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OE?都是浮云... ...科大讯飞的研发支出

诗与星空 诗与星空 2018-06-13

有粉丝问我,从来没见星空君分析PE、ROE这类核心指标呢?

我苦笑了一下。作为一个在上市公司做了十年财报的选手,报表人员很重要的一项职责,就是让PE、ROE变的更为“合理”。

毫不夸张的讲,对于一个业务熟练的财务人员来说,在合法合规的情况下,会计准则许可范围之内,PE做大做小几倍到十几倍,都不是很难的事。

所以看上市公司的时候,我几乎从来不看PE。ROE也是类似。

让我们先看看PE怎么算出来的:

PE就是市盈率,英文Price earnings,股价除以年度每股盈余(EPS)得出,EPS则指普通股每股税后利润。

简单讲,PE就是股价除以每股税后利润。核心参数就是股价和净利润。

股价不太好控制了,一段时间内只能估计,但净利润是完全可以人为操控的。

如果利润缩水一倍,PE就增加一倍,如果利润增加一倍,PE就减少一倍。

这个道理不难理解吧?

利润怎么能增减一倍呢?

这个要看财务人员如何操作了,比如,科大讯飞。

这么牛气冲天的企业,怎么也得奔千亿市值吧?

你看,一年利润好多亿,哦?我仔细看了看,好像只有4.79亿。

这么大利润,冲击千亿市值,靠的是什么?人工智能啊。

在其他任何数据不变的情况下,如果研发费按照业内标准25%左右计提,公司的业绩立马下降一半,那么PE也再涨一倍。

这么看的话,PE忽上忽下很容易啊,还有参考的价值吗?

反正我是很少看PE的。

下面就说说科大讯飞的研发费。

一个高科技企业对于研发费的处理态度,说明了公司的真正实力。

比如马云爸爸为实控人的恒生电子,研发资本化率为0。比如乐视网,研发资本化率接近50%。

再比如科大讯飞,研发资本化率47.96%。

什么是研发资本化呢?

在资产负债项目里,无形资产是个很特殊的资产项目,传统企业的土地、高科技企业的科研成果、外购的专利和软件,都可以放在无形资产里。

从某种意义上讲,无形资产的“含金量”,决定了企业的高科技实力。当然了,中国大部分企业的无形资产都是土地使用权,所以这个含金量也不怎么高。

科大讯飞的无形资产里,除了土地,就是非专利技术和软件。按照会计准则的要求,像科大讯飞这样的软件公司,是有理由将自主研发的软件列入无形资产的。

由于无形资产可以N年摊销,对当期利润的影响相对较小。所以对利润有迫切需求的企业,往往会选择研发支出资本化的比例更高一些。而很多财大气粗的企业,对此是不屑一顾的,所以直接列入管理费用-研发费。

在研发费高达47.96%的情况下,科大讯飞的营收虽然暴增,但净利润没有太大起色。

从营收构成来看,公司的业务范围越来越广泛。

教育、智慧城市和开放平台成为最主要的三块核心业务。

有用讯飞产品的举手?

我发现我的手机上用的讯飞输入法,但是体验度一般,语音识别不像传说中的准确率那么高。

讯飞还和京东合作了叮咚音箱,我作为小米智能音箱的用户,没有买,所以对这款产品不做评价。

但是科大讯飞几项自我标榜的技术,看起来还是很高大上的:

1、梦寐以求的考试机。中英文作文及主观题评分核心技术指标进一步提升,并在上海的四六级考试和2017十省高考作文评分等高厉害考试中得到成功验证;

2、阅读理解机。机器阅读理解在竞争激烈的斯坦福SQuAD任务提出Interactive AoA神经网络原创模型,2017年两次刷新世界最新纪录;

3、机器人助理。律师、会计师、医师小心了:讯飞晓医助理机器人参加了2017年全国执业医师资格考试并以456分的优异成绩通过,成为全球首个通过执业医师资格考试的机器人。

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

你觉得这些技术有市场应用场景吗?

波士顿动力机器人打开门:呵呵呵呵。

公司的资产负债率持续稳定的增加,已经超过了40%,对于高科技企业来说,这是个相对较高的比率了。主要原因是长短期借款都大幅增加,但是作为科大旗下企业,很大的优势就是获取贷款的成本极低,2017年,财务费用中的利息支出仅有4112万元。

在看公司的坏账准备的时候,我看到一个奇怪的现象。

半年以内的应收款按照2%计提坏账准备。

一般而言,半年内的应收款是不需要计提坏账准备的。我也从未见过其他任何公司半年内的应收款计提坏账。

虽然半年内的应收款计提了坏账,但是公司这部分的坏账转回极少。

也就是说,公司半年内的应收款,发生坏账的比例是非常高的。

什么情况造就了半年就坏账呢?

除非。。。除非产品赊销出去的时候就铁定了心不要钱了。。。。。

公司的五大客户占据了三分之一的应收款总额,大概率是关系户,而常年合作的关系户会发生坏账。

细思极恐。


公司的毛利率高达50%以上,但净利率逐年下降,也导致了增收不增利。


然后着重看看研发费。

其实我单独写过一篇科大讯飞的研发费,每年高比例的研发投入我是很欣赏的。

但是更高比例的资本化我是抵触的。

有人说,当期进管理费和进无形资产,无非是时间性差异,无形资产总要摊销的,总有摊销完的时间。

但是,进入管理费的研发支出,是抵减利润的,同时会影响PE指标。

研发支出资本化,就没有统一的标准吗?

其实会计准则给了企业一定的自主权,企业完全可以在准则许可的范围之内自行确定资本化的比例。

最后说一下ROE。

巴菲特是个非常热衷ROE指标的人,他的标的额ROE年均20%以上,这是他选股的最基本指标。

但是ROE和PE差不多,也是可以在准则许可之内进行较大幅度的修饰的。

净资产收益率=税后利润/所有者权益=税后利润/(总资产-总负债)

这个指标有三个核心参数:税后利润、总资产和总负债。看公式,当负债特别大的时候,ROE会变大,税后利润大的时候,ROE也会变大。

所以巴菲特就容易被我这样的会计坑蒙拐骗:把利润造大一倍,ROE就增加一倍,把资产负债率搞大一点,ROE也就大一点... ...

当然了,巴菲特虽然自称最认可这个核心指标,其实他也是要看资产负债率等其他综合指标的。

说到这里,聪明的读者,我想你一定明白了,PE和ROE主要依赖于税后利润这个核心指标,而这个指标是可以合法“调节”的。

比如科大讯飞可以用研发资本化率来调节。

这便是我平时很少分析PE、ROE指标的原因了。与其分析这两个指标,不如仔细看看它的利润表是怎么修饰的。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诗与星空 微信二维码

    诗与星空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