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二次元倾家荡产 用区块链日赚300万——一个“搞传销养女儿”的故事

文 | 石原氏 陀螺财经 2018-06-12


这不仅仅是一个财富过山车的故事,它还关乎“想象力”、“未知”和“未来”。


“我的女儿就交给你了”

 

“OK,你放心的去吧”

 

两句话的工夫,前上海萌宫坊CEO陈浩就把女儿们“托孤”给了网易游戏。

 

女儿,其实是陈浩的创业项目——二次元游戏《萌王EX》中的角色。

 

《萌王EX》

 

她们由古今中外著名帝王性转(性别颠倒)而来。秦始皇在游戏里变成了紫发赤眼的御姐、元首希特勒是制服系高冷少女、平胸萝莉丰臣秀吉衣着暴露、腰间别着根猴尾巴……

 

老话讲:富养女。

 

自2015年撰写轻小说算起,陈浩花了4年时间、耗资数千万,搭建了50人的“经纪”公司,创作了数十万字的小说和不计其数的同人作品,才有了现在这14个标致的大闺女。

 

游戏还没来得及正式发行、女儿们尚未“出道”,陈浩的创业就宣告失败了。

 

而且败的很惨。2018年春节前一天,投资人违约拒绝打钱,陈浩发不出已拖欠了数月的工资,员工告到劳动局后公司当天即被查封。

 

但现在,陈浩已是跨国区块链公司BitGuild的中国合伙人、区块链游戏投资人。陈浩从负债数百万到合伙人,仅过去了3个月。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特别魔幻现实主义”,陈浩说。

赌一把


2017年下半年,手机游戏风口渐熄,飞到半空的“猪”们都不好受。

 

“那阵流行见面互相打气:没事儿,我相信你可以的”。

 

陈浩有一个朋友,手游界的创业老兵,二次创业做ARPG(动作角色扮演类)手游。月流水高达1000万。

 

“我要他请客,养肥了可以宰了嘛”,陈浩说。结果,朋友向他吐了一晚上苦水。

 

国内手游1000万流水,扣完渠道和发行商分成后,朋友只能分到150万。

 

陈浩问他:能盈利吗?

 

朋友猛嘬了一口冰茶,沉默半晌,长叹一口气答:除非现在的收入规模能坚持10个月——游戏的开发成本就有1000多万。

 

当晚,这位千万流水手游公司老板对陈浩说:“虽然这个月流水1000万,但真很久没入账了,能不能下次再买单……”

 

如果仅就手里项目的光环而言,陈浩的名声可能并不比这位老兄小。但在去年,他所面临的压力,肯定更大。

 

《萌王EX》的合作方包括网易哔哩哔哩。自2015年发布世界观轻小说《80天征服魔都》开始,历时4年,迭代数次版本;B站上的萌王MMD(up主以萌王角色自制的唱跳视频)中不乏点击量近百万者。

 

“早期B站游戏区的up主做MMD是不要钱的”,《萌王EX》用近乎零的营销成本,吸引了25万用户入驻内测服。

 

这支游戏甚至连最终版本都没有做出来过,但几年来资方已经累计投入数千万。

 

这不仅由于游戏本身的设定独特、猎奇,另一方面也来自陈浩的个人信誉背书——他是中国第一款大热的二次元对战游戏《300英雄》的核心主创。

 

可这些都没能让他度过寒冬。

 

2017年,随着王者荣耀和吃鸡的火爆,用户兴趣快速迭代、巨头不断在手游加码,就这样,压力结结实实地砸向创业公司。

 

去年10月,《萌王EX》的情况已不容乐观,陈浩开始借网贷,“所有网站借了个遍”,以个人名义欠下的债就有200万,自己400万压箱底的积蓄也All In了。

 

陈浩已经陷入创业的“魔怔”之中——“其实你说我知不知道这事已经完蛋了,我潜意识里应该知道,但舍不得那几千万的沉没成本啊,就想着没准大力出奇迹呢?”

 

他不停加码,但凡能改善游戏品质的岗位,美术、前后端程序、渲染……只要是业内头部公司的,不管多少钱他都招。比如暴雪系的人,原来工资拿美金都是上万的。

 

模型、动作、美术全部重置。“那时候就是赌徒心态了”,陈浩说。

 

至暗时刻


国庆后2个月,陈浩胖了40斤。

 

慢慢地,他无法直视尖锐物体。吃饭时,别人不能拿筷子离他太近,“感觉它会戳到我的眼睛”。

 

作为前抑郁症患者——久病成医,考下了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他很快察觉到自己精神的变化。

 

每天去办公室前,陈浩都要在楼下超市买一袋巧克力,“用化学手段刺激肾上腺素分泌”。

 

一起创业的7名早期员工也在扛,9月后,他们再没从公司领过一分钱。

 

可陈浩给公司内部展现的依然是“我信这事做得成”。公司解散后,一名高管还对他说,“我也不知道怎么的,看你信,我也就跟着信了”。

 

公司的后端技术负责人老杜察觉到了异样:“他这是在屏蔽一切危险、负面信号。”

 

公司内的暗流其实早就涌动起来,两名前端程序员入职不久便离开了。

 

