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这一次,我们来让时光倒流

明君 趣爱乐淘 2018-06-10




一日得闲,约一位挚友小聚。


多年未见,难免有些激动,小酌几杯,推杯换盏之间得知大部分儿时的发小都已背井离乡在外打拼出了自己的一块天地,心里不免有些欣慰。


“别光喝酒,吃点饭。”酒至微醺,母亲端来的一盆热腾腾的南瓜饭。我们各盛了一碗,朋友挑起一筷子放在唇边,吹凉之后放入口中,禁不住连声赞叹。


“这碗饭吃出了小时候的味道!”


味道是有记忆的,饭香带着我们的思绪飞回儿时的时光:朋友那时还在长身体,家里条件有限,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吃上一顿荤菜,母亲种了些南瓜、萝卜、红薯之类的杂粮,变着花样给我们做南瓜饭、红薯饭、萝卜饭等花饭。俗话说:“瓜菜半年粮”,虽是粗茶淡饭的生活,在父母的苦心经营下却从没有饿过肚子。


每到丰收的季节,也是孩子们最快乐的时候。院子里大大小小的南瓜堆了一地,黄灿灿的一片,表皮带着白霜。母亲总是会挑上一个最大最红的做南瓜饭。


好南瓜肉质火红,籽粒饱满,烧出来的南瓜饭不用放糖也照样香甜。每次烧南瓜饭,空气中都弥漫着香气,孩子们早早便围在桌边,等着开饭,每次烧南瓜饭,他们都能吃上好几碗。

朋友说,长大后他也尝试着做过很多次南瓜饭,但是无论怎么烧也做不出母亲做的味道。但是,这碗饭,他吃到了记忆中的童年。他询问母亲其中的诀窍,母亲笑答:哪里有什么诀窍,南瓜饭无非是一瓜一饭,挑最好的瓜,用最好的米做出的饭自然香甜。


好瓜易得,好米难得。儿时的稻米是自家种的,没有农药也没有化肥,是大家一担担挑来的河水浇灌长大的,怎么做都好吃。而今,这样的大米难觅,无怪没有了当年的味道。这次母亲特意用了长白山产的有机大米和上好的南瓜做了一锅南瓜饭。


朋友唏嘘,原来食材的选用上也有这么多的门道。他感叹,如今的母亲年事已高,他把母亲接到北京,母亲却说城里的饭食没有家乡的好吃,他想方设法做母亲曾经做过的饭菜,效果却始终不如人意。原来,问题竟出在食材上。

这锅南瓜饭彻底征服了朋友的味蕾,他希望母亲能够亲自尝到这样香醇的味道。


考虑到母亲吃饭费力,他选择了长白山的有机大米。扎根每400年才积淀下1厘米的黑土地,以千年原始森林的腐殖土为食,顶级饮用水标准水质的矿泉浇灌,杂草也是农人们用手一根根拔除的…


只有这样的饭才能配得上为了我们日益操劳、省吃俭用的父母。


当他把做好的南瓜饭送到母亲口中的时候。母亲笑了“如果你爸还在,也能尝尝这当年的味道。”


当晚,朋友给我打来电话,我听到电话中他的声音已经哽咽“我原以为我需要给父母做很多,想不到让他们感受到幸福竟然如此简单…”


此后,每次去朋友家串门,我都会带上两袋有机大米,去看一个老人每一条皱纹里都洋溢着的幸福。


南瓜饭是一代人童年的记忆。


这样做,记忆中的南瓜饭永远不会“变味”:


小时候的味道是朴实的味道,是过滤了商业时代的浮华的味道,是自然的味道,只有怀着一颗质朴和感恩的心,才能体悟大自然的智慧。


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五点钟你还在梦乡,他们已经在稻田。


拒绝机械化,完全人工插秧。虽然增加了成本,却也成就了有机大米的“调性”。


这就是黑土地,黑得能够“攥出油来”。


真正的山泉水灌溉,清澈见底,可以直接饮用。


我们成长的背后是父母默默地付出,他们不求回报,每当想起他们,我们总是有一种无以为报的亏欠感。物质上的弥补虽不足以表达我们对他们孝心的万分之一,我们却从生活的点滴中表达对他们的爱。


天下的儿女们,一定要抓紧啊!趁你父母健在的光阴。他们省吃俭用一辈子,却把最好的给了我们,如今,我们有了报答他们的能力,我们也要把最好的献给他们。


一碗饭,不贵。但对于父母来说,却弥足珍贵。



呵护自己与家人365天的健康,

每一天、每一口都是天然的、放心的。

是我们的宗旨,也是我们的坚守。




点这里,表达对父母的爱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