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家泰:帝国深井病

宋家泰 宋家泰读书圈 2018-04-19

宋家泰读《资治通鉴》51

关于写这个系列文的缘起,点这里可见


杨坚称帝后,在正式对南朝陈下手之前,做了几件事,值得一叙:


打赢了货币战争


第一,杨坚稳定了货币。在此之前,北齐、北周之间战争连绵,双方都需要维持高动员强度的军队,比如北周的府兵除了军事训练,既不生产,也没有其它赋役;双方从皇帝到大小官员都很奢侈,比如北齐宫里一条裙子就值一万钱,为了佛寺佛像早日建成,高周转高强度日夜施工,一晚上照明灯能烧掉一万盆油,这些都加重了财政开支,怎么办?通货膨胀呗!古代没有办法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官方一般惯常的办法是铸造一种跟五铢钱重量差不多的铜钱,说它值五个或者十个五铢钱,“大收商估之利”。


我们在《花样作死派》中介绍过王莽的币制改革,老百姓又不是傻子,那时没有办法炒房对抗通胀,也没有渠道把钱换成硬通货外币,但他们也有两种办法,一种是不收这种大面值货币,你想买我东西可以,你拿黄金来,或者拿布匹来换;还有一种是自己铸私钱,把五铢钱融化了,铸那种 “五行大布” 或者 “永通万国” 去换别人更多的五铢钱,更有甚者是用生铁加一点铜来私铸钱。


货币是市场经济的核心,它出了问题,会极大影响社会的生产热情的,如果自己的劳动成果这么容易被别人用种种手段剥夺,那我什么都不干好了。


杨坚上位后,重新铸造了五铢钱,这种铜钱的正反面都有凸起的周边,一千钱重四斤二两,隋帝国废除了古钱和私钱,把样品放在交通要道,跟样品不一样的钱一律没收销毁,自此钱币全国统一,人民生产热情开始恢复。


减轻了法律惩罚力度


第二,重新修订了法律。杨坚下令减轻了法律惩罚力度,比如废除了枭刑(脑袋砍下来挂竹竿上展览)、车裂、鞭刑等一些残忍的肉刑,只要不是谋反,就不再没收家产和诛灭全族了;拷打时不能超过两百棍,对棍子的粗细进行规定;犯人戴的枷锁大小也有标准格式;流刑的时间也压缩了等等。从这些改革,可见想见隋朝以前的老百姓的苦难有多深重。


除了老百姓,士绅阶层也有了“八议法”的保护,哪八议呢?如果是这八种人,罪轻一等:

1、议亲,皇帝的亲戚;2、议故,皇帝的老友;3、议贤,为人要贤德。4、议能,有特别才能;5、议功,为国立过功;6、议贵,官高权位大;7、议勤,工作加班多;8、议实,是个老实人。这八议法,也收拢了不少精英阶层的人心。


严刑峻法,是统治阶层不自信的表现,真要是道路自信,应该像杨坚一样。他制定的刑法,后来后世各朝各代都大致沿袭。


没了后顾之忧


第三,出兵收拾了突厥。北周和突厥原来有全天候战略联盟关系,他们不止一次联手攻击过北齐(见《再活五十年》),宇文赟还把千金公主嫁给了突厥可汗阿史那摄图,嫁过去的千金公主,很痛心娘家被杨坚给篡了,灭门之仇不可不报,千金公主请求突厥可汗为宇文家报仇,突厥可汗觉得隋帝国也没有以前北齐、北周对突厥那么恭敬,于是对隋帝国边境展开数年的游击战骚扰。


杨坚烦不胜烦,583年对突厥展开反击,兵分八路出塞,双方展开大战,突厥大败,再加上瘟疫流行,突厥元气大伤,依托突厥势力存在的北齐最后残余势力也被扫灭。杨坚采用长孙晟的计策,利用突厥内部矛盾进行分化瓦解,突厥开始内战,各派势力纷纷派出使节到长安,请求和解,要求杨坚支援,杨坚一概拒绝,你们各派先自己打一会儿内战再说吧。


584年,突厥可汗服软,向杨坚请求和解,人到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千金公主也主动申请改姓杨,当杨坚的女儿,杨坚改封她为大义公主,大义灭亲的大义。突厥可汗给杨坚写信,说自此以后,我们子子孙孙亲上加亲,我们的羊马,就是您的牲畜云云。587年,彪悍一时的突厥可汗阿史那摄图去世。


