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即景七十载13:家畜生灵

刘仰逵 太原道 2018-06-08

观察动物是我小时候的一大兴趣。人说,猫是善人转来的,慈眉善目,叫声娇嗔。平时百无聊赖,总是卧在炕上一边睡觉,一边不停地呼噜呼噜打鼾念经。醒来以后,弓弓腰,伸伸爪,大大的伸个懒腰,打量一下周围环境,瞟人一眼,淘气的在人腿边蹭来蹭去。瞅着地上毛茸茸的一群小鸡,做出一副饿虎扑食的样子,若被人一声厉喝,纵身一跃,跑到院里,在树干上磨磨爪,或翻墙而去,或躺在窗台上,继续惬意的晒太阳。猫一旦逮住老鼠,并不急于啮噬,而是怡然自得地含住放开,放开含住,反复耍弄一番后,最后才食掉。

狗是不会说话的生灵,也有喜怒哀乐,走路总是贴着墙根,撒尿必然翘腿。高兴时,总卧主人身旁,眼现媚色,以舌舔手;打架后,又以哀怜的眼睛望着主人,伤感地卧在一旁自舔伤口。狗眼看人低。来了客人,被主人一声断喝之后,总是摇头摆尾,围着客人嗅人家的裤脚,显出一副邀宠的模样。冬天月黑风高之夜,一狗声起,群狗呼应,犬吠如潮,风声鹤唳。

早饭之后,羊倌到各家各户赶羊外出放牧时,没断奶的羊羔急天蹦地,非要跟着它娘一块出去。被关在大门以里出不去时,只好咩咩地叫个不停,大羊母亲一步三回头,但为了吃草产奶,只好随着群羊渐渐远去。傍晚回门时,羊羔就早早地等在大门洞里,边叫边瞭。大羊在巷弄尽头就开始咩咩呼唤,直到母子重逢,才停止叫声。羊羔迫不及待地在街上就跪倒在地,用嘴一个劲的又吃又顶,大羊看也似被顶的非常难受,但却嗅着羊羔的尾巴任其吸吮。谅摸羊羔已经压住饥后,大羊才引上羊羔慢慢回到圈里,继续喂奶。

 

院里的公鸡一旦发现野食,自己并不独吞,而是仰起脖子喔喔呼叫,同时用喙啄起来放下,放下又啄起,专等同伴来食,真乃义也。

夏天,各色花蝶和蜻蜓翩翩飞来,悄悄拢起翅膀静静憩在枝头。我蹑手蹑脚张开右手以拇食二指轻轻一捏,便可一逮一个正着。回家让娘用线拴住它的肚子,便可拽着线来玩它。

老家的马鳖蚨(蚂蚁)常见的有三种,一种是黑的常在平地上奔跑,一种红的多在树根处居住,还有一种小黑蚂蚁在下雨前后群生共居。它们四处觅食终日奔跑,途遇同类相互碰面时,总以头上的两根触须彼此交流问候一下,然后又各奔东西匆匆上路。它们说了些什么,无从得知。但我想,不外乎自我介绍,互通情报,传递信息而已。

无忧无虑的梦幻童年,一去再也不能复返。


作者简介:刘仰逵,年逾古稀,山西繁峙人,从医四十余载,自幼性好述作,退休后笔耕不止。新著《山西民间传统礼仪:晋北篇》详解山西婚丧嫁娶礼俗,社会反响强烈,读者好评广泛;一册在手,礼数皆有。该书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咨询微信:lx362496214,QQ362496214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