前端有不少Bug,但新人们找到负责人时,他不是说“这个文档丢了”就是“这些文档早就删除了”。事实上,两人在离职时暗示过陈浩团队的内部问题,但他“确实给屏蔽掉了”。

 

“崇祯都吊了歪脖树了,他们还不忘互相使绊呢”,回忆起来,陈浩感慨。

 

老杜向陈浩建议:你分给我一些管理工作,去找你的小女友散散心吧。

 

陈浩的女友才上大一,也是《萌王EX》的粉丝,两人在萌王的社区里认识,她被其他粉丝称为“大嫂”。

 

虽然两人没明说生意的问题,但“大嫂”立刻就察觉到了男友创业不顺利。“没事儿,我爸爸开医院的,实在不行你还能到我爸这里来。”

 

“你在开玩笑吗哈哈哈”陈浩大笑。

 

那天两个人一起去公园看猴子,“大嫂”看累了,叫陈浩走。“我还没认全这里的猴子呢,你让我看完喽”,陈浩就真把所有猴子都看了个遍。

 

这个游戏创业者的心智“一下就退化到了小孩的水平”。

 

时不我待,很快时间来到2018年春节前夕。公司的财务已经见底,拖欠了50多名员工数月工资。

 

做《萌王EX》,很多员工是“用爱发电”,他们不一定多爱手机游戏,但却是因为二次元聚到一起。

 

有两个人想去米哈游(二次元手游《崩坏学园》制作公司),陈浩搭了个桥,米哈游的老总还发给陈浩封了个大红包,“我头一次靠卖员工赚了钱”。

 

二次元手游《崩坏学园》

 

但好歹,新一轮的融资谈了下来,新资方说股份转让之后十个工作日内就打钱。

 

结果股份转出去已经几十个工作日了,新投资方迟迟不肯打钱,并要求陈浩关掉现在的公司另起炉灶。“低成本吃下团队才是目的,融资续命?雪中送炭?不存在的”,陈浩说。

 

他不同意,双方僵持至2月10号,距春节还剩5天。

 

有员工将拖欠过年工资的事告到了上海市劳动局,“劳动局对过年集体欠薪的事很敏感”,陈浩说,劳动局直接找上门查封了办公室。

 

除夕前一天,2月14号情人节,陈浩和资方沟通了一天放款的事,谈判自然破裂了。

 

“连撕逼都不想了,当时整个人已经,崩溃了”。

 

瞬间黎明


谈崩的瞬间,陈浩放弃了挣扎。

 

“我在想挽救萌王的心理里沉浸了半年,那一刻,就把自己完全清零了。”

 

第二天,大年三十,他百无聊赖地坐在办公室楼下的咖啡店里翻手机,翻到了一篇新闻——区块链游戏《加密国家》,7天交易额达2亿人民币。

 

换在以前,这个擅长做重度沉浸游戏的二次元创业者“死活都不会瞧上这东西”。

 

以前他就听说过区块链游戏《迷恋猫》,“那个时候我觉得看不起、不专业,就像之前时代轮换前,做主机看不起做网络游戏的;做网络游戏的看不起网页;手机游戏刚开始时,用户只能玩愤怒小鸟和水果忍者的时候,大家也会觉得做手游的特别low逼。你做传统游戏做不好他去做手机呢。我也这么想。”

 

但那天,心态成了空杯的陈浩,马上打开了《加密国家》:它依据区块链的基本原理唯一性,将世界上各个国家制作成卡牌。

 

玩家,不,投资者根据个人情感、国土面积、近期新闻事件等不确定因素购买国家。当下家出资超过所有者的一定倍数,前者获得所有权,后者获得利润。平台抽成交易额的3%。

 

总之,这是一个“卡牌投资”的应用,“连玩法都没有”根本无法称之为游戏。

 

“就这么一个破游戏,澳大利亚是炒到了600多个以太币,那阵以太币8000块一个,相当于一张卡卖了400万。当时我的心态就已经是:哇,好辣鸡,我也能做呀。”

 

市面上还没有中文版区块链游戏,所有大型游戏厂商都放了春节假。陈浩当即决定赶紧做一个。

 

做什么呢?“就水浒传吧,水浒传也就108个人,每个都是唯一的嘛”。

 

没有游戏美术,他原样移植了某童年回忆方便面的水浒英雄卡;缺技术,他买了次日最快一班去合肥的飞机——找一个学弟,他是谷歌的区块链工程师。

 

——“你要多久能做出来?两天够吗?”