摆平了内部反对势力


第四,进一步稳定了内部。杨坚能坐稳皇位,最关键的是他打赢了尉迟迥。尉迟迥是宇文泰的外甥,当年就是他拿下了益州(见《奖金怎么发》),尉迟迥有勇有谋,是北周的铁杆保皇派,他反对杨坚篡位,是个可怕的劲敌。当时尉迟迥镇守邺城,掌管以前北齐的地盘。


杨坚派韦孝宽为元帅,梁士彦、宇文忻、杨素等大将都参与邺城之战。此战胜利后梁士彦担任了相州刺史,但杨坚对梁士彦很猜忌,不久就让梁士彦回长安赋闲。


还有一位大将宇文忻,跟杨坚是发小,在北周军中有崇高威望,邺城之战中宇文忻在千钧一发时想了一招,让士卒向看热闹的邺城观众射箭,趁着大乱扭转了败局(见《含笑十步癫》),杨坚对宇文忻也很猜忌,找了件小事,免了宇文忻的官,让他在家待业。


我们在《含笑十步癫》里也说过,580年北周皇帝宇文赟去世之际,是刘昉力排众议,把杨坚请来当辅政大臣,也是在刘昉的帮助下,杨坚才掌握了长安的兵权,杨坚对刘昉十分优厚,把他当心腹,言听计从,可刘昉仗着自己的功劳,骄傲放纵,天天想着受贿,疏于工作,也不想上前线打尉迟迥,后来杨坚就让高颎接替了刘昉的工作,刘昉也失业在家。


梁士彦、宇文忻、刘昉三人闲居无事,但他们不想安安静静当宅男,对杨坚过河拆桥的做法都很怨恨,后来这仨人走到了一起,密谋政变,宇文忻的计划是让梁士彦去晋州集结兵马,他来当内应,我们在《皇后开妓院》一文中说过,576年宇文邕灭北齐,关键一战就是梁士彦守晋州的首府平阳(临汾),梁士彦带着1万人抵挡高纬的10万大军,在平阳坚守了一个多月,最终赢来了北周的战略反攻,如果梁士彦当年弃城逃跑,或者他没有能力守住平阳,可能南北朝历史就改写了。梁士彦在晋州有很深厚的群众基础,在军中也有很多老部下,因此宇文忻计划让梁士彦去晋州起兵。


梁士彦让自己的外甥裴通参与了这项计划,但是裴通向杨坚告密,杨坚的城府很深,没有立即暴跳如雷,反而不动声色,任命梁士彦当晋州刺史,想看看梁士彦的反应,结果梁士彦大为高兴,跟刘昉等人说 “天也!” 这是老天爷帮忙啊!我们不用偷偷摸摸去晋州了,正大光明的去,省了多少事!


可梁士彦也不想想老天爷平白无故为啥要帮他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凡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梁士彦申请让一个叫薛摩儿的官员当他的秘书长,杨坚也同意了,梁士彦可能很器重和信任薛摩儿,认为薛摩儿的谋略才能或者在晋州的关系,能够帮他们实现起事计划,但他们不知道,薛摩儿其实早就是杨坚的人了。


586年8月,梁士彦等公卿晋见杨坚,杨坚命卫士把梁士彦、宇文忻、刘昉当庭逮捕,说你们要造反,三人都坚决否认,杨坚让薛摩儿来,当众对质,薛摩儿把梁士彦等人整个计划的始末,详详细细的讲了一遍,梁士彦面如土色,回头跟薛摩儿说 “汝杀我!” 


8月28日,梁士彦、宇文忻、刘昉被斩,这三人都是杨坚的老朋友,算是关陇军事贵族集团的中坚分子,跟大家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杨坚只杀了他们三个,为了表示自己内心的悲痛,杨坚还为他们穿了素服。这三个家族其它人等只是贬做平民,他们的家产被没收,发给了其它文武百官,杀猴儆猴。


我们在《皇后开妓院》中说过,中国有东西南北四股势力,此消彼长,一般都是东西先展开大战,由其中一方一统北方后,再南征搞定南朝。只要北方稳定,内部团结,南方就大势已去,光看看人口数量就知道结果了,隋朝超过了3000万人,南朝陈只有200万人。


大隋帝国现在经济稳定,各阶层归心,没有后顾之忧,内部也没了反对势力,杨坚的目光,转向了南朝陈。


南北大战之前的两个小动作


杨坚即位之初,对南朝陈很客气,竭力维持睦邻友好关系,每次抓到南朝陈的间谍,都很客气,发给他们衣服和马匹释放回国,南陈皇帝陈顼把别人的客气当做自己的能力,反而经常侵掠隋朝。等杨坚把内忧外患搞定后,就借口陈叔宝给他写的信太骄傲自满——其实就是找个借口而已,想搞你总能找个理由的——隋帝国开始准备攻伐南陈。


