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崛起的机遇:美国正在分裂

顾子明 政事堂Plus 2018-06-06


新华社华盛顿电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在上周末北京举行的中美经贸磋商中,中方提议从美国采购近700亿美元农产品和能源产品,前提是特朗普政府放弃对中国的关税威胁。


中方在谈判过程中明确告知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如果特朗普政府继续推进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加征关税计划,上述采购提议不会生效。知情人士还表示,相关谈判成果细节仍有待双方确认,可能还需要双方后续谈判。


记得就在上周,就在中美谈判之前,美国白宫突然发表声明,称要继续与中国打贸易战,引发了中国A股重挫2.5%,对此,政事堂撰文《股市全面暴跌,中美新一轮贸易战要开打?中国怎么办?》进行解读。


这篇文章,政事堂从美国国内派系斗争以及心理学等角度分析,认为吃到了我们提供农业和油气利益的特朗普以及共和党大佬们,为了避免既得利益受损,势必要为了与跟我们的共同利益,选择与民主党以及共和党的鹰派进行“斗争”。因此,也将中美贸易谈判锁定为通过购买商品解决贸易顺差,而非知识产权的301关税斗争


嗯,随后几天的中美股市,以及今天的华尔街日报新闻,也验证了政事堂的这个判断。


而值得关注的是,中美本轮谈判之后,中方迅速就通过新华社发布了谈判的公告,而美方代表团则一言不发回到美国,直到今天才由华盛顿时报通过知情人士披露出来。


很显然,美国高层之间的斗争,很激烈啊。



这些天,网上不断有外媒在吹风,说中美贸易谈判破裂,国内不少媒体也在炒作中美军事对抗,而美国的鹰派们也不闲着,在国内鼓吹中国威胁论和台湾保护,在台湾和南海不断的挑衅,还搞出了广州领事馆的碰瓷儿。


这意味着什么呢?


只要深一步就会想明白,美国国内有一股势力,试图通过树立中国这个强大的威胁,来弥合其国内严重的分裂。因此,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挑拨中美对抗。


所以,目前国内很多时政和军事类的媒体,在没想透这一层的情况下,很多时候反而给国家帮了倒忙。大家没看最近一系列的重磅动作中,上峰搞的都很低调么?


嗯,所以,咱也别添乱了,近期少扯一点星辰大海吧。




之前政事堂在解读中美贸易战期间,经常会用大清击败明朝来举例子来比喻,导致有些读者感觉不舒服。


其实,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势力差距,跟当年明朝与清朝之间的势力差距基本相当。以中国目前的势力,如果美国国内各股势力拧成一股绳,我们即使到建国100周年,都没机会跟美国掰腕子。


这点就像如果没有李闯王的大规模起义攻陷京城,如果没有吴三桂开关投降,如果没有明朝的地主们热烈欢迎,清朝的大军根本没有机会入主中原。


清朝的以弱胜强,不仅是有自身两代领袖的不懈努力,更是因为明朝内部深陷了难以弥合的内斗,以至于整个地主阶级抛弃了大明王朝的历史进程。


所以,势力虽然远逊于美国,但并不意味着我们真的需要等到建国百年之后。



对此,政事堂进一步解读一下。


之前文章中针对于人事问题,我经常喜欢运用《老子》和《孙子》的古典智慧,这是因为这两本书搁在古代,都是顶级的“帝王心术”,因此什么时候用都不会过时。但是针对于经济问题,政事堂很少使用他俩,这是因为时代变了。


如果说《老子》和《孙子》是写给古代帝王们写的“帝王心术”的话,那么《国富论》就是写给“资产阶级政权”的“帝王心术”,《资本论》就是写给“无产阶级政权”的“帝王心术”。而这两本书的伟大,就在于他们问世的时候,分别服务的阶级政权都还远没有诞生。


而正是随着资产阶级政权的诞生,经济学取代了传统古籍,改变了游戏的规则,更重要的是,新崛起的资本势力与国家之间形成了紧密联系,极大的增强了国家的动员能力和战争潜力。


这点,就像鸦片战争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国内生产总值远逊与大清的英国,在商人与军队的联合下,轻松的逼迫大清最终割地赔款。而这一战,也使得东方垄断了近两千年的全球重心转向了西方。


