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故事 | “奢华酒店”隐藏的秘密……

鲁检新媒体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2018-06-09

来源 |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微信号sdjiancha)

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于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


声音资源加载中...



这里是位于山东省某市西部郊区的新乐源大酒店。它的外部非常低调,里面装潢却十分豪华,俨然是一个私人会所。可是,酒店所处的位置属于该市工业区,既非生活娱乐中心,也不是繁华的商业圈。如此奢华的酒店为何选择建在这里?而且根据附近村民的描述,这个大酒店基本不对外营业,甚至白天大门紧闭。诡异的是,一到晚上,这里总是灯火通明,院子里停放着一辆辆豪车,在这个不大的小镇上,显得格外扎眼。

      

那么,紧闭的大门后面,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2015年9月1日晚上,新乐源大酒店里依旧是人来人往,几个人正在悄悄地“密谋”着什么。突然,警笛声划破了夜的宁静,一百余名警察瞬间包围了整个酒店……



1


新乐源大酒店的老板是一个名叫杨亮的男人。他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1996年,因破坏电力设备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但是这几年,他突然发了财,不但搬出了村子,在与发妻离婚后,还娶了一个年轻的南方女人,住在城里高档别墅小区,很是阔气。


除“经营”着新乐源大酒店之外,他还是一家商砼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同时养着几台地下管道穿越机,雇佣工人,干着穿越工程。杨亮忽然发了财,这让村里的人既羡慕又好奇——他究竟是如何发家的?


事情还要从这个城市特殊的地理位置说起。



杨亮所在的城市多是盐碱地,即使多年压碱、改良,也不能彻底改变土壤的性质,种地并不能赚大钱。而这看似并不富饶的土地下面,却埋藏着大量的石油资源,境内产出的原油,会通过油田的输油管线从田间地头下穿行,源源不断地汇集到更大的输油管线,最后进入炼化企业进行炼化。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正因为深处油田腹地,很多当地人靠着油田慢慢地发了家,更是有人抓住了机遇开起了关于石油周边产品、或服务石油生产的企业,当上了大老板,杨亮就是其中之一。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脑子转得快、心眼特别多。2014年冬天,一次偶然的机会,杨亮通过业务上的一个朋友了解到,油田铺设的一条输油管线从他老家的邻村——小河村村外经过。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杨亮居然为此专门开车前往小河村。寒风呼啸,吹得人都站不住脚,站在村外,从来不嫌钱多的生意人杨亮,却从中嗅到了金钱的味道……


一个大胆的念头在他心里埋下了种子,并疯狂生长。他一遍又一遍的在油田输油管线周边进行踩点。他发现小河村外有一块荒地,这块荒地毗邻一条乡道,而沿这条乡道方向,正埋藏着那条输油管线。杨亮常年给油田干工程,熟悉相关的操作流程。他想,如果能在输油管线上打孔顺管,利用穿越机将油从地下引流到小河村的荒地,再引入事先埋好的地罐里,那么,这输油管线里的油,不就成了自家的宝贝,想放多少就放多少吗?


想到这里,他兴奋起来。可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他面前:有什么办法,能让小河村同意他使用那块荒地呢?杨亮绞尽脑汁,彻夜未眠……


经过多番打听,一个关键人物进入到他的视线。孙新,小河村村支部书记。论起来,孙新还是杨亮姥姥家门上的亲戚,以前就认识。小河村和油田毗邻,如果能够将他拉下水,偷油的事就成功了一半。于是,杨亮开始频繁的联系孙新,孙新成为了新乐源大酒店的座上宾。孙新也是个精明人,他当然知道,杨亮反复找他,肯定是有求于自己,而看中的一定自己手中的权力!经过对方多次的明示暗示,孙新终于明白了……


一开始,他对杨亮提出偷油的“计划”十分震惊。后来,杨亮允诺一定给予他巨额利益,他开始犹豫了。最后,在金钱的诱惑下,他没有守住一名共产党员的底线。一个寒冷的冬夜,小河村的荒地里,隐隐响起了机器的嘈杂声。



东营市垦利区人民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员额检察官  王晓晴:


2014年底,杨亮经过反复踩点,发现该管线途径小河村外,西侧正是该村一片庄稼地,四处空旷、人烟稀少,而小河村村委书记孙新正与杨亮熟识,确定在该处进行盗窃原油后,杨亮开始有目的的接触孙新,在利益面前,孙新动摇了。他不但默许了杨亮等人盗窃原油的行为,还在别人发现时为他们打掩护。


就这样,在孙新的庇护下,该团伙开始了他们昼伏夜出的疯狂盗油。


2


偷油这个活既是技术活,也是体力活,放油、放风、带路、销赃,哪一项都不可能只靠杨亮、孙新两个人就能完成。那么,从哪里找一些值得信任的人呢?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家族式的“经营”——用亲情捆绑利益,是最安全的方式。这样,找亲戚们一起偷油,即使不愿意参与,也不至于去告发。于是杨亮将他的姑表兄弟、姨表兄弟、大舅哥、小外甥、生意合伙人拉入伙,团伙成员囊括了家族中大部分壮年男子。更有意思的是,在该案犯罪分子中,有一对父子,还有一对双胞胎兄弟。 


在该团伙中,杨亮、孙新为首要分子,参与人员相对固定,其他人员分组并轮班负责销赃、望风、驾驶车辆巡逻、放油、装车等工作。该团伙具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为了防止被发现,他们夜间偷油后,都会仔细处理地罐上方的土层,白天则派人对地罐周边进行巡逻、看守,一旦发现问题,立即向杨亮、孙新汇报。需要远距离联络时,他们使用购置的直板手机和外地手机卡,卡机绑定,定期丢弃、销毁;近距离联络时,使用对讲机,作案时,从不使用本人常用手机进行联络……


