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当局必须具备让一些企业垮掉的勇气︱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 2014-10-17

智谷趋势独家编译《The Economist》最新文章《The great hole of China》


刁则天、郁夕之 | 译


从跌跌撞撞的油价到盘桓在欧洲上空衰退和紧缩的幽灵,全球投资者担心的许多事情中,最重要、最不可捉摸的一件事就是中国的债务。过去几年中,中国在上演一场借债狂欢。政府、企业及家庭的债务总额自2008年以来大幅飙升,现在相当于GDP的250%,比发达国家略低,却远高于任何一个新兴市场。

蓝线:债务占当年GDP的百分比

红线:GDP比上一年度同期的增长百分比


多数金融危机都在借债狂欢后接踵而至,比如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日本,90年代末期的韩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以及2008年的美国和英国。照此看来,中国奔经济危机而去,是一个合理的忧虑。中国的名义增速,从21世纪前十年的年均15%跌至现在的8.5%,还可能继续下跌。低名义增速会限制债务人的还债能力,加剧债务危机的可能性。


中国的债务问题很严重,但不太可能导致突发危机或摧毁全球经济。因为中国和其他国家不同,政府控制银行,有办法帮它们纾困。最大的风险反而来自对这种制度的自满:中国官员几乎没做什么清理金融系统的工作,任由僵尸企业和坏账拖累经济。


中国一半的债务由企业借贷,且大多数是国企和房地产商。随经济增长放缓以及房价下跌,许多贷款将无法偿还。银行称坏账仅为资产的1%,它们的审计方也坚称银行没有撒谎,但投资者为银行股份的定价仿佛显示真实的比例已达10%。


即使中国爆发大面积的债务问题,也不太可能导致雷曼兄弟式的金融系统崩溃。中国当局始终牢牢掌控着整个金融系统,不会让这样的局面发生。大多数的债务发生在国有企业和国有银行之间,如果发生了信用短缺的问题,政府直接命令银行放松银根就好,这在以前也经常发生。同时,中国握有巨额的外汇储备,因此也不用担心外国资本的突然干涸——这是其他一些新兴经济体爆发危机的主要原因。


监管和缓冲政策的组合给予中国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去解决债务问题。不幸的是,这也导致了过度的自信。政府从2010年起便开始研究债务问题的解决,目前有了一些缓慢的进展:新债务法于明年开始施行后,中央政府将被授予对地方政府的举债进行更严格监管的权力。但是,在实践中,许多官员仍然宁愿对不良债务袖手旁观,如果发生债务违约,他们就会出手相救。今年早些时候,超日太阳能在一片哗然中成为中国首个债券违约的公司,本月公布的一个重组方案则保证债权人将得到清偿。


持续为经济效率低下的企业注入额外信用,让社会资本配置变得不透明和缺乏效率,这会导致一种饮鸩止渴式的债务危机。日本就是一个令人沮丧的先例。在20世纪90年代的金融泡沫破裂之后,日本人仍然认为企业和银行会有自己解决问题的方法,他们错过了解决问题的时机,最终只能坐视企业、银行的僵尸化和极其漫长的经济暗夜。


北京当局坚信他们不会重蹈日本的覆辙。如是这般,他们必须具备让一些企业垮掉的勇气:失败的负债者必须承担后果并出局。如果投资者们预期政府会为他们的失败而买单,他们就会持续把钱投入那些不可靠的项目中去——债务问题就会持续升级。这不仅是一种巨大的浪费,甚至可能对中国造成无可弥补的长期损失。


来源:《The Economist》


“如果你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可以给我们的支付宝转账,以示鼓励。

智谷趋势支付宝账号:

zgtrend@zgtrend.com”

请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注册会员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