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妻,与白天无关的事情

张老爷家的 北北笑 2018-04-24


一百年前的那个夜里,月牙儿照样升了起来。我坐在月光笼罩的丁香树下磨斧头,正是丁香花开的时候,月光清澈,暗香浮动。如此美好的夜晚,必须得有个人死去。

杀人有很多种方法。可以用菜刀,用绳子,用无色无味的老鼠药。还可以用流言,用蜚语,用滔滔不绝的口水。最终我还是选择了斧头。斧头是我自己用了七七四十九天抡着大铁锤铛铛铛敲打出来的,刃口色泽幽蓝,斧面挂壁长久,古老的榆木斧柄用上古神物的兽皮紧密包裹。这样的斧头,砍豆腐向来一刀两半。这样的斧头,非常适合摆在供桌上,怪兽依附的铜鼎里香烟缭绕。

很多时候,斧头的锋利程度能决定我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很多时候,胸部的大小能决定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当然,胸部的大小不能成为杀人的理由。大有大的好,小有小的妙。以前人们杀人的时候总是需要找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各种各样的理由。现在已经不需要什么理由了。我能杀了你,这就是唯一的理由。高高举起的斧头落下之前,我会抚摸着你柔弱无助的脸,说,不要害怕,很快就结束了。这是一个男人最后的温柔,也是我力所能及的款待。你可能会哭,你可能会笑,都无所谓。我操心的只是在此之后的后来,我该以何种姿势来回忆你。站着,躺着,还是源远流长的传教士。

生命总是一眼望不到头,明日从来都隔着天涯。马王爷长了三只眼,二郎神的狗在后面追啊追。如果梦想都能成真,关了灯都是一样的。枯藤老树昏鸦,街头的老大爷说,如果你明白了这人世间的大道理,你完全可以不必关灯。有时候树是一种危险,风会把消息带到远方。风吹过后,所有的狗都不叫了,老公鸡打鸣前,天还不会亮,我坐在月光下磨斧头。在这三百年一遇的良辰吉日里,我必须要杀一个人。我不幸当了个中年男人,失魂,落魄,胡子拉碴。她很幸运当了年轻女人,漂亮,妩媚,七荤八素。

当终于把斧头磨好后,我点了一支烟,耐心等候着,在丁香花的暗香疏影里等候着最糟糕最快乐的时刻一起到来,苦难而又无知。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北北笑 热门文章:

正经女人    阅读/点赞 : 73/17

我要过马路    阅读/点赞 : 69/16

没有意思的事情    阅读/点赞 : 66/19

说吧,说你爱我    阅读/点赞 : 65/14

清欢    阅读/点赞 : 62/20

合欢    阅读/点赞 : 62/20

水都去了哪里    阅读/点赞 : 62/19

绿萝的味道    阅读/点赞 : 62/15

COFFEE    阅读/点赞 : 59/14

理由    阅读/点赞 : 54/16

北北笑 微信二维码

北北笑 微信二维码

北北笑 最新文章

如何吃泡馍  2018-07-20

 2018-07-18

两千两百零一夜  2018-07-16

锦书行  2018-07-12

奇迹  2018-07-07

无常  2018-07-06

我要减肥  2018-06-29

你为什么不喝酒  2018-06-10

花事  2018-05-21

草木有本心  2018-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