检察官王晓晴:“家族式”犯罪的最大特点在于家庭成员的广泛参与,与普通的团伙犯罪不同的是,犯罪组织的维系不仅仅是一种利益关系,更重要的是亲情的联络与组合。在本案的法庭庭审过程中我发现,旁听人员基本上是老弱妇孺,法庭判决时,只听到庭下一片哭声。如果在犯罪中显示出“家族式”特点,一旦案发,葬送的将是一整个家族的未来。


3


“油耗子”们偷油的工作规律是昼伏夜出,白天只留下少量的人看护犯罪现场,防止村民或者油田巡线人员发现异常,每当夜黑人静时,这些“油耗子”们才正式活跃起来。他们不间断的偷油,持续了整整10个月。据“油耗子”交代,他们每天在新乐源大酒店食宿,到了晚上打卡上班偷油,几乎是风雨无阻,多的时候,一晚上能偷5、6车。


虽然杨亮等人盗窃原油的地点十分偏僻,偷盗手段隐蔽,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时间久了,他们还是露出了马脚。这天,一封举报信出现在当地公安机关的面前。


接到举报后,侦查机关迅速展开了缜密侦查,2015年9月1日晚,经过部署,他们决定对“油耗子”进行集中抓捕。至此,以新乐源大酒店为活动据点,以小河村村外荒地为偷油现场,以杨亮、孙新为首的盗油团伙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油耗子”是抓住了,可是犯罪数额如何计算呢?在侦查过程中,办案人员发现,狡猾的“油耗子”们也害怕被打击。杨亮安排他的姑表兄弟秦新辉管账。每个月,秦新辉保管着销往小炼油厂原油的月度过磅单及账页,在账页上,秦新辉会仔细记载原油的吨水、含水量以及收取的油款,在第二个月的月初,和杨亮对完账后,再按照杨亮的安排,立即销毁账页。而被抓获时,恰恰是月初,8月份杨亮还没来得及和秦新辉对账,公安机关成功调取到了该团伙8月份偷油的全部账页和记账凭证。


检察官王晓晴:杨亮等人从输油管线上直接放出的原油,是没有经过炼化和提纯的,而物价部门出具的每吨原油价值,是不含水的。也就是说,没有了账页,办案部门就无法确定含水量,没有了含水量,就无法确定所盗窃原油中含有多少纯原油,进而就无法确定除了8月份之外的时间内,杨亮他们一共偷了多少价值的原油。


要想定其盗窃罪,必然是需要具体价值的。遗憾的是,8月份之前的书证,除过磅单外,其他均被销毁。这让检察官们焦急万分。


检察官王晓晴:为了解决这个情况,我们在审查过程中,制定了补充侦查的方案,希望能够找到其他证据。同时为了还原案件事实,我们根据犯罪分子的供述及其他证据,模拟“油耗子”们的偷油路线,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使案件有所突破。


从新乐源出发,驶过蜿蜒的乡道,办案人员一行人驾车前往小河村。忽然,在距案发现场不远的地方,检察官发现了一个小房子,它是做什么用的?和这起案件有没有关系呢?


检察官王晓晴:当时工作人员介绍说,这个小房子是输油管线上的监测站,说的通俗一点,它的作用就是能够检测输油管线里原油每个月的含水量。而这个监测站,正好位于杨亮等人打孔设卡子的上游位置,如果能够取到该监测站的原始数据,就可以初步确定涉案原油的纯度。


得到这个答案,检察官们长舒一口气,可工作人员的一番话,让他们刚刚沉下的心再次悬起。


检察官王晓晴:工作人员也不能立即确定是否能够调取到该团伙实施盗窃的几个月的数据,因为距杨亮等人开始打孔盗油,已经过去了十几个月,数据能够保存多久,他们没有把握。当时我们也特别忐忑,迅速赶往油区管理办公室的监控中心。


令人欣喜的是,近一年内的数据都还保存在被害单位的系统里,最后一个缺口也被补上。



据此,检察机关实现了对盗窃价值、数量的固定。法院对该案作出了一审判决,杨亮、孙新等十余人被判处十二年至三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检察官王晓晴:杨亮的家乡深处油田腹地,盗窃原油具有一定地域色彩,地上种庄稼,地下走原油,盗窃原油的高额“利润”,刺激了像杨亮这样的不法分子,产生企图采取盗窃原油发家致富的念头。于是就会有人铤而走险,打起原油的主意。然而,在盗油过程中,除可能触犯刑法规定的盗窃罪或破坏易燃易爆设备罪外,一旦操作不当或遇明火,极易发生油气泄漏或者发生爆炸等严重后果。


2018年5月21日,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出台了《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作用努力为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保驾护航的实施意见》。该案的成功办理,正是山东检察机关努力为加快建设新时代现代化强省营造良好法治环境的有力印证。


感谢东营市检察机关提供支持

注:本案除办案检察官外均为化名,涉及地点均为化名,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监制|徐安江

撰稿|王晓晴

播音|王蓉蓉

制作|刘璠


往期精选



周末故事  | FM:雨夜命案

周末故事  | FM:“部委领导”的

周末故事  | FM他靠“字”当官,与情人出逃境外 历时9个月行程万里终被抓获

周末故事|FM:敢动北川大地震援建资金!黑心处长贪贿渎职陷囹圄

周末故事|FM:“失踪”的妻子和躲在黑暗中的神秘男人

周末故事|FM:手机盗贼身背惊人秘密——他,究竟是谁?

周末故事|FM:“飞跃看守所”:换肾父子的二次人生

周末故事 | FM:走进女子监狱——15岁的少女杀人犯

周末故事 | FM:被死亡阴影笼罩的村庄——神秘的蓝色糖果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