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来的钱都没法用!”电影节抢票现场挤满中老年影迷,不会用手机,排队也白搭?

大倩 钱超 申江服务导报 2018-06-09

点击上方申江服务导报,跟着小申吃喝玩乐逛上海



今天上午8点,淘票票平台上的大战,你参与了吗?!

庆幸的是,淘票票购票系统没有崩溃。

不幸的是,自己的手速,实在抢不到热门片啊!

今天的朋友圈,大家打招呼的方式都是:

你抢到了几张票?

拉普拉斯魔女》有吗?

《蝴蝶梦》有吗?

小偷家族》有吗?



“理所当然”地——没有。

在戛纳上刚刚斩获“金棕榈”的《小偷家族》

是这次电影节展映的最热门场次!没有之一!

物以稀为贵,只有两场排片的《小偷家族》

荣登“秒杀”榜首!

以为你自己看到的空座位就是能买的?

不,你错了,

当你点进去的时候,

会被告知,

座位已被锁定。




被各类电影博主力推的纪录片《脸庞,村庄》

也几乎是一片“大红”!

只剩下边角几个零星座位。

在5分钟之后,也宣告售罄。

(不要看了,那个唯一有票的场次只剩一张了。

而且,现在也应该售完了。淘票票只是没有“翻牌子”)



希区·柯克、琼·芳登的《蝴蝶梦》

秒没


所以,朋友圈里,就只剩下一片哀嚎,

一片片红彤彤的满座座位图



这次,上海国际电影节为了不让忠实观众们经受排队之苦,特地将现场售票和线上售票的时间错开。



小申在9:45左右到达“上影节基地”——上海影城,发现,这里还是有不少的观众的。

只是没有从前那种壮观的景象。



但是,最严重的问题在于阿姨妈妈们这类中老年观众,买不到票

小申在上海影城首先采访到的是“好姐妹”郑阿姨和施阿姨,两人因为电影节排队买票认识,现在也成为了一到电影节就会见面的好朋友。



然而,这次,施阿姨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不会用手机买票!

“我们一直到影院来排队的。这次我6点钟就来了!结果一个人都没有!”

施阿姨激动地手舞足蹈和小申说着早上的情况。


当小申告诉他们,线上买票售罄的场次,线下也没有了的时候,施阿姨和郑阿姨脸上都写着满满的失望。

她们拿着手上写好的满满的排片单,让小申看看还能剩下些什么片子。



还有一位张阿姨,带了两千多块的现金,准备在影城开票现场“疯狂扫货”。

然而,在买完票之后,张阿姨和记者说:“以前这两千多块都要用光的!现在只用了五百多块!有钱用不掉啊!想看的片子都没有了!”



还有一位“明星影迷”方廷荣,老先生是上海电影节的忠实影迷了。今年他先在早晨6:02到达了上海影城,见没人排队,也被工作人员告知,这次线上开票会比较早。于是就直接“杀”到了大光明。



方廷荣到达了大光明之后,那边的工作人员拿着手机,帮方廷荣老人在线上抢票。

到了9点,方廷荣再回到上海影城的时候,还是排起了队。

他还和记者说起了他在影城买的第13张票的故事:“我这个第13张票,是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是最后一排的最后一个座位!我这次,一定要和姜文合影!签名!”


姜文主席!听到了没!



这次上海影城线下购票,小申也遇到了老朋友:上一届电影节上海影城线下排队购票的第一个位观众徐先生!这一次,他是来捡漏的!

9:45左右到达的他,先在取票机前拿到了他在8点就在手机上抢到的电影票。

“我发动了我3个朋友一起抢!结果《小偷家族》还是没抢到!”



徐先生那是满脸写着不开心了。这次的他改变策略,先在8点线上抢一波,然后再来影城碰碰运气,当然,失望在所难免。


买完票,小申又遇到了郑阿姨和施阿姨,两个人买到的票并不多,仅购买到的几张,还都是靠边上的座位。不过两位阿姨的心态倒还是不错,“有就可以了,我们到最后都是看有哪部就买哪部的。”施阿姨更是和小申说:“我明年一定要把手机买票子学会!”简直励志啊!



上海电影节,作为上海夏天市民们最爱的活动,不仅仅是在上海的青年,在上海的阿姨妈妈们也爱和大家一起凑凑热闹。

一年一次,一次能够欣赏这么多佳片,这样的机会,大家自然都不会放过。然而,这些并不太会用手机的阿姨妈妈们,只能用自己“最笨”的方式,期望能够通过自己早点来排队,抢到自己心仪的电影票。



全线采用线上售票,固然能够让线下排队的人数量减少,保证安全。但同时,也剥夺了一些中老年观众欣赏佳片的机会。

什么?你说为什么不让这些阿姨妈妈们的孩子帮忙抢?一来,年轻人们自己也要抢票。二来,阿姨妈妈们也不好意思开口麻烦小辈。



首次错开线上线下时间,这些阿姨妈妈们满脸的失望,让小申有些心疼。

相比上海影城,大光明让工作人员为中老年观众们抢票的举动,是不是更温暖人心呢?



本文部分图片内容来自网络

如有版权问题 请联系 申江服务导报社

转载文章 请联系后台授权

撰文:大倩

摄影:钱超


《申》报经典案例回顾 


 1000000+ 

(戳图可阅读全文)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