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密探 | 失眠的人

廖仲阳 安在 2018-06-03


文 | 廖仲阳 图 | 网络


前情回顾


为了打击包括黑帽攻击在内的各种网络犯罪,在由联合国网络部与世界互联网安全联盟共同举办的世界互联网安全大会预备会议上,严本一航副主席提议重启当年诸葛宏先生主导的透明人计划。联合国网络部专家团的意见是,透明人计划可以考虑重启,但需要把握程度问题。根据两派提出的意见,透明人计划可以划分为四分之一和二分之一两种模式。两派领导人各自坚持自己主张的模式,但都表示,如果自己主张的模式失败,可以去尝试对方的模式。



01


世界互联网安全大会结束后的第二天晚上,有四个人没有睡着觉。


Good Bye在与暗网卧底白帽通信的过程中,察觉到了异样,但他又说不出来究竟是什么。Good Bye很清楚,如果王林这次潜入暗网失败了,其他人将很难再成功。也许利用王林这杆锐利的矛,是白帽兵团战胜暗网势力的唯一方式。可自己贸然将进入暗网的门票给予王林,会不会害了他?


如果门票是一个陷阱,王林因他的票而身陷囹圄,会不会给他和白色兵团带来灾祸?如果王林遇难,他的师傅会做出什么反应?


Good Bye翻了个身,在脑海中列出了所有必要条件。第一,王林必须去暗网冒险;第二,王林不能有生命危险;第三,万一王林遇难白色兵团要有对策。


Good Bye坐起身打开电脑,通过特殊的加密方式发出了一条信息。一个陌生的地址收到了这条信息。


02


王林从来没有早睡的习惯,他总是把自己关在1887号二楼南面柚木书架背后的密室里。只要旋转书架上的一张四人合影,书架就会打开一道一人宽的缝隙,侧身便可进入。


密室的西墙摆着三台组合监视屏,南墙边靠着一张欧式木桌,上面放着三台电脑,屏幕上滚动着普通人难以读懂的计算机代码。另外两面墙是与墙体契合的书架,上面摆满了犯罪档案和大大小小的破案笔记。


王林正在昏黄的灯光下整理犯罪记录。他手上拿着的那本书是专门讲述“地下货物”犯罪事件的民间孤本,书名为《地下货物犯罪档案》。


传说这本书的撰写者是肖笑生,一个肖在暗网诞生前就已经从事地下货物交易的老油条。在暗网出现后不久,如鱼得水的肖笑生却很快退出了游戏,从此销声匿迹。


肖笑生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快速退出的原因。王林在一个藏书拍卖会上,用不菲的价格从一位声称是肖笑声好友的男人那里买下了《地下货物犯罪档案》,里面记载的故事,真假难辨,虚实难分。在没有看到真实的暗网地下交易之前,这是王林了解暗网的唯一读物。


03


还有一个没睡着的人是洪淼,从北欧回来后,他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产生了更大的焦虑。洪淼习惯性地将手枕在头下,双眼凝视着天花板。老师诸葛宏犹疑的眼神始终在洪淼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诸葛宏与他辩论的画面,一次次的浮现,不断地刺激着他的神经。


“透明人计划不可以合法化!如果人们的行为都在监控和操纵之下,那么现代民主的基石,人们的自由意志还存在吗?”洪淼掷地有声的问诸葛宏这个问题时,并没有想到他会因此亡故。


“自由从来都是相对的,一个人的绝对自由,势必会影响他人的自由。”诸葛宏先是这样回应了洪淼:“在人口爆炸的今天,如果每个人都享有绝对自由,那么资源势必在短时间内被人们无穷的贪欲所占一空,过度消耗资源将加速人类灭亡。”诸葛宏回答犹在洪淼的耳畔。


当洪淼仍然喋喋不休地追问时。


诸葛宏是这样回答的:“监督是必要的,所谓的操纵其实是一种国家统筹和资源的合理利用。我所考虑的并非是否启动透明人计划,而是人的透明度要到何种程度,是一丝不挂,是穿着内衣裤,保是留人们的基本体面。”


洪淼纠结的是,也许他不应该再次质疑:“那么如何保障这种统筹是公平的?如果有些人可以穿着体面,有些人则一丝不挂,那时候应该如何收场?”


