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在身上的浪漫

戴莹 世界遗产地理 2018-06-01

新媒体编辑|李雨欣   撰文、摄影|戴莹


日本作家夏目漱石《虞美人草》中有这样一段文字:“下京上京皆被蒙蒙细雨濡湿。三十六峰翠色的底下,水流之声混杂着友禅染的朱红,笔直地注入油菜花田。”


△友禅染。图片来源于网络。


友禅染,是日本独有的一种染色方式。而我此行的目的,正是这种美好而浪漫的友禅染。


藏在扇绘中的友禅染


江户时代中期,宫崎友禅斋住在京都知恩院附近,喜在扇面上绘画题字,因其游乐心境而颇受欢迎。


△扇绘。图片来源于网络。


有一次,他不经意地在和服上绘画和染色,竟然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引得时人纷纷追捧。这种染色方式,也因此被命名为“友禅”。


友禅染人气高腾的同时,出版《友禅雏形本》和《余情雏形本》的纹样绘本集,由此从京都传遍日本全国。


比如,从京都传播到加贺藩(今石川县)金泽地区的友禅技法,发展形成有别于京都的独特样式,成为“加贺友禅”,流传至今。加贺友禅有着令人沉静的写实风格,主要绘制花草纹样。


△加贺友禅染。图片来源于网络。


友禅染在那时成为风尚并非偶然。一方面,平安时代(794-1192年)之后,宫廷势力渐衰,官营织造式微,民间织染业却日益隆盛。友禅染正是借着这股东风而起。


另一方面,在友禅染出现之前,布匹的染色技法有限,只有诸如刺绣、贴箔、扎染、夹缬等。但这些技法都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会令布匹变得凹凸不平,而丧失了织布本身的质感。友禅染则不然,它绘于布匹上,线条轻快飘逸,平整而没有色彩的限制,其流行也就顺理成章了。


只是,当时所谓的流行,并不能与今日相提并论。在江户时代,化学染料尚未出现,植物染料的供给有限,加上其只能手工制作,友禅染仍旧只在将军、大名、御所或町内豪商等上层社会流行,是贵重的稀罕物。


友禅染等同于奢侈品的状况,在明治时代(1868-1911年)有所改变。明治时代的开国政策,带来了国外的新技术、新化学染料。在此基础上,京都一位名为广濑治助的人,依据“捺染”技术,创立出“型友禅”。


所谓型友禅,即按照友禅染大师创作的花样,以一种颜色刻一块型版的方式分别刻版,然后再依型版陆续涂上色块进行染色。这使得高贵的京友禅,能够简化工序在民间得以普及。


有思想的和服


上仲正茂的染工坊,在京都北部的原谷乾町,这里原是有名的赏樱去处。工坊进门,玄关处正面和右侧是两幅画:一幅是风格明快的河流,另一幅是略显灰暗的佛像,佛像右下方有一块细长的竹片,上书:染工房正茂。


沿着狭长的木质楼梯上去,二层是一个长方形的和室。和室中央横拉着一条淡青色的布匹,长约3米,宽半米有余。长边两头以绳子固定在屋柱上,宽边每隔一尺就有一根弯成满弓状的竹枝将布面绷得平平整整。


凑近看,两朵用白线勾勒的莲花,漂浮在淡青色的布面上,显得很空灵。布匹四周的榻榻米上,则散落着各式各样的工具:炭笔、毛笔、染料、电炉、试色布等。再往里是一面书墙,整齐摆放着许多书籍,大多与友禅和绘画有关。


△友禅染的工具:画笔与试色布。


上仲正茂从身后的书架上翻找出两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白纸,一层一层地在榻榻米上打开。一幅巨大的樱花图展现在我们面前,只见灰色屋瓦旁是一株吉野樱,花瓣随风漫天飘舞。樱花上了浅浅的蓝色,清幽而宁静。


友禅染的第一步跟染色并无关联,而是要像画师一样构思小样。和服既可以穿着也可以展示,展示时要像一幅完整的画,穿起来也要好看。所以,除了考虑主题、寓意,设计者还要想到其立体呈现时的效果——衣服正、背面的搭配,在最显眼和最重要的地方如何下功夫。


△樱花纸样,上面是和服的剪裁样板。摄影/宗波


看着上仲正茂手上的小样,果然是描绘在和服剪裁纸样上的,依稀可以想象出袖子、裙裾的位置,这些地方都绘有繁复而精美的花纹。小样构思好之后,会被放大绘制在实际尺寸的纸上,是为大样。


△上仲正茂正在用炭笔绘制大纸样。


上仲正茂说,绘制大样并非原原本本地照搬小样,通常一边画一边修改,因为很可能之前的想法并不适合实际尺寸。这个过程充满了变数和挑战。从另一个层面而言,这正是友禅染和服的独特之处,它浸染着创作者的灵感与用意,是一件有思想的和服。


