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和八个》导演张军钊:他带领年轻的第五代导演登上影坛

陈晨 有戏 2018-06-09

撰文: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张军钊导演 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微信公号 图


中国第五代电影的奠基人、第五代电影开山之作《一个和八个》导演张军钊,6月9日早晨在大连不幸病逝。


张军钊生于1952年。在新疆军区服役五年,1974年复员后在新疆乌鲁木齐市团结剧场任宣传干事。1978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就读导演本科。


《高考1977》的导演江海洋是张军钊的同班同学,在他的印象里,来自新疆的张军钊是一个“非常的憨厚淳朴,读书非常用功,为人也非常的和善的同学。可以跟他开玩笑,说什么都行,是一个能够跟他聊得上天的人”。


张军钊成为了第五代的“开山导演”,有历史的机缘巧合。78届毕业的时候,来自大城市的学生们大多选择了留在北京或者回到上海,新疆来的张军钊被分配去了广西电影制片厂。“去广西电影制片厂可能不是他的愿望,只是他的无奈。但是广西厂作为一个小厂,非常非常缺导演。我们这些回上海或者留在北京的人,可能在三五年之内都很难有机会独立拍片。而去广西那边,一两年之内就能独立导片子。”江海洋说。


和张军钊一起“发配”广西的,还有摄影系的张艺谋,肖峰和美术系的何群,正好是一套电影主创的班子,而且都是电影学院的,正摩拳擦掌的把当时最新的电影美学观念付诸实践。四个老爷们剃了光头,铆足了劲儿拍了《一个和八个》。


《一个和八个》海报


《一个和八个》讲述了抗战期间,一个八路军和八个在押的囚犯在转移途中与日寇狭路相逢,被奸细诬告而在押的八路军指战员,率领其他囚犯并肩抗击了敌人,在突围后的跋涉途中囚犯们重新认识了自己的价值。


张军钊在多年后一次接受采访时谈到,电影最初的剧本还是非常传统的表现八路军的方式,他找来了原诗按照自己的理解,几乎彻底推翻了原稿,重新创作。“重大的修改做了很大,主要是美学上边。就是很传统的那些东西统统把它拿掉不要了,并且把所有过去讲的不敢见面的人性化的东西全部给他挖掘出来,包括土匪。每一个土匪的壮烈牺牲,每一个人的死法,每一人的结局,全部都做了调整。那种惨烈,那种人们的造型感,雕塑感已经出来了。”


《一个和八个》剧照


经历107处之多的删改,第一部“第五代”电影作品固执而鲜明地诞生了。第一次放映后,整个场地沉默近一分钟,然后全场起立鼓掌。张军钊78班28位同学中打响了头一炮,第五代从次走上中国电影历史的舞台。


张军钊也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过,如果没有偏安一隅的刻苦与狂热,也许不会出现完全意义上的“第五代”。而如果当时这帮人没有分配到边缘小厂广西厂,没有那种憋足了劲、非要拍出个东西证明给人看的发狠精神,或许就没有那么“极端”的《一个和八个》。


《一个和八个》剧照


老同学江海洋至今对电影记忆犹新,“这部电影完全用以往不同的叙事角度和影像语言,完成了对最传统的八路军对战日本鬼子这样的题材全新的诠释。当年这部电影中,陈道明、陶泽如、王学圻都有非常精彩的表演。这部电影就是今天拿出来,相信九零后零零后的孩子们也一定会喜欢。因为它还是全新的,是从全新的角度去表现这种非商业化题材的典范。”


何群导演、张军钊导演、肖风导演、张艺谋导演(从左至右) 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微信公号 图


之后,张艺谋、何群等人离开广西厂,独立指导电影。“张军钊一个人在广西,有些孤掌难鸣。这可能也是他后来创作上有些力不从心的原因。”1989年,张军钊兼任副厂长、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会员。《弧光》参赛 1989年莫斯科国际电影节,获“生活之毯”特别奖。1990年代,张军钊拍摄了一些电视剧。因为身体的原因,张军钊的创作年表定格在了2002年。


《弧光》海报


今年,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为张军钊导演颁发了“年度评委会特别表彰”。张军钊因身体原因无法亲临现场,特意录制视频说明原因并表示感谢,这也成为了张军钊留下的最后影像。


张军钊留下的最后影像。


张军钊去世当日,张艺谋通过妻子微博陈婷悼念张军钊:“惊悉军钊逝世,不禁悲伤!一个多月前,在导演协会看到少红放你的视频,你还问候大家和诸位老同学,想不到这么快!军钊、何群、肖风和我四人,82年毕业,一同分到广西电影厂,初生牛犊,意气风发,拍出了惊世骇俗的《一个和八个》,那是第五代的开山之作。那是记忆中永远不能磨灭的处女作!回想当年,诸多细节仍历历在目,但何群和军钊已相继离开,唏嘘不已!军钊一路走好!”


在得知张军钊去世的消息后,江海洋感到非常的难过,“想想过去在一块儿念书的日子,想想他对我们第五代导演的重要意义,因为《一个和八个》打响了第一炮,使得我们在各地的还没有当上导演的这些同学,也逐渐的被各地的电影制片厂领导的重视。可以说,《一个和八个》不但是第五代导演的开山之作,也是为第五代导演迅速登上影坛,用自己的影像美学体系来拍摄自己心目中的电影开辟出了一条路。非常感谢军钊,也非常怀念他。老同学,一路走好。”


声明:我们是澎湃新闻文化娱乐部的微信公众号,栏目官方微博为“澎湃有戏”,唯一的APP叫“澎湃新闻”。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有戏”栏目,未经授权,谢绝转载。转发朋友圈请随意。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