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恨歌》| 你是不是备胎,看这一点就知道

点击蓝字关注👉 十点读书会 2018-06-08

10天陪你听本书
230万阅读爱好者关注

声音资源加载中...

  

文 | 静澜 · 主播 | 夏萌

昨天我们读到了蒋丽莉和程先生的一波三折,王琦瑶繁华梦的破碎,回到邬桥的王琦瑶遇见了阿二。


阿二接下来的生活会有哪些变化,王琦瑶还会再回上海吗?让我们开始今天的阅读。


再回上海


阿二迷蒙的心里有了些昏暗的光,使他辨出一些形势,当然也是昏暗的形势。他觉得是应该行动的时候了。


阿二不再天天去找王琦瑶,可王琦瑶反倒变得切实了,好像化进了他的行动里。


王琦瑶正惊异阿二的不来,就听到了阿二的敲门声。寒暄过后,阿二说声:阿姐再见!转身走了,王琦瑶有些话想对阿二说,又想明天再说吧。


第二日,阿二没来,第三日,阿二又不来。再过一日,便听送豆腐的伙计说阿二去南京考师范了。


王琦瑶在心里认定阿二去的不是南京,而是上海。她还觉着:阿二去上海不为别的,正是为她。阿二是到了上海等她呢!


上海的心是被阿二勾起的,那不夜的夜晚就又出现在王琦瑶的眼前。阿二一走便音信全无,王琦瑶更断定阿二是去了上海。


阿二还是没信,传奇的开头总是偃声屏息,无声无闻。有个阿二在上海,上海似乎暖心了些,还有些不甘心。现在王琦瑶还没走,邬桥却已在向她挥手告别。


王琦瑶从邬桥走出来了,住进平安里三十九号三楼。


王琦瑶到护士教习所学习了三个月,得了一张注射执照,便在平安堂弄口挂了牌子。这种牌子,几乎每三个弄口就有一块,是形形色色的王琦瑶的营生。


上门打针的人川流不息,今天去了明天来,常有新人出现。王琦瑶和人相熟起来,人们知道她是个年轻的寡妇,自然就有热心说媒的人上门。


王琦瑶见过一个,是个做教师的,说是三十岁,却已歇顶。


从此王琦瑶便对说媒的人婉言谢绝,她知道再介绍也跳不出教书先生这个窠臼,她不怪别人,只怪自己命运不济。


人们有说她骄傲,也又说她守节,什么闲话她都当作耳旁风,虽是相熟,却还是相隔的,这也是正常。


常来的人中,有一个称严家师母的,三十六七岁的年纪。她在弄堂走过,人们都停了说话,将目光转向她。


她则昂然不理会,儿女也不与邻人家的孩子嬉戏玩耍,就连她家的姨娘,也像是骄傲的,与人们并不相识。


严家师母每逢星期一和星期四,到王琦瑶这里打一种进口的防止感冒的营养针,她见王琦瑶第一眼,便想,这女人定是有些来历。


她只这一眼就把王琦瑶视作了可亲可近。她住在这里因为严先生是克勤克俭的人,她觉得这里没一个人可与她平起平坐。


现在住进一个王琦瑶,不由她又惊又喜,还使她有同病相怜之感,也不管王琦瑶同不同意,便做起她的座上客。


严家师母对着王琦瑶像有几百年的心里话,竹筒倒豆子似的,其实都是说给自己听。有时候,严家师母要问起王琦瑶的事,王琦瑶只照一般的话说,明知她未信,也只能叫她自己去猜。


王琦瑶不是不诚心,只是不能说。两人都有些兜圈子,你追我躲,心里就种下了芥蒂。


好在女人和女人是不怕种芥蒂的,女人之间的友谊其实是用芥蒂结成的,越是有芥蒂,友情越是深。


两人都是聪敏人,又还年轻,没叫时间磨钝了心,一点就通的,虽然相差近十岁,可一个浅了几岁,一个深了几岁,正好走在了一起。


严家师母尽管有些不满足的地方,可也担待下来,做了真心相待的朋友。


严家师母就是时间多,王琦瑶家便成了好去处,天天都要点个卯的,有时吃饭也陪王琦瑶一起吃。严家师母快把王琦瑶的门槛踩平了,王琦瑶却还没去过严家一次。


经不住严家师母的多次请求,王琦瑶这天答应了去严家。说去就去,起身收拾下就去了。


进去之后,王琦瑶不由怔了一下。倘若不是亲眼所见,决不会相信平安里会有这样一个富丽的世界。


这里的一切和“爱丽丝”多么相像啊。她其实早就知道会在这里遇见什么,又勾起什么,所以,她不敢来。


此后,除了严家师母到王琦瑶这里来,有时王琦瑶也会去严家。不久,严家的第二孩子出疹子,这严家师母没出过疹子,怕传染,不能接触孩子,只得请了王琦瑶来照顾。要打针的人,索性就直接进到严家门里了。