当然,这还只是开始。之后的工序是将白布蒙在大样上,用江米或橡胶制成的糊状防染剂勾勒轮廓。防染剂,在整个友禅染的工序中举足轻重。在轮廓线内逐一上色前需要先涂一层,防止染料沿着织物的纤维蔓延;上好局部颜色之后,仍然要在其上涂很薄的一层,此时防染剂像一个盖子,在进行大面积的染色时保护先前绘制好的图案。为防止色彩间自然晕染,通常都要等一个颜色晾干后再进行另一着色。由此管中窥豹,便可知友禅染的费时费力并非虚言,且图案越多越困难,也越发昂贵。


△友禅染工序:在灯箱上用糊状防染剂勾勒荷花图样轮廓。


至于如何将颜色固定在布面上,友禅采取的是蒸汽加热的方式。通常有两次蒸汽加热的工序,第一次是在局部颜色上完后,第二次则要等大部分颜色完工。因为布匹纤维吸收颜色是有限度的,所以最后要将多余的染料洗掉。


不过,上仲正茂说,至少60年前就没人在鸭川里漂洗友禅染了,因为染料虽美,却会带来严重的污染。现在,他会将上好颜色的布匹送去专门的漂染工厂,请专业人士来完成这道工序。


在友禅染多达20余道的工序里,最难的是颜色。因为,不到最后一步,友禅职人根本不知道染出的颜色是不是符合自己最初的设想,这就要靠平时的经验积累,不断地接近完美。不过,万一效果欠佳也有补救的方法,诸如贴金箔之类。


△友禅染工序:上色。摄影/宗波


值得一提的是,京都的手工艺分工很细。上仲正茂算是特例,他跟老师学过全套的友禅工艺,有些就自己完成了。但大多数的情况是分工合作。除了设计图案的画师,友禅依据工序不同还有不同职人:染色的、漂洗的、金箔的、刺绣的,等等。每一位职人都会精益求精,再传递给下一位,大家共同完成一个尽善尽美的作品。


做一个安静的职人


上仲正茂的父亲是一名金箔职人。小时候,他便常看到父亲在和服上贴金箔,但那时的他钟情于日本绘画,并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从事与和服有关的工作。他的人生像一袭平整的布匹往前延伸着——喜爱画画的他,进了绘画学习班;初中毕业后,到专业高中继续学习日本画。专业高中毕业,他没有选择考大学,而是开始找寻工作。那时,他刚19岁。


之后他又发现了制作友禅的工坊,那里不像别处一样有分工,可以学习友禅染的所有工序。他对此兴趣盎然。他的老师是已经辞世的友禅染“人间国宝”——羽田登喜男,跟着工坊老师潜心学习,他这一学,就是整整13年。


2004年,上仲正茂出师,独立拥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开始参加发表会和展览。又过了9年,他才获得了京友禅职人的名号。这一年,他已经41岁,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


上仲正茂和他的太太、孩子也生活在这栋二层小楼里。他每周只休息一天。工作时,上午做自己创意的产品,下午做客人定制的友禅染。


△上仲正茂的创新作品:围巾。


说到坚持职人生涯的理由,上仲正茂的眼神很坚定:“只有一句话,是因为喜欢。我们也有使命感,这个是代代传下来的文化,要继续传到后世。”


我联想到如今常常被提及的日本职人精神,希望上仲正茂能用一句话总结,他的回答却出人意料的简单:“如果你得到一个工作的时候,你怎样拿出最好的作品给别人。”


“职人和艺术家不同,前者接受客人赋予的工作,不需要太多个性和创造。在职人看来,客人是怎么想的才最重要。但职人也会建议,在客人和自己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 好文精选 |

日本的“抗日神剧”演什么?

日本人为何痴迷于三国?


以上内容由《世界遗产地理》整理

如需转载请联系邮箱1716156429@qq.com.

文章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世界遗产地理 热门文章:

    世界上最精致的“人种”    阅读/点赞 : 0/0

    日本金泽之风物    阅读/点赞 : 0/0

    美貌与傲娇兼并的黑冠麻鹭    阅读/点赞 : 0/0

    世界八大建筑奇迹你知道几个?    阅读/点赞 : 0/0

    日本人为何痴迷于三国?    阅读/点赞 : 0/0

    克里特岛:神与半神之地    阅读/点赞 : 0/0

    你所不知的土耳其历史    阅读/点赞 : 0/0

    为什么胡建人缩不好普通话?    阅读/点赞 : 0/0

    大自然把岁月刻成一座桥    阅读/点赞 : 0/0

    世界遗产地理 微信二维码

    世界遗产地理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