 

——“12个小时”

 

“我操我当时都惊了,我他妈做了4年,烧了几千万都没赚着钱。这东西他半天就做出来。”

 

陈浩

 

大年初二,第一款中文区块链游戏《以太水浒》上线。

 

说是“上线”,其实就是陈浩找了个区块链玩家群——“真的是随便找了个”——把游戏丢进去。

 

初三,投资者们花了400多个以太币,也就是流水300万人民币。

 

《以太水浒》抽成非常“狠”,达25%,当日80多万。这几乎是纯利润——人工费只有他和学弟,没美术、没后期维护。

 

按照行业吹牛的规律:单日流水*30天——这款游戏的月流水能够轻松过亿,“其实游戏寿命根本达不到1个月”。他打电话给萌宫坊的员工:咱不用解散了,我找到赚钱的道了。

 

但大多数员工们早就在之前的动荡中失去了对他的信心,要么找到了新工作,就是不太相信区块链游戏,“别说他们不信,我一开始都不信”。

 

大年初四,几款中文区块链游戏陆续上架;等到初五游戏公司复工,数十款游戏井喷式爆发。

 

“那个时候我的感觉就是有种天启你知道吧?上天可能真的让我来做区块链,你找不着什么命运来、你找到什么东西来解释这个问题。前面我被别人逼的,我当时求资方。说不行,你怎么也得发30万给我,至少让我的员工每个人能拿几千块钱回家过年啊。”

 

结果不消一天时间,就有人充了300万“送”他。

未来

 

一个俄罗斯玩家买了张武松的卡,但突然间就没人买了。实际上,《以太水浒》3天就“死”了——几乎没有交易产生,初期区块链游戏都很短命。

 

这位俄罗斯玩家自然凉凉了,业内话讲叫“站岗”。

 

按陈浩的理解,玩家应该骂他:“你们开发者坑我啊。”

 

但这个俄罗斯人自己跑去研究了一下《水浒传》,做了个研究视频——他想把武松卡卖给他的同胞。

 

这也就是币圈所谓的“击鼓传花”,“说的再直白些,就靠老玩家忽悠新玩家吧。”

 

 

但件事也让陈浩觉得区块链有点意思,打算深入下去。比如,由于没有中心服务器的壁垒存在,使得区块链游戏一出生就面向全球市场。

 

仅这一点,对现有游戏发行的规则就是颠覆性的。

 

“刚进区块链的人,很多想赚钱的就会研究你抄袭你,但我们赚到些钱的人,却开始对区块链抱有了敬畏”,陈浩说,“最起码,要合理化自己为什么赚钱了,区块链一定有什么特别的价值,否则哪来的那么多傻子,钱这么容易就到手了。”

 

陈浩在中文区块链游戏的先发优势,让美国人贾瑞德注意到了他。贾瑞德是中国游戏海外发行公司R2game的前CEO,公司新三板上市后,贾瑞德退出并开始在全球组建团队做区块链创业。

 

正月十五凌晨1点,贾瑞德加了陈浩微信,约见面。

 

贾瑞德人在深圳,第2天回美国。陈浩买了早上7点的飞机票去深圳。两人聊得投机,下午2点,贾瑞德送陈浩登机。

 

“咱们就不签合同了,流程太慢,你把私人账户给我,我把钱打给你,咱们开始合作吧”,贾瑞德说。

 

陈浩很吃惊:“原来马云说的,那种吹牛逼似的融资方式真的会发生啊?”

 

“都说世间一日,链圈三年。但都5月份了,你敢想现在还有很多人想做个《买卖猪》骗钱?”

 

探索区块链的投资属性、去中心化等底层逻辑,创作全新的游戏类型是陈浩的新“执念”。

 

最新的项目是一款解密游戏,以奇异博士在《复联3》中看到的1400万种可能性为原型,每个玩家登陆游戏后便进入一条平行时空。

 

为了拯救世界,玩家们需要一路过关斩将。但在A时间线上的事件,可能需要把“斧子”;可这把斧子由B世界中的玩家制作出来。那么,玩家A就必须出资购玩家B手中的斧子才能通关。

 

最后,平台、通关者、买卖双方通过一定比例分成奖金和交易额。

 

“其实在游戏里,早就出现过无数适合区块链的应用场景,但因为当时还没有技术而出现了很多商业悲剧”

 

最著名的例子,是暴雪推出的《魔兽争霸3》编辑器社区。这款应用的目的是让玩家利用魔兽素材创作自定义地图。

 

但在既有的产权和股权结构下,对魔兽争霸生态贡献远大于暴雪的优秀开发者无法获取利益。

 

比如知名地图dota的作者羊刀和冰蛙,不仅吃了暴雪的官司,他们还不得不去创业或合伙,这直接催生了暴雪的两个对头——制作《英雄联盟》的拳头和dota2的制作公司Valve。

 

利用魔兽争霸编辑器制作的多人在线竞技游戏DOTA

 

“假设当时是暴雪发行了一个暴雪币,那玩家只需要使用这些数字货币,就可以去购买各种各样的改装套件,那大家就可以共同获利。”

 

为了推广区块链的技术理念,陈浩现在忙到飞起,接受采访的当天,他跑了四个城市参加行业会议。

 

但只要有时间,陈浩还是会回到《萌王EX》社区里和粉丝们聊天。

 

创业失败后,他开放了《萌王》的两个早期版本供粉丝们免费玩。

 

“老大,你是不是又跳票了,被网易吊着打”、“老大,听说你去搞传销养女儿了”……

 

看到这些,陈浩就会回复一大串“233333”。

 

在二次元圈里,这是大笑的意思。


合作 | 约稿 | 加入团队(实习/全职):

杨达豪(微信号:yangdh007)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