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焦虑的时代,像村上春树一样享受人生丨本周赠书

读书有疑 2018-05-22


有疑说:


这是村上春树的散文集《假如真有时光机》,新出的中译本,和这本差不多的《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我的职业是小说家》大概你已经读过了。村上的小文章一向好看,松弛,加上这还是一本旅行文学,让人期待。


下面这些句子来自这本书,他写的都是国外的旅行,但我固执地在这篇推文里放了日本电影截图:)



- 只要天尽头有东西存在,就想去看一看,这是我的癖好之一。


- 我们唯有花上更长的时间,用自己的眼睛去欣赏风景,将它镌刻在大脑里,然后装进记忆无常的抽屉,凭借自己的力量搬到某个地方。



- 他的眼睛习惯了永不厌倦地注视着大海。久而久之,一个人就有了这种染上大海颜色的孤独的眼球。


- 时过境迁,我的年龄理所当然地随之增长。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难以逃避的过程。然而我坐在灯塔的草坪上,侧耳倾听周围世界的声音时,便觉得自己的心情从那以来似乎没有发生过变化。或许应该说,只是没能顺利地成长而已。



- 假如真有时光机,有人告诉你可以随意使用一次——仅此一次,你想做什么?恐怕会有很多愿望吧。不过我的回答在很久以前就明确地定下来了。我想飞到一九五四年的纽约(这基本上是个愚蠢的问题,时光机会飞吗),在那里的爵士俱乐部中尽情尽兴地听一场克利福德·布朗与马克斯·罗奇五重奏的现场演奏。


- 在旅行中要是事事都一帆风顺的话,就不叫旅行了。



- 我是全凭想象写下《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的芬兰场景之后,才去芬兰进行了这次采访,简直就像在追踪自己的足迹一般。在这层意义上,倒是一场意味深长的旅行。


- 在河流面前,或者说在河流之上 ,我们这些旅人无非只是匆匆过客,是幻影般的存在。我们来了,欣赏过风景又离开,仅此而已,甚至不会留下一缕痕迹。乘船溯流而上,我强烈地感受到了这一点。很快,我便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触,仿佛自己这个实体正一点一点地,毫无缘由却又确凿无疑地变得稀薄起来。



- 在琅勃拉邦漫步,悠然自得地巡游寺院,我有了一个发现:平时生活在日本,我们看什么东西时,其实从来没有好好地看过。我们每天当然都会看很多东西,然而是因为需要 看,我们才看的,并非因为发自内心地想看。这与坐在火车或汽车上,仅仅用眼睛追逐着一闪而过的景色相似。我们太过忙碌,无暇花时间仔细查看某样东西。渐渐地,我们甚至忘记了用自己的眼睛去看(观察)事物了。


- 那里有特别的光,吹着特别的风。人们的说话声萦绕在耳际,我能回忆起那时心灵的颤抖。这些风景作为唯独那里才有的东西,至今仍然立体地留存在我的心里,今后大概也会鲜明地留存下去吧。

至于这些风景是否会起到什么作用,我并不知道。或许最终并没有起什么作用,仅仅是作为记忆而告终结。然而说到底,这不就是所谓的旅行?这不就是所谓的人生?



- 经过一段岁月之后,再以旅行者的身份去拜访一个曾作为居民生活过的场所,是一件相当不错的事。在那里,你好几年的人生被切割下来,好好保存着,就像退潮后的沙滩上一串长长的脚印,十分清晰。

比如在那里发生的点点滴滴,在那里的所见所闻,当时流行的音乐,呼吸的空气,邂逅的人,交谈的话语。当然也可能有一些无趣的体验、悲哀的感受。然而开心的事情也好,不太圆满的事情也罢,一切都被时间这张柔软的包装纸包裹起来,和香包一起,收进了你意识的抽屉。


- 午后花上点时间享用美食,你就会觉得,什么人生的奥秘,什么下一次宇宙大爆炸,这种事情别多想,就随它去吧。



- 独自一人行走在陌生的土地上,单单是呼吸着空气,眺望着风景,就觉得自己一点点变成了大人。


- 人来人往,时过境迁,树木却毫不在意,只管扎根大地,长留天地之间。枝条长了又锯,锯了又长。


- 我们生活在一个结构非常复杂的世界,在这里,形象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而实质则拼命地追逐其后。

旅行是件好事情。虽然有时你会感到疲倦,有时还会感到失望,不过那里肯定会有“什么东西”。





 《假如真有时光机》

村上春树全新旅行随笔

7国,11地,25张首度公布旅行写真

从查尔斯河到湄公河畔

从雷克雅未克到托斯卡纳

 ……

在焦虑的时代,像村上一样享受人生


赠书规则  点击下方写留言,随机选取三位幸运读者赠送此书~(据说留言点赞靠前更容易被砸中吼~~)截止时间为本周日。购买请点阅读原文。(编辑:kylin)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