杨坚的首席谋士高颎(这字念jiǒng)建议实施了两大行动。第一个行动是派遣小规模军队骚扰南陈,经常在南陈水稻收割之前展开军事行动,一开始南陈如临大敌,每次都集结大军戒备,但这严重耽误了农时,水稻来不及收割都烂在了田里,每次南陈动员军队后,隋军就收兵洗洗睡了,狼来了喊了很多次后,南陈的警惕性大大下降。


第二个行动是派出特战小分队,潜入南陈放火,南方地下水位高,那时候又没有水泥和抽水机,没有办法挖地库,各类战备物资和粮食,都存放在地上的仓库,这些仓库都是用茅草竹子搭建,很容易被烧毁,隋朝的特战小分队烧了不少这种仓库,南陈把仓库复建后他们再去烧,如此一来,南陈的战争潜力也被大打折扣。


我们在《谁的后庭花》中说过,自578年南陈大将吴明彻大败后,南朝陈就失去了淮河流域,守江先守淮,长江从来就不是天险,因为长江太长了,首尾难顾。隋帝国陆续占领了信州(重庆奉节)、襄州(湖北襄阳)、荆州(湖北武汉),这些战略要地都在南陈首都建康的上游。杨坚下令在信州建造大量巨舰,这些巨舰高达一百多尺,有五层楼,每艘巨舰可以容纳800人,杨坚也不保密,造舰的木屑大量顺流而下,但陈叔宝那时忙着和狎客唱和《玉树后庭花》,谁劝他不要沉迷酒色不要受弄臣摆布,他就杀谁,好像没有人在舆论上瞎吵吵,隋帝国这个大敌就不存在似的。


隋帝国八路南征


经过了数年的准备,588年杨坚前往太庙,焚香禀告祖先,11月10日,杨坚检阅南征大军——杨坚比苻坚聪明,他没有御驾亲征,而是坐镇后方,派了儿子杨广去当前敌总指挥。南征大军兵分八路进军,杨素从奉节出发,韩擒虎从庐江出发,贺若弼从扬州出发,杨广从六合出发,总兵力达到了五十一万八千人。隋帝国选择冬季展开进攻,这时候江南各地的河流水浅,也是发挥北方骑兵优势的时候。


面对这次规模空前的进攻,陈叔宝很硬气很从容,说之前北齐三次渡江,北周两次南下,都被我们打败,这是因为建康有天子之气!这次他们又来干什么?!


大臣孔范跟陈叔宝说,长江是天堑,自古以来就隔绝南北,虏军岂能飞渡!我一直不满意我的官位,他们要是胆敢渡江,看我怎么干翻他们!到那时我肯定能升任太尉了!有人谎报军情,说隋军很多战马都病死了,孔范说这些马迟早都是我们的啊,为啥他们不好好照顾?!


陈叔宝大笑,深以为然,因此也不严加戒备,跟平常一样,该吃吃该喝喝,赋诗不辍。


589年1月1日,隋军大将贺若弼、韩擒虎成功渡江,1月4日,陈叔宝才下令全国动员迎战,1月6日,贺若弼攻克京口(江苏镇江),这个地方就是当年的东晋北府军的总部基地,贺若弼军纪严明,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也不杀被俘的陈军将士,每人发点粮食遣送回家,隋军南征带了30万份杨坚的诏书,上面有陈叔宝的二十大罪状,贺若弼让这些被释放的俘虏拿着诏书回乡张贴,自此南朝陈军心瓦解,隋军所到之处,望风披靡。


当时建康还有军队十余万人,但是陈叔宝性格怯懦,也不懂军事,只是昼夜啼泣,萧摩诃请求出战,陈叔宝不准,等贺若弼打到钟山,萧摩诃再次请战,说贺若弼孤军深入,营垒不稳,如果我们出兵掩袭,可以必克。陈叔宝仍然不许。


为啥不许呢,《资治通鉴》上记了一笔,“陈主通于萧摩诃之妻”,陈叔宝居然跟萧摩诃的老婆有私情,陈叔宝心虚,不想给萧摩诃军权,身为一个老大,居然跟自己最能打的小弟的老婆有一腿,真是让人无话好说。


但敌人已经打到眼前了,继续掩耳盗铃也不行了,陈叔宝召集萧摩诃、任忠开御前军事会议,大将任忠主张坚守宫城,然后再给他一万精兵,北上渡江拿下六合,这样南岸的隋军就会认为后路被断,士气自然被挫,任忠说淮南的士人很多跟他都是老朋友,如果他去,肯定有很多人响应,只要熬到春天,各地河水上涨,隋军的优势就会减少云云。


任忠此计,几乎就是南陈唯一能给隋军造成一些麻烦的办法了,但是陈叔宝仍不能下决心,他可能担心任忠此后成了割据一方的军阀?次日,陈叔宝突然说 “兵久不决,令人腹烦,可呼萧郎一出击之。” 两岸对峙这么久,也没有个结果,令人烦躁,不如让萧摩诃出去打一下!


