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也见“阴阳合同”

金融三胖哥 金三板 2018-06-08

三胖哥原创作品,欢迎转发,转载需授权

这是 三胖哥 的第 537 篇原创文章

近日,娱乐圈的“阴阳合同”事件持续发酵,引发大量关注。

所谓“阴阳合同”,是指合同双方当事人就同一事项订立了两份以上内容不相同的合同。其中一份对内,一份对外,对外的那份往往并不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而是为了规避某种监管。

“阴阳合同”在现实生活中,普遍存在,但这是一种违规行为,在给当事人带来“利益”的同时,也预示着风险。人民日报也在近日发表评论,“不能让阴阳合同沦为潜规则”。

而在资本圈,类似的“阴阳合同”也不少见,就拿新三板来说,就曾发生过多次实际控制人与投资人秘密签订对赌协议,而未予以公告的情况。有些,可能是简单的信息披露问题,有些可能就是严重的“抽屉协议”问题。

一、海龙精密:对赌未上报,遭自律监管

2017年底,股转系统对新三板公司海龙精密(832860.OC)实际控制人张陈松娜、张家龙采取自律监管措施,原因正源于一纸未被公开的对赌协议。

一年前,海龙精密完成挂牌后的第二轮融资,向优先3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福建华兴漳发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和福建创新同福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三家机构发行400万股,募集资金2800万元,公司的整体估值约为1.8亿元。

在海龙精密向股转系统申报的股票发行备案文件和相关信息披露文件中,均未提及本次融资中的涉及回购安排。

然而,去年10月,主办券商兴业证券的一纸《风险提示公告》,将当年融资中的“抽屉协议”翻了出来。原来,在那次融资中,海龙精密的实际控制人张陈松娜和张家龙与上述三家投资机构均签订了《股票发行认购合同之补充协议》,对公司2016年业绩进行了对赌约定,若公司净利润不足3600万元,实际控制人需按7/+年收益率12%的价格进行回购。

海龙精密是一家怎样的公司?能否有希望完成如此高额的业绩对赌?

深圳海龙精密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08月,距今已有近30年历史,主要生产录影带配件、DVD机金属机件等配件。挂牌新三板初期,公司业绩还算可以,2015年实现营业收入7,046.19万元,同比增长129.63%,实现净利润1,409.27万元,同比增长184.34%

如果按照对赌所述的3600万净利润,意味着2016年公司业绩增长需达到155.45%。而要知道,海龙精密2016年中报的净利润只有460万元,同比下滑了25%

结果,2016年年报发布,海龙精密业绩下滑颓势继续延续:营业收入9,343.06万元,同比增长32.60%;净利润只有777.60万元,同比下滑44.82%。距离完成业绩对赌所需的3600万元净利润差距甚远。

完不成对赌,不仅要吃监管函,海龙精密的实际控制人张家龙和张陈松娜还因此被告上了法庭。上海优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今年3月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查封二人名下价值人民币1635.2万元的财产,广东省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冻结了张家龙、张陈松持有的海龙精密股份。

二、东润环能:对赌失败惹恼了鼎晖

类似海龙精密这样对赌协议“秘而不宣”的案例,在新三板并不少见。最近的一例正是创新层公司东润环能(831083.OC)

4月底,东润环能公告,“因实际控制人未完成业绩承诺,公司可能存在易主的风险。

去年5月,宁波梅山保税港区璞玺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斥资2.9亿元,买入东润环能1792万股股票,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早在璞玺投资入股前(2017315日),东润环能的实际控制人邓建清、刘丹就曾与其签订《投资框架协议之补充协议》,承诺公司2017年归母净利润不低于8100万元。并且为了保证执行对赌,二人又将5%6.5%的股份,质押给了璞玺投资。

结果,今年4月,东润环能披露2017年年报,一方面“能量魔方”研发费用和管理费用明显增加,另一方面公司电站建设项目延迟到2018年开工,两相结合,造成公司2017年业绩大幅下滑。不仅未能完成前期的业绩承诺,甚至亏损3801.99万元。直到此时,这份被隐匿许久的对赌协议才被公开。

