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笑到肚痛的国产推理剧又来了

表妹 Sir电影 2018-06-09

近几年国产网剧,掀起无数腥风血雨。


《法医秦明》、《白夜追凶》再到马上要上的《法医秦明之幸存者》。



高考刚过,表妹突然阴恻恻地联想到……


“法医学”专业是不是很缺生源?


虽然法医剧好看,但最新的这部法医剧,表妹耐着性子看了6集……唉。


吓你是别想了,但聊起它你确实会很欢乐——


《骨语》



跟《法医秦明》设定一样,一个法医比整个派出所的警察都管用。


而且这里的法医,能揽所有的活:


现场勘探、尸体检测、成分化验、心理侧写全都能来。


所以,在《骨语》里管破案的,是个女法医:夏萤( 张龄心 饰),表妹形容她就一句话——


九天的月她偏爱自己揽,五洋的鳖她总是亲手捉。


作为支队唯一法医,夏萤总能找到尸体的蛛丝马迹,为案件侦破指明方向。


本来挺励志,一个独立女性在全是男性的岗位上奋斗出一片天……



但,连表妹都越看越不对。


作为一个法医推理剧,推理却是本剧最大的弱点。


整队警察破案全靠直觉、经验和运气……不,那些还好听点。


其实就一个字,蒙。


堪称“每逢推理想当然”



比如第一集,一个连环凶杀案。


在检验第一具尸体后,夏萤马上就感觉到案子不简单!


靠的是什么,直觉!



直觉两个字 ,强大地让她将四起“酒后事故”立案并查,因为一个月四起啊,在直觉里不可能啊。


也不管凶手是不是相同手法,也不管受害人是不是相同的身份特征……



而警局支队队长尚桀(高仁 饰),跟夏萤一样半斤八两。


他的破案方式,是靠经验


(拜托啊这两字一点都不值得臭屁啊!!!这就叫废话啊!!!!)



看到这里又验证了表妹的暗黑猜测:


这果真是某种针对高考生的“反向营销”,难不成不仅法医系要扩招,刑侦相关专业也要扩招?


除了主角脑回路不对之外,连配角行为都奇怪。


配角A(实在不想记名字)找便利店员调监控,一开始也没说自己是警察。


那店员不给是很正常的吧?



但这两位大庭广众之下,居然当着店员的面,开始讨论分尸案!



把人家吓坏了之后,才亮个身份。



你一开始亮身份不好吗?


吓坏老百姓,所长难道不会关你小黑屋吗?!


而警察配角C,检验嫌疑人有没有所谓“恐尖症”的方法就更尬。


C直接拿着刀冲到嫌疑人面前,把对方吓晕了……



然后居然就回队里,斩钉截铁报告说,此人铁定不是凶手。


原因是,他房间里连个尖锐的东西都没有,又怎可能拿刀分尸?



我天,你拿着刀冲表妹比划一下,表妹保证也会晕的啊!!!


这等推理,随便得就像是呼吸了一口空气。


表妹非常心疼编剧:同学,你大脑缺氧几年了?


最让表妹难以想象的是,《骨语》真的纯靠想象就能完成一件案件的推理——


第5集,五口灭门惨案。


中间的过程不值得推敲,太多BUG……


咱就说一下案子是如何结尾的。


到最后,所有疑似嫌疑人都被排除了,尚桀和夏萤又回到现场,打算做最后的复勘。


这时,他们发现某张床板上,有许多划痕,刻着“死”“救命”……



打开柜子,又发现皮鞭和SM用具,好的,他们就开始“想象”了……


凶手其实是家庭里一直被长期虐待的一员。


而谋杀案其实是她自己策划的,然后却不小心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了。



当然,凶犯的行走路线,他们也在幻想里彩排了一遍,必须的。


当跟所长汇报案件结果时,所长都听不下去了:


有证据吗?

没有。



你都有了设想,那去排查一下房间的脚印啊,还原一下每个人的行走路线啊,有多难嘛?