任忠叩头,苦劝不要在宫城外主动出击,这时候大嘴炮孔范出场,说请让我跟隋军决一死战,我保证能为陛下燕然勒石!


我们在《代有猛人出》中说过,东汉趁着匈奴分裂,又被鲜卑击败,汉和帝刘肇派舅舅窦宪率大军出塞三千里,在私渠北鞮海(邦察干泊),斩匈奴名王以下一万三千人,俘虏二十余万人。窦宪登燕然山(蒙古杭爱山),让大笔杆班固写了篇文章,刻在山壁上,记载这次大捷,宣扬中国的国威,这叫 “燕然勒石”。


敌人都打到家门口了,孔范居然说他要燕然勒石,而陈叔宝居然也信了,他跟萧摩诃说 “公可为我一决!”


萧摩诃回复 “从来行陈,为国为身;今日之事,兼为妻子。”


萧摩诃这句话很有深意,我之前冲锋陷阵,都是为了祖国和家族,这次跟隋军决一死战,是为了老婆孩子——萧摩诃知道自己被陈叔宝戴了绿帽子。


键盘侠的覆灭


589年1月20日,隋军一字长蛇阵展开反攻,萧摩诃在南,孔范居中,任忠在北,没有总负责的人,战场组织形如儿戏,各军南北连绵二十里,首尾进退,各不相知。


贺若弼在山头上看到陈军出击,立刻带着轻骑兵下山,直逼陈军一字长蛇阵的南端,萧摩诃本人没有什么战斗意志,但是他手下倒是跟贺若弼苦战,逼退贺若弼四次,隋军被杀了273人,贺若弼只好燃起浓烟撤退,靠着烟雾掩护重整军队。


陈军士卒砍下隋军的人头后,也不待在战场,居然纷纷拿着人头跑回台城,问陈叔宝要赏赐,贺若弼趁机率军攻击中军孔范的阵地,孔范虽然嘴上功夫厉害,但他就是个键盘侠,跟隋军一触即败,其它陈军看到,也纷纷溃退,被隋军追杀,死了五千人。萧摩诃也被浮,贺若弼命拉出去斩首,萧摩诃颜色自若,贺若弼觉得他是条好汉,就让人松开捆绑,以礼相待。


任忠逃回宫城,跟陈叔宝说陛下保重,我尽力了,陈叔宝给了任忠两袋黄金,让他出去招人,保护宫城继续战斗,任忠说陛下最好坐船撤退,我拼死保卫,陈叔宝就让任忠出宫部署,然后让宫女开始打包行李,陈叔宝等着任忠来接,可是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


任忠去哪儿了呢?他带着几个人,去投降了韩擒虎,带着隋军直入朱雀门,守卫朱雀门的陈军打算作战,任忠挥手说 “老夫尚降,诸军何事!” 连老夫我都投降了,你们还打什么打?于是陈军一哄而散。


隋军攻入宫城,陈叔宝惶遽,想藏起来,大臣袁宪说事已至此,陛下能逃到哪里?不如学一下萧衍当初接见侯景(见《坏人是谁呢》),萧衍父子面不改色,倒驴不倒架,也还算有个皇帝样。


陈叔宝不听,说 “锋刃之下,未可交当,吾自有计!” 他的计策就是躲到皇宫的一口深井里,袁宪苦劝,其他大臣也用身体身体挡着井口,不让陈叔宝下去,领导这么猥琐,底下人也没有面子,但是陈叔宝坚持要藏到深井里。


为啥他这么重啊!


