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势双重作用下,Apollo的航向偏不了

邻章 邻章 2018-05-20

文|邻章

显然,这个周末的科技头条都已被陆奇卸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改任百度集团副董事长的新闻所占据。而在陆奇这项人事变动之外,事实上更为有趣的一点是,在自动驾驶领域的一些小众玩家们,却以此以为得到了一个打击百度自动驾驶的契机,以至于出现了一些浑水摸鱼的言论——诸如以陆奇的卸任为由头,开始所谓的担忧百度Apollo计划未来发展,借此否定、动摇百度Apollo计划联盟成员的信心。


对此,个人倒想问的一个问题是:那些不敢拼技术而想以此种低劣手段动摇百度Apollo计划联盟成员的信心的,是不是把一些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事实上无论是真关心也好,还是假关心也罢,对于Apollo计划的后续发展,个人认为当下市场的反应、担忧事实上是有些反应过度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当下,陆奇在或不在,百度发展Apollo计划的决心都不会改变,而Apollo计划所具备的技术、生态、产业落地等方面的领先优势,更会一直助推Apollo计划朝着打造自动驾驶安卓系统,赋能汽车厂商的目标而不断前行。

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可以从Apollo计划的“人”和“势”这两个方面来看。

从“人”的方面来说:

首先需要明确的一个核心问题是:将百度在自动驾驶领域的技术能力开放出来,赋能汽车厂商走上自动驾驶发展快车道,将百度打造为自动驾驶领域的安卓系统,究竟是谁的意志

我们所看到的是,陆奇在去年的上海车展期间,公布了百度在自动驾驶领域的Apollo计划,宣布百度将为汽车行业及自动驾驶领域的合作伙伴提供一个开放、完整、安全的软件平台,提供包括“车辆平台、硬件平台、软件平台、云端数据服务”等在内的完整软硬件和服务体系,将开放环境感知、路径规划、车辆控制、车载操作系统等功能的代码或能力,并且提供完整的开发测试工具,同时还将在车辆和传感器等领域选择协同度和兼容性最好的合作伙伴,共同组成协作联盟,以此降低行业准入门槛,助力传统车企更为快速的搭建出一套属于自己的完整的自动驾驶系统。而后Apollo计划开启发展快车道,在仅仅一年多的时间里,吸纳了包括奇瑞、一汽、长安、北汽、长城、金龙、比亚迪等在内的超过100家

合作伙伴,组成了当下自动驾驶领域最大的一个开放联盟,构成了自动驾驶领域事实上的安卓系统。

但事实上在Apollo计划的背后,有着李彦宏本人的绝对意志在其中推动。据量子位昨日文章引援百度内部透露:“Apollo开放生态,虽起步于陆奇IDG变革后,但最早提出“自动驾驶开放生态”构想的,正是李彦宏本人,Apollo和DuerOS的提出,都与Robin本人密切相关。而此番李彦宏再回一线亲自接手,决胜之心不能更明显。”


这是一个核心关键要素,众所周知的是,创始人的意志对于业务发展的重要性,而Apollo计划作为李彦宏本人的意志,可以想见的是百度将会一如既往的推进Apollo计划的持续发展。

而另一方面,在Apollo计划的掌舵交接上,也是一个非常平稳的过度。当下,Apollo计划仍旧由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总经理的李震宇继续负责(其后2017年8月,李震宇正式成为百度IDG总经理,并成为百度Apollo战略的一线执行人)只是汇报关系从此前向陆奇汇报转由向百度最高管理委员会成员、百度总裁、百度美研董事长张亚勤汇报。而众所周知的是,张亚勤作为天才型的业界大牛,在人工智能领域和学术界都有着颇高的名望和丰富的经验,这实际上为Apollo计划中美研究院的研究融合以及其持续稳定发展奠定了基础。

从“势”的角度来说:

所以从人的角度来说,无论是创始人意志还是实际执行者的能力,当下百度实际上都是可以稳步发展的。而在人的角度之外,我们从Apllo计划发展“势”的因素来看,也能发现,当下的Apollo计划经过一年的快速发展后,整个发展势头也已经完全打开。而在这样的良好发展势头下,任谁也看不出百度会有动摇Apollo计划的持续稳定发展的理由。

首先是百度Apollo计划的发展规划,事实上已经是完全出炉了。

早在2017年7月份百度首届AI开发者大会上,百度就对外公布了Apollo计划开放路线图,对业界合作伙伴公布了Apollo能力开放时间表——百度计划在2017年7月份开放封闭场地循迹自动驾驶,2017年9月份开放固定车道跟车自动驾驶,到2017年年底输出简单城市路况的自动驾驶能力,2018年年底开放特定区域高速和城市道路自动驾驶,2019年公布高速和城市道路自动驾驶Alpha版,最终在2020年之前实现高速和城市道路全路网自动驾驶。这已经是一条既定的路线规划,而事实上刚在一个月前,百度就已经正式对外开放了Apollo2.5能力。


其次是Apollo计划生态已经开始成型。自Apollo计划推出伊始,经过一年的快速发展,其在当下已经吸纳了超过100家的汽车厂商、汽车技术提供商,成为了Apollo计划成员,在事实上成为了当下自动驾驶领域的安卓系统,而此前其相关数据显示:截至四月份,Apollo平台已经开放了超过20万行代码,共有2000多名开发者及合作伙伴下载使用了Apollo代码,近10000名开发者在全球最大的开源社区Github上推荐使用Apollo开源软件。可以说,围绕Apollo计划的一个自动驾驶生态已经开始成型。


其三是Apollo的产业落地进入发展快车道:而其在北京、福建、重庆连续取得的路测牌照以及其将在7、8月份正式小规模量产与金龙汽车合作的商用级无人驾驶微循环车,无疑都将会使得百度的无人驾驶落地进入发展快车道。

如此种种,事实上都彰显着Apollo计划将会一如既往的高速健康发展,而不会因为陆奇的卸任而走向一些人所担忧或者所希望的不好的方向。

写在最后:

不可否认,陆奇的卸任,对于Apollo计划会带来一定的短期影响,但是透过Apollo计划的“人”和“势”,我们能够发现的是,Apollo计划将会一如既往、稳步发展的绝对现实,这艘大轮的航向偏不了,也更不会触碰到暗礁而沉没。所以,在此,那些对Apollo计划的未来有所担忧的,实际上都可以把心放进肚子里了。

注:本文图片源自网络。


作者:邻章,微信号:1301356174,微信公众号:“邻章”,欢迎署名转载。

本人系独立撰稿人,腾讯科技2016年年度新媒体,关注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文章在虎嗅、钛媒体、界面新闻、百家号、搜狐科技、腾讯、雪球、品途商业评论、今日头条等30余家平台发布。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