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把世界拱手让给你所鄙视的人”——“自私”辩护

旧文 一晌贪欢 2018-04-16

这句非常励志的话,出自《源泉》的序言。创造《源泉》时,安·兰德觉得:“你抛出大把珍视,却连一块猪排的回报都得不到”,而陷入沮丧情绪,在丈夫的鼓舞下,明白了这个道理:不能把世界让给你所鄙视的人。



这话说着中听,做起来却不容易,要怎样才能把世界夺回来呢?她所鄙视的人又是什么样的?


在《自私的德性》里,问题得到解答,安·兰德为个人主义的强力辩护无疑让她成为精英主义的代表,也成为美国精神的一个极好的注脚,她的书号称在美销量仅次于《圣经》,“不懂安.兰德就不懂美国精神。”


自私,是一个贬义词,在通常的理解里,自私是一个人只在乎自我私利,甚至不惜损害他人。


安·兰德却推崇“自私”,她甚至认为人判断自己行为对错的第一个依据是知觉:你感觉好还是坏。感觉不好就不做,自我保存是生命体的道德。


所以如果评判大学生救小学生而牺牲这一极具争议性的事件,我想她绝对会认为“不值得”。她反对在灾难面前帮助他人的无限扩大化:权限和付出两个方面。不能在任何时候都去帮助,我没有这个义务;也不能让自己付出过多,人应该捍卫自己的权益。


这和我们周遭习惯的论调是不大相符,可安.兰德的这个自私却有很大不同。那些以损害他人利益来满足自己的“自私”恰恰就是她所鄙视的,她的“自私”是精英化的个人主义。


她认为一种道德的生活方式就是无时无刻、全面地运用自己的理性,这样一来,幸福就不是不可捉摸的,而是一个清晰可见的生活指导,这样的一个人是不需要在物质和思想上依赖任何人的,他不会损害别人的利益;这种自私,还意味着一种抵御的力量——因为具有自己的理智,他任何时候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原则。


集体主义、利他主义在她看来更是完全的骗局,因为它们依赖一个朦胧的信仰、主观概念、超自然的论调来让人献祭,在这种文化下个人价值不会得到尊重,因为歌颂牺牲;人不会以自己为傲,也无法时刻运用理智——否则就必然和利他主义或者集体产生冲突。


所以可以想象安·兰德推崇的是那种完全理性的生活方式,正因为太理性,它可能根本不在乎牵绊常人的感情问题,比如在爱的问题上,“无私的爱”向来被我们歌颂,但在理性的眼光下,它无比荒谬——


一个人如果有珍视的价值,就不会因对方的缺陷爱上对方,而只能因为美德,否则便是对自我的背叛,因对方的缺陷爱上对方等于漠然了自己看重的价值,或者说他没有任何珍视的东西,只是一团混沌。


这种理想化也体现在她对传统自私者的看法:争夺他人果实的人,其实是只得到了次等的东西,比如只得到了延续生存的物质,却无法拥有欣赏的能力,所以他们并没有真正像人那样生活。


从个人权益,安上升到对美国政治的分析,她会骄傲地宣布美国的权力是服从于权利的,而宪法是保护人民的权益不受侵害而限制政府的,集体并没有权利;所以她也会动用这些原则对美国政治中出现偏颇之处进行批驳。


安·兰德的精英个人主义,被众多商界名人推崇,确实,大佬看到落水的小孩,估计会有常人更低的概率冒着生命危险去营救;精英毕竟是少数,但凡人也可以借以思索:心中那被崇高化的利他主义到底来自哪里?是来自外界的长期的宣传吗?谁是宣传者,谁最可能是最大的受益者?再具体到小孩落水,在很可能要牺牲掉自己才能救出孩子时,为什么必须要将灾难转移?背后的依据又是什么?


并不是说要让人成为一个自私的人,而是说在大大小小的日常生活中,我们是不是被要求付出了过多?小到为了照顾集体而放弃自我价值保持沉默、牺牲掉自己的时间,大到肉体的献祭。


而这种付出是不是导致了整个社会的的低效运转——如果我们被鼓励尊重根据自我理智做出的判断,而不是总屈服集体,个人冲撞陈规陋习的案例会不会增多?如果我们被鼓励尊重自我价值,就会把时间花在创造更多的价值上。最终整体福利会不会反而得到扩大?


归根结底,真正的价值、理性应该被尊重,个人的权益应该被尊重,应该有那样一个社会,每个人有勇气根据自己的理性判断行事。一个人被教导以理性、被培训着建立了独特的自我价值,就该给这些品质施展的空间。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一晌贪欢 微信二维码

一晌贪欢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