隋军在后宫搜查——自然有人告诉他们陈叔宝躲在哪口井里——隋军士卒在井口叫陈叔宝的名字,陈叔宝不吭声,于是士卒就说没有人我们就往里面扔石头啦,陈叔宝这才惊叫,隋军士卒用绳子把陈叔宝拉上来的时候,觉得这家伙怎么这么重,会不会是个大胖子,结果拉上来一看,原来陈叔宝跟张丽华、孔贵嫔三个人捆在一起,真所谓生命虽短爱你永远不离不弃。


陈叔宝还不如他15岁的儿子陈深,这位太子闭门而坐,隋军破门而入的时候,陈深说 “戎旅在途,不至劳也!” 你们一路作战,恐怕很辛苦吧?这让隋军士卒对他颇为尊敬。


陈叔宝怕陈姓皇族趁机叛变,把建康的陈姓王侯一百多人,都集中在宫城,也全部投降隋军,这下子一锅端,就算将来南方各地起兵抗隋,也没一个姓陈的皇族当logo了。


贺若弼经过苦战,当晚也攻入宫城,听说韩擒虎先他一步抓住了陈叔宝,大为懊恼,跟韩擒虎吵了起来,两人拔刃而起,要决斗,被众人劝住,贺若弼要求陈叔宝写降书,到他的大营正式投降,这事最后也没有办成。韩擒虎贺若弼两人接下来将有一番龙争虎斗。


还有一个后遗症,杨广听说张丽华是个大美女,派机要秘书高德弘去找他老爸高熲,索要张丽华,高熲说 “昔太公蒙面以斩妲己,今岂可留丽华!” 高熲认为张丽华跟妲己一样红颜祸水,不能留,把张丽华斩于秦淮河畔,高德弘向杨广汇报,杨广脸色大变,又不好当着儿子面大骂老子,说了一句 “昔人云无德不报,我必有以报高公矣!” 从此杨广深恨高熲。


高熲这时候顾不着这些,他查封南陈的政府仓库,保护好各种档案图籍,把南陈大臣施文庆、沈客卿、阳慧朗、徐析、史暨慧都在宫城外斩首,说这些人皆为民害,杀了他们以谢三吴。我们在《谁的后庭花》介绍过他们,都是一些收税小能手,此举也让南朝百姓觉得隋帝国其实很靠谱。隋军拿下建康后,一路扫荡,没有经过多少战斗,迅速平定了南方。南朝陈立国33年后,隋帝国统一了全中国,增加了三十州,一百郡,四百县。


最后再说一个故事


南征隋军里面有一个人叫王颁,他是王僧辩之子。王僧辩当年和陈霸先感情极好,两人联手灭了侯景,后来陈霸先发动兵变,在555年9月27日杀了毫无防备的王僧辩(见《奖金怎么发》),33年之后,589年1月22日晚上,王颁刨了陈霸先的坟,挖出骨头,一把火烧成了灰,放到水里喝掉。然后王颁把自己捆绑,向杨广自首,杨广上报杨坚,杨坚下赦免。


中国历史上有两个对帝王的挫骨扬灰复仇事件,一个是伍子胥,他一家人被楚平王所杀,伍子胥逃到吴国(京剧里有出戏叫《文昭关》),成为吴王阖闾的重臣,后来伍子胥和孙武带兵攻入攻入楚都,刨了楚平王的墓,鞭尸三百,以报父兄之仇。


另一个对皇帝挫骨扬灰的复仇事件,就是王颁刨了陈霸先的墓。


孔子说过,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我觉得孔夫子这句话真是很靠谱。




这是之前的50篇文章


50、谁的后庭花   49、含笑十步癫

48、皇后开妓院   47、苍天饶过谁

46、啥叫黄龙汤   45、再活五十年

44、为啥不吃鱼   43、奖金怎么发

42、宇宙大将军   41、坏人是谁呢

40、泥菩萨与蛇   39、大佬的末日

38、为啥用贪官   37、他们在说谎

36、谁的演技高   35、半边天垮了

34、皇帝吸尘器   33、狗血连环案

32、杀个皇帝玩   31、神奇预测术

30、气吞万里如   29、乐队亡国记

28、别瞧不起人   27、万万没想到

26、他做的对么   25、人潮人海中

24、疯王的呐喊   23、谁是忠臣呢

22、苔藓的逆袭   21、他们傻不傻

20、高平陵事变   19、事情的真相

18、牛逼的要死   17、战略有啥用

16、曹操的秘密    15、成功为了啥

14、到底投奔谁    13、代有猛人出

12、不在圈子里    11、渔阳凶杀案

10、花样作死派      9、最丧大英雄

8、换成你咋办      7、命运的名义

6、众神的草原      5、地下造反军

4、17岁的冬季      3、叛徒的下场

2、自杀的战神      1、饿死的大王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宋家泰读书圈 微信二维码

宋家泰读书圈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