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812 卡夫卡 | 关于法律的问题

卡夫卡 三会学坊 2018-06-13

关于法律的问题

卡夫卡/文

谢莹莹/译



我们的法律并非人人清楚,这些法律是一小群统治着我们的贵族的秘密。我们深信,这些古老的法律被严格遵守着,但是,被自己所不清楚的法律统治着,到底是一件叫人痛苦万分的事。我这么说时,所想到的并不是法律可以有那么多不同的解释,以及当法律只由个人解释,全体百姓对此没有发言权时所引发的种种弊端。这些弊端或许也并不十分严重。我们的法律实在很古老,几百年来对它们的阐释工作一直未曾中断,阐释条文大概也已变为法律了。虽然对法律还存有阐释的余地,但已很有限了。此外,贵族们解释法律时,显然不至于受自己利益所驱使而做出对我们不利的事,因为从一开始法律就是为贵族的利益而立的,他们不受法律制约,也正是出于此。法律完全有贵族掌管,这么做自然有其明智之处。——谁会怀疑古老法律的明智呢?但这也正是我们痛苦之所在,这大概是避免不了的。

 

另外,这些伪法律是否存在,我们其实也只能猜测。传统上,大家认为法律存在,并且作为一种秘密交于贵族掌管,但是除了是老传统,加上因为老而可信之外,法律什么也不是也不可能是什么,因为根据这些法律,它们本身的存在必须严守秘密。我们民间很早就密切关注贵族的行为举止,先人记录下的笔记,我们都保存着,而且十分认真负责地续写着,以为在纷纭错综的事实中看出了某些规则,某些历史现象也能从中得到解释,但当我们想根据这些精心筛选整理出的结论安排我们的现在和未来时,我们毫无把握。这一切或许只是一种理智的游戏,因为我们在此试图猜测的法律或许根本不存在。有一小派人士真的有这种看法,他们企图证明,如果有法律,那么它只能是:贵族的行为即法律。这一派人士只见到贵族行为的任意性,他们驳斥民间传统,认为这种传统或许偶尔凑巧有点小小用处,而它带来的弊病却极为严重,因为它使得老百姓对将要发生的事抱一种错误虚假的安全心理,这会使得他们麻痹大意。人们无法否认这种弊病,但是绝大多数人认为,事情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传统还远远不足用,还得加大力度去研究。而资料看起来虽然庞大,实际上还是太少太少了,想要得到足够的资料,还得再有几百年的时间。这样看待未来使得当今的日子黯淡无光。只有靠一种信念,我们才能重抱希望,就是相信总有那么一天,传统和传统研究会终结,我们可以松一口气,一切会变得清清楚楚,法律只属于民众,贵族会消失。这么说并非痛恨贵族,反对贵族,完全不是,没人这么想。我们痛恨的是我们自己,因为我们还不配有法律。正因为这样,那一派根本不相信有法律的人,虽然在某种意义上很有吸引力,但他们人数仍然很少,因为他们也完全承认贵族以及贵族存在的权利。

 

实际上只能以一种矛盾的说法来形容这一事实:如果有一个派别既对法律抱有信心又弃绝贵族,那么它立刻就会受到老百姓的支持,但是,这样的派别不可能产生,因为没有人敢于弃绝贵族。我们就生活在这刀刃上,一位作家曾经如此总结过,我们必须接受的唯一可见的法律就是贵族,难道我们要使自己连这唯一的法律也失去?




如您观文后有所感悟,欢迎关注并分享“三会学坊”。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