兑现承诺?照顾小弟?特朗普打了一手好算盘

李刚 百万庄通讯社 2018-05-10

特朗普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

一方面是作态,另一方面是

倒逼各方推翻现有协议,

根据他提出的条件重新

签订一个更加对其有利的协议。


前天(5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又一次“退群”了。

无视欧洲盟友的轮番劝阻和补救方案,完全置美国的契约精神于不顾,特朗普执意宣布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表示将重启在伊核协议下豁免的对伊朗的制裁。

众所周知,伊核协议是伊朗与联合国安理会五常(中国、法国、俄罗斯、英国、美国)和德国共同达成的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根据协议,伊朗承诺限制其核计划,同时享有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国际社会解除对伊朗实施的制裁措施。

在伊朗事实上遵守协议的前提下,美国退出伊核协议无疑是违约行为。执意冒“天下之大不韪”,特朗普除了想要照顾中东的铁杆小弟、兑现竞选承诺外,还有更深的盘算。


兑现竞选诺言


美方退出协议的理由有两个,一是该协议有漏洞,二是伊朗违反了核协议。

实际上,这两个理由都站不住脚。

该协议虽不完美,却是解决伊朗核问题的可行方案。伊朗是一个地区大国,通过武力手段解除伊朗发展核武器的能力,成本高、风险大,意味着完全制止伊朗核计划的图谋难以实现。因此,通过国际协议来限制伊朗是可行选择。

▲  特朗普在宣布退出决定的当天表示,“伊核协议在核心内容上存在缺陷”——该协议没有完全去除伊朗制造核武器的能力,也没有限制其弹道导弹研发,反而为伊朗解除了经济制裁,带来了未来继续发展核武器的经费。

正是因为能够获得经济利益,伊朗才愿意达成协议,但同时伊朗也付出了十年不染指核研究的代价。虽然核协议未把伊朗弹道导弹计划和遏制伊朗的地区角色列入其中,但伊朗核危机以及由此产生的地区紧张局势得到了控制。中法俄英德等大国能达成共识也正是基于此。

▲  5月7日,法国外长勒德里昂(左)与德国外长马斯(右)在柏林联合举行新闻发布会。


法国、德国和英国外交部长7日发布联合声明,强调该协议是防止核扩散的最佳途径。“这一协议让世界更安全;没有这一协议,世界将少一份安全。”德国外长马斯所言恰好道出了其中真谛。

今年1月,特朗普宣布“最后一次”延长美国对伊朗核问题的制裁豁免期,扬言如果届时没有令他满意的修改方案,美国将退出伊核协议。为了能够让美国留在伊核协议中,美国的欧洲盟友英法德的首脑从4月开始轮番访美游说,根据特朗普对协议不满意的部分提出了补救方案。

然而,对于马克龙“制定一个新的更完美的伊核协议”的建议,以及英国外交大臣约翰逊“抑制伊朗领土雄心和导弹计划”的联合协议,特朗普皆视若无睹。由此可见,退出伊核协议,并非因为该协议本身的缺陷,而是特朗普另有他图。

▲  5月7日,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左)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进行了简短会面。接下来,他还将同特朗普政府包括副总统彭斯在内的多位高官见面,就美国是否退出伊核协议进行讨论。


撕毁伊核协议是特朗普在竞选期间的重要承诺之一,特朗普非常看重自己“说到做到”的形象。当前,美国中期选举日益临近,特朗普政府通过宣布将退出伊朗核协议的行为,向特朗普的“铁杆选民”证明他是一个言出必行、能够践行竞选承诺的总统,是一个对外比较强硬的总统,以便使其在国内政治方面能够“加分”。


照顾铁杆小弟


自竞选以来,特朗普一直扬言美国要退出伊朗核协议,但在盟友和国内的反对下,实在难以找到足够的理由。

就在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的“最后通牒”之前,美国在中东的铁杆盟友——以色列送出神助攻,突然曝光了所谓德黑兰政府试图研发核武器的重达半吨的“证据”。这就为美国退出协议提供了借口。

然而,以色列提供的“证据”其实是冷饭热炒。美国情报界认为以色列提出的所谓“证据”全部是2013年以前的,并没有任何新的情报。就连白宫自己都悄悄改了声明,把“Iran has a robust, clandestine nuclear weapons program”,改成了“Iran had a robust, clandestine nuclear weapons program”(伊朗有一个强大的秘密核武器计划)。把“有”字从现在时态改成过去时态。显然,“证据”有点过时。

而且包括美国国家情报局局长寇兹和中央情报局前局长蓬佩奥(如今的国务卿)在内的美国情报官员,在今年3月和5月的国会听证中表示,他们没有发现证据表明伊朗没有遵守规定。

另外,欧盟也表示,以色列目前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伊朗没有遵守伊核协议;负责督查伊朗履行协议情况的国际原子能机构,多次公布报告确认伊朗履行了该协议。

即便如此,特朗普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最终还是决定退出。不难看出,照顾中东盟友(以色列、沙特和阿联酋),遏制伊朗地区影响力扩张,是特朗普的盘算之一。

▲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


以色列视伊朗为自己最大的眼中钉肉中刺,最为忌惮伊朗核武器和导弹。因此,在特朗普宣布决定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第一时间表示完全支持。作为近邻,沙特和阿联酋对宿敌伊朗影响力扩张也耿耿于怀,力主压制伊朗。


以外压促内变,重谈协议


不过,照顾铁杆小弟和兑现竞选诺言,很可能只是表面层次的算盘。毕竟“美国利益优先”的特朗普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不顾中法俄英德等世界大国反对)不可能只是为了别人的利益,其中必有更深层面的谋划。

这一点,特朗普在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决定的当天就已经透露出来了。他隔空向伊朗人民喊话“40年来伊朗人民所受的痛苦,都是因为你们这个极端政府,我们同情你们”。

▲  2017年年末以来,伊朗爆发了一系列的抗议示威活动。


特朗普的用意很明显,就是鼓动人民起来推翻伊朗政府。早前,伊朗国内出现了一波规模不小的街头抗议,社会矛盾和政治波动合流,或许让特朗普看到了彻底推翻奥巴马最大的政绩——伊核协议的可能。

在特朗普及其鹰派幕僚看来,伊朗内部矛盾正在激化,如果外界施加强大的压力,伊朗内部就可能发生革命,建立一个对美友好的政权。当然,特朗普也同时为下一步的选择留有了余地。在宣布完决定之后,他还表示可以继续谈判制定新的协议。

在签订伊核协议的其他各方强烈要求维持现有协议框架的情势下,特朗普单方面宣布退出,一方面是作态,另一方面是倒逼各方推翻现有协议,从而根据特朗普提出的条件重新签订一个更加对其有利的伊朗核协议。



撰文 / 李刚

图片 / 网络

制作 / 曦嘉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