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两集收视维护费80万 每年40多亿元被非法窃取!

制片人 2018-06-07

来源:话娱(huayufunds)


“现在的电视剧,都得去买收视率,不然电视台就不要。现在一集电视剧光买收视率的成本就有40万。”


崔永元的一剂猛料,再次让“收视率造假”这一话题成为行业焦点,更是得到知名媒体人、中南影业CEO刘春的力挺。


众所周知,收视率原本是为广告商向电视台投放广告所服务,但由于广告商投放广告时会要求保证一定收视率,部分电视台的广告部门为争取广告资源,开始进行收视率造假行为。


图片来源:《财经》


事实上,收视造假这一乱象已在行业内存在10多年。据《财经》披露,早在2006年就发生过通过“干扰”样本户“污染”索福瑞收视率的情况。多年来,业内对收视造假早已是见怪不怪,但此次爆出的40万一集的价格还是让人为之震惊。


十年时间收视买卖价格翻20倍   40多亿元被非法窃取  


近几年,似乎与电视剧相关的制作费、版权费、广告费等等都在翻倍上涨。当然,这是都是可以拿到明面上说的事,而那些只适合“暗地操作”的,例如购买收视率的价格也在大幅上升。


据了解,2006年购买收视率的价格大概为2万元一集,2008年5万元左右一集,2011年涨至15万元一集,2013年上升为20万元一集,到2018年已发展到40万元一集,最多可发展到50万元一集。


也就是说,差不多10年的时间,购买收视率的价格翻了20倍。



更怕的是,为了保障达到电视台要求的播出标准,逃脱停播、降价的命运。一些制作精良、艺术精湛的作品,也必须千方百计不惜高价购买假收视率数据。


2016年12月,光线传媒的当家王长田针对电视率收视率作假的问题如此说到:“去年光线停止了电视业务,因为当时我们看到的所有电视节目、电视剧,它们的收视率90%以上都是假的。”


这样我们可以算一笔账,以每集40万,卫视频道每年播出1.3万集剧集的90%来计算,意味着全年将有40多亿元被这股黑势力非法窃取。


2017年电视广告收入首次出现负增长   收视率造假“功不可没”


从播出环节来说,收视造假可以说是最大的毒瘤。它直接造成了整个行业的本末倒置,烂剧可能通过买收视,看上去播得很好,好片也可能因为被人买走了收视,最后不能获得合适的回报。最后笼罩在“用心用力去做戏,不如花钱买收视率”的阴云之中。


如今电视剧的制作成本越来越高,收视率造假也是“功不可没”。以一部60集的电视剧为例,每集60万,一部剧就需要3600万的收视维护费,如果是双台联播,是否还要再翻一倍。


这让很多制作公司苦不堪言,《财经》曾报道称,电视剧公司制作一部较好的作品一集成本要200万元,卖给电视台是300多万元一集,扣除15%的发行费和税费,再花50万元一集购买收视率,公司就没钱赚或者很少赚了。



崔永元在《实话实说》中担任主持时就曾说:收视注水已然成为电视产业中不断恶性循环的毒瘤:广告商要电视台保障收视,电视台要制作方想办法提高收视,制作方因此成本增加抬高节目单价,电视台顺势抬高广告报价,同时竞品节目收视增高,广告商再次要求提高收视。


而随着收视造假越来越猖狂,一些广告商也越来越理性。


据6月4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公布的《2017年全国广播电视行业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全国广告收入1651.24亿元,比2016年(1547.22亿元)增加104.02亿元,同比增长6.72%。但2017年电视广告收入为968.34亿元,比2016年(1004.87亿元)减少36.53亿元,同比下降3.64%。


2017年电视广告收入首次出现负增长与收视造假不无关系。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omScore的统计,因为存在广告欺诈,有半数以上的展示广告实际上并未被真实的受众看到。而来自IAB的报告也指出,无效流量使广告主每年至少损失42亿美元。

 

2017年8月宝洁在公布第四季度财报的同时,还对砍掉数字广告预算这件事做出回应。宝洁称,过去一个季度在数字广告投放上削减了1亿美元,对业绩并没有产生影响。这些花费都是机器人点击下产生的虚假流量,进一步告诉我们削减掉的广告在很大程度上是无效的。


可见,通过购买收视提升排名,能侥幸一时麻痹了广告主,却不是长久之计。


还需政策动真格  收视率造假上报公安部  


如何让收视数据真正回归到服务内容生产,这是行业内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在业内人士看来,首先制作方要生产优质电视剧,不再“唯收视率论”。如《白鹿原》这样的作品,它就应该拥有收视率考核的豁免权。有人愿意花巨资投拍这么一部作品,本身就已经超越了收视率。


其次要建立公开透明的电视剧采购系统,建议引入第三方机构,将电视剧交易和采购交由第三方机构运作,在公开公平的交易机制下接受各方监督。



针对近年来愈演愈烈的收视率作假现象,相关管理部分也多次表态要严惩收视作假。


在今年4月份召开的全国电视剧创作规划会议上,国家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司长毛羽指出:“总局已经建立了协调打击机制,一旦发现收视率造假信息,会第一时间报告公安部,目前打假工作已经展开,被查出的案件将向社会曝光。”


在这个“史上最严监管年”中,文娱产业各方各面都得到了政府的重拳整治。作为行业一直以来难以遏制的乱象,“影视数据造假”这个问题一定不会被忽视。也只有通过国家立法手段整治,才会得到最根本的有效控制。


作者:湖南猪血丸子

责编:谭如谦

副主编:金宇


文章已于修改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