璞玺投资的名字,或许大家并不知悉,不过它的管理人正是大名鼎鼎的投资机构,鼎晖。惹恼了这样一位大金主,东润环能的实际控制人可能要为一年前的2.9亿元融资赔掉公司。

如今,留给这家市值13亿,连续三年入选创新层的新三板公司的,只有一地鸡毛。

三、华索科技:投资者胜诉

20138月挂牌新三板的华索科技(430289.OC),想当年也是新三板第一批“妖股”。2015年,新三板牛市之时,公司市值曾超过8亿元。就是这样一支小牛股,竟然也在对赌这样事儿上,栽了跟头。

201412月,正值新三板牛市萌芽期,刚刚转做市的华索科技立即启动股权融资,4471万元的增发份额被一抢而空。其中,一家名叫“北京中海实创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机构,于当时认购了60万股,认购金额315.6万元。同时,公司股东郭力与其签订了《增资补充协议》,承诺华索科技2015-2017年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250万、2925万和3800万。

2015年,华索科技扣非后净利润仅实现1251.94万元,与对赌数额差距甚远。于是,中海实创申请仲裁并请求郭力回购其持有的195.5万股华索科技股票,回购款项计算截止2016819日合计金额492.54万元。

事后,经主办券商国信证券核查,与华索科技签订《补充协议》的,不止中海实创这一家机构,其余13名认购方也都曾与华索科技签订相关业绩承诺事项。

但由于公司未向项目组及律师说明存在与认购协议相关的补充协议,故在《股票发行方案》、《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中均未作披露。

后来,历时8个月的诉讼,以中海实创的胜利告终。

仲裁机构作出这场终局裁决,要求郭力回购中海实创认购的138万股股份,向中海实创支付回购款315.6万元;并以此为基数按每年10%的利率(实际按天数计算)向中海实创支付从201518日起至实际付款日的费用;公司承担郭力不能支付金额的50%的连带保证责任,驳回了其他的仲裁请求。

四、新三板对赌的监管要求

事实上,针对新三板公司对赌成风的情况,股转公司早就曾作出明确监管。

20168月,股转公司发布《挂牌公司股票发行常见问题解答()》,针对股票发行认购协议中签订的业绩承诺及补偿、股份回购、反稀释等特殊条款,作出规定:

第一,认购协议应当经过挂牌公司董事会与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第二,认购协议不存在以下情形:

  • 挂牌公司作为特殊条款的义务承担主体。

  • 限制挂牌公司未来股票发行融资的价格。

  • 强制要求挂牌公司进行权益分派,或不能进行权益分派。

  • 挂牌公司未来再融资时,如果新投资方与挂牌公司约定了优于本次发行的条款,则相关条款自动适用于本次发行认购方。

  • 发行认购方有权不经挂牌公司内部决策程序直接向挂牌公司派驻董事或者派驻的董事对挂牌公司经营决策享有一票否决权。

  • 不符合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优先清算权条款。

  • 其他损害挂牌公司或者挂牌公司股东合法权益的特殊条款。

第三,挂牌公司应当在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中完整披露认购协议中的特殊条款,主办券商和律师应当分别在“主办券商关于股票发行合法合规性意见”、“股票发行法律意见书”中就特殊条款的合法合规性发表明确意见。


金三板已入驻平台:

今日头条 一点资讯 雪球 | 搜狐 东方财富 同花顺 格隆汇 | 知乎 | 百度百家 


金三板,添加微信号【woshijinsanban】

关注新三板、资本圈的那些人和那些事儿,每天为您献上新鲜消息、行业动态、金股点评、各种八卦、爆料和内幕!我随便聊聊,您随便听听!

直接点击第二行蓝色字体“金三板”订阅本号。


声明:本文由“金三板”独家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