确定不是给中国警察抹黑?


确定不是给观众智商添堵?


好,就算是法医剧,推理可以弱一些。


但“尸检”也很随意啊!


比如第一集,表妹完全想不明白,后槽牙磨损跟抗压能力有什么必要联系。


(人家就爱嚼个软骨行不行呢?)



可能单拿《骨语》开刀有点不厚道。


行,那我们对比一下《骨语》和《识骨寻踪》,看看同样一起案件,各自都在尸检里测出了啥。


第三集分尸案,夏萤靠着尸块,分析出了死者性别、年龄和职业。


担心视觉效果太冲击,表妹贴心地打码了


对了,还有未婚,表妹还在纳闷怎么看出的,夏萤给的理由是:


没有长期佩戴戒指的痕迹



那隐婚的算不算啊???


中国已婚妇女真的全员都有戴戒指的习惯吗呵呵!!


看看《识骨寻踪》是怎么推理的:


同样是一具泡在水里已经白骨化的尸体,法医Bones的推断明显更靠谱、细致:


因为肩膀有滑囊炎,而尸体又年轻,所以应该是运动伤。


从而推断,女性身份可能是运动员。



根据尸体的“特定痕迹”侦查缩小范围,这才算严谨吧!


什么工种都可以有天才,法医也是。


但所谓“直觉、本能”之外,你确实要有专业的几把刷子撑腰啊。



比如9.2分的日剧《非自然死亡》。


人家不靠什么直觉,而是信赖检验数据。


化验一个毒物,一套做下来,多达200多项筛查。


如果知道死者吃了河豚,就需要进行个别检查。



如果像前面一样,法医要去死者或凶案现场寻找线索,那么人家会展开地毯式搜集,拉回一箱子的待化验物品。



那什么是“经验”?


经验是专业积累。


是靠检验刀痕,判断出凶手是左撇子还是右撇子。



甚至不同的刀,产生的刺伤痕迹还有微小的区别呢。


这些极其微小的差异,都可能是命案的关键点。




下面举的例子,看得表妹都想时空倒流去改填高考志愿……


《非自然死亡》里对材料和数据精确、缜密的推理顺序,有如解高数题:


一个密闭空间里,烧炭死了三个人。


根据密闭空间的长宽高,和炭火燃烧时的一氧化碳排放量能算出,空间里原本的一氧化碳量应是1800ppm。


但警察来时,空间里一氧化碳只剩204ppm。


所以,一氧化碳肯定有泄漏。


继而推导出,在三人死亡后到警察来之前,密闭空间一定被打开过。


再推导出,一定有别人来过。



就不拿别国的剧来羞臊我们自己了。


即使是13年前的《大宋提刑官》,《骨语》连人家的脚后跟都舔不着。


对哦!


当年《大宋提刑官》尸检用的道具,也不过就几具骷髅架子。



别不服气说人家玄乎。


有同学有兴趣可以度娘查查,古代仵作能做的事,比这剧所谓的现代法医都强了N多倍。


法医,说到底不只是检查一具冷冰冰的尸体,而是检查“一个生命的终结”。


中国古代的推理小说里,早就具备了这种意识。


故事里的包公,能从一个黑漆漆的乌盆里,听到死者的哭声。


“乌盆案”的哭声,让当年幼小的表妹屡做噩梦,感受到了死者那种冷到骨子里、叫天无门的孤独感。


玄乎吗?是。


但表妹想,虽然它是某种戏剧夸张,却体现了古人对生命的悲悯与细心。


凭直觉、凭想当然的“经验”,武断作出吸引眼球的各路推断,其实就是对科学、对生命的不尊重。


优秀的法医片,都是向死而生的。


一具具死尸的离奇遭遇,其实就在讲述一个个人性的悲剧。


面对死,如果做不到冷静、严谨、客观。


那么面对生,又何谈什么敬畏和尊重?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想看的,腾讯就有


编辑助理:小田不让切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Sir电影 微信二维码

    Sir电影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