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言不该比真相跑的还快:川航英雄事迹缘何变成了媒体的口水仗?

科技门 2018-05-18

5月14日,四川航空执行重庆至拉萨的3U8633次航班在飞经成都空管区域时,飞机驾驶舱前风挡玻璃突然破裂,之后成功备降成都双流国际机场。


川航机长刘传健凭借成功的迫降塑造了一起英雄事迹。


媒体的报道铺天盖地,然而随着事件的发酵,人们关注的点不再是英雄事迹本身,一篇红星新闻的报道成了舆论集火的对象。最终,一起英雄事迹变成自媒体与官媒之间的口水仗。


机长专访稿10小时内完成,多家主流媒体转发


5月14日,3U8633次航班在机长刘传健等人的努力下,于7时40分左右安全落地。大约晚间5点20分,红星新闻发文《专访川航迫降机长刘传健:当时副驾已经飞出去一半》。


公开资料显示,红星新闻是成都传媒集团旗下的新媒体,主打“深度调查+时政评论”的移动端产品,以同名微信公众号、微博及主流资讯平台的订阅号呈现,全网分发。


从飞机落地到出稿,前后间隔不到10小时,无论是从时效性还是信息量来讲,红星新闻该篇报道均领先于各家媒体,解决了人们最迫切的信息需求。


报道一出,红星新闻微博阅读量在6小时内达到了千万量级,新华社、人民日报、环球网、澎湃等数家主流媒体都进行了转发。


事件反转,自媒体质疑报道专业性


然而好景不长,这篇影响力极大的“专访报道”随即迎来了一些外界的质疑。


微信公众号航旅圈5月15日发文《红星新闻很有可能专访了个假机长》,在文中该自媒体从多方面质疑了红星新闻专访的真实性(目前已删稿)。


5月16日微信公众号停机坪发文《媒体,请放民航一马》,在文中作者表示,红星新闻的该篇专访存在问题,部分错误是常识中的常识,但媒体就冠以“机长专访”的名头发了出去。


作者还称,第一时间向川航相关部门求证了专访的真假,对方回答“不是”。



红星新闻维权:自媒体发布不实稿件,要求立即删除


面对自媒体对专访的质疑,红星新闻5月16日下午于微博端发文斥自媒体“航旅圈”发布不实稿件,要求立即删除并道歉。


红星新闻表示,红星新闻所有采访都保有事实根据。@航旅圈 直接抨击红星新闻及其记者的不实言论,被大量转发,已对红星新闻名誉造成极大负面影响。红星新闻保留采取法律措施维护合法权益、追究侵权方法律责任的权利。


今日,《川航英雄机长:万米高空玻璃碎了副手半身飞出迫降只能靠手》的记者马天帅,于成都商报微信公众号端再次发文《记者手记 | 我是如何独家专访到 英雄机长的》,以此回击了新闻造假质疑。


专访被质疑造假,机长回应:只接过“团长女儿”的电话


虽然红星新闻对多次强调了采访的真实性,但在5月16日下午央视的采访中,机长刘传建回应称,只接过一个“团长女儿”的电话,且谈话内容没有文章那么多。




此回应一出,把事件的关注度再次推上高潮,不少网友在微博下留言表示,要求红星新闻对机长的回应作出解释。并表示该篇专访内容专业性不足,存在不少低级错误,不像出自机长的口吻。



新闻从业者需提升专业素养,媒体也需接受舆论监督


从5月14日飞机成功迫降到今日早间,舆论的关注点逐渐从机长的英雄事迹转向媒体有无专访机长,至此,自媒体、机长、红星新闻三方面不同的声音让事件的真相陷入疑问,一场比事件本身更有话题性的“罗生门”由此而生。


红星新闻作为成都商报旗下新媒体,在事件报道上的反应速度是毋庸置疑的,自媒体们对报道内容的质疑也并非毫无根据。


近年来,媒体监督在当下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然而少有人提出去监督媒体,很早以前人民网就刊文提出,因为手中有传媒“公器”,因为手中有大众传播工具,因为这些传播工具有强大话语权、社会影响力,因此媒体也需要接受监督。


无论是官媒还是自媒体都有正当行使舆论监督的权利,媒体在履行监督权的同时,也需要接受公众对报道的监督。但自媒体们在指出专业术语错误的同时,推断“记者凭空捏造报道”的结论也属于用力过猛。


此时再来讨两边的口水仗实际并无多大意义。无论官媒与自媒体,作为新闻从业者都应该提升自身专业知识,在报道事件时方能站稳脚跟。

END


【账号关注】科技门(微信号:kejimen

资深投资人、互联网人、媒体人最爱看的商业媒体

关注商业、互联网、移动互联网

“用最专业的素质,做最虔诚的八卦”

强力推荐,赶快关注吧

【固定广告】WeMedia

自媒体人的聚合 ,“科技门”为成员之一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