于是,她俩就像在严先生家开了诊所似的,打针送药时间外,其余时间王琦瑶便和严家师母坐着说闲话。说是孩子出了疹子,倒像是她们俩过年,其乐融融的。



这些天,也有些亲朋好友来看孩子的,其中一个常来的,是严家师母表舅的儿子,算是表弟的,都跟了孩子叫他毛毛娘舅。


毛毛娘舅是二太太生的,却是惟一的男孩,几方娇宠在一身,又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地做人,从小就是个乖顺的男孩,长大了也是。


毛毛娘舅和王琦瑶虽是初次见面,但有严家师母周旋,谁都不会冷落着。


王琦瑶上楼看孩子的时候,毛毛娘舅悄悄问严家师母,王小姐有否婚嫁。严家师母压低了声音说:告诉你吧,这事连我也不知道的。


谈笑了一阵,毛毛娘舅就提议打牌。在毛毛娘舅的带领下,三人边打牌边闲聊,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


接下来他们有空便打牌,一次打牌之中,严家师母和毛毛娘舅闲聊之中竟有些动真气,王琦瑶便打圆场,说明天后天,请他们吃晚饭。


过了一天,王琦瑶下午就从严家回来,准备晚饭。老实本分,清爽可口的菜,没一点要盖过严家师母的意思,也没有一点怠慢的意思。


二人来了,王琦瑶眼里含着热泪,再进厨房,泪滴了下来,多少日的清锅冷灶,今天终于热气腾腾,活过来似的。


菜上桌,屋里便暖和起来,说到打麻将,严家师母遗憾三缺一,毛毛娘舅便说:既然这样,我便成全我表姐,我可以找个朋友来的。


约定的这天,七点钟,严师母抱着麻将先来。再过些时,毛毛娘舅带了位朋友来,萨沙。


萨沙一开口竟是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令他们吃了一惊。四人闲聊一会儿,便东南西北地坐下了。说是不会,可一上桌全都会的,从那洗牌摸牌的手势便可看出。


或是由于萨沙的缘故,或是由于紧张,麻将似乎没有带来预期的快乐,只有萨沙有热情,到头来,萨沙不是毛毛娘舅找来陪她们打牌,而是那三个人陪萨沙打牌。


下回毛毛娘舅来,严家师母和王琦瑶就责怪他请了萨沙这位牌友,显见得与他们不是一路人,且没有多少共同话题。


毛毛娘舅说,萨沙是他很要好的牌搭子,母亲是苏联人,父亲牺牲后,母亲回了苏联,从小在上海的祖母家生活。


听了萨沙的来历,那两位更害怕,毛毛娘舅却笑了,说尽管放心。


下回他还是把萨沙带来,尽管有戒心,可经不起一回生二回熟,萨沙又见多识广,有风度。总之,作为一个牌友,萨沙当之无愧。



毛毛娘舅康明逊


后来,萨沙不仅晚上来打牌,下午不打牌的时候,他也会跟了毛毛娘舅一起来玩,他们聚集的地点,已转移到更随意的王琦瑶家。


四个人都到齐,即使不打麻将,也有许多事好做,吃点点心,随便闲聊。这天,大家都来了,萨沙还没来,开始觉得有些冷清,渐渐也就忘了。天色见黑,正想散的时候,萨沙一头闯进来。


他带了请苏联朋友烤的正宗的苏联面包,他以为能赶得上下午茶,没料到做面包那么复杂。这时的萨沙像个大孩子似地,天真又真诚。大家都受到了感动,从此与萨沙更亲近,下午茶也成定规,一周至少要两回。


到了说好的这一日,王琦瑶总要把房间整理一遍。


大家麻将赢得钱也交给王琦瑶保管给大家置办茶点。王琦瑶努力翻新花样,有时实在想不出了,就和毛毛娘舅商量。毛毛娘舅也不推辞。


现在下午茶的前日,毛毛娘舅还须来一次,和王琦瑶商量怎么安排茶点,商量好了,就由毛毛娘舅去采买东西,有时商量晚了,到了吃饭的时间,就一起吃饭,于是下午茶之前又多了顿聚餐,麻将的赌注就高上去了,而且麻将还不打不行了。


只是萨沙有些躲,两回只来一回的,大家谁也不说,可心里却明白。


王琦瑶还发现,毛毛娘舅还有意让萨沙吃牌,王琦瑶知道他是要多出钱,又怕别人不接受,就用这个输的方式。


想到这些,一边鄙夷萨沙,一边赞赏毛毛娘舅。


这天讨论下午茶,毛毛娘舅提议:由他做东,到国际俱乐部喝咖啡。


王琦瑶去吹了头发,化了妆,本想穿旗袍,又觉得过于隆重,还好像故意比去严师母,所以就穿了浅灰的裤子和夹袄。


和严师母一起上了车,王琦瑶忽而有些恍惚,觉得身边这人不是严师母,而是蒋丽莉。蒋丽莉这名字从心头掠过,就冥灭了。她觉得脸有些干,像要脱皮似的,嘴唇也干。


进入大厅,王琦瑶觉得有些热,很后悔没有穿单薄些。不知自己为什么没有想到,也是因为许久不来这样的地方,倒成个乡巴佬了。


王琦瑶是这热腾腾中的冷清,穿着不合时宜的衣服,且又插不进去嘴。她有些嘲笑自己,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自找没意思。


