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日子,老东西 | 旧物的日常:欣于所遇,暂得于己

小日子 2018-06-09

音乐资源加载中...

人生可能是一趟来回。前半生在努力拓展,寻找新体验;后半生就开始往回活,寻找起初的那些体验。比如饮食,比如与自然的接触,以及一些童年日常生活里的物品,后来就成了不易找见,一旦遇见就要珍藏起来的东西。

没有永恒的不分离,也没有永恒的拥有,人和物件最终的关系,不是断舍离,也不是据为己有,是在和它们相处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

所以,不知不觉,在小日子的空间里,日渐增加了我们童年时候的记忆。

越来越多的人,坐在小日子的河边说:“我小时候的外婆家就是这样的!”也会有小盆友坐了小日子的老凳子,发出惊人的感叹:“我喜欢老东西!”

最近给小日子的老东西们拍了些肖像,也连带我们的一些记忆,告诉你他们为什么在这个空间里。

石磨和竹椅。

印象中的石磨是用来磨红豆沙的。那一定是逢年过节,做圆子时。

竹椅多与夏天乘凉有关,与蒲扇是绝配。既可以纳凉扇风,也可以驱赶蚊虫。这样的时光通常发生在外婆身上,而你会坐在一张小木凳上,享受外婆扇来的风。

木凳子多半也有些年岁了。也许是家里灶前的烧柴凳,总之刚刚好够那时的你坐下来。

夏天的夜晚,常常伴随着停电,一盏煤油灯是家中必备。停电的时候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在昏暗的油灯中,聊聊天。

如果收音机还有电,那能听一会电台音乐。那时候喜欢的电台节目,现在仍能如数家珍。正儿八经写的第一封信,也是写给电台节目的,然后被全部读出来,竟然还收到了很多回信。

糖罐子是零食贫乏时期的好伙伴,尽管里面不过是妈妈做菜用的糖,但是却是解馋佳品。

糖罐子之外,饼干桶是每个孩子的百宝箱,那是真正属于一个孩子的私人物品,里面通常放满各种糖果和饼干,每天还会拿出来清点几遍,哪怕那天只舍得吃一颗糖或一块饼干。

与每个孩子都是琴童的今天相比,这样一架小钢琴是那个年头孩子的珍稀玩具,只能弹上一曲小星星的音阶结构。

父母的合影总是有好看的花边,后来才知道那些花边都出自这些照片铡。后来我们用来铡名片,铡小纸花。

父母结婚时的刷牙杯,其实长得挺像啤酒杯的,适合拿来盛放夏日里大口痛饮的绿豆汤,或者咸柠七。

老式白炽灯罩,可以浮现灯下穿针引线的奶奶身影。

竹编菜篮子,是小时候爷爷上街回来必定要翻一遍的,一般总有一根油条一个大饼是买给嘴馋又容易肚饿的你。

小石臼与大石臼,各有不同用处,小的舂芝麻,大的舂米。如今,在小日子,小石臼用来碎冰糖,大石臼用来养了鱼,更重要的是,大石臼变成了猫咪们的饮水池。

电话一般都是红色的,这样才能显示其重要和奢侈。

除了收音机之外,这是知道外部世界的另一个窗口,承载了我们与他人的交流欲望。

春游芳草地,夏賞绿荷池,秋饮黄花酒,冬吟白雪诗。四个茶碗,秋碗已经遗失,另外三个还坚持在小日子的早餐岗位上。

夏天阳光太烈,一扇竹帘遮阳,隐约还能看见外面的世界。卷帘人在何方?

昨日老油壶,成了今日花瓶。

关于打字机,在书写还是件严肃事的年代,即使成不了E.B White,也都有一个这样面朝大海,随便敲几句话的梦想。





在大时代,过小日子

在小日子,安放自己

电话&微信号:18051211945


长按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进入微店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