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郁教授维权始末

程莉 知识分子 2018-06-08


2018年2月11日,LIGO新闻发布会现场,摄影:崔筝



撰文 | 程    莉

责编 | 陈晓雪


 ●        


历经将近三个月,几番申诉,复旦大学教授、《知识分子》专栏作者施郁诉北京师范大学物理学系在读博士生黄宇傲天和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蝌蚪五线谱网张轩中(通讯作者,本名张华)涉嫌抄袭其文章一事,终于得到了一个结果。


5月31日,北师大物理学系收集两名校外专家意见后发布最终调查报告,称“物理学系尊重第三方专家意见。两位专家均认为黄宇傲天和张轩中在大学物理杂志文章的引言部分被举报的文字存在抄袭”。


 “基于以上调查结果以及通讯作者表示承担文责,物理学系虽不能对我系学生黄宇傲天进行处罚,但物理系将加强对学生的教育,以此为戒,”该调查报告写道。


对此结果,施郁对《知识分子》表示:“北师大物理系很重视这个事情,处理规范、公正、认真,采纳了第三方专家意见。两位专家都很明确地确认了那篇文章对我的文字的抄袭。”

 

时间倒回到2017年9月21日,第二届“复旦-中植科学奖”授予在引力波探测中作出突出贡献的3位科学家,施郁应复旦大学相关部门之邀在新闻发布会上作了介绍,并写了一篇科普文章“三位引力波猎手,获第二届‘复旦-中植科学奖’”,9月22日发表于《知识分子》。


其中一段话如下:


“三位引力波猎手,获第二届‘复旦-中植科学奖’”截图

 

10月,3位科学家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知识分子》发表了“毫无悬念!引力波探测获201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知识分子’特别报道”,略作编辑后使用了这段话。

“毫无悬念!引力波探测获201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截图

 

几个月后,这段话被写进了黄张二人的文章“介绍2017年诺贝尔物理奖相关的引力波的知识”,2018年1月发表在中文物理学核心期刊《大学物理》上。


“介绍2017年诺贝尔物理奖相关的引力波的知识”截图


两段文字对比,红色为施文,黑色为黄-张文

 

在中国,打着“新闻事实无版权”、“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的擦边球,很多作者的心血被抄抄剪剪成“调色盘”,文字遭抄袭,维权并不是一件易事。这件事耗费了施郁很多精力。


3月11日,施郁发电子邮件给《大学物理》杂志反映黄-张文章抄袭,要求该刊发声明以说明该文那段文字来自施的文章,应增加参考文献。

 

3月24日,因为一直没有收到回音,施郁再次发电子邮件重申“希望贵刊发表如下声明(如果称‘说明’也可以)”。后来施郁与该刊通了电话,对方在电话中称“这种抄袭不算抄袭”。

 

4月1日,施郁在微信朋友圈披露黄-张文章涉嫌抄袭,一位北师大老师见到后表示他们周一将讨论此事。

 

4月2日,张轩中在微信称其文字有二三十个字不一样,并发微信给施郁:"这样闹下去,物理圈对您评价会改变”。

 

当天,北师大开始调查黄-张文涉嫌抄袭的事件。


4 月 3 日,《大学物理》在给施的邮件中声称:“编辑部确认所谓抄袭一事不成立......北师大方面的意见尚不得而知,但他们的意见不会影响编辑部的最终决定。因此,对于《大学物理》杂志而言,此事已经结案,今后不必再提。”


令施郁无法释怀的是,黄张二人的辩词。


黄-张的申辩截图 来源:北京师范大学物理学系网站


张轩中的申辩截图 来源:北京师范大学物理学系网站


施郁原文将误将“2016 年 2 月 11日”写成了 12 日,而黄-张文也犯了这一错误。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教授吴明卫担任北师大发起的调查的第三方专家组的专家。他给出的意见是,“黄-张文相关段落,只在无关字词上做些许改动,词句和施文高度一致,连施文中写错的日期都完全照搬,是符合抄袭的基本特征。”对张轩中将三改为“3”作为非抄袭例证,吴明卫在意见书中回应:“荒唐。我也调阅了张先生在答辩中提到的以前发表在《赛先生》的文章,其文字风格和施文完全不同。”


另一位第三方专家——香港科技大学物理系教授戴希也认为黄-张文“在其整个引言部分与施郁教授早先发表在‘知识分子’公众号新闻中的相应段落在文字上高度重合,的确存在明显的抄袭”,“这是一次典型的侵犯版权的行为”。

 

此外,文章后半部分使用了M. Maggiore 的《引力波》Gravitational waves一书中的内容。对此吴明卫表示:“文中关于引力波的推导部分,作为一篇专题介绍,没有任何读者会误以为这里有作者的任何贡献。文章对最基本的方程给出了合适的引文,其后标准推导,即使没有步步引用,也不会产生误解。我不支持定性为抄袭,也不支持定性为引用不规范。”戴希也认为“作者的处理方式是可以被接受的”。

 

除了上述那段文字,施郁表示,其发表在《知识分子》上的文章对3位科学家贡献的简要总结:“很多科学家对LIGO的成功作出了贡献。特别一提的是,最早提出用激光干涉仪探测引力波并作噪声分析的韦斯、对激光干涉仪的稳定性作出重要贡献的德雷弗、对引力波探测和LIGO作了很多理论工作的索恩以及建立LIGO国际合作并将其转化为大科学的巴里什。”以及文章中的其他多个段落,也被许多媒体和个人不注明出处地“引用”。

 

纵观整个事件,也许吴明卫的意见可以给予我们启示:


英雄及其事迹,正是通过像荷马一样的故事言说者,才得以战胜生命的必死性流传至今。由此可见,对事件给出精确而又流畅表述的,本身就是一种人的重要心智生活。复旦大学施郁教授在《知识分子》公号中对引力波工作的概括描述,毫无疑问是精确而又流畅的,反映出了他对整个事件的完整把握和对重点的酌取。其广泛流传性,正好说明了好的“故事言说者”的巨大传播力。将之归为“公共知识”,是对故事言说者的侮辱。


制版编辑:斯嘉丽 |


本页刊发内容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及使用

公众号、报刊等转载请联系授权

copyright@zhishifenzi.com

商务合作请联系

business@zhishifenzi.com


知识分子
为更好的智趣生活
ID:The-Intellectual
投稿:zizaifenxiang@163.com
长按二维码,关注知识分子


▼▼▼点击“阅读原文”,直达知识分子书店!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