毛毛娘舅照顾她,叫她不受冷落,可却更叫她觉得局外人了。王琦瑶欠了欠身,说今天有几个打预防针的,晚饭前回去,恕不奉陪了。


态度坚决,谁也留不住。严师母生气地说她不给面子。王琦瑶心里知道,严师母的意思是说她不识抬举。



天冷了,王琦瑶和毛毛娘舅商量在房间里装个烟囱炉取暖,大家来打牌喝茶,也不必缩手缩脚了。


这是一九五七年的冬天,外面的世界正在发生大事情,和这炉边的小天地无关。


他们都很会动脑筋,在炉子上做出许多文章,边闲谈边吃喝。等窗外漆黑一片,才迟疑不决,起身回家。


地上结着冰,他们打着寒噤,脚下滑着,像一个半梦半醒的人。


围炉而坐,还滋生出一股类似亲情的气氛,随便闲聊,听着萨沙插科打诨。


萨沙见他们乐不可支,心里也是好笑,暗想:看你们资产阶级,社会的渣滓,浑身散发出樟脑丸的陈旧气,过着苟且偷生的生活!


可他确实也喜欢他们,一是他们供他吃的,简直变化无穷,二是他们可帮他消磨时光,他没钱,但他的时间真是多的吓人。


有一日,大家又逗萨沙,要给萨沙介绍女朋友,玩笑过后,萨沙忽而正色道:我倒是想给一个人做个介绍。将手指指向毛毛娘舅。


大家笑着问,心里却有些忐忑,想这人什么话都可说出口。


在场的人都有些心跳,脸上也有些绷起,却依然笑着,还是催问,萨沙说:你们保证不骂我?这时候,心里都有些明白,三个人脸上都有些异样,笑也勉强了。


王琦瑶说:当然是要骂的,狗嘴里还能吐出象牙呀!


萨沙说:这样说,王小姐已经知道我说的是谁了,要不怎么时候一定要骂呢?王琦瑶不想一下子被他套住,有些气急交加,手里的瓷勺重重一放,勺柄断了,气氛陡地紧张起来。


这一日无论再怎么圆场,说笑,气氛都回不来了。过后一日,严师母严肃地对毛毛娘舅说,如今大家闲来无事,在一起做伴玩玩,切不可有别的心,不要惹事生非。


毛毛娘舅说:我这样一个大人,能出什么样的事情。严师母就点了点他的额角说:等出了事就来不及了。


在这些混沌的夜晚,人心都是明一半,晦一半的。毛毛娘舅,也就是康明逊,是王琦瑶心里的那一半明,也是那一半晦,虽是不敢想,却还是要去想。



-【结语】-


今天我们读到了王琦瑶回到上海后的生活,认识了严家师母,认识了萨沙,认识了毛毛娘舅康明逊,接下来王琦瑶和康明逊之间又会有怎样的发展呢?让我们期待明天的阅读吧!


-【今日话题】-


王琦瑶不敢去严家师母家,因为那里太像过去,过去回不去,现实中就避免再撞见过去的一切。王琦瑶选择逃避,可还是躲不过,你又会怎样呢?逃避还是迎面而上呢?欢迎在留言区分享你的故事! 


如果你喜欢今天的内容,可以在文章底部给我们留言点赞。阅读好书,共同成长,相遇十点,读你每天!我们明天见,晚安 。



明星陪你读书

 


“每周明星大咖解读一本好书”


免费开放,感谢你我的相遇

视频解读,让阅读不孤单

100位明星陪你读书,遇见更好的自己


-领读-

静澜,十点读书会签约领读人。思考人生的中二少女、职场小白。All will come,all will gone.

-主播-

夏萌,十点读书会签约主播,在北方小城努力生活、小心追梦的姑娘。微信公众账号:夏萌叨叨叨,微博@夏萌萌不萌,个人微信号:xiamengstudy。


实习编辑:陈豌豆


正在共读《长恨歌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十点读书会 热门文章:

    怎么评价王菲这个人?    阅读/点赞 : 10万+/2514

    你发的每条朋友圈,都在出卖你    阅读/点赞 : 10万+/2259

    你穿着西装买菜归来的样子最帅    阅读/点赞 : 10万+/1827

    别去打扰一个不愿意理你的人    阅读/点赞 : 10万+/1783

    世间再无愚人节,一生一个张国荣    阅读/点赞 : 10万+/1691

    有一种女性智慧叫“林黛玉式的聪明”    阅读/点赞 : 10万+/1363

    你还没读《红楼梦》,只因还没遇到他    阅读/点赞 : 78326/1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