐,准备拿下徐州和兖州,真的想拿下黄河以南的地盘了。南陈跟北周军队交火,北周军小挫,被围在彭城,北周援军赶到,在泗水两岸筑城,把几百个马车轮子用铁链拴在一起,沉入清口河底,作为封锁线,切断了南陈北伐军的退路。


南陈大将萧摩柯向主帅吴明彻建议,趁北周的防御工事没有完成前,希望让他立刻展开攻击,保证水上通道的通畅,但吴明彻很骄傲,说 “搴旗陷陈,将军事也;长算远略,老夫事也。” 在前方冲锋是你的事,在后面指挥是我的事!萧摩诃失色而退。10天之后,南陈北伐军后路被断。


北周援军大批赶到,吴明彻终于发现事态严重,准备撤退,各将领出主意,建议掘开围城的堤坝,趁着大水顺流而下,越过封锁线。吴明彻背上有病,无法骑马,萧摩柯建议吴明彻坐在用两匹马驮着的轿子里,自己带骑兵掩护,一定能把他带回京师,吴明彻虽然骄傲,但是骨气还是有的,说我们的主力是步兵,我是主帅,应当身居后卫,跟着步兵走,你的骑兵在前开道!


萧摩柯当夜率骑兵出发,578年2月27日,吴明彻下令掘开水坝,全军突围,乘船顺泗水而下,希望一下子就能冲进淮河,可到了清口时,水势变得缓慢,船被沉入水底的车轮抵住,全都堵在河里,北周大军围攻,陈军崩溃,3万步兵,还有全部的装备,都被北周俘获,吴明彻也被俘。萧摩柯带着精锐骑兵突围,总算逃了出来。北周皇帝宇文邕封吴明彻为怀德公,吴明彻忧愤而死,年67岁。这次大战之后,南陈就转入战略守势。


灭掉北齐,打败南陈的北周皇帝宇文邕,不就去世,儿子宇文赟继位,人品能力都差了很多,上位不久就杀了很多老臣(见《含笑十步癫》),580年宇文赟也死了,老丈人杨坚夺权,打赢了尉迟迥,在581年建立了隋朝。


宫斗电视剧


582年1月5日,南陈皇帝陈顼身体不适,把太子陈叔宝和另外两个儿子陈叔陵、陈叔坚都叫到皇宫,一起伺候老爸。陈顼据说是中国历史上最能生的皇帝之一,有几十个儿子,只叫了这仨来,可能他们是年龄最大的。陈叔宝是陈顼的皇后柳敬言所生,嫡长子。陈叔陵是次子,母亲是彭贵人,陈叔坚的母亲是何淑仪。


《资治通鉴》上说陈叔陵 “性苛刻狡险”,他当着首都卫戍区总司令,如果有人稍微不趁他心意,一定会受到报复,轻则被治大罪,重则被处斩。陈叔陵看着老爸可能不行了,觉得这是个夺权的好机会,就跟药房的人说切药刀太钝,你把它磨锋利一些。


1月10日,陈顼去世,年55岁。宫中一片混乱,陈叔陵让手下到宫外帮他拿把佩剑,手下没听懂老大意思,给他拿了把上朝用的木剑,陈叔陵大怒,狠狠把手下骂了一顿,陈叔坚在边上听到了,起了疑心,开始暗中观察二哥。


1月11日,陈顼的尸体被抬入棺木,太子陈叔宝趴在地上哀哭,陈叔陵抽出切药刀,砍中陈叔宝的脖子,陈叔宝昏倒,陈叔宝的亲妈皇后柳敬言过来救儿子,又被砍了数刀,保姆吴氏也过来帮忙,拉着陈叔陵的胳膊不放,这时陈叔宝从地上爬起来,陈叔陵抓住陈叔宝的衣服袖子,陈叔宝奋力争夺,这时陈叔坚冲了上来,抢下切药刀,掐住陈叔陵的脖子把他摁倒在地,再用陈叔陵的袖子,把他捆到了柱子上,陈叔坚想问一下怎么处置这个二哥,可大哥陈叔宝已经被保姆吴氏扶着跑开了,陈叔坚追了过去,想问一下咋办,陈叔陵力气很大,拼命挣扎,居然被他从柱子上挣脱了,逃出云龙门,奔回卫戍区总部东府,征召左右侍卫,把东府里的囚犯都放了,散发金银绸缎作为犒赏,还征召卫戍部队增援,自己身穿白盔白甲,登上城楼征召新兵。


危难之时见真情,由于陈叔陵平时人缘不好,水平不行,大家对他的智商情商都不看好,再说他是庶子,也不具备正统性,建康的亲王将领,没有一个来帮陈叔陵,也没有新兵来报效,陈叔陵只凑了一千多人,据守东府。


当时陈军主力都沿长江部属,首都空虚,陈叔坚派人以天子的名义,征召萧摩柯进宫,让萧摩柯带着数百骑兵,攻击东府。萧摩柯当时的职位是右卫将军,陈叔陵是他的直属领导,陈叔陵惶恐,让人把自己的乐队送给了萧摩柯,说你要是支持我,事成之后我让你当宰相——这不是临时抱佛脚么,早知道萧摩柯重要,为啥不早拉拢?