说起来,虽然资本与国家之间的联合会爆发出极大的力量,但是这种合作关系却决定了,资本并不隶属于与他合作的国家。就像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全球的资本开始涌入发明了蒸汽机的英国,缔造了庞大的日不落帝国。但是在第二次工业革命开始,全球的资本却抛弃了英国,涌入引领电气化革命的美国和德国,并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通过德国彻底摧毁了英国在第一次工业革命中缔造的统治地位,而美国却从英国的废墟中崛起,成为了新一代的全球资本霸主。


嗯,资本是没有祖国的,即使在社会主义的中国也不能例外。


就像前些年国内巨头们纷纷向海外逃逸资产,以及前段时间沸沸扬扬的某公司5G投票门事件,都说明了这个问题。


同样,资本主义国家的美国,更是逃不了这个宿命。


随着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到来,我们会发现,美国也出现了极大的分裂,代表着石油、汽车等第二次工业革命成果的共和党资本,与代表着新能源、互联网等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民主党资本,爆发了不可调和的冲突,2016年那次激烈的美国大选,就是这种矛盾的产物。


而这种冲突的经济根源,在于传统的美国社会不充分的经济增长速度,已经无法满足资本的利润欲望,以及美国人民日益增长的各种需求。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美国想要维系这个体系,都需要从美国本土之外的地方进行掠夺。


其中,代表着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民主党资本,选择积极海外投资而获利,而代表着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共和党,选择从全球掠夺利益


如果从更深层的角度去看,共和党选出了在第二次工业革命期间成长起来的特朗普,其选择的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的美国复兴之路,其本质是恢复第二次工业革命期间美国的荣光。


因此,特朗普上台后的一系列举动,一方面是在为第二次工业革命中诞生的石油汽车军工等集团“续命”,另一方面则是要平复国内的各种矛盾并维持旧秩序。因此,他不仅需要逼着美国在全球的资本回流,他更需要向全球列强展开贸易战,这么全球割韭菜虽不得已,但也是他必然的选择。(我们此次把中国经贸战拖到美国反华包围圈破裂,也是非常成功的决策)



但是,就像崇祯皇帝试图向地主们收税引发的极大反弹一样,特朗普这种掠夺性质势必激化矛盾。特朗普此时选择的全球“收税”,势必导致盟友们众叛亲离,更不要说,他在国内“开倒车”重启传统行业,势必会导致美国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资本们选择进一步的逃离。(嘿嘿,我们已经准备“混改”特斯拉了)


更重要的是,除了蒸汽机和内燃机等能源变更外,第一次工业革命带来了工厂,第二次工业革命带来了流水线,都是让更多的人聚集在一起,以增加其生产效率。因此,未来第三次工业革命除了科技的发展,必然还要进行进行大规模的全球化才能够实现。因此,目前以美、英、俄等国选择的开倒车,再加上特朗普的逆全球化,必然会导致资本选择逃离美国这个"宿主”。


目前,虽然介于特朗普政府主持的加息缩表减税,使得全球资本向美国大规模的汇聚,但是第二次工业革命已经进入周期的末端,能源和技术的效用提升是有上限的。在这波特朗普引爆的全球经济危机结束之后,就像当年资本从英国逃向美国一样,这些资本势必会选择逃离美国,选择新的"宿主”。


更不要说,从民主党的角度来看,奥巴马执政的八年,积极引入外籍人口以及美国底层群体的收入下降,都意味着,美国第三代工业革命的利益团体,不再愿意为了维护美国的稳定和人民的幸福支付更高的成本。这也意味着,他们逃离美国的意愿正在增强。


因此,未来选择进一步改革开放,并以海南自贸区为试点,正在建设自由贸易港政策和制度体系的中国,自然也将成为美国第三代工业革命的资本,逃离宿主后的集聚地之一。


更不要说,伴随着中国主导的亚投行、B&R;、RECP、中非合作等一系列区域与全球一体化战略的推进,建立庞大贸易网的中国,也将成为这些试图逃离美国,并推动全球化的资本们所必然的选择!



每隔一百年,资本的流动都意味着全球霸权的转移。


200年前,资本选择了英国,使得英国取代了中国成为全球霸主。


100年前,资本选择了美国,使得美国取代了英国成为全球霸主。


那么,美国称霸一百年后,世界又将属于谁呢?


情之所钟,正在我辈!




所以,我们一定要明白,虽然近期金融开放力度不大,但未来中国金融的开放,一定会是非常彻底的。



近期关联文章:

股市全面暴跌,中美新一轮贸易战要开打?中国怎么办?

从美国政党更迭,看中国资本流向

中美贸易战的复盘与推演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政事堂Plus 微信二维码

    政事堂Plus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