诸葛宏一下子无法回答洪淼的问题,事实上也从未有人真正回答的了这个问题。


“如果我不那么幼稚的质疑,诸葛宏老师是不是就不会死了?”洪淼每次想到这里,总是感到呼吸困难,就像是有人紧紧地勒住了他的脖子。


当洪淼意识到自己没有睡着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洪淼起身到客厅的茶几上倒了一杯水,正喝时,他看到了橱窗里摆着的他、诸葛宏、罗娜·艾丽娅和诸葛兄弟的合影,洪淼拿出那张照片,仔细端详。



合影中罗娜·艾丽娅站在四个男人的中间,仿佛像一朵玫瑰花独枝在草丛中生长。事实上,罗娜·艾丽娅就是一朵玫瑰花儿,一个美到骨子里的女人,无论她在哪一张照片里,她总是最亮眼的那一个。似乎任何样式的服装,都可以将罗娜·艾丽娅的美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罗娜有着一双透亮的大眼睛,棕色的瞳仁映照着世间的一切美好,金色的长发一直垂到了肩胛,举止投足都带着难以形容的高尚气质。无论怎么看,也不可能把罗娜·艾丽娅划进黑客的行列,更不要说是一个极其擅长社工的第一代黑客。很多时候,洪淼宁愿相信罗娜就是那个男人心目中善良、单纯而美丽的女人。


在洪淼的眼里,王林的师傅诸葛秋隆是第一代黑客里最令他敬畏与尊重的人。诸葛秋隆身材高大,有着一副高鼻梁,留着黑色的头发,总是穿着最简单的白色衣服,无论是体恤衫、麻衣、布衣还是帽衫。


诸葛秋隆从不生气,也没什么情绪,年轻时给人一种呆呆的感觉。诸葛秋隆总是坐在那里默默地敲打着键盘,可是一旦他们听到诸葛秋隆消息的时候,总是会让他们发出那样地感慨:“啊,原来他做了这么多事。”


在洪淼的脑海里,印象最深的是诸葛秋隆的弟弟诸葛春盛,他与诸葛秋隆一样,有着高大的身材、高挑的鼻梁和黑色的头发,只是诸葛春盛偏爱黑色,他喜欢穿着华丽的黑灰系服装,无论是体恤衫、麻衣、布衣还是帽衫。


与诸葛秋隆相反,诸葛春盛好大嗓门说话,随身总爱带着一个黑皮裹着的金属酒罐,敲着敲着键盘,他就爱喝上两口。诸葛春盛对他哥哥诸葛秋隆的成绩向来是不屑一顾的,他也确实有那样傲慢的资本。


外表上看,诸葛春盛比他哥哥要聪明的多,事实上,不仅是他哥哥,他比世界上绝大部分的人,都要聪明的多。


诸葛春盛喜欢吃肉,大口吃肉与大碗喝酒是他最喜欢的事儿了,多数人和他聊几句会认为他是一个聪明而且健谈的人。与完全夸夸奇谈的人不同,诸葛春盛可以讲出有理有据的言论,而且他的话中大部分都是故事,画面感很强。不少陌生人虽然不知道诸葛春盛就是第一代黑客,可却会被他的善谈所吸引。


诸葛春盛最大的缺点莫过于情绪化,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有时候喝多了,或者在打代码的时候进入了某种境界,他可能就忘记了自己所处世界的规则,肆意地破坏、唾骂。如果有人打扰了诸葛春盛的雅兴就会被骂的狗血喷头。有人说他放荡,还有人说他是真性情,同样的表现在不同人的眼里评价总是不一样的。


第一代黑客中,唯一让洪淼感到有些琢磨不透,甚至有些畏惧的是齐圣天。他很瘦,颧骨凸出,从脖颈到小臂青筋曝露,是小孩儿眼里那种很奇怪的叔叔。齐圣天的耳朵很尖,头发总是乱糟糟的一团,他从不注意自己的形象。但齐圣天是四位第一代黑客中唯一拿到教授资格的人,最早齐圣天在新泽大学计算机系担任系主任。


齐圣天与诸葛春盛的情绪化不太一样,诸葛春盛是线段,一段一段的,齐圣天是直线,他从没停止过自己的沸腾的情绪。关于黑客联盟创始人分道扬镳前,齐圣天因为冲动杀人而被判刑的事情,洪淼知道的并不多,一些片段也只是从媒体报道上了解。