萧摩柯说,大王必须要派心腹来,我方敢从命。于是陈叔陵派了自己最心腹得力的两个心腹去见萧摩柯,萧摩柯把这两人绑了,送到皇宫斩首,把人头送到东府外展示。


陈叔陵本来就没啥能力,心腹一被杀,他更加慌乱,就把自己的王妃张氏,还有最得宠的七个宠妾,都推到井里淹死,然后陈叔陵带着数百骑兵,逃出建康,准备北渡长江,投奔隋帝国,逃亡路上被萧摩柯的追兵赶上,部下多弃甲溃去,陈叔陵被斩首,他的所有儿子都被逼自杀,心腹也被全部处死。


一场政变,几个小时内就平息了。《资治通鉴》记录极细,分镜头脚本都写好了,简直可以直接拍电视剧了,这就是一场经典的宫廷政变。如果陈叔陵手里拿着宝剑,一剑斩下陈叔宝的脑袋,或者陈叔坚跟他是一伙的,可能历史就改写了。


30岁的陈叔宝继位,他是南陈第五个皇帝。陈叔宝把陈叔陵的万贯家财,全部赏赐给了萧摩柯,陈叔坚则坐上了陈叔陵的位置。


经典辩护词


由于陈叔宝身受刀伤,不能过问政事,因此朝中事无大小,都是陈叔坚在管,权倾朝野,自然引发了陈叔宝的忌惮,陈叔宝也有小弟,天天在他面前打陈叔坚的小报告——权力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是,是一个团伙的。陈叔宝和渐渐和陈叔坚疏远,在权力斗争面前,救命恩人也得靠边站。


583年12月,陈叔坚被免职,心中惴惴不安,难免在家里求神拜佛,或者设立祭坛想改改家里的风水,被群众检举揭发,说他在巫蛊,陈叔宝囚禁陈叔坚,诛杀之前让宦官当面宣布罪状,陈叔坚说我祭祀没其他意思,就是想再亲近皇帝而已,我死之后,一定会见到陈叔陵,我一定会再训斥他的!


请大家学习一下,这是很棒的自我辩护词,陈叔坚没有说要不是我你能当上皇帝么?而是说我死了也会去再骂一顿陛下的敌人。陈叔宝听了,这才赦免陈叔坚一死。


什么是真正的豪宅?


坐稳了皇帝宝座的陈叔宝,觉得自己大难不死肯定要有后福,开始追求享乐,在皇宫内大兴土木,盖了临春、结绮、望仙三阁,每个都高数十丈,连延数十间,门窗、栏杆、椽柱、门槛都是用沉香木、檀香木做的,以黄金玉石做装饰,再镶嵌珍珠翡翠,外面挂着珠帘,室内有宝床宝帐,穿的玩的,都是近古所未有,每有微风暂至,香闻数里。三阁下则积石为山,引水为池,杂植奇花异卉。


你看,人有权有钱了,最终还是要住豪宅的。无论是谁割韭菜,最终他都会去置办房产。大家好好看看真正的豪宅是啥样。可别再吹嘘自己是什么天上人间了。


陈叔宝住在临春阁,张贵妃住在结绮阁,龚贵嫔、孔贵嫔两人住在望仙阁,这三个阁,中间有双层的专用车道供往来,陈叔宝带着一堆妃嫔,轮流在这三阁游戏,陈叔宝的心腹重臣们,比如宰相江总(他真的叫江总)、尚书孔范等,也常常到后宫游乐饮宴,君臣酣歌,自夕达旦,以此为常。陈叔宝比叔叔陈茜心大,他和臣子们没有尊卑之序,称这些男客人为“狎客”——陪伴权贵游乐的人,这个词流传至今。


来啊 快活啊 反正有大把时光


陈叔宝最喜欢的张贵妃,名字叫张丽华,最早的时候是龚贵嫔的丫鬟,陈叔宝一见钟情,两人坠入深深的爱河,张丽华生了一个儿子陈深,后被封为太子。张丽华是历史上知名的大美女,资治通鉴上说她 “发长七尺,其光可鉴”,简直可以拍洗发水广告了,还说张丽华性情敏慧,神彩焕发,仪态雍容华贵,双目流转,光采照人,像个大明星。张丽华很会看陈叔宝的脸色,经常向他推荐别的宫女,这不仅让陈叔宝很开心,后宫佳丽们也都说张贵妃的好话,觉得她特别白莲花。


陈叔宝天天喝酒赋诗,举办音乐会,哪有时间管国家大事,不跟文武百官开会,就让他们把重要的事写成奏折,让宦官代为转呈,陈叔宝坐在沙发上,抱着张丽华,共同讨论政事,进行裁决,宦官有时候都记不下来那么多领导指示,张丽华都能一一记下,无所遗脱,因为有这种记忆力和分析能力,张丽华对南陈朝政了如指掌,她还探听宫外事物,社会上有啥人啥事,张丽华都先告诉陈叔宝,长得漂亮还有才有德,陈叔宝爱她爱得发狂,言听计从。张丽华和宦官联手,内外连结,援引宗戚,纵横不法,卖官鬻狱,贿赂公行,权力都掌握在宫内,儒家官僚系统根本没啥用了。


每个人都要为祖国繁荣昌盛做出贡献


陈叔宝还有几个得力手下,其中一个叫沈客卿,口才很好,熟悉朝廷的各种典章制度,他负责收税,按照南朝的旧制,军人和士人免税。但是陈叔宝在皇宫大兴土木搞基建,天天开party,总是缺钱,沈客卿建议,不管什么人,一律都要纳税。陈叔宝同意。殊不知他们已经把南陈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