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发空间巨大,助力创新成长! ——“新经济”研究系列之三(海通宏观姜超、于博、陈兴)

姜超宏观债券研究 2018-05-09

作者 姜超、于博、陈兴

重要提示:《证券期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于2017年7月1日起正式实施,通过本微信订阅号发布的观点和信息仅供海通证券的专业投资者参考,完整的投资观点应以海通证券研究所发布的完整报告为准。若您并非海通证券客户中的专业投资者,为控制投资风险,请取消订阅、接收或使用本订阅号中的任何信息。本订阅号难以设置访问权限,若给您造成不便,敬请谅解。我司不会因为关注、收到或阅读本订阅号推送内容而视相关人员为客户;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声音资源加载中...

研发空间巨大,助力创新成长!——“新经济”研究系列之三

(海通宏观姜超、于博、陈兴)

摘 要

 

创新的实现,在要素层面依靠的是研发,包括研发经费投入和研发人力资本,在制度层面依靠的是激励机制,尤其是能够为人力资本提供合理定价与流动性的股权投资基金与资本市场,并由此实现正反馈效应。本篇专题中,我们将对中国的研发投入和产出进行分析与展望。

新旧动能换档,研发纳入GDP

旧动能式微。工业化时代,我国经济高速增长依赖于劳动力和资本等要素的规模扩张,但随着工业化步入尾声,拉动经济的旧动能疲态已现。新动能崛起。但经济并未因旧动能放缓而失速下滑,去年下半年以来经济超预期企稳,靠的就是以信息服务业为代表的新经济。而这意味着增长动能正在从劳动力和资本向创新切换。研发支出纳入GDP经济动能的切换,要求经济核算作出相应调整。旧的经济核算方法对于新动能的体现不够充分。国家统计局在16年对研发支出的核算方法进行改革,研发支出核算由费用化转向资本化,研发支出计入国内生产总值。

研发规模高增,三大产业领跑。

研发支出高增,投入强度稳步上升。过去20多年间,中国研发支出保持高速增长,17年研发支出规模已经达到1.75万亿元,而研发投入强度(研发支出/GDP)已升至2.12%,已超过欧盟,但仍不及日美德等创新强国。

企业研发主导,基础投入仍显不足。对比中美两国研发支出结构,均是企业占据主导,但美国高校研发占比远高于中国,这导致我国基础研究领域投入的不足,15年美国基础研究经费投入占比16%,中国仅为5%

三大产业领跑:电子、医药、装备制造。从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情况来看,研发投入强度(研发支出/主营收入)较高的行业分布在电子、医药和装备制造业。但与美国相比,我国各行业研发投入强度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15年美国制造业平均研发投入强度高达4.4%,而16年我国制造业研发投入强度也只有1%左右;即便是研发投入强度领跑的医药(1.7%)、电子(1.8%),与美国15年水平相比仍有不小的距离,在装备制造能力上仍在努力追赶。

创新企业已成气候,华为一枝独秀。根据欧盟公布的16-17年全球前2500家研发投入企业排行榜,我国上榜企业数量仅次于美国位居第二,可见高研发企业在数量上已成气候。但中国企业研发支出规模普遍偏低、鲜有超过20亿欧元,平均研发投入强度(研发支出/主营收入)为4%,在各国中仅处中等水平,与美国企业平均12.4%的研发投入强度相比仍有较大距离。代表性企业中,中国仅华为一家公司以超过100亿欧元的研发支出规模进入榜单前10,其20%的研发投入强度更是一枝独秀。行业层面,在我国百强研发企业中,IT软硬件行业合计占比约为24%,与全球百强企业相当,但生物医药行业占比不足5%,与世界领先水平差距明显。在上榜的高研发投入企业中,我国企业的利润率中位数为7.16%,与欧美发达国家相差不足2个百分点。

经济影响初步显现,研发投入空间巨大。

研发对经济影响主要体现在:一是支撑经济,过去十年,研发支出计入GDP影响实际增速约0.05个百分点;二是创造就业,15年我国研发人员占就业比重仅0.7%,远低于同期日本的1.7%,而日本经验表明,中国研发吸纳的就业尚有广阔空间;三是提升企业盈利;13年以来我国高技术产业利润率反超工业整体,16年高技术产业利润率6.7%,较工业企业高出0.5个百分点。

研发投入空间巨大,人口质量红利显现。从研发经费支出和人力资本投入两方面看,未来研发有望保持较高增速,对经济增长和结构升级产生积极影响。一方面,当前我国研发投入强度相当于美国60年代初以及日本80年代初水平,正处于研发投入高速增长时期的中游,未来提高空间巨大。另一方面,高校毕业生带来的人力资本红利为研发提供了强劲动力。因而,未来创新发展的良好局面值得期待!

创新的实现,在要素层面依靠的是研发,包括研发经费投入和研发人力资本,在制度层面依靠的是激励机制,尤其是能够为人力资本提供合理定价与流动性的股权投资基金与资本市场,并由此实现正反馈效应。在“新经济”系列的前两篇专题中,我们从激励机制角度研究了国外股权投资发展经验,以及国内政府产业基金发展现状。本篇专题中,我们将对中国的研发投入和产出进行分析与展望。


1.  新旧动能换档,研发纳入GDP

1.1 新旧经济换档,创新正在崛起

人口资本贡献趋缓,旧动能式微。从供给端看,劳动力、资本、技术是经济增长的三大要素。工业化时代,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主要由劳动力和资本驱动。但随着工业化步入尾声,拉动经济增长的两大旧动能疲态已现。一方面,中国劳动年龄(15-59岁)人口数量及占总人口比重均在11年左右见顶回落,17年劳动年龄人口占比已降至65.9%。另一方面,资本形成对GDP增长的拉动自09年以来持续回落,17年已降至32.1%,创下01年以来新低,而投资的投入产出比(GDP/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更是一路下滑。

经济企稳超出预期,新动能崛起。但从过去几年看,经济并未失速下滑,回落的过程也在逐渐放缓。尤其是去年下半年以来,GDP增速稳定在6.8%,超出市场预期,虽然旧经济占比较高的第二产业成为主要拖累,但以信息服务业为代表的新经济表现可圈可点,成为支撑经济企稳的主力。这表明,在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过程中,增长动能正逐渐从劳动力和资本向创新切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