洪淼将照片放回了橱窗。距离第二天工作只剩下三个小时。洪淼躺回床上,总算是睡着了。


04


这一夜,只有伊丽莎白·居里始终没有睡着觉。直觉告诉伊丽莎白,她的观点是正确的,在预备会议上,她紧张是因为语言上落了下风。伊丽莎白在脑海中检索着对自己有利的证据。


她想起了自己讲的关于吸管的故事:“小时候我和妹妹零用钱不多,我们去买汽水的时候,只够买一瓶。每次我们都管店主要两根吸管,同时用尽全力吸。当汽水全部喝完的时候,我们分辨不出谁喝的多了一些,谁少一些。如果二分之一透明人计划成功通过,监督派也就拥有了吸取民众信息的管道权限,吸多一点,少一点,谁又说的清呢。”


“对,没错,这个故事是关键。如果严本一航与其他利益势力勾结在一起,偷偷采集更多的全民数据,谁又说得清呢?”伊丽莎白·居里问自己。


可是转念一想,伊丽莎白·居里又犹豫了。虽然与严本一航始终处在对立阵营,但是她很清楚严本一航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一次世界互联网安全联盟的高层聚会后,严本一航曾经与伊丽莎白·居里在一间恬静而淡雅的茶楼里闲谈。


席间,严本一航与洪淼谈古论今,从苏格拉底一直谈到了人工智能。严本一航的多数见解都跳出了个人本身,甚至站在他熟悉的交际圈之外,他的大部分言谈都像是站在世界之外来看这个世界,涵养颇深。


严本一航身上所散发出的特殊气质,很大程度上是源自家族的熏陶。严本一航的父亲严本竹墨,是东亚严本家族的第十六代家长,整个严本家族的总资产在世界排名第五位。家族资本也是严本一航能够在政客之外成为一名慈善家的主要原因。


严本一航是严本竹墨的二儿子,在他很小的时候,严本竹墨就对他寄予特殊的期望。严本家族历代都是商人,无论是经营通讯、邮电、石油、地产还是钢铁,他们自始至终都在商界混战。严本竹墨很希望为家族培育出一位杰出的政治家。


严本竹墨的规划很清晰,将大儿子培养成为一名杰出的商人,接手他生意的运作;二儿子严本一航则要换个方向,跨界成为一名在世界范围内有影响力的政治家。如此一来,严本家族就可以在政商两界巩固自身的地位。严本竹墨的育儿计划可以成功,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他的妻子,也就是严本一航的母亲仓间美子。


仓间美子出生于东亚政界的传统家族,祖父辈是东亚著名的史官,父辈继承了祖父的遗愿,继续书写历史,父辈著作的影响力甚至超过了祖父辈。


出生于史官家族的仓间美子自严本一航刚刚能记住事儿的时候,就对他进行了极为严格的训练,从言行举止到待人接物,严本一航不被允许出半点差错。


如果严本一航出错,便会遭到难以想象的严厉惩罚。从小接受接受残酷训练的仓间美子很清楚,史官会盯住每一个错误,记住,藏起来,留给后人评说。仓间美子必须让严本一航养成万分谨慎的习惯。


“这样的严本一航会提出二分之一透明人计划,大概真的是他所说的理由吧。”伊丽莎白·居里思忖着:“对,不会的。严本一航勾结其他利益势力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一旦东窗事发,毁掉的将不仅仅是监督派与严本一航的名声,东亚严本家族与仓间家族的声誉也会遭受重创,以严本一航的性格,一定不会的。”


05


只睡了一个小时,洪淼就被噩梦惊醒了,他看到窗外照进的月光,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寒意。梦中洪淼见到两个戴着黑帽子和白面具的人在他的身后,一直跟踪他,洪淼拼命地加快步幅和频率,甚至小跑了起来,但无论如何,洪淼也甩不开他们。


一个怪异的疑问涌上了洪淼的心头,为什么暗网的人不直接谋杀我,而要逼我退休呢?


- 推荐阅读 -


上期回顾 黑客密探 | 监督派与自由派




地下货物区犯罪档案,下期预告

优胜劣汰的法则意味着,在买卖中,一定会用相对健康的器官替换相对病态的器官。这种交易在给人的肉体定价的同时,也划分出了人的贵贱。也许这类交易符合市场规律,在经济学中它是合理的,但在伦理学中,没有人会愿意在现代社会承认,它是人类文明的产物。尽管人体器官交易的事实从未停止。

《黑客密探》每周日独家连载,感谢您的陪伴。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